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62章 至少没有歧视他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南北杂货最新章节!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好像抽了,有些读者以为我没更新,其实更了,提醒大家不要漏看了哦,么么哒~

    罗用原本的官职品级是从七品上, 被贬去瓜州常乐县当县令以后, 他的品级就降到了从七品下, 降得不多,而且还是一县之长。就爱上

    对于罗用要去当县令这件事,反对的人倒是不多,坊间百姓也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像离石罗三郎那样的人物, 难道还要把他贬到外地去担任县丞主簿那样的职务?简直辱没良才!

    如此想来, 罗用这些年的努力和经营,总归没有白费。

    罗用出城这一日, 长安城许多百姓来送,那里面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

    从前跟罗用学过算术的那些人,多数也都来了,这些人有面色如常的, 也有面露愧色的, 罗用与众人话过了离别,也对他们几个笑了笑, 摆摆手,上了驴车便走了。

    “阿兄!”四娘那大嗓门的, 这一声喊得别提多响亮。

    “回吧,阿兄过几日便与你们写信回来。”罗用探出驴车,挥挥手对他们说道。

    七娘那丫头抱着四娘的手臂哭得稀里哗啦的,看得罗用的眼眶忍不住也跟着发红, 六郎倒是没有哭,这小子自打上了学堂以后,就坚强多了。

    五郎牵着麦青豆粒儿站在那里,不时摸摸麦青,不时又摸摸豆粒儿,不时又抬头看看罗用离开的方向,罗用冲他笑了笑,挥挥手,缩回车里去了。

    什么时候要是能把手机弄出来就好了,罗用心里想着,也不需是能拍照能视频的智能手机,只要能打个电话就好。

    想想又觉得特别不切实际,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早些在瓜州那边做出成绩,让皇帝老儿早点把他调回来。

    瓜州那地方,若是按后世的说法,应也算是在丝绸之路上,只是眼下还没有丝绸之路的说法,甚至连丝绸之路的早期原型,朝天子路都还没出现。

    唐初这时候,大唐与西域虽然也有贸易,但是眼下这个贸易规模,与后世丝绸之路的繁荣兴盛比起来,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玄奘和尚,这时候才刚刚出国没多久,距离他学成归来,至少还得七八年时间,眼下这时候西域那边的佛教文化,约莫也还没怎么发展起来。

    没有丝绸之路,没有《大唐西域记》,现在的瓜州又有些什么呢。

    听闻那里有汉长城,长城不仅仅作为防御工事而存在,它还是重要的交通线以及补给线,行商们往往也比较喜欢沿着长城行走。

    瓜州旁边就是沙洲,在沙洲有两个罗用熟悉的地方,阳关与玉门关。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说的便是这两个地方。

    值得庆幸的是,罗用并不需要出关,常乐县虽然偏远,到底还是在阳关和玉门关以内。

    瓜州常乐县那个地方,南有大雪山,北有汉长城,西边是沙洲,东边是肃州,肃州再过去就是甘州,话说后世甘肃省这个名字大约就是这么来的吧。

    甘州再过去就是凉州了,二娘她们就在那里,这一次罗用赴任,必然也是会经过凉州城……

    “你在想甚?”车里的乔俊林问罗用道。

    “我在想,届时我们若与那些突厥人当面,你能在他们手底下撑过几招。”罗用笑道。乔俊林这一次也跟着来了,这是他之前没有意料到的。

    “自然是比你撑得久。”乔俊林嗤笑道。

    “那可未必。”罗用空间里头那块石头还没扔呢,关键时候还是可以抵挡一二。

    “你还是歇歇吧,路途还远着呢。”且不说这一路上有可能会遇到的危险,光是这么长的路途,就够罗用喝一壶的了,乔俊林担心他这小身板会撑不下去。

    此次与罗用同去沙州常乐县赴任,乔俊林也是经过仔细斟酌的,他舅舅侯蔺也并不反对他这个决定。

    说白了,就算留在长安城,赴再多的宴,花再多的心思去经营,想要出头依旧还是千难万难,眼下这时候,倒还不如抱紧了罗用这条大腿。没错,就算罗用现在落魄了被贬了,对于乔俊林舅甥二人来说,却依然是他们身边少数几条看得到也够得着的大腿之一。

    当然,这只是从利益方面做考量。

    至于情感上,乔俊林从未对罗用说过什么,就连最平常的关心和感谢的话都没有说过,罗用亦然。

    不得不说,乔俊林的加入,让罗用原本有些萧瑟的内心,又添了几分活泛。

    另外,这一次与他们一同出行的,还有刚从离石县过来的那三个黑人。

    罗用没有正经仆从,但是他这回作为县令前去常乐县赴任,身边总不能连个帮忙的都没有,想来想去,还是带上了阿普他们。

    这时候罗用他们这辆驴车前面,负责赶车的就是阿普,另外那两个黑人跟在后面,他们另外还有一辆驴车,车里装了一些盘缠干粮以及必要的生活用品。

    这大冬天的,风大雪大,路面上的积雪都已经很厚了,此去沙洲的路况,罗用他们几个也不甚熟悉,走得快了容易出意外,所以他们这一次并没有选择马车。

    而且罗用也是有心想要把五对带上,对于五对这样的驴子来说,长安城毕竟还是太憋屈了些,不如西域那边自由自在。

    车子驶离了长安城,越是往西面行走,眼前所见就越是荒芜。

    从前留在长安城中的时候,虽然也是大大的城池矮矮的房屋,一亩地的大院子里盖那几间房,京城百姓还在自家院子里种菜,但是与眼前的景象相比,却又不知强了多少。

    看着这大片大片荒无人烟的天地,罗用不禁又想起从前邹里正与他说过的河东道的人口。

    眼下这个年代,与后世相比,着实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年代。

    所以每当他们抵达一处驿站,经过一座城池,心情都会格外高兴,就连那些素不相识的人看起来都显得是那样的亲切,不管怎么说,至少是人类不是吗。

    约莫二十日以后,罗用等人在兰州渡黄河,过了兰州,自此便踏上河西走廊。

    南有吐蕃,北有突厥,大唐就在这两股强大的力量之间,硬生生占下了这一片狭长而又富饶的土地。

    遥想当年,汉武帝令霍去病等人占下这一条河西走廊的时候,原本定居于此的匈奴人是如何的哀伤与不舍。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兴旺。失我焉之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不过在匈奴人之前,据说这一片原本是属于月氏国的土地。

    这个年代就是这样,国与国之间相互攻伐,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夹在吐蕃与突厥之间的河西走廊,相对于周边地区,它是富饶的,但同样也是危险的。

    但是这里的危险,似乎与罗用并没有什么关系。

    在这一片传说中很富饶、实际上与中原地区相比还是十分荒芜的土地上,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牧民,在这些牧民们口口相传的故事里,就有离石罗三郎与他的阿姊,用羊脂制肥皂,用羊绒织衣裳的故事。

    牧民们十分欢迎罗用的到来,他们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罗用等人,虽然那些食物对罗用来说未必美味。

    这些人并不知道长安城的风风雨雨,他们把罗用的到来说成是天神的旨意。

    这些话初时听来使人高兴,听得多了很容易就会连自己都相信了,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用也没有失去戒心。

    因为人类永远都不会只有热情友善的一面,无论他是来自农耕社会还是游牧民族,即便是在面对他们的天神派来的使者,也是一样的。

    在罗用看来,所谓的宗教信仰,原本就是被人编织出来,用于承载人性之中的软弱。

    越是被人信任仰赖,他就越是需要小心谨慎。罗用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年轻人那样,在牧民集聚地暂歇的时候,他偶尔还会带着五对出去与部族里的酗们对练。

    罗用自然是打不过那些草原上的年轻人,好在那些人对他下手也都比较轻,但是摔几个狗啃泥总是少不了的。

    乔俊林的战绩倒是不错,有时候他们几个人刚到一个部落的时候,大伙儿就都跑过来里三圈外三圈的参观离石罗三郎,等过不了多久,就都跑去看乔俊林跟他们部族里的酗儿们干架去了。

    “不是我说,那罗三郎的身板也太弱了一些。”

    “若不是有那姓乔的后生,肯定早就被雪山上的狼群给叼走了。”

    “唉,可怜的孩子啊。”

    “天神是公平的,既然已经给了他聪明的头脑,便不肯再给他强壮的身体了。”

    游牧民族大多崇尚强者,身体孱弱的男人既不能在野兽到来的时候保护他们的妻儿,也不能在外敌入侵的时候与部落里的勇士们并肩作战,他们通常都死得太快了。

    但是对于罗用,大家还是表现得格外宽容,至少没有因为他百战百败的战绩而歧视他。

    罗用:还真是感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