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52章 荔枝罐头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南北杂货最新章节!

    四娘她们从大娘那里提了这几串葡萄回去, 当天晚饭后在院子里乘凉的时候, 大伙儿分吃了一小半, 剩下的系了绳子吊在井里。乐 文小说 。

    第二日赵夫子过来上课,中午回去的时候,便让他带了两串回去,剩下那些当天傍晚再拿出来吃,便已不如前一日新鲜了。

    之后数日, 家里便也没有什么水果, 桃李都已过季,柿子枣子梨子都还没下来, 葡萄倒是有,就是价钱太贵。

    四娘她们手里头也没几个钱,花用起来也不能像大娘那么大方,坊间有人挑了葡萄过来卖,四娘看了货又问了价, 终究也是没有买, 不如她们阿姊买的好,价钱还比阿姊买的贵, 不买。

    五郎六郎两个倒是从学堂那边带过小吃食回来,无非就是一些饴糖果脯的。

    这两个现在在学校里适应得也还不错, 主要五郎人缘比较好,六郎有他罩着,基本上也吃不了什么亏。

    六郎那小子长得斯斯文文的,还有点胆小, 搁外人眼里可能就有那几分娘们唧唧的,但这一次入学以后,罗用发现六郎的性格其实还是比较要强。

    小家伙读书还挺认真,每天放学回家以后,没人说他,他自己都能把先生布置的作业认认真真地做完,小小年纪,也是十分难得。

    小的时候,这一个个的整日在家里叽叽喳喳,就跟小鸡仔似得,现如今年岁大些,便慢慢显露出各自的性格来了。

    孝子长起来总是很快,也要不了很多年,他们就都会长大了,各自拥有自己的生活。

    “过几日便是中秋节,你们都想吃些甚?”这一日吃早饭的时候,罗用问家里这几个。

    “要吃葡萄!”七娘那丫头第一个就说了,其实她最想吃的还是寒瓜,但是阿姊说寒瓜已经过季了,要等明年才能吃到,葡萄倒是还没过季,就是价钱太贵,四娘总不肯给她买。

    “要吃罐头!”四娘也说。

    “还有甚?”罗用又问。

    “饺子。”五郎说。

    “六郎想吃甚?”罗用见六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道。

    “煎饼馃子。”六郎说。

    罗用一听就笑了,大过节的吃什么煎饼馃子,于是便对他说:“中秋节咱不吃那个,你若是爱吃,明后日我便与你做。”

    几个孝听闻明后日能有煎饼馃子吃,一个个就都很高兴。

    罗用问阿枝衡致乔俊林几个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这几人都说没有。至于侯蔺,他中秋节那天晚上要与人出去赏月吃酒。

    太学那边也有同僚邀请罗用出去吃酒的,被他给推了,又不是关系多好的朋友,大过节的一起吃个什么酒。

    之后几日,罗用便开始着手准备家里的中秋宴,这么大的节日,少不得要买一只鸡,这个可以提前买了养在院子里,免得临时找不着合适的。

    羊肉也要提前与人订好,入秋以后,长安城中羊肉的价钱就变得很高了,都想留着长羊绒呢,眼瞅着再过几个月就入冬了,一个个都不舍得宰羊,导致羊肉价高。

    至于家里那几个孝的愿望,肯定是要无条件满足,饺子葡萄都好办,提前与罗大娘打一声招呼,叫她从那边带过来便是,中秋那一日,罗大娘肯定也是要过来吃饭的。

    就是那罐头,大过节的,罗用就想给家里这几个孝弄个平时不怎么吃得着的,桃肉罐头梨子罐头这些,阿姊食铺都有卖,并不新鲜,罗用想着是不是去找王家人买两个橘子罐头,只不过今年的新罐头肯定还没运过来,去年的旧罐头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罗用这边还未抽空去王家人的铺子,他们倒是自己找过来了,还给他带了几个从南方运过来的罐头。

    这些罐头个头很大,一个个都赶上酿酒的坛子那么大,估摸着至少也能装三十多斤,再加上罐子的重量,大约得要五十斤往上。

    “可是今年的橘子罐头出来了?”罗用猜道。

    算一算时间,是不是早了点,这个季节差不多正是橘子成熟的时候,做成罐头再运到长安城,怎么着都得个把月。

    “这回倒不是橘子罐头。”那王家的长辈笑得满脸褶子:“三郎见多识广,应是识得此物。”

    “此为何物?”罗用一听,这是有惊喜啊。

    “荔枝。”那人面上带笑,一字一句郑重说道。

    荔枝!!?

    罗用睁大了眼睛!

    眼下还是唐初,距离“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杨贵妃年代,还有上百年时间,即便是在百年后,坊间也不是人人都知荔枝的,更何况唐初这时候。

    这王家人也够生猛的,在贞观十二年这时候,竟然就给弄出了荔枝罐头!

    “三郎果然知晓此物!”看出来罗用识得荔枝,来人更是高兴。

    “岭南路远,这些罐头实在来之不易。”所谓岭南,便是在那南岭之南,也就是后世的广东、广西、海南等地,对于时下很多人来说,那是十分遥远又蛮荒的地方。

    “确实来之不易,还请三郎细细品尝。”男人对罗用拱手道。

    他们王家人从前买卖也做得不小,但是说到底,也就是一个贩卖绢帛稻米的寻常商户,在离石还能排得上号,出来外面,又有几人知道他们离石王氏。

    现如今情况已是大不相同,这两年的罐头买卖做下来,不仅挣得了大笔钱帛,在这长安城中,几乎人人都知道离石有个卖罐头的王氏,不管是世族大家还是坊间百姓,说起来,大抵都是知晓的。

    他们王家能够打开今日这般局面,自然是要感谢罗用,是他当初不计前嫌,提着几个罐头到王家来谈合作,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契机。

    他们王家终归还是有一些好儿郎,也是敢拼敢闯,现如今更是从岭南弄回来一批荔枝罐头,作为王家长辈,他心里自然也是很骄傲的。

    送走了王家人,罗用心中也是感慨。

    前些时日他与王当等人说了物流的概念,王当便义无反顾领着他的那群兄弟在弄出了一个定达快递。前两年他与王怀金合作罐头生产,教了他制作罐头的技术,然后王家人现在就已经把罐头作坊开到岭南去了。唐人的拼劲和闯劲,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前些时日,罗用看到齐民要术上面一些讲牲畜养殖的内容,其中就有一段讲述的是马群的驯化和管理,那书上说,害群之马一定要除去。

    罗用当时看到这段话,心情就有些复杂。何谓害群之马,自然是那些自由散漫,桀骜难驯之马。

    马之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是唐初这时候的人,大约都还没怎么被彻底驯化。

    像王当那些人,还有赵家那些人,还有王家那个敢去岭南开罐头作坊的,等等,若换作是马的话,这些马大抵都还是半野生状态。

    等不及中秋节那一日,罗用当即便开了一个荔枝罐头。

    大约是为了避免因为磕碰产生漏气的现象,在罐头瓶外,还封了一层泥封。

    敲开泥封,用布巾细细将罐头瓶擦拭干净,再用小刀一撬瓶盖,呲地一声轻响,很快的,一股淡淡的荔枝香就在屋子里蔓延开来。

    “阿兄,这是甚?”家里这些孝都没有吃过荔枝,第一次闻到这荔枝味,就忍不住馋得直流口水。

    “阿兄,这个罐头好吃嘛?”四娘这时候已经麻利地拿了陶碗调羹出来,摆在桌面上。

    “谁知。”罗用笑道,这一世他也是没有吃过荔枝的。

    侯蔺乔俊林原本都在自己屋里,这时候也都过来了,阿枝就在院中,原本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避一避,结果她这边还没动弹,罗用就招呼她赶紧过去吃罐头。

    衡致那小子也是个有口福的,平日都不见人,今日偏就在家中,自然也是分得了一碗荔枝罐头。

    罗家那几个孝人生第一次吃荔枝,一个个都吃得吭哧吭哧的,吃完了还想要,罗用也没拦着,一人又给他们打了一碗。

    侯蔺等人吃完了一碗,便都不再要了,这荔枝既是岭南所产,在那边做好罐头,再雇了挑夫一担一担挑来长安城,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再看看罗家那几个吃得头也不抬的孝……

    算了,人家兄长养得起,旁人还能说什么,再说他们自己都还是蹭的罗用的罐头吃。

    “听闻岭南路陡,挑担不易啊。”吃完了香甜可口的罐头,候校书忍不住又要感慨一句。

    “长安城这边只要有人想吃罐头,将来自是有人修路。”罗用笑道。水果罐头的生产,对那些南方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发展的契机。

    那些士族也总说百姓苦,劝君王要轻徭役轻赋税。

    轻徭役轻赋税也是没错,但是往往也并不能改变大部分百姓的生存现状,只有发展,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生活在中原地区的百姓,就算是赋税徭役略重一些,大抵还是要比蛮荒之地的百姓活得好。

    像岭南那样的地方,一年到头又能有多少赋税,收不收的上来都还两说,但岭南那边的百姓生活得好吗?

    那些地方天高皇帝远的,都不知道要滋生出多少贪官污吏,土匪豪强。时人皆言岭南人野蛮凶恶,他们若是不够野蛮凶恶,又如何能在那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你中秋节那一日可有安排?”罗用问乔俊林道。

    “没有。”乔俊林这时候吃完了罐头,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陶碗里的调羹。

    “那你便来与我帮忙吧,那日我要在马氏客舍办一个自助晚宴。”罗用笑道。

    这几个荔枝罐头,也不能白吃,帮忙做点宣传总要的,再说罗用这边原本也是准备再推广几道辣菜出去,干脆趁着这个机会,一起了。

    “你们几个到时候也到那边去吃。”

    “嗷!!!”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评论区有筒子说古代的西瓜是白瓤多红瓤少,还有隔瓣的。

    我上网搜索了一下,之所以会有这种观点,好像是因为十七世纪一个名叫giovanni stanchi的画家,他的几副油画。

    因为几幅油画就认定过去几千年的西瓜都长那样,未免太过草率,再说这个画家生在十七世纪,距离现在也没几百年,而西瓜的种植历史,从古埃及开始,至今已有四五千年。

    我看他那西瓜就是不太熟而已,也可能是他们那里晴天太少西瓜长得不好。没有充分成熟的西瓜,基本上就是他画的那样,就算到了现在也差不多,我在微博上贴了个图片,感兴趣的筒子们可以去看看。

    ····

    另外,我搜索了一些中国古代描写西瓜的诗词,大家自己体会判断吧。

    ····

    南宋/范成大:《食西瓜》:“缕缕花衫唾碧玉,痕痕丹血掐肤红.香浮笑语牙生水,凉入衣襟骨有风”

    明代/翟佑:《红瓤瓜》:“采得青门绿玉房,巧将猩血沁中央,结成唏日三危露,泻出流霞九酝浆.”

    清初/陈维崧:《洞仙歌·西瓜》:“嫩瓤凉瓠,正红冰凝结.绀唾霞膏斗芳洁.傍银床,牵动百尺寒泉.缥色映,恍助玉壶寒彻.”

    清代/徐锦华:《咏西瓜诗》:“水晶球带轻烟绿,翡翠笼含冷焰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