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51章 甚都想到了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南北杂货最新章节!

    时间进入农历八月份以后, 笼罩长安城两月有余的闷热之气终于散去些许, 天气渐渐变得有些干燥起来, 早晚也颇为凉爽,就是白天的太阳依旧很大。

    罗用早前与人合作种植的辣椒,这时候也基本都已经收了回来。今年的这批辣椒,大多都是雇人晒干了,再把辣椒皮和辣椒籽分开销售。

    辣椒皮价钱便宜, 南北杂货已经卖了一个多月了, 几文钱就能买到不小的一包。辣椒籽目前还没有开始销售,有人问起, 罗用也说过些时候要在南北杂货上架,至于价钱几何,他并未提起。

    今年罗用与人合作种植了这么多辣椒,将这些辣椒全部晒干取籽,积攒起来的辣椒种子的数量自然是十分地可观。

    这么多辣椒种子, 如何才能在几个月时间里面全部卖完, 并且价格还不能太低,为了实现这个目的, 罗用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加大一下这方面的宣传。

    只是秋老虎当道,天气又热又干燥, 这种时节并不适宜辣椒的推广。

    罗用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先缓一缓,等到天气凉爽一点再说。

    “你们家里可是留了些许辣椒种子?”这一日,是收购最后一批辣椒的日子, 刚好罗用休沐,他便亲自出城走了一趟。

    “这……”这些农户帮罗用种了几个月辣椒,别的不说,光是拣几个田间熟烂的、路边掉落的,也够他们在家里攒些辣椒籽了,这时候罗用当面问起,他们就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说没有,那也太假了,说有,好像也不太合适。

    “无妨。”罗用笑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守信的,并没有在家里私藏辣椒,也没有背着我把辣椒卖给其他人,那些个零碎的,我自然也不会计较。”

    “哎,就是偶有那两三个落下的,村人大多捡回家自己攒着。”一个村人小心接话道。

    他们这几个月帮罗用种辣椒,挣得可不少,因为罗用从他们这里收购辣椒的价格颇高。

    村人也不是没脑子,知道今年这些辣椒种子卖出去以后,等到了明后年,辣椒这个东西也就没有这么值钱了,他们村的人要是还想有个好收入,最好的出路就是跟罗用长期合作,罗用要什么他们就种什么,种出来的东西直接卖给南北杂货,一点心都不用操,收入也更有保障。

    这离石罗三郎可不是一般人,从前他在离石县种杜仲树,现如今那杜种树可不是一般的值钱。

    还有他们种出来的占城稻,现在长安城郊区就有人种,一年能种两季,都不需种在水田里面,寻常坡地就能种,虽然口感差些,但是产量颇高不挑田地,这占城稻的种子刚传过来的时候,价钱也是贵得很。

    现如今再加上这个辣椒,在长安城郊这些村人眼中,只要是离石罗三郎要种的,就没有卖不出好价钱的。

    为了与罗用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村人之间也会相互监督约束,这一年合作种植辣椒的工作也开展得比较顺利,虽然肯定还是有私藏的,但是情况并不严重。

    “我这些辣椒种子要过些时候才开始卖,你们这一时也先别卖,待我们铺子那边上架以后再拿出来卖,可好?”罗用与这些人商议道。

    “自然,三郎尽管安心!”村人满口答应。罗用那边还没开始卖,他们这边就先卖的话,那不是摆明了拆罗用的台嘛。

    “今年辛苦诸位了!待到明年开春,我再来你们村子。”罗用笑着向众人拱手道。

    “三郎,明年我们种些甚?”有人大声问道。

    “明年应是要种些寒瓜。”罗用笑道。

    “寒瓜?”众人吃惊。

    那寒瓜一物,也是最近这两年才刚从西域那边传过来,从前在那些世族大家的庄园里或许也曾出现过,民间却是难得一见。

    今年夏天有人在西市售卖寒瓜,价钱颇高,却依旧还是供不应求。

    罗用赶着驴车,与运送辣椒的队伍一同回了城,留下一众乡人,有心情忐忑的,有满怀期待的。

    之后那些日子,这几个村子里的人只要是有那三两个人凑到一处说话,就没有不提种植寒瓜一事的。

    罗用这边,其实他也知道要在这个年代的长安城种植西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西瓜这东西原产非洲,后来传入波斯等地,再经由丝绸之路传到新疆一带,唐初这时候在中原地区并不多见,直到五代时,中原各地才纷纷开始种植,到了宋朝那时候,西瓜就很普遍了。

    一个物种的流传推广之所以需要这么长时间,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年代极度闭塞的大环境,另一方面,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物种要适应一片新的土地,往往需要颇为漫长的时间。

    今年夏天在西市卖西瓜那些人,罗用认为他们应该也不是在长安城附近种植,而是在距离长安城并不太远,气候更加干燥的地方种出来的,收获以后再运到长安城售卖。

    西瓜比其他水果要好一些,摘下来以后放个十天半个月的,只要保存得当,也不太容易腐烂。只是这样一来运输成本太高了,西瓜这东西又这么重。

    罗用现在打算在长安城郊种西瓜,他也是做好了短时间内不挣钱甚至是亏本的心理准备。

    而且他还有作弊器,若是换了别人要在长安城附近种出西瓜,也许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摸索培育,但罗用的空间里不仅有相关农业书籍,他甚至还有几包西瓜种子。

    像这种由种子公司生产出来的西瓜种子,遗传性通常不太稳定,第一代还好,留种以后再种第二代第三代,往往会发生性状分离,种植出来的西瓜品质大幅度下降。

    但是再怎么性状分离,那些优秀的基因总不会平白消失的,只要资金到位,花时间慢慢筛选培育,不出意外的话,几代下来应该就可以得到一个性状相对稳定的品种。

    一想到自己种出来的西瓜在南北杂货大卖特卖的情景,罗用心里就忍不住高兴。

    炎炎夏日,又怎么能少了西瓜降暑呢,没有西瓜的夏天,就不是完整的夏天。

    “阿姊,我还要吃寒瓜。”

    这一日下午,四娘领着七娘到崇化坊去找罗大娘,见这两个过来,罗大娘也很高兴,领她们到西市那边买了一小筐葡萄,那葡萄看着平常,价钱却不便宜,七娘那丫头一边往嘴里塞葡萄,一边又想着要吃西瓜。

    “寒瓜今年过季了,阿姊明年再与你们买,过些时日秋梨子该下来了,阿姊与你买秋梨子吃。”罗大娘哄道。

    罗大娘这两年买卖做得不错,手里也有了些钱财,生活压力小了,对下面这几个小的也比从前宽厚不少,不再像从前那般,动辄就要训斥几句。

    “要吃冻梨子!”七娘高兴道。

    “行,过些日子这边铺子要收些枣子,到时候若是遇着合适的梨子,我便买了让人送去你们院子。”罗大娘笑道,几担梨子而已,也要不了什么钱。

    长安城周边种果树的人家比离石那边多多了,每年当季的梨子下来的时候,价钱比离石那边还要便宜几分。

    她们这里又挨着西市,不少村人小贩都喜欢到这边卖水果蔬菜,若是遇着东西好价钱又合适的,大伙儿便都要挑拣着买一些。

    罗大娘常常都是整车整担的买货,也不怎么压价,时间长了,很多人有货要卖的时候,就会先到她这边问一问,她这里的货源可比别处还要更好一些。

    四娘七娘两个在崇化坊这边待了小半日,吃了一肚子葡萄,然后又提着一个麦秆编成的盖篮,拎着几串葡萄到太学去等罗用与乔俊林,跟他们一起坐驴车回家。

    驴车不太宽敞,四个人一起坐也是挤了些,七娘还小,罗用让她坐自己腿上,四娘就抱着个篮子坐在角落里。

    车子走着走着,四娘突然就问了一句:“阿兄,郑氏如今怎样了?”

    罗用回答说:“挺好,她现在也不养猪了,我让许大郎他们安排她到水泥作坊那边去做饭。”

    “阿姊说这盖篮一个要卖一文钱,还不如郑氏编的好。”四娘嘟囔道。

    罗用看了看自家老妹,不确定这家伙究竟是想郑氏了,还是想他们的离石老家了,怎的突然间就有几分多愁善感起来了呢,难道说是青春期到了?

    “也不知道麦青豆粒儿它们怎么样了。”过了一会儿,这姑娘又道。

    “下回姊夫过来的时候,便叫他把麦青豆粒儿带过来。”当初他们出发来长安的时候,原本是打算只在这边待一个冬天就回去,结果这一待就待了快一年。

    “姊夫什么时候过来?”七娘那丫头一直在旁边安静地听着自家阿兄阿姊说话,这时候听闻麦青豆粒儿也能过来,她便也跟着问了一句。

    “他要秋收后才能过来,我这两日便与他写信,叫他把麦青豆粒儿带过来。”罗用回答说。

    这件事托付给林五郎,罗用再放心不过了,依林五郎的性子,路上为了以防意外,都能把麦青豆粒儿带屋里跟他一起睡。

    “那郑氏不过来?”乔俊林问了一句。

    “她家里还有几个儿女,一时怕是走不了。”那郑氏除了在阿姊食铺帮忙的长女,家里还有三个孝要养活。

    上回南北杂货这边的人回离石运货的时候,刚好赶上郑氏那小儿子摔了腿。

    郑氏去找了许二郎,问他能不能把家里那几个孝接过来,就住在罗家院子外头那两间小屋,许二郎想了想答应了,从此他们母子几个就在那里住了下来。

    自打罗用走了以后,他那几个猪圈便没有再添过小猪崽,大猪养到一定时候便杀了,没多久,那几个猪圈便也空了出来,郑氏自然也就没活干了。

    罗用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早早便与自家弟子交代好,让他们安排她到水泥作坊去给工人做饭。

    她们那一家子吃用极省,待攒得了几个钱,便把家里那两个男孩送到杏村的蒙学读书去了。

    听闻她在长安这边做工的长女,也曾托人捎带了一些铜钱回去。

    罗用坐在车上,细细与自家这两个小姑娘说了郑氏一家的近况。

    七娘那丫头年岁尚小,并不知道多想,四娘却是越听越觉得吃惊。

    “阿兄!你怎的甚都想到了?”她还以为就自己挂念那郑氏的近况呢。

    毕竟从前在家的时候,四娘与那郑氏打交道还是比较多的,另外还有二娘和彭二她们,至于罗用,他跟郑氏好像都没说过几回话。

    “要不然你以为我甚都想不到?”罗用伸手搓了搓自家老妹原本就有些松了的头发。

    他可是一家之主,这些事情他若是想不到,还能指望谁能想得到。

    那郑氏一家的情况,罗用一直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对于罗家人来说,那郑氏便只是一个雇工,但是对于郑氏一家来说,罗用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雇主而已。

    虽然说这些人过多的期待,有时候也会让罗用感到有些疲惫,但他还是让自己学会珍惜和重视这些期待,并且给与回应,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说,很多筒子可能没有留意过,我们纯爱站是周四换榜,就是网站上各种推荐榜啦,每一个推荐位置都有相应的更新任务啊,从这周四到下周三,要求更新多少多少字,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