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53章 待我消消食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南北杂货最新章节!

    作者有话要说:  塎:yong第三声。

    八月十三这一日下午, 户部郎中姚塎刚刚回到家中, 便听到家里的仆从跟他禀告说, 中秋节那一日订在马氏客舍的位置没有了,问他要不要另寻一处地方。

    “好好的怎的就没有了?”姚塎抬起手臂让婢女帮他宽衣,对于订好的位置突然就没有了这件事,他倒也不是很生气,就是心中多少有几分不喜。

    这种事也没什么稀奇, 长安城中贵人多, 难免也有一些霸道不讲理的,这些商贾不敢与他们硬扛, 只好调头拣个好说话的得罪,姚郎中官职不高,家族背景也不够显赫,会遇到这样的事倒也不奇怪,只是心中对那马氏客舍的印象已然差了很多。

    “言是那离石罗三郎要在马氏客舍设宴, 那马家人送来两个竹签子, 向郎君赔礼道歉。”仆从说着,双手托着两个竹签子行到近前。

    姚郎中换上一套舒适宽大的居家道袍, 往那木榻之上一坐,又从仆从手中接了那两个竹签子过来看。

    小小的一枚竹签子, 也就比他的手指长一点,上面雕刻着还算比较精美的花纹,上了清漆,中间刻了四个字——中秋小宴。

    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 中秋小宴,大概就是小而精的意思了,那罗棺材板儿这回八成又要弄点好东西出来。

    原来他这回不是被人给踩了,而是运气好,赶上好事了。

    “夫人呢?”这两根竹签子,就是两张入场券,姚郎中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那糟糠之妻。

    “夫人在老夫人处。”仆从回道。

    “老夫人这两日可好?”一说到自家老娘,姚郎中的心情便有几分沉重起来。

    今年开春以来,他老娘的身体便是一日不如一日,入夏以后吃得就很少了,现如今天气凉爽起来,竟也不见她有什么好转。

    “老夫人今日便只用了一碗米粥,精神头还是不大好。”仆从低声道。

    “我看看去。”姚郎中叹了一口气,起身找他老娘去了。

    到了自家老娘跟前,看到他妻子果然带着最小的女儿在那边屋里与老人说话。

    姚郎中问过安,也在屋里坐了下来,说过几句闲话之后,便道那离石罗三郎要在马氏客舍设一个中秋宴,他手里头有两个竹签子,问自家阿娘去不去。

    “不去不去。”老人摆手道:“你带媳妇去吧,他们那里的东西甜腻腻的,我也不爱吃。”

    “这回这个中秋宴,与他们铺子里卖的那些物什应是不同,都道那离石罗三郎最会整治新鲜物什,阿娘你便当去散散心,瞧个新鲜。”姚大郎劝道。

    一说到瞧新鲜,老太太多少也来了几分兴致,再说这就是个晚宴,也不用她大热天的出去外面晒太阳,加上媳妇和孙女又在旁边劝个不停,老人最后便答应了。

    ……

    待到了八月十五这一日傍晚,姚郎中带着他老娘出门。

    老太太临出门的时候还与家中那些晚辈玩笑说:“你们吃慢些,待我过去那边瞧瞧,若是没甚吃食,便回来与你们一道吃。

    结果她这一去,直接就被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畅游在中华五千年的美食文化之中,哪里还舍得提前回家。

    “大郎,你再与我取一碗蚬子蒸蛋来。”

    “喏。”

    “那个叫甚酿豆腐的,也与我取一块过来。”

    “喏。”

    “大郎,你看他们吃的是甚?”

    “听闻是叫芙蓉鸡片。”

    “我们也取些过来尝尝吧。”

    “嗯。”

    “你再去与我夹几块水煮鱼片过来。”

    “那个太辣,阿娘你少吃些。”

    “也就一点点辣,开胃。”

    “……好吧。”

    “大郎,刚刚端上来的那个糖醋排骨闻着真香,你快去取来。”

    “……”

    这一晚的中秋宴,罗用确实也是精心准备,拿了不少干货出来,几乎每一道菜都是从前没有出现过的新菜式。

    这些菜式不拘都是辣菜,有一些是微辣的,仅仅只是用少量辣椒略作调味,有些干脆就是不辣的。

    虽说他这一次之所以搞这么一个自助晚宴,主要就是为了推销辣椒种子,但也未必就要把每一道菜都整得那么辣,那么做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罗用的想法是,通过打造一个菜品新鲜口味绝佳的晚宴,让这些吃过的人以后每每回想起来,对这场晚宴上的每一道菜都念念不忘意犹未尽。

    想要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不过从现场这些人的反应来看,效果还是很到位的。

    说实话,今天这些菜,连罗用自己都觉得好吃得不得了。

    从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虽然烹饪技术发达,商业也很发达,但是想要吃到真正的美食,却也没有那么容易,因为真正的好食材也是难得。

    今天的这一场宴席,真正是结合了七世纪的高品质食材与二十一世纪先进烹饪技术。

    “阿姊你歇了吧,原本今年中秋还想叫你吃个现成的,结果又是一通忙活。”

    好容易等到最后一道热菜上完了,罗用他们终于也能停下来歇口气。

    “与我倒是客气起来。”罗大娘笑道。

    她这两年没少钻研厨艺,现如今手艺也算不错,这两日没少过来给罗用帮忙,从前期的准备到今晚的正式开宴,她都全程参与。

    “可都好了?”乔俊林今晚也在头上扎了一块头巾子,捋起袖子在厨房帮忙。

    “都好了,待我再把荔枝罐头送上去,我们便也吃饭去吧。”今晚的菜品预配得充足,估摸着这会儿上边人那些也都吃得差不多了。

    待罗用他们抬着一罐用清凉的井水浸过的荔枝罐头上楼的时候,果然看到那一大厅堂里的人,一个个都吃得东倒西歪的,倒不是喝醉了酒,而是吃太饱,端坐的姿势已然维持不住。

    “是罗三郎来了。”

    “三郎辛苦了!”

    “三郎今日真是费心了!”

    “……”

    “诸位吃得可还算满意?”罗用笑盈盈向众人拱手道。

    “满意满意!”这些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能在公元七世纪吃到这样的一场宴席,简直堪称奇迹。

    “现在热菜都已经上齐了,诸位郎君慢慢享用,另外,前些时日我的一位友人赠我一样媳吃食,今日也一并拿出来与诸君分享。”

    罗用说着,让他身后的两名弟子将那一坛荔枝罐头抬上前来。

    “此为何物?”

    “莫非是那葡萄美酒?”

    “我猜应是罐头。”

    “这么大的罐头?”

    “我看他那坛子,并不是长安当地常见的烧制手法。”

    “那必定就是外来之物了。”

    “……”

    在这些人七嘴八舌的猜测议论声中,罗用当着众人的面,敲开了罐头瓶上面的泥封,又用刀尖轻轻一撬罐头盖子,只听“呲”的一声轻响。

    在座这些人也都是吃过罐头的,听到这个响声,很多人便都明白这坛子里装的应是水果罐头,还不待他们多想,罗用便把罐头盖子打开了,登时,一股独属于荔枝的甘甜清香便在这二楼厅堂之中蔓延开来。

    “这是甚罐头?”有那心急的,三步两步走上前来细看,其他人也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个究竟。

    罗用笑了笑,从他一名弟子手中接过一个长柄木勺,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从那坛子里舀上来两枚莹白如玉的荔枝肉,以及大半勺清澈荔枝汤。

    “这是荔枝!”有人当即惊呼。

    “甚?甚荔枝?”有些人则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荔枝这个东西。

    “郎君真是见多识广!”罗用接过一个瓷碗,将那一勺荔枝罐头装在瓷碗之中,递给自己身边的一个弟子:“这第一碗荔枝罐头,便请这位郎君先行品尝。”

    “三郎谬赞!某不过就是听人说过,这荔枝的滋味,今日还是头一遭品尝,还要多谢三郎款待!”

    “这果真就是荔枝?”

    “罗三郎言是荔枝,应是没错。”

    “闻着倒是不一般。”

    “三郎快些,与我们也分一碗。”

    “……”

    “甚的荔枝?”今晚来参加晚宴的唯一一个老太太,这时候也问她儿子了。

    “荔枝乃是岭南之物,阿翁早年的游记之中曾有提及。”事实上,姚塎的阿翁自己也没吃过荔枝,他就是在江南地区游历的时候,听那边的人说起过。

    “竟是这般媳之物?”岭南,那得是多远的地方啊,姚塎的阿翁从前也是做过高官的,还曾去过很多地方,是个见多识广的,竟是连他都未曾吃过。

    “媳至极。”旁边有人言道。

    “哎呦,老妇我今日可算有口福咯。”老太太笑道。这世间的菜肴竟然还有这样多的吃法,在那南岭之南,竟还有这般媳的果子,若不是今晚这一场宴席,她又如何能够得知。

    一个荔枝罐头三十斤左右,今日在场一百多人,每个人也分不到多少,尤其是在罗家人以及罗家弟子每人也都分得了一碗的前提下。

    前几日打开的那一个荔枝罐头,被罗用拿一个精美瓷罐装了一罐,送给了皇帝老儿,剩下的他们家这么多人,再加上那些弟子们分一分,每人也没吃到几口的,今日分罐头,自然也不能少了他们的份。

    小小的一个白瓷碗,也就比酒杯大那么一点点,每人两枚荔枝肉,再配上少许荔枝汤,凑近了轻轻嗅一下,那是他们毕生都不曾闻过的荔枝香,用白瓷调羹舀起来吃一口,怎一个美味甘甜!

    分完了罐头,罗用便与自家人一同吃饭去了,留下这一厅堂的人欷歔感慨。

    罐头也吃完了,肚子也吃饱了,但是这些人却并不着急走,喊了马氏客舍的伙计,叫了几个好酒上来,众人饮酒的饮酒,作诗的作诗,闲聊的闲聊,好不悠闲,好不自在。

    “阿娘,你可困倦了?”姚塎看看天色,已经过了他老娘平时就寝的时候,于是便问她道。

    “无碍。”老太太摆摆手,言道:“待我消消食,等一下还能再吃一轮,你看那边还有那么多菜。”

    厅堂众人:……

    老人家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耿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