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49章 定达快递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南北杂货最新章节!

    “仇大郎!仇大郎!你不是说要寄信回家, 快去大通坊看看吧!”几日后的一个下午, 有人在坊间某一条巷子里大喊。

    “怎的了?”被他唤作仇大郎的年轻人从自家院里出来。

    “你们河东人在那边弄了一个甚么快递,据说是可以帮人传递信件物什,我听闻了, 他们在你们隰城也要开一间铺子,只要你家在城里有亲戚,他们就能送,我都帮你探听好了,若只是一封信件,便只要五文钱。”那个邻居一脸激动地说道。

    “当真!”仇大郎听闻了此事,也是惊喜交加。

    近来他媳妇又怀上了, 本想写信回家给家里的老父母,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奈何信件写好了, 却找不到人帮忙带回去, 毕竟也不是人人都能通过驿站递信, 那些往来商贾, 若是不相熟的,就算求过去,对方也未必肯帮忙,这两日正愁呢, 没想到今日竟听到这样一个消息。

    “你快些去!他们今日收了好些货,听闻明日一早就要运走一批。”他那邻居催促道。

    “哎哎,我这就去。”仇大郎穿上鞋子抹抹头发, 怀里揣着信件,匆匆就往那大通坊去了。

    大通坊这边,王当等人这时候正忙得不可开交,前两日他们听了罗用的提议以后,一个个便已心痒难耐,几个弟兄商议商议,最终还是决定干了。

    说实话这些年他们也都有些厌倦了东走西飘的生活,但是不做这个,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罗三郎这法子若是行得通,往后他们就可以把队伍分成几批,各自找一个地方开个铺子,到时候若是挣到了钱,就可以在当地买房置地,把家里的妻儿老小也都接过来,安安定定过日子,虽户籍一事也是十分麻烦,但总好过现在这般。

    拿定了主意以后,他们便开始在长安城中寻找铺面,做货运快递的营生,铺面就得是靠城门口近一些的,但是紧挨着城门口的那几个坊,房价地价都比较高,于是便退而求其次,把地方选在了大通坊。

    从长安城南面的安化门进来,左边第二个坊便是大通坊,大通坊的西面就是邢二等人所在的归义坊,这一片房屋价格并不是很高,出入也比较便利,王当他们在这里租了一个大院,专门用来收货放货。

    仇大郎赶去大通坊,按照路人的指引寻着了王当他们的铺子,入眼的是一个颇为简陋的大院,院门上挂着一个《定达快递》的牌匾,院子里熙熙攘攘。

    仇大郎进了院子,便有人问他:“寄信还是寄物什?”

    “寄信。”仇大郎答道。

    “去那边吧。”对方一指堂屋的方向:“寄信在左边,寄包裹在右边。”

    “隰城的信件果真能送吗?”仇大郎见对方虽是一身的草莽气息,说话却也和善,于是便多问了一句。

    “若是城里的便能送,若不是城里的,你便写一个城里的亲戚或者熟人的地址,出了城地方太大,送不了。”对方言道。

    这仇大郎家在隰城里面也是有亲戚的,从前托人带信,也都是托人带到那亲戚家中,这时候听闻他这般说,心中安定之余,也是十分高兴,连忙排队去了。

    他是几年以前跟随自家姨父来的长安城,他姨父在长安城经营着一家商铺,虽是小铺面,一年到头却也能挣得一些钱财,他姨父姨母没有儿女,把他这外甥带在身边,将来自然也是想让他继承这间铺面。

    长安城的生活很不错,虽然做买卖辛苦,挣的也不很多,但在见识过长安城的繁华以后,仇大郎两口子便也不想再回隰城了,只是心中常常会挂念家里的父母兄弟,信件往来又十分不便。

    这回,王当他们这些定胡人在这里开了一间这样的铺子,只要几文钱就肯帮人递信,这件事对于仇大郎这样的小买卖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福音。

    五文钱十文钱的,仇大郎他们有,也舍得花,花这几文钱,总好过求爷爷告奶奶地托人带信回去。

    这时候要寄信的人也不少,前面还有十余人,排起了一条不长不短的队伍。

    在他们旁边,就是过来寄货的,有些人怀里抱着包袱,有些人脚边放着担子。

    “……银簪?银簪不收,金银器物、易碎的瓷器、还有容易腐坏的,一律不收。”

    “哎,你看,就这一个小簪子,送给我婆姨的,还望这位郎君通融一二。”

    “通融不了,金银瓷器一概不收,我们王老、咳咳,王当家立下的规矩。”

    “那这几件衣物?”

    “衣物能送,你先在里面包层油纸,再在外头套一层麻袋,缝上,麻袋油纸那边都有,不过要花钱买,针线不收钱,你借去用用便是。”

    “……”

    仇大郎在这边排着队,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得知他们竟不收金银器物,心里就觉得这些人应是靠谱的。

    从前他托那些往来商贾带信,有些人收了他的谢金,信件却没有带到,那种人纯粹就是骗财,只要收了钱,谁还管你什么信件,随便找个地方丢了便是。

    寄信这边快些,只要写清楚地址,再给五文钱就好了。

    就是有些人没装信封,拿着一张信纸就过来了。

    这也不怪他们,写信这回事,也是这两年才刚刚兴起的,从前有个什么事情,大多就是托人带个口信,既没有纸笔又不识得字,自然也就没有写信这回事。

    这几年市面上的麻纸多了,价钱也便宜,民间才渐渐多了书信往来,坊间便有帮人代写书信的,一封信件一二文钱,随便写个几封,就比好些人累死累活一整天挣得多。

    仇大郎有个老邻居,四五十岁了,还在那里拼了命地认字呢,就想吃上代人写信的这碗饭。

    仇大郎倒是没有这个心思,不过等他长子年岁稍稍大些,也是要送去开蒙的。在仇大郎看来,买卖有好的时候有不好的时候,经营一间铺子也未必就能长久,但是只要能识得了字,这辈子再如何也是饿不死的。

    “你这没有信封啊,我们这里有信封卖,你买不买?要不然今日先拿回去,待封好了再拿过来也行。”这时候前面又有声音传来。

    “哎,买买,我买一个信封。”又一个声音连忙应道。

    “我们这里的信封是一文钱五个。”

    “那就买一文钱。”

    “需得把地址写在信封上,你可会写字?”

    “不会。”

    “行了,我帮你写吧。”

    “哎,多谢。”

    “下回记得封上信封,写好了地址再拿过来,你看后面那么多人等着呢。”

    “哎哎。”

    “……行了,五文钱。”

    “哎。”

    “下一个。”

    “稍等稍等,我一个邻居托我问一问,他想寄些物什到绛州,不知什么价钱?”

    “绛州的货物暂时不接,目前我们计划只在蒲州、临汾、隰城、定胡、太原这几个地方设铺子,离石的货物信件也能带,别的地方暂时送不了。”

    “到我了到我了。”

    “到蒲州的,五文钱。”

    “我听闻发到太原定胡那边,也是五文钱。”

    “都是五文钱,你寄不寄?”

    “寄。”

    “到河东道的信件都是五文钱,要是觉着吃亏,下回寄远一点。”

    “哈哈!我家有个亲戚,在云州那边,你们什么时候能收云州的信件?”

    “云州,那是够远的,按我们老、咳咳,王当家的计划,约莫一年以内吧。”

    “绛州这边应是能快一些?”

    “那是自然。”

    寄货的那边,一个顾客打包好自己的包裹,收件那人接过去检查一番,又称了重,然后报价道:“十七文钱。”

    “哎呦。”对方一阵肉疼,但多少也是有些心理准备,来这之前,都是打听过了价格的。

    付了钱,只见对方用一根粗针引了一条麻线,穿过包裹的一角,然后又穿了一块小木牌上去,系了两个死结。

    这木牌上有“长安-临汾”的字样,还有一串数字,负责收件那人将木牌上的字抄写在一张纸条上,又在纸条上写下了具体发货地址,一式三份,一份交给发货人,一份留底,另一份放在一个木匣子里面,到时候随货走,等到了临汾那边,再按照这些纸条上的具体地址发货。

    “这便好了。”

    “好了。”

    “几日能到?”

    “只要不是赶上下大雨,十日之内保证到达。”

    “太原呢?太原要多少日到达?”

    “那边正常是二十日以内到达。”

    “怎的要这般久?”

    “运货途中,有时候快一点有时候慢一点,总是有的,若是遇着大雨天气,难免又要多耽搁一些时日。”

    厅堂这边的人专门负责接货收钱,院子里,王当的几名手下正在装货。

    明日一早便要出发了,待到了蒲州,就会有一部分人脱离队伍,留在蒲州送货,然后就是寻找铺面安顿下来,蒲州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地方,所以大家的心情都有些忐忑,但是只要这件事情能成,以后的好处是享不尽的。

    往后他们只要守着各自的铺面,收货送货,收一个货能有提成,送一个货也有提成,帮忙转运也有提成。

    从长安城去往定胡县的这一条路,被他们分成几段,每一段约莫也就两三日的路程,打一个来回也就五六日的工夫,对于他们这些常年在外漂泊的人来说,五六日那根本都不算事儿。

    第二日一早,王当等人运送第一批货出城,这时候他们除了长安城这一家铺子,在别处还没有一个快递点。

    罗用赶着驴车出城去送他们,王当这几日找罗用聊过好几回,除了向罗用讨主意,他也向罗用说了自己心里最担心的。

    对于王当来说,他最担心的并不是他们的商号没有办法在已定的那几座城池扎根,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算见识过一些大风大浪,也比从前更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王当最担心的,还是队伍的管理问题,把他这些弟兄们打散了,分派到河东道各地,时间久了,又是利益当前,有些人难免就会生出异心。

    对于这件事,罗用也给不出什么太好的建议,毕竟就算是在后世,公司团队的管理依旧是每一个企业经营者头疼的问题。

    担心归担心,王当并没有退缩,他王老大从前想做的就只有两件事,一个是让妻儿老小吃饱穿暖,另一件事就是带领他的这些弟兄们寻个好营生。

    从前他觉得只要自己能出得了远门,在外面贩货卖货,来去自如,那就已经算是功德圆满了。

    现在这两件事他都已经做到了,随着他站的位置越高,去过的地方越远,他心里所渴望和向往的,就再也不像过去那般。

    前几日听闻了罗用提出的这个关于货运物流的设想之后,王当越想,就越是觉得这才是他这辈子真正应该去做的事,就算前方困难重重,也改变不了他想要去做这一件事的决心。

    七月底,听闻定达快递在蒲州已经有了铺面。

    随后,又有一批信件被那边铺子里的人送到长安城,再由长安城这边的人骑着燕儿飞送往各家各户。

    “长安城与蒲州可以通信了!”

    “定达快递在蒲州有铺面了!”

    “信件包裹来去自如!”

    “寄一封信件只要五文钱!”

    “速度颇快!”

    “从那蒲州过来,便只要三五日!”

    “你家可有信件要寄?”

    “可听闻过定达快递?”

    长安城骚动了!

    因为这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快递,也因为这家快递给他们的观念以及生活方式带来的冲击和改变。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晚上挨了太多脚,内伤了,所以没能更新,睡一觉满血复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