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61章 临行前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南北杂货最新章节!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新,等一下捉虫。》

    其实罗用这几天的心情, 远没有他表现出来得这般轻松, 他只是不想让家里这些大人孝过于担心而已。

    很快就得离开长安城, 这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事实上,这也是他唯一的出路。

    这一次,这么多人站出来要求罢免罗用的官职,在明面上与他对立, 而朝中那些大臣也并没有要保他的意愿, 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帝的挽留, 自然也就成了罗用唯一的选择,如果连这个选择也舍弃了,那他就等于彻底背离当下这个统治集团,不与他们所有人为伍。

    为了弟子们也好,为了家人也好, 为了罗用自己心中还未完成的事业也好, 他不能做那样的选择。

    他现在唯一能够选择的,是这一次究竟是要自己一个人离开, 还是带着家人一起离开。

    最终要如何决定,还得看皇帝这一次打算把他发配到哪里, 若是岭南那样的地方,罗用是不敢把家里这几个孝带过去的,南方的瘴气不是闹着玩的,一个弄不好那是真会出人命的。

    在原来的历史上, 可是连杜构那样的青壮男子都病死了在去往岭南的路上,罗用如何敢带家里这几个孝去冒险。

    公文很快就下来了,罗用有些庆幸皇帝并没有安排他去岭南,但是这地方,貌似也没有比岭南好多少。

    陇右道瓜州常乐县,这地方比凉州城还要往西,从那里到凉州的距离,也没比他们离石县到凉州的距离近多少。

    “圣人本意是想让罗助教去往山南道,不想却遭到几位大臣的反对,言是贬在家门口不算贬,此去瓜州,路途颇远,还请万望珍重。”

    官府的人过来送完公文不多久,宫里的徐内侍也来了一趟罗家。

    这徐内侍除了当初与罗用学做蛋糕那几次,之后罗用便与他无甚交集,今日圣人特地让他来走这一趟,其中不无安抚之意。

    “身为朝廷命宫却行商贾之事,本是有违朝纲,今日没被罢免已是万幸,哪里又会有什么埋怨,此去常乐,定当鞠躬尽瘁。”罗用恭敬道。

    “三郎能这般想,自是最好,那昌乐县虽然地处偏远,但你过去了以后,好歹也是堂堂县令,若能做出一番成就,升迁也是指日可待。”

    徐内侍口里说着这些场面话,眼眶却已泛红,像罗用这样要能力有能力,要品德有品德的人,最终竟也逃不过被人排挤出京的下场,这大冬天的,不知道他这一路又要受多少严寒,吃多少风沙。

    “罗三郎保重。”

    “徐内侍保重。”

    两人总共也没说了多长时间的话,徐内侍完成了皇帝交给他的任务,罗用也跟他说了自己的打算,然后便把他送到院外,看着他登上宫里安排的马车,不多时便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罗用跟徐内侍说,他打算把家人留在长安城,自己独自一人赴任。

    这话是对徐内侍说的,自然也是对皇帝说的。这一次皇帝之所以挽留罗用,不让他辞官,罗用猜他应该有两个用意,一个是想继续用他,另一个,也许是不想放虎归山。

    不管怎么说,在眼下这种情况下,罗用若是把弟子家人带离长安城的话,就很容易让人疑心他是否心存不满,生出了叛逃之意。

    若是把他们留在长安城,只要皇帝觉得罗用这个人还有用,应该就不会让他的家人出事,而其他人若是不想与罗用斗个不死不休,轻易也不会对他的家人下手。

    几经斟酌之下,罗用最终还是决定将他们留在长安城,他自己独自一人去往常乐县赴任。

    不过在离开长安城之前,罗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十月廿八这一日,罗用在马氏客舍设宴,邀请了长安城中与南北杂货有生意往来的各个商号的店家,以及河东道、关内道等地一些相熟的商贾。

    宴席当日,那些收到邀请的人大多都来赴宴了,但是也有少数几个没有来的,罗用并不怎么在意,只是让他弟子把那几个没来的商号记下来,往后就不要继续往来了。

    “想必诸位已经听闻,罗用不日便要出京了。”

    “今日请诸位前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情,便是为了这南北杂货。”

    “我既是朝廷命官,便不好再行商贾之事,此次之所以被贬,便是为了这个。”

    “几经思量,罗某做出一个决定,几人请诸位前来,便是想让诸位帮我做个见证。”

    “这南北杂货虽是挂在我弟子名下,实则就是我罗用的铺子,想必诸位也是心知肚明。”

    “如今我一心仕途,为了他日不再重蹈覆辙,决心将这一间铺子交给我妹妹罗四娘搭理,我自己以后便不再插手了。”

    唐初这时候的律法虽然规定朝廷命官不得经商,但是那些士族大家小家的,哪一个家里没点产业,甚至还有一些家族里会有一两个旁支专门经商的。

    按照这个时候的律法,父亲如果是商籍的,儿子就不能参加考科举。兄弟姐妹里面如果是有人行商的,并不不影响罗用出仕为官。

    这样做虽然有投机取巧的嫌疑,但总归还是说得过去,尤其是在四娘她们将来嫁人以后,在外人看来,与罗用的关系就更远了。

    罗用这一番话说完,厅堂之中登时就变得有些嘈杂起来。

    罗四娘小小年纪,还是个女儿身,如何能够担此重任?他们与南北杂货既有生意往来,自然也是利益相关,很多人都表示罗用此举太过草率,反对他这样的做法。

    “今日请诸位前来,即是让诸位帮忙做个见证,也是为了知会诸位一声,若是对我们南北杂货没有信心的,还请诸君早作打算。”

    罗用今日的做法,他的这番话,无疑会挫伤士气,让合作方对南北杂货失去信心,但这也正是罗用想要的,他希望在自己不在长安城的这一段时间里面,阿姊食铺以及南北杂货能够尽量低调些,不要再表现出太过强势的姿态。

    把南北杂货交到四娘手中,再加上铺子里还有他的那些弟子们在,罗用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太担心生意方面的问题。

    罗用唯一担心的就是他们的安全问题,生意差一点没关系,钱少挣一点甚至亏本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人没事就好。

    四娘那丫头今日穿了一身小郎君的衣袍,抿着嘴角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看起来倒也很像那么一回事。

    自打得知罗用被贬的消息以后,这丫头就变得安静多了。

    这两日罗用与她说了自己的决定,告诉她自己要独自一人去赴任,这一走,至少也要两三年,大娘那边那么忙,家里这几个小的,还得靠四娘多看顾着些。

    还有铺子那边,罗用的那些弟子虽然可以帮忙经营,但是当面临一些决策性问题的时候,往往还是需要他们罗家人做决定,毕竟那是罗用的资产,现在罗用把这个资产转给了罗四娘,从此以后这铺子里的事情,就让她说了算。

    罗四娘显然也感觉到了责任和压力,但难得的是她并没有退缩。

    小姑娘一本正经地跟罗用说,她会照顾好弟弟妹妹,也会帮他看顾好店里的买卖,让罗用莫要忧心。

    罗用听闻了,却笑了起来:“这铺子既是给了你,往后便是你的,若是经营得不好,亏也是亏的你的钱,不过有我那些弟子在,一时半会儿你想把它折腾黄了也是不太容易。”

    “我怎会把她折腾黄了!”

    “若是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便去问问阿姊。”

    “我省得。”

    “我不在京中,凡事能忍则忍。”

    “唔……”

    “若是遇着解决不了的,兴许还能去寻一寻白家人。”

    “哼。”

    一说到那白家人,四娘就有点来气,亏得她还以为白以茅他们家挺大来头呢,结果她阿兄这回遭了这样的事,那白家人竟是帮点忙也没帮上。

    “你也莫要生他们的气,那些人分明是有心算无心。”罗用叹道。

    白家父子那两日被人给支开了,等他们反应过来,事情早已成了定局,事实上就算他们当日就在那朝堂之上,怕也改变不了什么,无非就是多几句口舌之争罢了。

    这件事对白家人的打击也很大,能在这种关键时候被人支开,说明他们白家人已经被人彻底排挤了,他们家目前的处境也不太妙。

    罗用在离开长安城之前,特地也去了一趟白家,白家的处境就算再怎么不妙,再罗用看顾不到的时候,稍稍帮扶一下罗家这些兄弟姐妹还是可以的。

    这一次与白家人谈话,罗用向他们透露了两个信息。

    一个是站队,罗用让他们既不要站长子李承乾那一队,也不要站次子李泰。

    “按三郎的意思,莫非……”对于罗用此番透露出来的意思,白家人很是吃了一惊。

    “听闻白家如今的处境亦是不容乐观,不过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就越是要沉得住气,朝中局势瞬息万变,得势与失势,还不是全凭局势变化。”罗用笑着说道。

    罗用走后,白二叔与其父兄展开了一场密谈。

    朝中站队,现如今最热门的,还不就是站下一任君王的队,罗用让他们即不要站李承乾也不要站李泰。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总共就生了三个儿子,不是长子李承乾,也不是次子李泰,那剩下的,就只有幼子李治了……

    事情若是果然如罗三郎预料的那般,那么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朝中怕是真的要有很大一批人要翻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