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39章 合作种植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一句钱只有花出去才是自己的, 在朝堂之上引发一阵哄笑。

    这些唐朝人这会儿也是有点习惯了, 罗三郎的脑回路与他们就是有些不同的, 乍一听貌似有些不靠谱,笑过了之后再细细回想,又颇有几分新颖独到。

    约莫也正是因为如此,圣人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护着他,朝中几位大臣与那罗三郎虽然没有什么往来, 却多少也有一些维护之意。

    其中不少人大约是把罗用当成是一笔社会财富,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文化传承是最最重要的财富, 才能与智慧也都是财富,所谓的爱才之心,并非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罗用这人虽然走的不是传统的谦谦君子路线,甚至还有一个棺材板儿的诨号,但他的品格无疑也是高尚的, 能够把利国利民的技术毫不吝惜地传授与人, 又能倾尽家财去修一条路,这样的人, 世间原本就很少有。

    这就使得不少鸿儒大家,对于罗用这个人的评价基本上都是很正面的, 现在看他们与罗用貌似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像罗用这样的人若是蒙冤受屈,他们也绝对不会视而不见,这个年代的人都很敢说话, 尤其那些鸿儒们大多出身不凡。

    所以罗用现在的处境也不算太差,虽然他妨碍了不少世族大家的利益,但也不是人人都会为了利益作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至于那些皇亲国戚,在那些有家庭背景又有真才实学还有社会影响力的鸿儒大家面前,那些皇亲国戚基本上可以算是战五渣,鸿儒大家怕过谁啊,他们连皇帝都不怕,再说皇帝现在的态度也很明确。

    也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罗用的一句钱花出去才是自己的,才会有机会成为长安城中的流行语。

    听闻有一个纨绔子弟跟他老爹说这个话,结果差点没被打折了腿。

    阳春四月,正是一年农忙时节,城郊农户都在忙着春耕,除了粮食,这里的农户大多还会种植一些蔬菜水果,待到长成以后,便挑到长安城中去换钱。

    听闻前些年有不少人种植染料挣到了钱帛,后来跟风的人多了,赚的自然也就少了,最后甚至还不如种粮食。这两年冬日里菜蔬值钱,于是种植菜蔬的人便多了起来,待到去岁冬日,菜蔬的价钱便也下来了。

    眼下正是播种的季节,一些农户早早便在心里拿定了主意,这时候只需把提前准备好的种子播到田里,还有一些人是迟迟拿不定主意的。

    农历四月二十这一日,天气晴好,春光明媚,罗用也不赶马车,穿着一身薄衫,骑着毛驴,晃晃悠悠出城去了。

    罗三郎今年虚岁十九,长得不高不矮,中等身材,略瘦。去年在关内道那边修路,晒得整个人都黑了,这会儿在长安城待了这么久,也是白回来不少,只见他眉目清朗,气质温润,怎么看都是一个翩翩美青年。

    “噗!”五对打了个响鼻,又在原地蹦跶两下,颠得罗用差点从它背上掉下来。

    “好好走路!”罗用伸手拍了一下驴肚子。

    “昂恩昂恩昂恩!”五对一路叫唤着,不情不愿地往前走,挂在他背上的那一兜辣椒籽实在是太呛驴了,刚刚一阵微风从它身后吹过来,吹得它满头满脸的辣椒味。

    这一头大毛驴昂恩昂恩地在路上走着,就像是一个没拿到工钱还被地主家压榨干活的苦力,一路走一路抱怨,引得过往的行人纷纷都往他们这边瞧。

    “足下莫不是罗三郎?”走着走着,在一片农田之间的水泥路上,便有人上前来与罗用说话。

    “你竟识得我?”罗用笑问道。

    “便是听闻罗三郎的毛驴神骏无比。”那人笑着说道。

    “倒是叫你见笑了。”五对今日的表现着实称不上神骏,简直就是一头怨驴。

    “它这是怎的了?”那人问道。

    “便是叫背上这一袋种子给呛着了。”罗用拍了拍自己身边那一袋种子,说道。

    “莫非……这便是那辣椒种子?”那人睁大了眼睛。

    辣椒这个东西,现如今很多人都有耳闻,在罗三郎家那南北杂货铺子里,就有卖辣味的豆瓣酱,还有一些卤菜也是带了辣味的,有心人不太吃得来,有些人却是喜爱异常,吃惯了嘴之后,更是无辣不欢。

    “我今日出城来,便是想问一问附近的农户,有没有人愿意种这个的。”罗用说道。

    “三郎打算花钱雇人种辣椒?”对方问道。

    “倒也不是花钱雇,我就直接把种子留给农户,待到秋日里这些辣椒都长成了,我再带了钱帛过来收购。”罗用说道。

    “你竟能放心?”这辣椒种子,现在可是精贵得很,除了罗三郎他们这里,还没听说过别处也有的。

    “自然是要有人作保。”罗用也不想平白被人昧了辣椒种子去。

    “三郎不若便到我们村中去看一看?”对方邀请道。

    “你们村子在何处?”罗用问他。

    “近的很,就在那边,从这条小路过去,不肖一刻钟便到了。”

    青年指了指他们村子的方向,确实不远,沿着马路边一条五尺来宽的水泥小路一直走,路的尽头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村里种了竹子还有树木,隐约还能看到一些黄泥土屋。

    这条水泥小路修得略显粗糙,路面上便能看到不少粗砂碎石,应是为了节省一些水泥,所以掺多了砂石,官道上是不存在这种情况的,这条路应该是他们村的人自己修的。

    待罗用他们到了村里,说明了来意,当即便有人去地里喊了村正回来,然后陆陆续续又有一些正在田地里干活的村民聚集到村正家所在的院子里。

    这个村的村正是个五十出头的黑壮老汉,听闻了罗用的来意,又查看了他带来的辣椒籽,然后便让村里的后生骑上燕儿飞,到邻村去把里正给请了过来。

    长安城周边,人口比较密集,村子与村子之间离的也不远,那后生一来一回总共也就花了不到一个时辰,便把里正给带回来了。

    里正村正以及这个村子里的一些村民,就这个合作种植辣椒的事情,与罗用展开了交谈。

    他们一来担心自己不会种辣椒,白白糟蹋了这些种子却没能种出来东西,二来担心辣椒收获以后罗用开出的价钱达不到他们的心里预期,至于恶意压价,他们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罗用这个人的名声也是不错的,再说这里还是天子脚下。

    最后双方敲定一份合同,一式两份,罗用这里拿一份,村正那里留一份,村子里哪一户人家拿了多少辣椒种子,也全都写在这两份合同上面,逐个画过押,这件事就此敲定。

    罗用离开的时候,那里正与他一同从这个村子里出来,路上,那老里正便问罗用“三郎今年便只种这么一点辣椒?”

    “不知里正何意?”罗用牵着毛驴,慢悠悠与他一同走在这条弯弯曲曲的水泥小路上。

    “我听一些城里人说,从你家杂货铺子买来的豆瓣酱,很少能吃得到辣椒籽,又听人说,辣椒此物,小小的一枚,剖开来,里面便有许多种子。”这老头对罗用说道。

    “我那里确实还有不少种子。”罗用笑道。

    “你可还要多种一些?”这个里正其实就是希望罗用能与他家所在的村子合作。

    虽说他们这里就在长安城外,每年光是靠着卖卖菜蔬,多少也能有些进项,但每日里那么多人进城卖菜,菜价根本上不去。

    若是与这罗三郎合作种植辣椒,他不仅能给提供种子,甚至还约定了最低收购价,价钱给得不低,到收获的时候还能还安排人手上门来收,村正合计着,帮着罗三郎种辣椒,指定比他们自己辛辛苦苦到城里去卖菜赚得多。

    再说辣椒这个东西眼下也算是个稀罕物,若能因着种植辣椒得些名气,将来于他们这几个村子,说不定也是一条出路。

    长安城周边的这些村子,有因桃出名的,有因杏出名的,甚至还有因为种植的菘菜特别清甜,从而出了名的,名利名利,只要名气有了,赚钱就容易多了,凡事皆是如此,种地也是差不多的。

    “待下回休沐,我再带上种子,去一趟你们村子。”罗用对这个老里正说道。

    “三郎可一定要守约!”老头儿一脸激动。

    “自然。”罗用笑道“你也提前多找些人,待我下回再来,就不似今日这般小打小闹。”

    其实罗用今日主要就是出来探个路而已,长安城周边这些村庄城镇,他早已跟人打听了解过一遍。

    听闻这一带土地还算肥沃,也没有什么特色产品,主要民风不错,于是今日便出来走着一趟,一探之下,印象确实也是不错,这才决定要在他们这里发展辣椒种植。

    从去年到现在,他也是攒了许多辣椒籽,这一回出手,目标便不仅仅只是一个长安城的市场。

    辣椒这个东西,罗用第一天从空间里拿出来,到把它们种植出来,再到长安城出售,渐渐融入长安人的生活,转眼一年时间过去,现如今差不多也是时候开展大范围的推广工作了。

    告别了这位老里正,罗用骑着毛驴,慢慢悠悠往城门方向走去。

    最近这两个月为了修路,罗用他们往北边输送了大批钱帛,基本上南北杂货和阿姊食铺的收入都填进去了,这种情况至少要持续到今年秋末,如果顺利的话,入冬前这一条路说不定就能修好。

    远在凉州城的罗二娘给罗用写信过来,问他要不要钱帛支援。

    罗用昨晚收到信件,今日一早便给她寄了回信过去,罗用在信里跟二娘说,让她手头若有闲钱,便只管在凉州城置办房产,其余不用操心,长安这边若需用钱,自会写信与她。

    唐初这时候对于商业的管制并不严苛,市场颇为活跃,待这交通一日一日发达起来,将来不仅仅是这长安城,其他很多城市也会因为商业的发达而变得繁荣热闹。

    凉州城作为大唐与西方贸易的重要枢纽城市,前景必然是看好的。

    很多长安人也都知道这一点,所以近来也有不少人想在凉州城投资置产,只是凉州城现在的房价地价也都涨了,价钱不再像从前那般低廉,于是不少人便都有些犹豫踟蹰起来,毕竟是在那样偏远的地方。

    至于罗用?

    对于一个经历过二十一世纪高房价的人来说,这才哪儿跟哪儿。只要凉州城的经济能够真正发展起来,眼下这点钱根本就是小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