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64章 钱帛太重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南北杂货最新章节!

    离开长安城约莫一月之后, 罗用他们终于抵达了凉州城。樂文小说|

    凉州城商业发达, 即便是在这寒冬腊月, 街道上依然可以看到不少商贾往来,许是因为这一日风雪不大,罗用看到不少商贩赶着骆驼牛马,驮着商品在街头叫卖。

    他们这一路走来,沿途经过不少城镇驿站, 早已感受到了河西走廊的商贸之发达。

    当年汉武帝将这河西走廊纳入大汉版图之后, 又经数位帝王的巩固,大力发展屯田戍边制度, 与西域各国建立政治往来,最终成功将这一片土地消化成为大汉国土的一部分。

    这一条商路上的贸易往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逐渐兴盛起来。

    之后又经朝代更迭,天下大乱,各股势力割据一方, 商路不通, 直到大隋统一中原,收复河西走廊, 与西域各国重新建立联系,渐渐的, 商业贸易也就跟着复苏起来。

    隋朝对那些前来中原贸易的胡商给出相当优惠而且宽大的政策。唐承隋制,唐初这时候对于胡商的政策依旧如此。

    所谓胡汉有别,各依其俗。很多时候,唐政府对于胡商的政策, 甚是比对本国商贾还要宽大。

    这便使得河西走廊这一带乃至于整个中原地区,到处都能看到胡商们活跃的身影。

    “这位郎君,我这里有上好的玉石,你可要买?都是没加工过的玉石,价钱非常实惠,天气太冷了,你若肯买,价钱算低一些也是无妨。”

    罗用他们刚进城门,便有一个胡商凑到他们身边,逮着乔俊林就在那里说个不停。

    不用说,肯定又是把乔俊林认成是他们这一行人里头那个主事的了,这种情况也不是头一回遇见,罗用只管走自己的路,啥也不说,至于那胡人提到的玉石,他也没什么兴趣,二十一世纪穿来的,什么推销手段没见识过,怎么也不能被这点三脚猫给忽悠了。

    “这位郎君!你们真的不买一点吗?今年这一场雪下得太早了,与我约定的中原商贾没有按时过来弱,我想他肯定是来不了了,我现在身上除了这些玉石,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价钱真的会很便宜的……”那胡人酗儿还在那里喋喋不休。

    罗用循着二娘在信里跟他说过的地址,进了城以后往前走一段,然后左拐……

    “你可知道罗二娘的羊绒作坊开在何处?”罗用开口问那卖玉的胡人。

    “你找罗二娘何事?”那胡人一怔。

    “三郎!”罗二娘这时候许是听闻了消息,正从巷子那头过来,看到有几个人站在巷口,走进几步一看,果然看到罗用正在那里与一个粟特人说话。

    “阿姊。”见到二娘,罗用也很高兴。

    那卖玉的胡商一看这情况,趁人一个不注意,脚底抹油就溜了。

    本来就想宰个肥羊,没想到竟然遇上罗用他们,离石罗二娘的弟弟,不是那传说中的罗三郎又是谁?

    啧,之后这三五日,便不要再露面了,等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应该就会忘记自己了吧,听闻在汉人们眼中,他们粟特人一个个都长得差不多。

    “方才那粟特人与你说的甚?你可是买了他的物什?”

    待进了院子,罗二娘领着罗用几人到了厅堂之中,给他们倒了热水,又喊人张罗吃食,然后才坐下来与罗用说话。

    “言是要卖玉,我们没买。”罗用笑着说道。

    “他说他身上没有盘缠了,要把玉石便宜卖掉。”一个黑人补充道。

    “啧,莫听他瞎说,我看他一年到头都在这凉州城中,一年到头都说自己没盘缠。”

    这时候,一个老妪从厨下端了一大盘糕点上来。

    “骗人的?”那黑人吃惊。刚刚他被那人说得心软,差点就从自己身上掏出铜钱与他买了玉石。

    “卖货的手段而已。”那老妪言道:“这凉州城中的玉石本就比中原地区便宜,一些远道而来的中原人不知道这边的行情,又被人三哄两哄的,花了高价买了普通货色,还当自己占了大便宜。”

    “那便是粟特人?”罗用从前在长安城的时候,与绝大多数长安百姓一般,对于这些胡商,统统都称之为胡人,并没有仔细区分过他们的种族。

    这一次要去瓜州赴任,将来免不了时常要与那些胡商打交道,不能再像从前那般不上心了。

    “便是。”罗二娘笑道。

    “粟特人有甚稀奇,在这凉州城中的胡商,多数都是粟特人。”那老妪显然也是一个爱说话的。

    招待罗用他们几人的饭食,是罗二娘从半个月以前就开始准备的。

    那时候她收到罗用从长安城那边寄来的信件,言是自己要去瓜州常乐县赴任,届时会途经凉州城。

    罗二娘当时看完那封信,眉头就皱了起来,京官当得好好的,怎的突然就说要去瓜州。

    瓜州恁远的地方,她在凉州城这边,也只是偶尔听那些往来的商贾们说起,就连中原的商贾也不怎么往那边去,大多都是为了挣钱无所不至的胡商们,他们为了做买卖,连沙漠都能穿越,实在不是寻常中原人能比。

    又几日,长安城那边传来消息,言是离石罗三郎被贬出京,要到他们陇右道的瓜州常乐县去当县令。

    罗二娘听闻了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吃惊,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去了一趟城里的牲口市场,买了两封上好的骆驼,然后又在家中准备了许多吃食。

    今日这席面上有荤有素,甚至还有三个金灿灿的蜜柚。

    阿普他们几个没有见过柚子,头一回品尝,又是在长途跋涉了一个月以后,对这种甘美清甜的水果十分渴望,几人分吃完了一个柚子,那眼神忍不住又往盘子里另外那两个柚子望去。

    “还想吃吧?我来与你们剥皮。”罗二娘看见了,笑了笑,又从盘子里拿起一个柚子来剥:

    “别看这凉州城地处偏远,这城里头商贾云集,甚都能买得到。”

    阿普大约能猜到这柚子的价钱肯定很高,罗二娘第二次递柚子给他,他便推了推,二娘却道:

    “吃吧,多吃些,这两日便在凉州城中好好歇息,此去瓜州路途颇远,前边可没有这样的好东西。”

    另外那两个黑人却有些没心没肺,各自捧着几瓣柚子吃得香甜。

    “这一餐接风宴可是花了阿姊好多钱?”罗用一边吃着柚子,一边笑嘻嘻问罗二娘道。

    “你且安心吃吧,这点钱我还能挣回来。”罗二娘笑着与他说。

    她的羊绒买卖做得不错,再加上阿姊食铺,以及田崇虎他们经营的豆腐铺子,每日都能挣好些钱。

    罗二娘在吃食花用并没有太过苛待自己和身边的人,却也相当节俭,就连自家铺子里卖的罐头,也不舍得经常吃,更别说是像柚子这样的东西,也就是赵琛曾经给她送过几个。

    这回罗用要去瓜州赴任,刚好经过她这里,姐弟二人好长时间没见了,这回见过,下一回又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在这样的时候,她哪里还能顾得上省钱,只恨不得把能买到的好东西都与他买来。

    “阿姊现如今可还在买宅子?”罗用剥了一块柚子肉塞到嘴里。

    “买啊,前几日才刚刚买了一处,花了不少钱帛,自从去往长安城那条水泥路通了以后,凉州城这一带的宅子土地,价钱又涨了不少,待明年通往孟门关那条路也通了,估摸着又得涨一涨。”罗二娘手里剥着最后一个柚子,抬头问罗用道:“到时候我还买吗?”

    “买吧。”罗用说道:“宅院若贵,便在城外多买一些土地,你自己若是无暇经营,便让人都种了杜种树。”

    除了买房置地,罗用也给不出什么好的投资建议,二娘她们现在也是很忙的,根本也没有工夫再去经营其他买卖。

    几人这时候早已酒足饭饱,坐在厅堂之中吃着柚子说着话,柚子吃完了,还有其他茶果点心。

    阿普几人也都有些困倦了,罗用便让他们到罗二娘一早就安排好的屋子里去歇息。

    乔俊林刚想着是不是要给他们姐弟二人留出一点空间,赵琛便上门了。

    “我今日一早去了田庄,刚回城便听闻三郎到了。”赵韫是从前那样,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的,整个人看起来与从前也没有什么变化。

    这家伙整日就在罗二娘身边,罗用也在心里猜想他二人最后许是能走到一处,他一边觉得这赵琛人品相貌各方面都还不错,一边又想着他年岁稍大,配二娘有些太老了。

    不过像如今再看这两人,倒也有那几分般配,二娘在这凉州城中待了这么久,整个人看起来也比从前爽气不少,赵琛虽是比她大上十来岁,却同样也正处在一个男人生命中最好的年纪。

    以罗家目前的处境,若是能与赵家结亲,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二娘从前在离石老家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自己不想结婚的话,现如今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不管怎么说,罗用都不希望她因为家族利益而去接受一段自己并不满意的婚姻。

    罗用自己现在已经正式踏入了官场,因为种种原因,他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想法,是成长也好,是迷失也罢,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将来就注定会有很多身不由己的地方。

    但是二娘她们,她们完全没有必要像他这样,罗用会成为她们的□□,护她们周全,让她们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上回在离石县别过,转眼便是一载,赵大郎可好?”罗用笑着向赵琛拱手道。

    “你看我可有哪里不好?”赵琛也向他拱了拱手,笑道:“一些时日不见,怎的与我客气起来。”

    “我哪里会与你客气。”罗用笑着说:“你来得正好,你这时候若是不来,我等一下便要自己寻过去了。”

    “寻我何事?”赵琛的语气里带了几分郑重。

    “自然是好事。”罗用说着,招招手示意赵琛与他一起往院子里去,罗二娘和乔俊林也都跟着去了。

    待到了院子里,罗用与乔俊林合力,在他们的行李堆里翻找一番,从那一堆杂七杂八的物什之中,翻出来一个灰扑扑头颅大小的布包。

    “这是……”赵琛眼力很好,看那布包里头的东西松松散散的,瞅着像是种子,于是心中便有了猜想。

    “不错,便是辣椒种子。”罗用笑道。

    今年秋里罗用他们自己也留了不少种子,原本是打算留到明年与城外的农户再搞一次合作种植。

    罗用被贬之后,他便与自家那些弟子商议,让他们明年低调行事,那些留种的辣椒种子,这一次也被他带出来大半。

    “你竟随身带了这么多种子过来!”

    赵琛三两下拆开那个布包,从里面抓起几粒辣椒种子细细端详,然后又看了看那一整袋的种子,一时间喜形于色,罗用既然能把这东西拿出来给他看,那肯定就是他的了。

    早前也曾有商贾从长安城那边买了辣椒种子,到凉州城这边来卖,那些人大多要价颇高,一粒种子二文钱三文钱的,最高的时候,甚至能卖到五文钱。

    赵家人前前后后买了几次,加起来也不过一小包,后来又被关系好的胡商买走了一些,现如今家里也就剩下没多少了。

    “这些种子作价几何?”在商言商,赵琛也不含糊。

    “一粒种子一文半,这包种子你拿走一半,与我留一半。”罗用说道。

    “你留那一半作甚?”价钱这么合适,又是第一手货源,这些种子无论是自种还是转手卖掉,赵家人都不嫌多。

    “自然是要带去瓜州那边。”罗用说道:“钱帛太重,带不了,还是带些种子轻便。”

    赵琛一听,笑了,原来是搁这儿等着他呢:“你且安心,恁多钱帛,难道还能让你自己扛过去,我自会安排家人与你们送过去。”

    “如此,便谢过赵大郎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晚上写了没几个字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完了还做梦,说自己已经把章节码完了,也发上来了,就是还没捉虫,好像也没有太大关系,于是很放心就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