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44章 衡氏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衡致等人从离石那边带过来的这把铁伞, 原本只是样品, 放在南北杂货做展示用的,也是为了之后的自动伞买卖提前打个广告。

    没想到竟被那尉迟敬德给买了去,还整日拿进拿出的用着, 搞得罗用手里头明明有好几把轻便许多的自动伞, 都不知道要怎么拿出来。

    这自动伞在开发研究的过程中,自然不止做了一把,这回衡致他们带过来的就有十来把, 被尉迟敬德买去的, 就是其中最大最重最不实用, 但是被罗用判断为最适合拿去打广告的一把。

    谁能想到这都有人买, 偏人家买回去以后还天天用……

    “听闻那尉迟大将军进了一趟皇宫, 出来以后便没了伞。”这两日,罗用在太学那边听到了这样的传闻。

    不用说, 那把铁伞肯定是被皇帝老儿给弄了去, 被拆了研究也是它无法逃避的命运。

    研究就研究吧,其实自动伞这个东西也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关键就是伞柄里面的那一个弹簧,之所以一按开关就能自己打开, 就是被弹簧给弹出去的。

    罗用从前在离石县待着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面, 都以为这个时代的冶铁技术十分落后,买一口铁锅都是大几十斤的,那技术能发达到哪里去?

    直到后来他们做打谷机, 皇帝从长安城这边安排过去不少工匠,与那些工匠做过一些交流之后,罗用才知道在那之前,他们离石当地的冶铁技术与长安城这边比起来是很落后的。

    事实上,西汉便有炒钢,魏晋时百炼钢技术便已相当成熟,北齐又有灌钢法。

    隋唐以来,金属冶炼更是得到了全面发展,百炼钢因为效率低下,现在已经不常使用,罗用先前买到的那一口铁锅还是铸制的,目前在长安城这边,特别是在武器生产方面,基本上已经都是锻制的了,与一千多年以后的民间打铁工艺,已经很接近了。

    也就是在造打谷机的那段时间,罗用产生了要做弹簧的想法。

    弹簧这个东西看起来并不起眼,罗用从前因为习惯了,甚至都没注意到它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究竟发挥着多么重要的作用,直到有一天,当他来到这个没有弹簧的世界。

    去年夏秋,罗用去关内道修路,入冬以后又来了长安城,之后便一直在长安城发展,弄了一个南北杂货。

    留守在离石县的那些弟子们也都没闲着,罗用等人在外发展,很多方面都需要离石那边的支持,另外,以衡氏父子为首的几个人,更是在开发研究新产品这件事情上,投注了全部的精力与热情。

    像衡氏父子那样的人,他们对于新事物的热情,绝对是罗用自己比不上的。

    当罗用跟他们说起一个新的构思,他心里只是想让后世一些常见的事物出现在这个时代而已,而对于衡氏父子来说,那就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听闻在过去这一两年时间里,衡氏与殷氏这两家多有合作,主要是在钢铁冶炼方面,殷氏要做的是轴承,衡氏要做的是弹簧。

    最终还是殷氏率先实现了他们的目标,他们的产品现在已经开始销售了,衡氏的动作也不慢,听衡致说,除了这个自动伞,他们家还在着手生产一批弹簧坐垫。

    “我阿耶说,还想用精铁锻造燕儿飞的其他零部件,只是着实不易。”衡致这样对罗用说道。

    他们家毕竟是木工出身,这两年虽然买卖做得大了,积攒了不少钱财,也买得起精铁请得起匠人了,但是打铁毕竟不是他们的本专业,摆弄起来十分吃力。

    “此事无需着急。”罗用跟他说“我听闻官府已经能用精铁制造燕儿飞,想必不肖几年,便会有铁匠做了燕儿飞配件出售,届时我们只管买现成的便是,眼下还是积攒财富要紧。”

    朝廷方面所掌握的冶铁技术比民间更加发达,他们那边的技术越发展,必然也会带动民间的冶铁技术发展,实在不行,罗用到时候再帮忙捅一捅便是。

    这一次光是为了这弹簧的生产,衡氏父子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投入的人力物力不知凡几,即便是有罗用提供的一些资料,但是因为原材料以及生产工具的落后和匮乏,每一步都走得很不容易。

    随着第一批弹簧的问世,他们家几乎也给自己弄出了一个弹簧作坊,这个作坊目前未曾有过任何盈利,但光是匠人雇工以及材料消耗,每天都要花去许多钱财。

    想到这里,罗用忍不住拍了拍衡致的肩膀,心里觉得有几分抱歉。

    当初衡氏父子听了他的话,一辆燕儿飞定价三百文钱,为他们离石当地吸引了很多外来商贾,但是对于他们衡氏造车行本身,却并没有太大的好处,甚至可以说是吃了亏的,现如今为了弹簧这个东西,又投入了这么多。

    “让你兄长多造车垫,多做伞柄,趁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多挣一些钱财。”罗用觉得自己这师父当得好像有些不称职。

    “自然。”衡致笑道“只是近年来离石当地工价渐长,还多亏了关内道那条路,从那边过来的人,要价大多不高,也肯卖力气,我阿兄还与那些人打听,特地到他们那边去寻了几个有手艺的。”

    行啊,挖人都挖到关内道去了,家里有个衡怀那样的,衡氏的经营想来是不愁的。

    衡致这一次过来,一时便也不着急回去离石县。

    长安城作为这个时代最最繁华富庶的一座城市,自然也汇聚了许多先进技术,像衡致这样的,对这种东西本来就很感兴趣,见着什么他都能研究半天。

    罗用也没让他去住南北杂货,就在丰安坊这边的院子里给他腾了一间屋子住着。

    这边这院子不大,原本他们这些人便也基本住满了,倒是有一间屋子专门用来囤货,一时却也腾不出来。

    罗用原本是打算叫五郎六郎来自己屋里睡,让衡致睡他们那屋,侯蔺听闻了这件事,便说让乔俊林去他屋里睡,把乔俊林的屋子让给衡致。

    最后说来说去,却是阿枝把自己的屋子让了出来,她搬去跟四娘七娘一起,空出来的屋子给衡致。

    阿枝与四娘七娘一个屋倒也合适,反正她们平日里就亲近,整日都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主要就是那两个小的说着阿枝听着。

    只是这毕竟男女有别,让衡致睡阿枝的屋子,总归有几分不便,但阿枝本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衡致那小子好像也根本没多想,于是罗用他们便也不说什么。

    衡致等人这一次过来,除了一批南北杂货那边的进货,还有那几把自动伞样品,另外就是整整两大车的伞柄。

    这些伞柄也是用石竹子做的,中间用专门的工具通过,听闻这一道工序很难,一个熟练工一整天也就能通十来个伞柄,另外还需要打磨烤制上油,再安装上弹簧以及其他配件。

    这样一把伞柄,衡家人卖给罗用的价格,目前就是三十五文钱一把,若是卖与别人,至少也要五十文。

    主要就是那个弹簧值钱,而他们之所以能够顺利造出弹簧,很大程度还是要归功于罗用提供的那些资料。

    有了这批伞柄,再联系一下与他们铺子有合作的长安城制伞艺人,很快,一批自动伞便在南北杂货上架了。

    这批伞的伞面全部都是用的各种高档布料,桐油也是用的最好最清亮的,有纯色的,也有绣了花纹的,有色彩浓郁的花卉,也有各种鸟兽图案。

    这样的自动伞,在南北杂货销售,最便宜的一把也要一贯钱。

    别人不知道这自动伞的成本,罗用的弟子们却是很清楚的。

    三十五文的伞柄,加上一些运费成本,再加上扇面材料,绣了花样的,从几十文钱到一二百文不等,再加上给那些制伞手艺人的工钱,一把伞至多不超过三百文,但罗用给它们的定价,最高的将近都要两贯钱,这让他的那些弟子们很是有些吃惊。

    对于自家弟子的疑问,罗用自然很乐意为他们解惑。

    “若要实惠,寻常一二十文的油纸伞便也够用了,能买得起这自动伞的,本就不是寻常百姓。他们一身衣裳多少钱,一双鞋子多少钱,这伞若是定价几百文,岂不是显得轻贱廉价?”

    罗用的这些弟子们毕竟都是穷苦人出身,就算现在经济条件已经改善了很多,但是生活中大多还是注重实惠,购买物什吃食,大多追求物美价廉。

    不一样的阶层不一样的思路,罗用的这些弟子们只是从自身角度出发,却往往会忘记了别人并不一定也是这么想,一两贯钱,对于那些生活在长安城的有钱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被罗用这么一说,他们又觉得师父的话很有道理。

    他们师父的话总是很有道理的。

    于是这批自动伞就这么上架销售了,挂的挂,摆的摆,打开的打开,合上的合上,每一把看起来都是那样的精致又大气。

    毕竟是成本都要两三百文的物什,很多人半年才能挣到这么多钱,扣除了吃用花销,一年也攒不了这么多,至于那一二贯钱的零售价,更是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仿佛连多看几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负责二楼生活用品区的那些小孩,更是把这些自动伞盯得死紧。

    这些伞也许是他们毕生也买不起的物什,但它们关系着南北杂货的盈利,南北杂货又关系着他们这些人的生计。

    近来铺子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人手便显得有几分紧张,罗用的那些弟子都说,过些时日可能还要再添一些人手。

    在归义坊那边,许多小孩都眼巴巴盼着呢,就指着南北杂货还能再要人,自己能被头儿选中,到那边去干活。

    在他们那铺子里干活,伙食好不说,还有四季衣裳,吃得好了,穿得好了,人也洁净了,整个人瞅着就不一样了。

    留守的那些孩子们整日听那几个大孩子说铺子里如何如何,又常常能吃到他们用自己挣来的工钱买回来的蛋糕面包。

    那些糕点那样香甜,并不像是他们灰扑扑的人生里该有的东西,却又总是实实在在地被他们捧在手心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