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79章 酒尾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常乐酒坊开张第一日, 因着罗县令那一番言辞, 引得不少商贾富户们纷纷开了田埂放水, 那白酒的酒价虽贵,最后却也卖了不少。

    柜面上那几个差役匠人称银子绞银子忙得不可开交,只那一日, 便挣得白银上百斤。

    这件事传开以后, 据说就连一出生就被家里人在嘴里抹了蜜手上粘了胶的粟特人, 都对这位常乐县令肃然起敬。

    与此同时,常乐县能产白酒的消息也渐渐传了出去, 都言此酒之烈性,这世间没有一种酒能够与它相比。

    然后慢慢的,来常乐县卖酒的人便也越来越多起来。听闻突厥的商贾也曾来常乐县买酒, 知道的人都说这是给他们可汗买的。

    敦煌那边, 眼下已是进入了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节, 那边也有不少商贾到常乐县买酒,买回去以后, 就将那一坛子一坛子的白酒摆在柜面上。

    客人来了, 要买一杯便与他们打一杯,要买一壶便与他们打一壶。那细口的白瓷小酒壶,一壶约莫能倒满六七个小杯, 二三人分着喝了,约莫也能喝个微醺。

    只那价钱着实太贵,寻常人家并不舍得买,倒是街面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些常乐县那边的脚夫挑着担子叫卖酒尾, 言是那白酒分酒头、酒心、酒尾,五两银一坛子的那个便是酒心,一批白酒酿出来,最好的便是那个。

    酒头最是烈性,略有杂味,并不拿出来卖,听闻罗县令留着它们另有用途。酒尾的滋味略显寡淡,并不与五两银一坛子的酒心混装,每每有一批新酒酿出来,这些酒尾便都低价卖了,当地人知晓他们哪一日出酒,往往天不亮就挑着担子到那酒坊门口等着,待到买得了酒尾,再担到敦煌晋昌等地叫卖。

    脚夫们挑着这一担子酒尾出去,往往就要三五日才能回来,若往敦煌去的,去的路上一日,回来路上一日,中间在敦煌那边卖酒也要花上一二日的工夫。

    卖豆腐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只豆腐价贱,卖得快些,常常刚到敦煌城外,就能遇到一些等着买豆腐的商家。

    若是去往晋昌,那路途就要稍近一些,只是晋昌城小,不如敦煌繁华热闹,买货的人也没有敦煌那么多。

    “……”

    “酒尾酒尾!常乐酒尾!”

    “你这酒尾怎卖?”

    “两文钱一合,都是一样的价钱。”

    “我这铺子里头常有客人要吃,你与我算便宜些?”

    “你若能买一升,我便多送你一合。”

    “我买一斗,你多送我三升。”

    “那如何使得!”

    “莫走莫走!你先过来,我看看你的酒。”

    “酒便都是那酒,有甚好看?”

    “那不一样,听闻还有往酒里头掺了水的。”

    “那如何能够?”

    “……”

    “……”

    “哎,你这可是常乐的酒尾?”

    “正是。”

    “价钱几何?”

    “两文钱一合。”

    “与我打一合来。”

    “哎。”

    “……”

    整日在外头卖酒,遇着的人也是形形色/色,有些人爽快有些人磨叽,还价的人也很多,但是这两文钱一合的价钱也是这些脚夫之间商量好了的,轻易不肯松口。

    在这城里头转上一整日,待到天色暗了,便到相熟的客舍去投宿,基本上他们这些人都在一处,相互间熟悉些,遇着什么事也好相互扶持,再加上这人多势众的,外人亦不敢轻易欺辱。

    脚夫们投宿的客舍十分简陋,破破落落一个院子,要甚没甚,住一晚便只要两文钱。

    几间土坯屋子,几个大通铺,铺上也只铺了草席,连块布料都无,院子外头有个灶台,只是要生火做饭的话,便要另外给钱。

    这些卖酒的汉子们通常也不生火,就着清水,吃几口从家里带出来的干粮,草草将肚子填饱了,便各自歇下。

    有些个关系好的,也会凑在一起说说闲话,无外乎就是说说今日遇着些什么人什么事,还有明后日回去那一路要与谁一道走,他们这些卖酒的人,回去的路上身上个个都揣着钱,也怕被人盯上,最好就是多找几个人一起走,有时候若是遇着东去的商队,那路上就更加热闹安全些。

    “……”

    “我这没剩多少了,要不了半日便能卖完。”

    “我怕是要再多卖一日。”

    “后日一早好些人都要回去,你若是再晚一日,路上人就少了。”

    “唉……”

    “明日你再卖一日,若是不能卖完,天黑前便找个食铺便宜卖了吧,不过就是少挣些,也不亏钱。”

    “我再寻思寻思。”

    “还寻思个甚,今日你便是去错了地方,人家前脚刚卖过了,你后脚又去,那还能卖出去什么酒?”

    “我又如何能够料到。”

    “罢了,你也别寻思了,明日把这些酒都卖了,与我们一道回去便是。”

    “无妨,我便是多待一两日,届时若有商队要去往常乐县,与他们一道过去便是。”

    “你可莫要犯糊涂。你道那些胡商都是好相与的,听闻在那大沙漠里头,杀人劫货的事情常有发生,抢货的可不止是强盗,商队之间相互也抢,那些个可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你一个人就敢跟他们一道走?届时若是有人起了歪心……”

    “他说得有道理。”

    “是啊,你一个人千万不敢跟那些胡商走。”

    “好歹也得寻几个咱常乐县的一起。”

    “对对。”

    “不是还有那些个卖豆腐的,你到时候上城门那边瞅瞅,应是能寻着一起回去的。”

    “其实最好还是与我们一道走。

    “……”

    那汉子终究还是听了劝,第二日又出去卖了一日酒,剩下一些没卖完的,便寻了个食铺,多送了几合,贱价卖与那店家。

    又在那小院里歇了一晚,第二日天未亮,这些人便都起来了,一个个怀里揣着沉甸甸的铜钱,担子上挂着卖完了酒的酒桶,桶里头还装了不少用来抵酒钱的粮食肉脯。

    敦煌这边铜钱也是不多,常常不够市面流通之用,百姓买卖货物的时候,大宗的买卖,常常都是用的绢帛,有时候也用金银财物,甚至还有各种香料。若是几文钱的小买卖,常常就用粮食肉脯来抵。

    一群人天未亮便出发,一路上紧赶慢赶,也是一直走到了天黑以后才回到了常乐县。

    这些人的家里人自然十分欢喜,又是烧水又是做饭的,连平时不舍得用的油灯也点上了,一家人围在一起数一数铜钱,就这几日的工夫,比从前累死累活一个月都要挣得多,若不是那新来的县令,他们常乐县可寻不着这样的好营生。

    “来,快把这碗馎饦吃了。”老妇人从厨下端上来一大陶碗热气腾腾的白面馎饦。

    雪白雪白的一碗馎饦,里头还加了咸肉和青菜,闻起来香喷喷的,馋得屋里头那几个孝自咽口水,一双双眼睛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

    “都过来吧。”男人朝那几个孝招招手,那几个孝笑嘻嘻就都过去了。

    “走走走,你们的锅里还有,别馋你们阿耶碗里头的。”老妇人连忙伸手去拦:“去厨下,你们阿娘正在给你们做呢,快去快去。”

    厨下这时候正煮着的,却不是白面馎饦,年轻些的妇人和了些粗面,就着锅里头剩下的一点汤,又加了些清水,给家里这些孝每人煮了一小碗馎饦。

    她男人这几日在外头吃不好睡不好的,辛辛苦苦才挣了这些钱回来,阿婆又是高兴又是心疼自家儿子的身体,这才从自己屋里舀了那一碗白面出来,寻常哪有那么吃的。

    若不是他们阿耶近日挣得了一些钱财,就是这一小碗粗面馎饦,那也是没有的,每天早晚两顿饭,吃过了便是吃过了,没吃饱那也只能饿着,哪有什么宵夜这一说。

    吃过了馎饦,一家人在屋里头说话,年迈的阿翁说,昨日晋昌那边来人,言是陈刺史要找罗县令说话,今日一早,罗县令便出城去了,直到这会儿也不见他回来。

    “怎的了,莫非又出了什么事?”

    上回晋昌那边来人,还是因着那驿站的事,当时那付兵曹带了好些人过来,阵仗颇大,看得一些常乐百姓心里直打鼓,这回又是因着什么事,怎的把罗县令给叫了去?

    “咱罗县令不是归陈刺史管嘛,找他过去说说话也没甚。”那阿婆言道。

    “若无甚大事,差人带个信过来也就罢了,这般将人找去,想来应是有事。”男人说道。

    “……”阿翁叹了一口气,说:“我今日出去打水的时候,倒是听人说了一些,也不知是真是假?”

    “说的甚?”

    “言是为了这酿酒的事,咱这儿产粮少,酿酒一事又颇费粮食,想来那陈刺史,要说的便是这个事。”

    酿酒需要耗费粮食,这一点确实没错,他们这里产粮少,这一点也没错。

    可难道就因为这样,他们常乐县往后就不酿酒了?

    这汉子心中憋闷,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不知罗县令那边,究竟是如何应对的,他们常乐县往后还酿不酿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