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46章 炒田螺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就在罗用在朝堂之上分完辣椒的第二天,南北杂货便推出一款秘制炒田螺。

    这田螺炒得又香又辣, 汤汁浓郁, 螺肉肥嫩, 一份只要三文钱, 用他们铺子里专门定制的陶罐装着。

    那陶罐约莫巴掌大小, 肚儿微圆, 开口微敞,一个罐子能装好些田螺,再在罐口盖上油纸,用细绳系好, 一罐一罐整整齐齐摆放在货架上。

    早晨的时候还是满满的一货架,很少有人买。

    因为先前没人吃过,不知道它的滋味, 再加上田螺在这个年代着实也不算什么好物, 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人家, 轻易便不舍得花钱买这个,觉得是浪费, 生活富足的,大多又看不上田螺这个东西。

    待到时间过了午后,有些人知晓了其中滋味,再跑到铺子里去买,却是一罐也没有了。

    铺子里的人言是今日备下的田螺都已经炒完了,这时候再想去炒也没有原料,让他们明日再来。

    第二天有些人一早便来了, 果然顺利买到,有些人来得稍晚些,便依旧没买到。

    “怎的昨日过来没有,今日过来又没有?”一些运气不好,两回都没赶上的,这时候难免就要生出一些不满。

    “小店能力有限,每日八百份,已是极限,还请这位郎君明日赶早。”应对这种情况,罗用的弟子也都颇为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又给他们师父惹出什么事端。

    上回罗用与那恭王府叫板,便已闹得满城风雨,虽然他本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但总归是沾惹上了是非,这回若是再出什么事端,很多人对罗用的印象就会变得不好。

    “你们竟已卖完了八百份?”那人一看,这才什么点儿,就卖了八百份?

    “八百二十余份。”罗用那弟子如实道。

    “罢,明日我便托丰乐坊这边的友人与我买一份便是。”看来不住在这丰乐坊,是不太买得着这南北杂货的秘制炒田螺了。

    他料想得没错,第二日一早,南北杂货刚开张不到半个时辰,当日的炒田螺便已卖空。

    好在他那友人就住在这丰乐坊,遣了两个家里的仆从,天不亮便去排队,最后果然就提着四份炒田螺回去了,多了却也没有,南北杂货那边搞限购,每人最多就给买两份。

    这炒田螺滋味很好,只是吃起来有些折损形象,太接地气,宴饮的时候不太合适,三两个关系近的好友,聚在一处喝些小酒,再来一份这样的炒田螺,那是再好不过。

    也有干脆关起门来自己吃的,好东西不分享,这样的人通常都没什么朋友。

    “嘶!辣辣辣!”这天晚上,在谢家院子里,谢大郎便摆了一张小桌,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吃酒吸田螺。

    这谢大郎也是太学学子,近来那罗棺材板儿布置的作业那般多,回家以后还能像他这般清闲自在的,着实不多。

    “阿耶,与我也吃一个。”他那闺女这时候刚被仆妇带去洗了个热水澡,出来见到自家老爹正在院子里吃田螺,她便也要吃。

    “这般辣,你怕是吃不了。”说归说,谢大郎还是拈起一个田螺与她递了过去。

    “等一下又吃出一身汗。”她阿娘这时候就抱着弟弟坐在廊下。

    “无碍,睡前我再与她洗一次。”仆妇这时候也从旁边洗澡间里头出来。

    “惯得她。”她娘言道。

    “嘿嘿……”小姑娘咧嘴冲她阿娘这边笑了笑,然后又继续吃她的田螺,吸一口,抿抿嘴,尝了尝口里的汤汁,复又对她阿耶道“我吸不出。”

    “吸不出?那你先倒过来,从后面吸一口,然后就吸得出了。”老爹给她传授了一把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

    小姑娘拿着一个田螺左吸右吸,死活吸不出来,吸得美味儿了,便拿手里的田螺放到碟子李蘸了蘸,蘸些汤汁拿出来继续吸,她阿娘这时候刚好低头给她弟弟喂奶,没见着这一幕,她阿耶倒是看到了,甚也没说,笑眯眯看着。

    “辣不辣?”过了一会儿,她阿耶问她。

    “不辣。”小丫头言道。

    “这倒是个天生能吃辣的。”傻爹指着他闺女对他老婆夸耀道,好像他闺女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这会儿正馋呢,你给她辣得满头大汗她也说不辣。”她阿娘言道“吃几个便好,莫要多吃了。”

    “我才吃一个。”小姑娘指了指自己面前桌面上放着的孤零零一个的田螺壳。

    她刚刚吸了不少汤汁没错,但田螺真的只吃了一个,阿娘说她可以吃几个,这还早呢。

    “!”她老娘一个瞪眼!

    “哈哈哈哈……”谢大郎都要笑死了,这么二的闺女,究竟是随了谁呢?

    说起来,这南北杂货的秘制炒田螺,长安城中的小孩还真没几个不爱吃的,价钱卖得也不贵,才三文钱一份,就是太难买到,每日只那八百来份,不肖一会儿便能卖光。

    想吃这个炒田螺,除了一早过去排队,倒是另外还有一个法子,就是他们铺子用来包装炒田螺的陶罐,只要攒够了七个,就能换到一罐炒田螺,当天把罐子拿过去,铺子里的人会给开个条子,第二天做炒田螺的时候,便会留出来,随时过去取来便是。

    现如今长安城中好多小孩都在攒这种陶罐,谢大郎的女儿也在攒,每回等她老爹吃完了炒田螺,她就巴巴端着那个陶盆去洗,洗得香喷喷的,跟宝贝疙瘩似的收起来。

    坊间传闻,皇宫里的皇子皇女也在攒那陶罐子,听好多王公贵族也爱吃南北杂货的秘制炒田螺,早起去南北杂货排队的人,还曾见过宫里的寺人哩。

    不肖十来日工夫,田螺这种原本被很多人看不上的食物,就飞身一跃,跻身美味佳肴行列。

    这事乍一听有些不可思议,其实却也不是全无道理,毕竟这背后还有一千多年以后的先进烹饪技术做支撑呢,至于推动事件发展的罗某人,他的目的又是什么,那就不得不说一说他与人合作种植的那些辣椒了。

    辣椒虽好,推广起来却也不易,毕竟这年代信息闭塞物流也不发达,就算辣椒这个东西已经出现了这么长时间,但是出了长安城,很多地方的人还是没有听说过,更别说知道怎么吃了。

    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耗费人力物力去推销推广,还不如推出一个老少咸宜的招牌菜带动一下,然后罗用就想到了这个炒田螺,田螺这个东西满天底下都是,便宜易得,只要炒田螺这个菜流行到哪里,罗用的辣椒种子就能卖到哪里。

    只是眼下摆在罗用面前的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田螺价贱,食之不雅,很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根本瞧不上。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罗用想了一个贱招——饥饿营销。

    他给南北杂货的秘制炒田螺定价三文钱一份,几乎人人都能吃得起,在这人人都能吃得起的基础上,每日只做八百份,想一想这中间的竞争得有多大吧。

    每日八百份,也能够让不少人吃得着,但远远还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所谓物以稀为贵,越是买不到的东西,自然也就越显得珍贵。

    ……

    六月底,河南道那边一个大土豪家里的子弟来到长安城,打算要在长安城发展。

    初来乍到,一个好友为他接风洗尘,席间便有各式菜肴,长安城与他们老家的饮食习惯略有不同,其他也就算了,那一盘田螺是怎么回事?

    这小土豪心里就觉得,几年没见,他们的友谊已经变了。

    彼此都是高门大户出身,对于远道而来的好友,竟然能端出田螺这样的东西,这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次日一早,他一个嫁在长安城的阿姊过来探望,见自家兄弟闷闷不乐,便问他是怎么回事,于是这小土豪就一五一十给他阿姊说了。

    她阿姊一听,便与他说,这你还真误会人家了,然后又细细与他讲诉了一番,那南北杂货的秘制炒田螺究竟有多么多么难买,他那位朋友为了那一盘田螺,必定也是花了不少力气。

    “原来那一盘炒田螺,竟是这般珍贵之物?”小土豪十分震惊。

    “然。”他阿姊言道。

    作者有话要说  我会努力码字不犯挫,希望能继续得到大家的悉心浇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