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86章 调兵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近日,听闻离石商贾正从长安城运了一批茶叶过来, 欲往常乐县而去, 于是敦煌晋昌等地不少胡商纷纷往常乐县汇集而来。

    罗用在常乐县半卖半送了这么长时间的茶叶, 瓜州沙州等地不少商贾富户, 慢慢也都开始养成了喝奶茶的习惯。

    有条件的人在长期饮用之后, 言是茶叶此物确实对身体有益,于是想要买茶叶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起来, 只可惜此物稀少,即便是在凉州张掖等地亦不多见,一时间茶叶货源紧张, 价钱居高不下。

    这大食人的问题还没解决,又赶上大批胡商往常乐县汇集而来, 罗用那边还没有什么表示, 县中百姓却是已经替他捏了一把汗。

    “今日又来了一拨大食人。”

    “怎的又是大食人, 莫不是先前那些人找来?”

    “那也未必, 许是为了茶叶而来。”

    “县令今日又在与人吃酒?”

    “晌午那时候来了一群胡商, 早前便与县令相熟,这回又想买茶叶又想买白酒的,偏他们手里头又没有恁多钱, 啧。”

    “这时候竟还去与人吃酒,城里头这多人, 届时万一闹将起来……”

    “昨日还见他在街上闲逛, 与人买了一担菜豆回去。”

    “哎, 到底还是年轻些, 没经过事,不晓得怕。”

    “……”

    他们却是不知,罗用前两日便已谴人去晋昌城送信,言是预备要在常乐县发展茶叶贸易,经过这大半年时间的宣传,如今已是粗成气候,近日常有胡商往常乐县汇聚而来,常乐县驻军少,兵力弱,为防意外,请瓜州这边再给常乐县一些兵力。

    瓜州刺史陈皎一早便与自己定好了恪守本职的路线,不求奇功但求无过。

    常乐县那边要发展茶叶贸易是好事,长安城那边对这件事显然也是重视的,这时候罗用以这个名义向瓜州申请支援,也是名正言顺,于是陈皎便把这件事情交给了县中的付兵曹。

    付兵曹这两日正在调兵遣将,他们这一片,每个驿站多少兵卒也都是有数的,一时间要抽那么多人出来,并非易事。

    “郎君,我观那罗用年纪虽轻,为人却甚是奸猾。”这一日,陈皎在自家花园小酌之时,他的一名小妾如此说道。

    “何出此言?”陈皎笑道。

    “妾亦听闻了那昆仑奴的事情,如今那些大食人要找他,他便来与你借兵,偏又不肯坦言相告,倒是借了那茶叶贸易的由头。”那小妾一边笑嘻嘻地为陈皎斟酒,一边说道。

    “你道我不知此事?”陈皎一口喝干了杯中之物,心满意足地抹了抹自己唇边的胡须。

    这白酒喝起来着实够劲,就是价钱太贵,即便是像他这般出身,亦是不能常常饮到尽兴,偏那罗用除了当初刚刚酿出白酒的时候往他这里送过两坛,后来便再没送过了,他这上官想要喝酒,还得自己掏钱去买,啧,棺材板儿就是棺材板儿。

    “不知郎君何意?”小妾柔媚道。

    “他若是在文书之中提及大食人之事,那不是现等着别人抓他小辫,京城那边盯着咱瓜州这边的人亦是不少。”陈皎为佳人解惑。

    “郎君可是要护他周全?”小妾又问。

    “谁人管他周不周全,我这还不是为了护你我周全。”陈皎玩笑道。

    “郎君又在戏耍于我。”小妾亦笑。

    “管他甚的昆仑奴大食人,他若能自己将此事压下,自然最好,若是闹将起来,于我亦是有碍。”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自然就是最好,若是闹大了,与他陈皎的官声亦是有碍,在为官能力上,可能也要被打上一个问号。

    “如此说来,那昆仑奴之事,他不上报反而是好,他若是老老实实报上来,郎君反而要为难一番。”那小妾倒也是个通透的。

    “自然。”陈皎说着又饮了一杯白酒,他可不喜欢总给自己出难题的下属,如不如实又有甚的要紧,有些个事情,彼此心中清楚明了便可。

    三四日之后,付兵曹亲率二百名兵卒前来常乐县,分了一百多人在城外各处的驿站之中,另外数十人便随他进城,在常乐县城驻扎。

    如此,原本还有一些焦躁不安的常乐百姓,这时候便彻底放下心来了,这付兵曹可不是个简单人物,当年打仗的时候,死在他刀下的敌军都不知道有多少,没看这付兵曹一来,那些胡人说话都要比往常小声几分。

    付兵曹来了,罗用心里也是踏实多了。

    阿普等人就在县衙之中住着,那些大食人常常也会在县衙周围打探,县丞主簿等人整日战战兢兢,罗用也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有付兵曹来这边镇场子,那些大食人总会收敛些。

    除了大食人,这两日前来常乐县的各国胡商也愈发多了,其中不少人先前就已来过常乐县,与罗用也算有些交情,这时候这些人再来,罗用难免也要去见上一见。

    在这个落后的年代,在强大的自然之力面前,一个人的生命就仿佛风中灯烛一般,今年若是不见,待到来年胡商们再次来唐之时,便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了。

    这一日,罗用方才见过几个认识的胡人,从那酒肆之中出来,这回他也就小酌了几杯,倒是并未喝醉。

    打他从那酒肆之中出来,便觉有人一直盯着自己看,转头一瞧,便瞧见那边有个身着麻布短褐的老农,身边摆着两个箩筐,每个箩筐里各放了一个冬瓜。

    罗用笑了笑,便往他那边走了过去,道:“你这冬瓜怎卖?”

    “明府若要,与我六文钱便好。”那老农高兴道。

    冬瓜这东西煮起来清汤寡水的又不管饱,又有些偏凉,身体虚弱的人吃多了也不好,素来也卖不上什么好价钱。

    听闻近来城中胡商颇多,菜蔬价贵,于是这老汉便也大老远地担了这两个冬瓜进城来碰碰运气,哪曾想今日果真走了好运,这才放下担子不多久,便给他遇着了罗用,他也曾听人说起,他们罗县令常在街上与人买菜,鲜少挑拣,更不与人还价。

    “五文钱。”罗用这时候却道。

    “五文便五文。”那老农马上就说了。看来这罗县令也并非完全不与人还价,五文钱的价格虽不是顶好,却也算是不错了。

    罗用这边正掏钱,不远处刚便有两名差役,见他们县令又在买菜,几步走过来,一看是冬瓜,其中一个差役便说道:

    “铺子里的冬瓜都快积了半屋子了,明府怎的又买冬瓜?”

    “无碍。”罗用摆手道:“这两日天气好,待我找几个人将那多余的冬瓜切片晒干了,留待冬日里煮汤。”

    “这能行?”从前没听说过冬瓜还能这么吃的,别到时候糟蹋了东西。

    他们县令就是心肠软,见着这些个进城卖菜的农人总是要买一些,夏天那会儿都不知道买了多少胡瓜,也是卖不完,现如今大多用酱腌着,生生占了两个屋子。

    “滋味颇美,等你们尝过了便知。”罗用说道。

    “喏。”县令既是如此说,那应就不会错,说到吃,他们这全县上下加起来怕也没他懂得多。

    那农人得了钱,高高兴兴便挑着担子往那官办的铺子去了。他一早就听人说了,城中这官办的铺子近来并不收冬瓜,今日这运气着实是好。

    方才听闻了那晒冬瓜的法子,待他回去以后倒也可以试试,地里头还有几个长得丑个头也小的,加上前两日那个被野猪啃过的,拾掇拾掇,吃不完便都晒干了吧。

    “罗县令言是让我把这两个冬瓜送来。”

    “哎呦,又买冬瓜。”

    “放哪儿呢?”

    “这边,就放这屋。”

    “哎。”

    罗用这一边,花出去几文钱,买了两个大冬瓜,心情也是不错,袖着手慢悠悠往县衙方向走去。

    常乐县不比长安城那样的地方,县中人口少,大多数人也都是精打细算过日子,城外的农户想要进城卖些菜蔬,也是不大容易,一担菜若能卖个几文钱的,便也很高兴了,罗用见到了常常要买。

    方才那一幕,俱都落入不远处一群大食人眼中。

    “此人便是常乐县令?”一个看起来颇有几分威严的中年大食人言道。

    以他这几日的听闻,常乐县令罗用显然并非善类,怎的此时看来,倒像是个老好人。

    “莫要被他表象迷惑,此人颇为狡诈。”

    “早前他在我们面前,分明表现得十分霸道蛮横。”

    “许是待我们大食人有些不同?”

    “中原文人自视甚高,向来轻视番邦人士。”旁边几人愤然道。

    待罗用走得近了,这些人便也往路中间走了走,阻了他的去路。

    “几位可是有事?”罗用问道。被阻了道路心中不喜,态度与方才跟那老农说话的时候,自然已是有了几分不同。

    “便是为了那两名昆仑奴少年之事。”那中年大食人的倒是爽快,直接道明了来意。

    “此事说来话长,不若你我一同去饮一杯清茶如何。”

    罗用对眼前这个大食人倒是有几分好感,看起来颇为稳重,对他似是有些不满,但也没有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

    “……”那人却是不动。

    “走吧。”罗用抬手请他与自己同行:“你我虽为异族,不能亲如兄弟,一起饮些清茶却也是无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