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58章 汇合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相较于这个时代别的村子, 离石县西坡村也算是十分热闹的村庄了, 但是与罗用他们目前所在的长安城相比, 它依然安静得像是另一个世界。& {}

    这一年九月底,离石县的天气已经开始冷起来了,不过好在还未落雪,行路也还算是便利。

    这一日,有几个定胡人来到西坡村, 往林家院子送了一个两尺余高的坛子, 那坛子上头封了泥,瞅着像是酒坛。

    “这是大娘与我们送来的?”林母围着那坛子瞅了半天, 也没瞅出来这物件有甚稀奇,值当罗大娘千里迢迢请那定达快递的人给他们送过来。

    “正是。”那两个定胡人接过林家孝递过来的粗陶碗灌了几口温水,笑着对他们说道:

    “这里头装的可是媳物,精贵着呢,只这一坛子, 少说也要数十贯。”这还没算上罗大娘给他们定胡快递的运费。

    “竟是这般贵!”听闻这价钱, 一院子人都很吃惊,林父林母十分心疼钱财:“甚的媳物什, 值当花费那许多钱财去买?”

    “待你吃过了,便知值当不值当。”这两个定胡人也不多留, 从林家告辞出来,到羊舍那边采购去了。

    西坡村这边有不少好东西,从这里买些豆折大酱酱油之类的物什,带去定胡县, 销路不愁,一转手就是一笔收入。

    隰城太原那边的弟兄也托他们从这边买货,打算在经营快递铺子之余,另做几样杂货买卖,他们这些人内部走货的话,另外还有一个内部价格,运费成本比旁人低了许多,不过他们主要就是搞搞批发,并不打算做零售。

    “这豆折可是这两日新做的?”两人一到羊舍那边,就先进了刘活他们家卖豆折的铺子。

    “前些时日刚打下来的新米,豆子也是今年的新豆子,这回做出来的这些豆折好吃着呢。”年轻人都干活去了,铺子里就剩下刘老头领着小孙女在看着。

    “你们现在能有多少货?我俩要的多。”一个定胡人笑着说道。

    “原本还有三百来斤,今天一大早被人买走一百多斤,这会儿也就剩下不到二百斤了。”老头儿说道。

    “便都要了。”一个定胡人说道:“下月初五以前,你再送五百斤豆折到秦记汤饼铺。”

    “哎,好嘞。”

    “你看总共是多少钱?”

    “我看看……”

    “……”

    买得了豆折,两个定胡人赶着驽马拉的板车又往旁边铺子去了。

    “下月初五以前,五百斤豆折,送去秦记汤饼铺,大娘你可记下了?”刘老汉问他孙女儿。

    “记下了。”小姑娘将自己手里拿着的一张麻纸递给她阿翁看。

    “给我做什么,我又看不懂。”老头儿摆摆手,又道:“大娘你在铺子里看着,若是有人来买物什,便去后头喊一声,我去给你耶娘搭把手。”

    “阿翁我去,我去帮忙,你看铺子。”小姑娘站起来说道。

    “你去做什么,你是能做豆折还是能推磨,好好在这儿待着,再把这两日学得的字再多写几遍,咱们家可就你一个识字的,将来这写写算算的,可都指望你了。”

    许家人这两年挣了些钱,他们家孝又多,年初的时候,许家兄弟从县里寻来一个外地先生,让他教自家孝识字,顺带的这村里村外的孝也都跟着学。

    那先生是从关内道过来的,说话的时候口音比较重,读过的书也不是很多,不过教这些孝认认字还是可以的。

    林家这一边,自那两个定胡人走了以后,林母就一直在那里念念叨叨心疼钱。

    “……有那几十贯钱,拿去置地多好,买这一贯劳什子物什……”

    “也未必就是买来,我看八成还是从罗三郎那里拿来。”林大郎这时候说道。

    “无事往家里拿这个作甚。”林母叹了一口气,还是心疼钱。

    “刚才那两人说这罐子里头装的是甚?”林父问他那几个儿子道。

    “荔枝。”林荣那小子抢着就说了。

    “那荔枝又是甚物什,大郎你们可曾听闻过?”林老汉活了大半辈子,从来也没听人说过荔枝这个东西。

    “我也不曾听闻,不若便打开看看吧。”林大郎说道。

    “现在便要开了?”林母反对道。这不年不节的,好几十贯钱的东西,就这么开了吃?

    “从那长安城过来,这般远的路,也不知那里头的东西还是不是好的,莫要再放了,万一再给放坏了。”林春秋这时候说道。

    “我看这都好好的。”林母还是不舍得。

    “六郎说得有道理,还是莫要放了,这便开了吧。”林父拍板。

    老头儿都这般说了,林母便也不再反对,家里那些个年轻人都很高兴,一个个拿小锤的拿小锤,拿刀子的拿刀子,几下就把这个荔枝罐头给打开了。

    闻着那满屋子的荔枝香,林家这些个老老少少的,一个个都被馋得直咽口水,不待老人吩咐,几个儿媳便到厨下去取了调羹陶碗过来。

    负责分罐头的是林大郎,他先从坛子里打了两碗荔枝罐头上来,让自己那两个大一点的儿子端去给他们翁婆,然后又打了四碗,分给自家三个儿子,并林二郎两口子唯一的一个女儿。

    之后的一碗,林大郎原本是想要打给自家媳妇,所谓长嫂如母,轮也该轮到他了,偏那林春秋这时候已经馋得等不得了,不待林大郎把手里那碗罐头递出去,他自己便走上去一把接了过来,林大郎心中有些不喜,但是看在今日这坛子罐头的份上,便也没说什么。

    林家这老老少少十三口人,每人分得一碗荔枝罐头,一个个都吃得极仔细,小口小口地品尝吞咽。

    林春秋吃得最快,吃完了手里那一碗,他便端着空碗凑到罐头坛子那边,伸手打算再打一碗,当时林二郎刚好就坐在边上,林春秋那双手刚伸过去,就被他一巴掌给拍开了。

    “阿娘你看!”林春秋嚷嚷起来。

    “二郎你这是作甚。”林母责怪道。

    “你怎不问他作甚?”林二郎回了一句。

    “都莫要吵吵了,好好的吃个罐头,怎的又要吵起来。”林老头把林春秋叫过去,将自己手里那半碗荔枝罐头递给他:“吃吧吃吧,都莫要吵吵了。”

    林春秋那个没脸没皮的,竟然果真就伸手接过去吃了起来。

    林大郎林二郎那两房,见了这情景气都不打一处来,但是看看厅里那些个孝吃得正有滋味,便也不想把事情闹将起来,再说这时候若是闹起来,传出去也不好听。

    “你们可听闻了,罗大娘从长安城寄了一个罐头回来,那林家兄弟几个吃得都打起来了。”谁能丢得起这个脸。

    剩下那大半坛罐头,被他们放到了地窖里,之后一段时间,每天傍晚吃过了晚饭,林老汉就让林大郎他们去地窖打些荔枝罐头出来,每人分得一小碗,津津有味地吃了。

    这一个罐头三十斤,他们一家十三口人,硬是吃了七八日,才总算吃完了。

    “你说这荔枝罐头,怎就这般好吃呢?”这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母就对林父说了。

    “怎的,这会儿不心疼钱了?”林父问她。

    “怎就不心疼,若是叫我花恁多钱去买,那是万万不舍得的。”不止林母不舍得,一般人都不舍得。

    “贵是真贵,吃是真好吃。”

    “五郎媳妇也是有心了,若换了其他几个,定是做不到她这般。”

    “听五郎说,她在长安那边虽是请了一些妇人帮忙,自己却也是要干活的,每日天未亮就要起来,夜里有时候还要赶货。”

    “哎,年轻人也不能光顾着干活,不爱惜身体。”

    “她那肚子怎的就是没动静。”

    “前几日我与六郎媳妇说起这事,她竟拿五郎媳妇来与我搪塞,她若能比得上人家一半,我便甚也不说了,就指着她给我生几个孙儿呢,旁的还能指望她什么?”

    “二郎也只得一个女儿,唉,也就老大那边不用发愁了。”

    “地里的粮食也收完了,不若还是早些让五郎往长安去吧?”

    “哎……这般远的路,这来来回回的……”

    第二日吃早饭的时候,林父林母便提起让五郎去长安城的事,还道路途这般远,叫他过年便不要回来了,待明年春耕的时候再回来。

    听闻耶娘这般说,林五郎一边往嘴里扒着饭,一边满脸高兴地就答应下来了。

    “阿耶,我也要去长安城。”这时候,林春秋突然来了一句。

    “你去作甚?”这回林父还未说话,林五郎就先问他了,面上明显带了不喜。

    “我也想去长安城看看。”林春秋半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你嫂子在那边做买卖辛苦得很,你莫要再去与她添乱。”林五郎板着脸说道。

    那一日林母与六郎媳妇言及传宗接代一事,六郎媳妇却攀扯罗大娘,那些话刚好就被林五郎给听了个正着。

    再想想从前大娘在家的时候,这两口子也不把她这个嫂嫂放在眼里。

    上回林五郎从长安城回来,罗大娘还让她带了好些布料送给耶娘和几个妯娌,结果这两口子该拿的拿了,该吃的吃了,心里却并不念罗大娘的好。

    林五郎从小长在这个家里,耶娘偏心那也是没有办法,他与林春秋是亲兄弟,也不必事事都那般计较,但这两口子这般对待罗大娘,他心中便觉十分不喜,更不会让他们去长安城给罗大娘添堵。

    “我怎么就给她添乱了!她是我嫂嫂,她在长安城把买卖做得那般大,我不过就是去看看……”林春秋甩了筷子,在饭桌上大声嚷嚷起来。

    “……”林五郎抿嘴看着他。他这兄弟贯会胡搅蛮缠,歪理说起来一套一套,小时候还能忍忍,大了真是越看越烦。

    “给我嚷嚷个甚!吃饭!不吃你就去院子里推磨,把昨日泡下去那些豆子都给磨了。”

    “!”

    林春秋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被自家老爹这么骂,饭也不吃了,直接从自家院子里跑出去,更别提什么磨豆子了。

    他只道是自家耶娘看重五郎媳妇能耐,现在开始偏心五郎了,却不知林老头完全就是为他着想。

    就林春秋这性子,去了长安城能讨着什么好,还真当那罗三郎是个好性儿的。

    当初他一个十三四岁的孝儿,眼睁睁看着他们村里这些大人收拾田胜两口子,可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林春秋两口子与罗大娘不合,从前罗用在西坡村的时候还能忍忍,那还不是看在他们老两口的面子上,林春秋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想去什么长安城,那不是给他送菜?

    林老汉叹了一口气,嘱咐林大郎他们几个,叫他们这几日看紧了那林春秋,别叫他给跑了出去。

    按林大郎林二郎的意思,还真就巴不得他赶紧跑出去,最好出去了就留在长安城,再别回来了。

    但林春秋如果真的去了长安,罗三郎到时候会怎么想?听闻他们现如今在长安城开了好大一间铺子,每日能挣好些钱帛,而且罗三郎还是正经的朝廷命官,时不常的就能见一回皇帝。

    现在的罗用,又哪里是他们能够算计和得罪得起的?

    十月初五这一日,五郎赶着一辆驴车,带着麦青豆粒儿,还有黑人阿普他们,总共四人一驴两狗,跟着定胡快递的运货队,一同前往长安城。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大家这么给力,这篇文现在已经在读者栽培榜上了,手里还有营养液的筒子们,还请继续浇灌,月底这几天到处都在浇营养液,一个不小心就能被人给砸下去了,快得很。

    祝大家看文愉快!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