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76章 文化传播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水泥作坊那边的运营也还顺利, 近来春耕刚过, 周边不少农人赶着这个农闲时间,到他们这个官办的水泥作坊做工挣钱。

    这个水泥作坊的人工组成有点复杂, 有农户出身, 有牧民出身,还有一些贱籍甚至是黑户, 其间还掺杂不少胡人。

    因为只是一些比较简单的体力劳动,所以他们在雇工的时候,也没有进行太过仔细的甄选,本来常乐县当地就有些人口不足,再挑三拣四的,还能招够人手干活才怪, 只要有一把力气,能干体力活,他们就都肯要。

    当然在干活的过程中如果有人惹事的话, 赶出去那都是轻的, 情节严重的,肯定就给逮了,到时候该怎么处理,全按《唐律》。

    这边民风颇为彪悍,阿普现在还是有点压不住, 为了以防万一,乔俊林他们不时就要过来这边看看。

    罗用有时候也会过来看看,主要就是关心关心这些人的工作和生活, 然后再叫人给加个餐什么的,这俩人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配合得很是默契。

    罗用自从忙完了春耕之后,手头上也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县衙里头人手也足了,又有谭县令帮忙,他也乐得清闲。

    那谭老县令还挺爱管这城里头的事情,先前那是实在被人压得没办法了,太憋屈了,这才申请的提前退休。

    现如今那些人都跑路了,县衙里头的氛围也很清明,他有事没事就又喜欢往这边跑了,说实话这人的年纪大了,确实也是需要一些情感上的寄托,他也不是个闲得住的,罗用又能信得过他,于是这一新一旧两个县令一拍即合,各得其所,相处得很是愉快。

    这段时间罗用原本打算到外面去看看,规划一下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提上日程的水利工程建设,结果却被乔俊林给拦了下来。

    原因是乔俊林自己走不开,不能跟着一起去,他还得看着常乐县城这边,近来往来于他们常乐县的胡商越来越多,治安问题不容忽视。

    乔俊林自己走不开,也不放心罗用自己去,趟老县令以及新来的县丞等人也都跟着劝。

    罗用想了想,便也听了他们的,就在县衙里头找了几个相关方面的人才,组成一个勘探队,给他们配了骆驼罗马,拨了粮食钱款,叫他们出去勘察地形。

    这是一个苦差事,但也是一个立功的机会。

    县衙里头那许多吏员,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得了这新来的罗县令的青眼,但若是没有机会好好表现的话,罗用又怎么会注意到并且认可他们的能力呢?

    在他们这片地方上,水源一直都是一个大问题,每年春暖花开,山上的积雪融化,清澈的雪水沿着那些沟沟坎坎潺潺流下,滋养着山下的万物生灵。

    清澈的雪山水在这片干涸的大地上形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河滩,这些河滩通常很浅,河水清澈甘甜,人们沿着这些河滩聚集生活,形成一个又一个的绿洲城池。

    这些河流也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地方,那就是经常改道,每当河流改道,就会有很多绿洲悄无声息的消失,然后在别的地方,又会有新的绿洲形成。

    这虽然也是一种自然规律,但是对于人们的生活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事,一个绿洲的荒废,往往就代表着这里的人先前的努力全都作废,化为乌有,他们又要重新去寻找一个新的地方,一切从头开始,所以这个水利工程建设是很有必要的。

    这个勘探队只是一个先头部队,罗用后续还打算再安排其他人出去,做具体的确认和规划,务必要在真正动工之前,拿出一个比较完整周详的计划。

    不过在这之前,最重要的还是挣钱。

    水利工程是很烧钱的,这么一个小小的常乐县,如何才能拿得出那么多钱帛,这件事对罗用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相对于乔俊林和阿普他们,罗用近来是比较清闲,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跟那些往来于常乐县的胡人们打好关系,多给他们县里做做广告,尽可能地与这些胡人们建立友谊。

    整天跟这些胡人们待在一起,罗用也从他们口中听闻了不少西域那边的风土人情。

    听闻从西域到敦煌的商道上,坐落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绿洲,商贾们往往只要走上一天的路程,就能遇到一个绿洲,这些绿洲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安定有的混乱。

    每个胡人的经商之路,都像是一个跌宕起伏的冒险故事,那里面有紧张刺激,也有漫长辛苦,其中还穿插着不少奇闻异事。

    “……你们说粟特人?”

    “粟特人的小儿刚出生的时候,就要在他们嘴里抹蜜,手上抹胶,所以他们那些人都很会说甜言蜜语,钱帛到了他们手上,就像被胶粘住了一样。”

    “这也不算稀奇,听闻曲支国的人,还用木板夹幼儿脑袋,所以他们那些人的脑袋都长得又窄又长。”

    “啧,曲支国的人长得太丑。”

    “曲支国的人不丑,沛悍国的人才丑。”

    “三郎,你说?”店中几人争执不下,然后便有人问罗用的看法。

    “不丑不丑,都不丑。”罗用无事说别人丑作甚,平白得罪人的事情他才不干,于是他道:“说这个做什么,来来来,我与你们讲个笑话。”

    “好好好!三郎你快说!”一听罗用要讲笑话,这些人就都很高兴。

    “话说,某地有三个老寿星,某日,有一富户将这三人请到一处,询问他们长寿的秘诀。”罗用这便说开了。

    “……”店里头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连店家也都不干活了,手里头提着一块抹布,站在旁边一边擦手一边听着。

    “这头一个老寿星就说了:‘饭少吃一口。’而后第二个老寿星又道:‘饭后百步走。’”罗用说到这里顿了顿,端起粗陶碗喝了一口浊酒,然后又接着说道:

    “那第三个老寿星看了看前边那俩人,面色赧然道:‘老婆长得丑。’”

    他这笑话说完,店里头先是安静了几秒,然后很快就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哈哈哈哈哈!”

    这年头的人笑点颇低,这么一个笑话就让他们笑得都要停不下来,汉子们中气十足的笑声简直都要把屋顶掀翻了一般,这让讲笑话的罗某人感到很是满足。

    这些胡人整日与他说这个讲那个,罗用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可以对他们说的,后来他想了想,就决定给这些汉子们讲几个黄段子,没想到反响出人意料的好。

    现如今罗用跟这些胡人们的关系可好了,这些人没事就爱找他吃酒,什么话也都肯对他说,就连某些轻易不肯告诉别人的小道消息,也会偷偷跟罗用讲,不得不说,男人的友谊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不就是几个黄段子嘛,这还不好办,罗用的空间里头一抓一大把,某毕业生卖给他的手机里头满满一个收件箱都是这个。

    罗用与这些胡人说,待再过些时日,他们县里就会推出一款很特别的酒水,让他们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来尝尝,这些胡人听闻了,也都是满口应允,有些人还很热心地说会帮他出去做宣传,罗用听闻了,也是挺感动的。

    一个多月以后,长安城中。

    几个大佬在一家胡人开的酒肆中饮酒,席间点了胡姬跳舞,结果今日他们中意的那名胡姬身子有些不舒服,没在铺子里,于是这些人便都觉有些无趣。

    那个酒肆老板一看客人扫兴了,这不行啊,这长安城中的生意多难做,竞争多激烈,光是他们胡人开的酒肆,这条街都不知道有多少家,这回叫他们扫了兴致,下回这几人说不定就不来他们家了,这可是大客户啊。

    于是他就说了:“几位郎君,今日狸姬不在,扫了诸位的兴致,不若某便与几位说个笑话来听如何,近日从西面流传过来几个笑话,颇有几分兴味。”

    “哦?说来听听。”其中有个大佬就说了。

    “某地有三个老寿星……”这个胡商于是就说开了。

    几个笑话说下来,大佬们也都觉得挺有一点意思,毕竟都是男人嘛,又是在这样一个精神娱乐相当匮乏的年代。

    “倒是颇有几分巧思,不知是从何处传来?”当即便有人问道。

    “离石罗三郎啊。”那店家张口便道。

    罗用:……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这更新速度太挫了,实在对不住等更的筒子们,我的内心也很纠结,每天都想自捅千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