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77章 醉酒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在常乐县城东面四十多里开外有一个小村, 村民多以养羊种粟为营生。

    最近这两三年羊价颇佳, 只粟米的产量依旧不高,因为土地贫瘠, 灌溉困难。

    村中有一农户, 早春那时候进城卖羊,听城里一个远房亲戚跟他说起, 新来的县令很是重视城中酒肆客舍的买卖经营,今年他若是种些菜蔬担到城里来卖,应是能挣些钱财。

    这汉子回家以后,思来想去,便决定要种胡瓜,因为他们村子离城远, 若是前一日把菜摘好,第二日再走恁远的路,菜叶都要蔫了, 还是种胡瓜好, 更经得住放,胡瓜吃起来清甜爽口,大伙儿也都比较喜欢。

    这两三亩地的胡瓜种下去,也很是要花费一些力气去侍弄,浇水施肥捉虫搭架子, 等到第一批胡瓜可以采摘的时候,时间已是入夏。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的时候, 他们两口子便摸黑起来了,简单吃过一些饭食填饱了肚子,这汉子便挑上担子打算进城去了。

    “路上当心些。”

    “哎。”

    “早些回来。”

    “哎。”

    穷人家没有牛马骆驼,家里唯一一头母驴,前些时候配上种了,也得悠着些使唤,于是这一担子胡瓜,百来斤重,他便只好用肩膀担到城里去卖。

    天色渐渐亮透了,戈壁滩上空旷又荒芜,很少人烟,这汉子担着一担子胡瓜行走在碎石路上,脚掌踩在路面,发出沙沙声响,他一面走着,一面心里提防着,万一遇着狼,他得及时把担子放下来,抽出扁担,一扁担当着那些畜生的门面抽过去……

    越往常乐县城的方向走,就越多人气,不时能遇到放羊的孩童,耕地的农人,还有一些像他一样挑着担子进城的。

    “你这胡瓜种得好啊。”

    “嗨。”

    “听闻敦煌那边,冬日里头最贵那会儿,一斤胡瓜都能卖到两三文。”

    “那都是早两年的事情了。”

    “去年也不便宜,两三根胡瓜,还没巴掌那么长,就要一文钱。”

    “我听说他们那边的人都快把荒滩上的野草给挠没了,都拔回去烧火去了,没点火星子,冬里如何能种得出胡瓜?”

    “你们可知常乐县里头,现如今这胡瓜是个什么价?”

    “价钱颇佳。”

    “今年城里头的胡人比往年多,菜价也比往年高些。”

    “你这一担子胡瓜品相好,若是担去官办的菜铺子,应是能卖到十三四文。”

    “我等还是快些走吧,他们那里当日的菜蔬若是收满了,便不再收了。”

    “快些走快些走。”

    “……”

    就这样一路走到了常乐县城,进了城门以后,几人一路就往那官办的菜铺子去了,进去一问,果然还是来得晚了,好些菜今日都已收够了,这也无法,要怪也只能怪他们住得实在太远。

    官办的铺子不要,便只得挑到街上去兜售,常乐县那些酒肆食铺,虽说主要都从那官办的铺子里买菜,但他们自己若是遇着合适的,有时候也会买些,即便是客人不点,自家人也得吃饭不是。

    只这卖菜一事,说来着实也是不易,眼下这时节天气暖和了,城里头这些百姓家家户户也都有菜园子,节俭些的人家,便也不肯花钱买菜,要说日子富裕些的,这城里头总共也没几户。

    这农户挑着一担胡瓜走在大街上,中午日头正晒,他又走了这么大半天的路,腹中饥饿,又觉十分口渴。

    于是他便把担子停在一家铺子外头的屋檐下,与铺子里的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郎讨了一碗清水来喝,那少年郎倒是个和善的,不仅与他端了一碗清水出来,还与他搬了一张胡凳,言是这会儿日头大,叫他多歇会儿再走。

    这人在铺子外头坐着,喝了几口清水,又从怀中掏出干粮来啃。

    这时候铺子里头也有几桌客人,大中午的,一群人还在那里吃酒说笑,说的大致都是各自行商路上的遭遇和见闻,那农户坐在外头听着,也觉得颇有意思。

    这些人说着说着,其中便有人提议说:“嗨,这些个我都听腻了,还是叫三郎与我们说个笑话来听。”

    “对对,还是叫三郎与我们说个笑话!”马上又有其他人起哄。

    然后那个被唤作三郎的年轻人,便与他们讲了一个笑话,这个笑话直把铺子外头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户给臊得涨红了脸,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差点没从鼻子里喷出来。

    探头往那铺子里头瞅了瞅,见是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郎,穿得齐齐整整,长得斯斯文文,怎的说起话来好似那街面上的游侠儿(俗称徐混)一般。

    讲完了一个笑话,那人便推说自己下午还有事,叫那些人继续喝着,他要先行一步。

    走到店铺外头,看见农户担来的一担胡瓜,便停下来问了一句:“你这胡瓜怎卖?”

    “一文钱十个。”那农户言道。

    “……”那人皱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在想甚,许是有些醉了,过了一会儿,农户又听他说道:“你这胡瓜不错,都要了,这些钱可够?”

    农户接过他递过来的一把铜板,估摸着至少得有十五六个,也不及细数,连声说道:“够了够了。”

    “你把这些胡瓜,送到前边菜铺子里去,下回再有胡瓜,也往那里送。”那人说完,便径自转身走了。

    农户手里抓着一把铜钱,看着自己面前那一担子胡瓜,一时有些傻眼,心道这人莫不是真喝醉了吧,他自己买的胡瓜,怎的让人往官办的菜铺子里送?

    “哎,你这人,怎的还不去?”这间铺子的店家催促道。

    “方才那位,是谁家郎君?”农户问他。

    “这人瞅着也似常乐人,怎的连自家县令都不识得?”

    “哈哈哈哈!”与店家一同出来送罗用的那几个胡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些人这会儿大多也都有了一些醉意。

    “乡下人家,一年难得进几回城,不识得也不稀奇。”

    “没有笑话听了,这酒也不好吃了,我还是去后院歇会儿。”

    “两三日便要启程,大伙儿都好生将养精神。”

    “客人晚上想吃些甚?”

    “晚上……”

    这些人说着就又回铺子里去了,那农户傻愣愣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这才一拍脑袋,挑上担子往官办的菜铺子去了。

    那人既是罗县令,他既说了要收自家的胡瓜,那他今年那几亩地的胡瓜应是不愁卖了,只那罗县令这会儿瞅着像是喝多了,等他一会儿酒醒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记得这个事。

    罗用确实是喝得有点多了,今日与他一同饮酒的这些胡商,性情格外直爽,罗用喝酒若是不爽快,他们就道罗用这个中原来的读书郎还跟他们端着架子呢,并没有真心把他们当朋友。

    罗用肯定还是能少喝就少喝,但是与这些人在一个桌面上坐着,这一来二去的,最后也还是喝了不少。这会儿虽还勉强能够提起精神走路,但是脚底下轻飘飘的,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喝醉了。

    罗县令独自一人晃晃悠悠走在大街上,被几个巡城的差役看到了,连忙去把他们乔头儿给喊了过来。

    乔俊林过来的时候,面色就不太好看,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气什么,反正每次看到这家伙喝得醉醺醺的样子他就来气。

    “可要将那五对寻来。”一名差役问道。

    “罢了,就这几步路,我背他回去便是。”乔俊林说着将自己身上的佩刀解下,递给旁边一名差役,然后扯过罗用的胳膊,将他往自己背上一带,背起来就走了,省得他一个人慢慢悠悠在街道上晃荡。

    罗用这时候虽是喝醉了,头脑却还是清醒的,被乔俊林背在背上他也知道。

    这小子现在是长大了,肩膀愈发宽阔了,圈在罗用腿弯的手臂也很有力,只是不知为何,他那张脸这几年竟是越长越俊秀起来,气质也愈发沉静。

    说实话,罗用这一县之长当得并不轻松,好在还有乔俊林在身边,虽然这小子最近脸色臭了些,话也不多。

    “头一批白酒,这两日便能出来了吧?”罗用问道。

    “嗯,最晚后日。”乔俊林回答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