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72章 礼遇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家这边, 罗四娘兄弟姐妹几个这天晚上也围坐在屋里念信。

    其实之前早念过了, 那时候大娘两口子也在,这会儿他们已经回去了,吃晚饭以后几个孝又把这封信件拿出来看了又看。

    该交代的, 之前也都交代得差不多了,这一回罗用写信回来, 主要就是为了茶叶的事, 写给自家的这一封,无非就是报个平安,然后就是给他们讲了一些河西那边的风土人情, 几个孝把他这封信当游记来看,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在信件的最后, 作为一家之长,罗用难免又要叮嘱家里这几个好好学习,勤加锻炼身体。

    “早些睡, 明日一早还要读书。”

    “阿姊, 你明日也带我去白家吧。”

    “你去白家作甚?”

    “我要骑大马!”

    “小屁孩,马背都爬不上去, 还骑大马呢。”

    “我要去我要去……”

    “待你再长高一些。”

    “那要等到何时?”

    “那就要看你长得快不快嘛。”

    “……”

    罗四娘近日常常要去白家蹭课, 白家长辈请了人教家里的孝学问武艺,这些大家族大都十分重视对下一代的培养, 白家那些大人时常也会亲身上阵,客串一下老师的角色。

    罗四娘算术好,《诗经》什么的, 也都背得那么溜,就算跟白家那些自小接受良好教育的孝比起来,她的底子也不算太差,再加上学习能力又很强,她的加入,很能给白家一些懈怠懒散的孝带来压力,促进他们发奋,白家那些大人自然也就乐见其成,当然,他们多少也有提携罗家之意。

    至于罗家这边,那赵夫子依旧每日过来教学,像七娘这个岁数的,跟着他打打基础也是不错,四娘这种情况,就不太合适了。

    近来,到他们这里听课的女子又多了一些,有些人实在很想学认字从前又没有渠道的,这会儿听闻有这么一个地方,就算每日早起,徒步穿过半个长安城,也要过来听课。

    这些女子在这里听课,多少也会给赵夫子带些束脩,基本上就是各种吃食,吃得年过七旬的赵夫子满面红光,再活个一二十年的,想来也不是什么问题。

    也有人给四娘阿枝她们拿东西的,这也是早就有的事,从前罗用就让她们都推了,言是她们这时候若是收了东西,后边一些家里拿不出东西的女子,便不敢再来这个院子听课了。

    近来罗用不在家,再遇到有送东西过来的,阿枝她们依旧是推了。很多在这里认字的女子对罗家人心怀感激,别的事情她们也帮不上忙,只是每日下课后,都会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侯蔺也在,他今天心情不错,因为昨日他也收到了乔俊林的信件。

    用过了早饭,四娘五郎六郎并候校书,一人骑着一辆燕儿飞便出门了。他们家用的燕儿飞,都是升级版:钢制的轴承,杜仲胶车轮,弹簧羊皮坐垫,还有齿轮链条这些也都是钢制,只有车身依旧是木头。

    这车骑起来飞快,不用担心断链子,人坐在上头又十分舒适,比那些硬邦邦的牛车马车舒服多了,于是长安城中近来又刮起了一股燕儿飞风潮,很多人都以拥有一辆这样的燕儿飞为荣。

    当然,真正的土豪大佬们,大可以用这些燕儿飞上面的技术去改造自己的牛车马车,这样的车子目前还不多,整个长安城加起来,约莫也就一二十辆。

    农历二月下旬的长安城,已经是一派的早春景象,空气中已经有了潮湿的气息,大街两边的树木也都发出了嫩芽。

    许多城中百姓都把自家院子里的菜地翻好了,还有在屋里的炕头上育了菜苗的,等过几天更暖和一些,便要把它们移到地里。

    四娘现在也已经是一个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她今日穿了一件赭色上衣,茶色下裳,下裳里头穿的是黑色里裤,脚下蹬着一双黑色胶底皮靴。

    这丫头近来也是拔高了不少,不再是前两年被她阿兄养出来的肉呼呼模样,整个人瞅着也颇挺拔精神,在校练场上与那些白家子弟一起练武的时候,更是十分地英姿飒爽,年纪虽还不大,但已然是有了几分风姿。

    白家也有专门教导女孩儿的先生,四娘之前在白家长辈的劝告下,曾经去过一回,那回过后她便再也不去了。

    不过四娘也觉得,他们家连一个这方面的人才都没有,确实也不大合适,她打算等以后七娘长大一点,就把她往这方面培养培养,当然这个想法她还没有对七娘说过,那丫头八成也是不乐意,她要闹将起来,屋顶都能给掀翻咯。算了,还是等阿兄回来再说吧。

    阿兄:……回去就让我干这个?那我还是不回去了吧。

    与长安城的早春之色不同,常乐县这时候还一点春天的味道都嗅不着,到处都是干巴巴黄扑扑的。

    罗用有心搞一搞县城内外的基础建设,奈何手里头既没钱也没人,整个常乐县才几百户人家,近来搞这豆腐买卖,能动弹的也都动弹起来了,到作坊干活的到作坊干活,担豆腐出去卖的担豆腐出去卖,全城上下,总共也没剩下几个闲人了。

    眼瞅着又要进入春耕,到时候那些住在下边村子里的人便都要回去种地,届时人手又会更紧张一些。

    所以那些基础建设什么的,也只好往后面放一放,眼下最主要的,还是尽快让这些城里城外的百姓挣到钱,让他们手里头有余钱,让常乐县变得热闹起来,外来人口多起来,出现剩余劳动力,然后就好进行下一步的建设工作了。

    至于做酒,这个事情急不来,罗用把这件事交给了乔俊林,他现在刚找了人在县衙里面培养酒曲,用现成的白酒培养酒曲,也需要花些时日,这些人从前并没有接触过白酒,少不得又要走些弯路。

    之所以把这件事交给乔俊林,也是为了增加他的资本和声望,等将来再回去长安城,与那些长安子弟往来,便能增些底气,若是经营炒作得当,说不定还会因此受到追捧。

    酿酒还需要时间,罗用眼下最关心的,就是城中那些食铺酒肆,时不常就要过去看看,了解他们每日的经营情况,当天接待了多少胡商,有多少胡商留下来,又有多少胡商走了,没能留住人的原因在哪里。

    “还不是都赶着去敦煌看货啊。”

    “距离那些西域的商队到达敦煌,至少还有两个月呢,这些人就跟赶命一般,一个个生怕落在别人后头。”

    “唉,做买卖嘛,肯定得赶早啊。”

    “……”

    这种事那是真没办法,敦煌那边才是胡商们交易的地方,那边货物多市场大,眼瞅着这一年的交易旺季很快就要到来,那些人肯定都想早早过去,寻个好住处,然后每日出去看货,运气好的话,买着一批好货,运到凉州等地一个转手,就能大赚一笔。

    这一日,一个食铺的店家对罗用说,待到开春以后,他们这边也就没什么人杀羊了,羊肉难买,官办的菜铺子那边,不如趁现在多买一些羊肉,用盐腌一腌,挂起来晾干了,制成腊肉。

    罗用也知道开春以后山羊开始褪绒,那时候杀羊就收不到什么羊绒,所以现在很多牧民都选择在冬日里杀羊,全国各地应该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善,这几日便多买一些羊肉吧。”

    罗用上午刚刚说完这个话,下午便有城郊的农民赶着三头羊过来卖,动作这么快,罗用觉着这家伙就是那店家的亲戚没跑。

    这羊还不错,要价也合理,罗用便买下来了,那人刮走了羊绒,又收了铜钱,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这三头羊宰杀出来,羊血羊下水那些东西,一个豆腐作坊加上衙门里头那些差役,一顿饭便也消耗干净了,连羊骨头都被剔了去熬汤。

    剩下的那些净肉,罗用先是用水泡,然后调了佐料腌制,腌好了挂起来晾晒,晾得差不多了,便把它们挂在县衙后院一间小屋里头熏着。

    这一熏就是好几日,那烟熏火燎的,刚开始的时候,县衙里头那些差役吏员还有些不习惯,到后面几天,熏肉的香味就出来了,勾得人直咽口水。

    这些熏肉最后就都被挂在了官办的那个菜铺子的横梁上。

    罗县令与那看铺子的老差役说了,只要是有人来他们县里的食铺吃饭,店家过来买菜,无论对方买多买少,都让他按人数送熏肉,也不需多送,每人三片便好。

    这一日,又有几个胡商途经他们常乐县,进了县城,找了一家食铺吃饭,一到那儿,别的不提,先就要了一锅粟米粥一份凉拌菜。

    他们前几日在路上遇到另一个商队,对方就跟他们说,常乐县新来的罗县令教会县里的那些食铺好些做吃食的手艺,别个不说,那凉拌菜是真不错,配着粟米粥最合适,价钱实惠分量又大,滋味好,还特别爽口。

    在戈壁滩上走了好长时间路的人,一听爽口美味,价钱还特别合适,那基本上就没有不喜欢的,这不,一进铺子,别的也不问,先就点了凉拌菜。

    不多时,粟米粥凉拌菜便被店家端了上来,一起被端上来的还有一小碟腊肉,言是他们县里送的。

    那几个胡商一看,这县里也怪小气,要么不送,要么就送点子像样的,送这几片腊肉算怎么回事,在他们这片地方上,腊肉这玩意儿根本不值钱,他们这些人整日在外赶路,更是没少吃。

    那店家放下东西便下去了,方才这几个胡商又点了另外几道菜,他得赶紧做去。

    这几个胡商呼噜噜喝着粟米粥,大口大口吃着凉拌菜,先前那个商队的人没有骗他们,这里的凉拌菜确实好吃,这么大一份,才几要文钱,划算!

    “这腊肉好吃。”正吃得兴起的时候,桌面上突然有人来了一句。

    “啧,你是没吃过腊肉怎的?”其他人都很不以为然。

    “真的好吃,不信你们尝尝看。”

    “咦……”

    “怎么这么好吃!”

    “奇了!这可是羊肉?”

    “就是羊肉。”

    “店家!店家!”

    “哎哎,几位客人还要些甚?”那店家正在厨下忙活着,听闻前边的客人喊他,连忙跑了出来。

    “这腊肉好吃,我们还要一盘腊肉。”一个胡人说道。

    “哎,这腊肉有的,某这便去官办的铺子切来便是,只是这腊肉的价钱贵些,要三十文钱一斤,几位若是觉得合适……”那店家言道。

    “竟要三十文钱!”

    “你们这里的羊肉一斤才多少钱?”

    “去年入冬前我经过这里,听闻你们这里一斤羊肉还卖不到三文钱。”

    “你莫不是在坑骗我们?”

    “不能不能,小店怎会坑骗于人。”那店家连连摆手:

    “一斤羊肉三文钱,那也是去岁刚入冬那时候的价钱了,眼下这净羊肉,怎的也得卖到五文钱,再说这腊肉贵就贵在那几样配料上面,咱这地方上根本买不着,都是我们罗县令从长安城带过来的,也没多少,用一点就少一点了。”

    这些胡人也都知道长安城那边的人吃得精细,这羊肉里头说不定还真用了什么价钱高昂的调料,若是果真如此,三十文钱一斤倒也不贵。

    “你们看,这羊肉还买不买?”店家又问他们。

    “罢了,还是快些把那几个豆腐菜端上来吧。”三十文钱一斤,倒也不是吃不起,就是不大舍得,再好吃那还不就是羊肉。

    待那店家又下去了,桌面上这几个胡人便说开了:

    “一斤便要三十文,那方才我们不是也吃了好几文。”

    “这都能买好大一盘凉拌菜了。”

    “这常乐县的县令倒是不小气。”

    “听人说罗家姊弟都很有钱,果然没错。”

    几人一边感慨,一边吃饭,待这一顿饭吃完了,店家又与他几人一人端了一小碗羊奶上来,那羊奶瞅着也是怪异,竟是灰褐色的。

    “请客人尝一尝咱县里赠的奶茶,乃是我们罗县令用他从长安城带来的茶叶,与咱们这儿的羊奶同煮,滋味甚是不错,听闻那茶叶珍贵,那些长安人煮茶的时候,也只舍得放少少的一点。”

    “多谢。”

    “……”

    这些胡人这回客气多了,一个个小心的接过自己的那一碗奶茶,十分珍惜地品尝起来。

    听闻长安那边的文人雅士确实是喜欢煮茶没错,没想到他们这些人,在常乐县这里竟然能受到这样的礼遇,啧,这奶茶还真好喝。

    一边喝着奶茶,这几个胡人又与店家说了一会儿话。

    然后他们就知道,原来这奶茶竟是不卖的,因为罗县令这回从长安城过来,总共也就带了没多少茶叶,这年头河西这边不兴吃茶,有钱也买不着茶叶。

    这家铺子后边是个大院,主人家住了几间,剩下的都是客房,问过了价钱以后,这几个胡商便决定今晚就住这里了。

    黄昏的时候,他们还在店家的带领下,去外面逛了逛,参观了一下豆腐作坊,常乐县县城很小,街道上灰扑扑的,房屋低矮,着实没有什么好看的,也就那豆腐作坊,还有几分新鲜热闹劲。

    回去的路上,他们又遇到了巡城的差役,早先刚进城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一回,坐在铺子里吃饭的时候又看到一回,这会儿竟又见着了。

    “他们这要巡到什么时候?”

    “一整夜都有人,排了班的,白天晚上都有人,客人回去以后只管安心睡觉,咱这城里头安生得很。”

    这一夜确实睡得安生,次日,这些人到前面铺子里吃早饭的时候,又看到这些巡城的了。

    另外还有很多挑着担子赶着出城的百姓,听闻他们这样挑着豆腐出去卖,收入也很不错。

    看着看着,不知怎的,对这灰扑扑的小城,竟生出了几分亲近之意。

    “几位客人早上想吃甚?”

    “一人一碗粟米粥,一盘凉拌菜,再要两斤炊饼。”

    “好嘞。”

    “卤豆干可有?”

    “有!”

    “再要半斤卤豆干。”

    “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