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80章 罗驴子【补】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与乔俊林这一回是骑马去的晋昌城, 近来他们卖酒挣了些钱, 罗用便令人往县衙里头那几个空荡荡的牲口棚里添置了一些牲畜, 马匹骆驼各都买了一些。小说

    他二人这一路上走得不急,清晨时分从常乐县出发,待到了晋昌城的时候, 时间已是临近正午。

    陈刺史令人为他二人置备了饭食, 又给他们安排了歇息的地方。

    下午, 罗用独自一人去见陈刺史,陈刺史先是与他说了一些地方政务上的事情, 然后该表扬的表扬,该提点的提点,该勉励的勉励, 上司与下属之间的谈话, 约莫也就是这么一个套路。

    “其他倒也没甚, 只是这酿酒一事,近日常有人与我说起, 言是此地产粮不易, 酿酒耗粮颇多,怕是与民生无益。”

    待前面的过场都走完了,瓜州刺史陈皎这么对罗用说道。

    “酿酒虽费粮食, 百姓却也能卖粮挣钱,因何会对民生无益?”罗用拱手道。

    “丰收年尚且还好,若是遇着灾荒年,百姓家中若无存粮, 那又如何熬得过?”陈刺史言道。

    “务农畜牧,本也是看天吃饭,丰收年得粮虽多,却往往卖不到好价钱,那酿酒作坊耗粮颇多,盈利亦是不菲,即便是在丰收年,也肯以高价收粮,百姓拿粮食换得了钱财,若逢灾年,便可拿了钱财出来换粮,又有何不可?”罗用如此道。

    陈刺史叹了一口气,说:“只怕到时候有钱都买不到粮食。”

    “只要我常乐百姓殷实富足,家家户户皆有钱财,商贾又岂会不来,届时各地物产汇集而来,粮食应也是不愁的。”罗用说道。

    “你这话说得自然也有道理,只是届时灾年一来,常乐县即便只是饿死一个人,世人就都会说那是酒坊的过错。”陈刺史说道。

    “多谢刺史提点,我又怎会不知刺史这是为我着想,只是这世间又哪里会有什么万全之策,我既欲为此事,自也不惧担此骂名。”罗用郑重道。

    “你既心意已决,我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陈皎叹了一口气,言道:

    “三郎年纪虽轻,却是难得的治世之才,来我瓜州小半年,便已将那常乐县治理得颇有模样,陈某自愧弗如啊。”

    “刺史过誉了!”罗用连忙拱手躬身。

    ……

    片刻之后,罗用从那会客的厅堂之中出来,乔俊林这时候就等在外面,他看了看罗用面上的神色,没看出什么端倪,于是便出声问道:“如何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常乐县去吧。”罗用笑了笑,说道,然后又让公府之中的差役帮他们把马匹牵了出来。

    二人骑马出城,沿着驿道跑出去颇远一段距离以后,罗用这才勒了马缰,放慢了速度,让马匹沿着驿道慢慢行走。

    “你观陈皎此人如何?”罗用问乔俊林道。

    “客气有余,诚意不足。”乔俊林直言道。

    像罗用这样的人物来到常乐县,若是遇着热血一点的上官,说不定就捋起袖子跟他一起干了,像那郝刺史一般,上山下乡的,听闻他现如今还在山区帮人建水利工程呢。

    这陈皎瞅着是有几分不同,当初罗用一来常乐县,就受到了这位瓜州刺史的礼遇,之后罗用在常乐县做了这么多事,却也不见他那边有什么表示。

    “他今日与你说了甚?”乔俊林问道。

    “说我乃是治世之才,他自愧弗如。”罗用笑着说道。

    “啧。”乔俊林到底是在长安城见过大场面的,一听到这个话,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风俗通》有言:“长吏有马,观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驰驱不以,至于死。”

    此为捧杀者,口蜜腹剑,用心险恶,士人皆为读书郎,岂有不明白这个道理的。真正爱才之人,哪一个不是对自己的晚辈下属谆谆教诲爱护有加,看这陈皎的意思,倒像是要给罗用高帽戴,然后再把他当驴子使唤。

    罗驴子:……

    乔俊林想得没错,那陈皎在见过了罗用之后,又写了个褶子送往长安城。

    那褶子里头没少夸赞罗用的才干以及他的聪明才智,然后顺便又把自己与罗用关于酿酒一事的对话写了上去。

    此举看似夸赞,实则未必没有提前把自己摘出去的意思,万一哪天发生一点什么事,那这个事情是罗用自己搞的,这个责任他是不担的。

    长安城中那些老狐狸,又有几个是看不懂的,有人颇瞧不上陈皎这般行径,也有些人认为此乃人之常情。

    这一日早朝之上,圣人便提了这酿酒一事,让朝中百官各抒己见。

    在这朝堂之上,真正关心酿酒利弊的人实际上并不多,有些人在出仕之初,纵然也有过兼济天下的情怀,但是在这权力斗争之中浸淫多年,逐渐被卷入各种利益争斗之中,很多时候都是看各方立场说话,而不那么关心是非曲直了。

    今日这一场关于酿酒的讨论,实际上就是一场关于伤罗用与保罗用之间的辩驳。

    之前把罗用弄出长安城的那些人,这时候自然是不想让他再有翻身的机会。

    “听闻离石罗三郎能酿奇酒,突厥可汗甚是喜爱,我等与他同朝为官,却是不知那白酒的滋味。”

    这话说的是自己不知道白酒的味道,实际上就是暗指他们这边的皇帝还没喝过白酒,突厥那边的就先喝上了。

    “听闻那酒已经在路上了,常乐县离京颇远,怕是还要一些时日。”有人出声说道。

    “我倒是听人说,当初罗用赴任之时,行走在那河西走廊,突厥可汗便使人去寻他,他便是在那个时候,向突厥可汗献的白酒。”

    “罗用既是良才,突厥可汗有招纳之意并不稀奇,再说罗用家人皆在长安,他又岂会生出向外之心?”

    “罗用在京时日不短,我等竟不知他还会酿此奇酒。”

    “哼,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罗用此人年纪虽轻,城府竟已如此之深。”

    “听闻他在常乐县广交好友,西域各国的胡人,就没有说他不好的。”

    “圣人!此人当防啊!”

    朝堂之上的争论愈演愈烈,渐渐的,风向就往罗用威胁论那一边倒了。

    “说到那些胡商,我倒是想起几个笑话来了。”就在这些人争辩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有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凉凉地来了一句。

    “现在可是说笑话的时候?”有人当即给他怼了回去。

    “嗨,也是跟那罗用有关。”那人言道。

    “爱卿说来听听。”皇帝这时候也说话了。

    虽然说有时候把战火往别人身上引引,也能给他自己争取到一点喘息的空间,但是这火万一烧得太旺了,把他手底下这名能臣干吏给烧死了,那就不美了。

    “这些笑话现如今在长安城中流传颇广,圣人竟是未曾听闻?”那人奇道。

    “不曾。”圣人曰。

    罗用的那些个黄段子,老李确实是没听说过,因为没人跟皇帝提过这一茬,谁吃饱了没事干跟皇帝提这个干嘛?万一到时候他叫你现场说一段呢,你是说还是不说。

    那肯定是不说也得说啊,那要是能把他老人家说高兴了还好,万一给说不高兴了呢,万一再给你扣一个渎君的帽子呢,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

    “你便说一段来听听。”皇帝这时候果然就说了。

    “……”那人想了想,哎呦,这毕竟是在朝堂之上啊,太不严肃了也不好,于是便拣了一个不那么黄的来说。

    “言是城南有一店家,在商铺门口挂一鹞鹇,那鹞鹇能说人言,每有客人上门,便道一声:‘欢迎光临’。”

    “……”皇帝笑眯眯坐在龙榻之上听着。

    “……”百官心中五味杂陈天人交战不知今夕是何夕。

    “某日,铺子里来了一个小娘子,小娘子对那鹞鹇甚是新奇,于是便在那商铺门口进进出出走了六遍,听了六遍的欢迎光临。”

    “待到第七遍之时,鹞鹇怒了,呼曰:“店家!有人在玩你的鸟!”

    “哈哈哈哈哈!”

    皇帝:“……”

    群臣:“……”

    “这笑话与罗用有甚相干?”过了一会儿,还是皇帝先缓了过来。

    “言是这些笑话就是从那罗三郎处传来。”那人说道。

    “哦,我倒是不知,罗爱卿竟还有此种才能。”皇帝笑曰。

    群臣俱是不言,这种时候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被这个笑话这么一打岔,方才那些个关于罗用此人心机深沉罗用此人当防的言论,仿佛也跟着成了一场笑话一般。

    于是今日这一场早朝,就这么不尴不尬地散了,皇帝这回显然是要站罗用那一边了。

    还有那徐茂公,听闻他与罗用素无往来,不曾想今日竟会为那罗用出头,再看这朝堂之上……想要除掉罗用这个人,以后只怕是越来越难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方才评论区有读者说不知道这个笑话的意义何在,于是我又在后面补了一段,看起来应该是会更加直观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