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38章 钱帛如流水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眼瞅着天气一日暖过一日, 罗用的一部分弟子们便要赶在春耕之前回去西坡村。

    这些弟子们大多都有家室, 这一次过来长安城这边给罗用帮忙, 有些弟子之前回去西坡村运货的时候,还回过一趟家,有些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去过,对于家里的妻儿老人,心里十分挂念。

    “卢大, 你只管安心回去, 这边还有我们呢。”一个小孩拍着胸脯对罗用的一名弟子说道。

    “你便只管安心做好自己的活计,莫要给我师傅招惹什么麻烦便是最好了。”卢大拍了拍那小子的脑门, 言道。

    “我哪里会招惹什么麻烦。”小孩说话的声音顿时小了好几个度,上回若不是因为他们,阎六等人造谣说在他们铺子里丢了钱袋,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相信。

    “往后这铺子里的人少了,师父也不经常过来这边, 你们要比从前更警醒些, 莫要被人钻了空子。”卢大跟这些小孩也算是比较亲近的,这时候自己要回去西坡村了, 难免就要多叮嘱几句。

    “嗯。”小孩十分郑重地点点头。

    “行了,干活去吧, 都围在这里做甚。”一个弟子催促他们忙自己的去。

    “……”那些小孩还挺不舍,一个个都是一步三回头的,这些日子以来,罗用的这些弟子对他们都很照顾, 现如今这些人要回西坡村去了,下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来长安城……

    “喂!胖子!”

    “咦,你们怎的也来了?”

    “我们也要去西坡村。”

    “你们去西坡村作甚?”

    “头儿叫我们跟罗三郎的弟子一起去关内道修路。”

    “哇!你们要去关内道!”

    这时候丰乐坊南门那边又跑过来一群小孩,一个个手提肩背的,都带着包裹,一看就是要出远门的,两边的小孩一碰面,就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一会儿邢二也来了,与罗用的那些弟子说话,将这些小孩托付给他们,让他们在路途中照应着些。

    “我今日一早便与你们师父说好了,一会儿他便过来。”

    这事邢二也是临时起意,找罗用问了问,罗用很爽快便答应了,因他之前往南北杂货这边安排过来的这些小孩十分靠谱,罗用也能信得过他。

    到关内道修路是个苦差事,但是对于这些小孩子来说,却也是一个难得的增长见识的机会,听闻还能去凉州城,与罗用的那些弟子们一起,安全方面也有保障。

    罗用这一日过来得晚了些,主要等林五郎的时候多花了一点时间。

    林五郎这次也要跟着一起回去,他来长安城也有几个月了,家里林父林母担心他留在长安城再不肯回去,上回罗用的弟子运货过来的时候,二老便托人带话,叫他今年春耕的时候务必要回去。

    这小两口分别,气氛也是十分感伤,罗用赶着驴车过去接人的时候,见他俩还在说话,便没吱声,在一旁静静等了好一会儿,待罗大娘自己看到罗用已经来接人了,这才催促林五郎快些走。

    林五郎这个人也不是个十分能耐有本事的,但是只要有他在身边,什么重活脏活他都顶在罗大娘跟前。

    罗大娘作为家中长女,从小就要帮家里干活,照顾下面那些弟弟妹妹,成婚之后,倒是颇受林五郎的怜惜照顾,两个人每日也都很有话说,时日愈久,感情愈浓。

    五郎说他待忙完了春耕便回来,大娘却叫他待到今年秋收后再来。刚回家一两个月又要走,老人肯定不愿意。

    五郎坐着罗用的驴车走了,大娘也没有多送,只是叫他路上当心着些,又递了一个包裹给他,自己抹抹眼泪又干活去了。

    罗用倒是一路将他们送到了长安城外,直到看着他上了自家一个弟子的马车,沿着城外宽阔的水泥路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了,这才赶着五对回城去了。

    他们这一趟回去,多是空车,走得也轻快,即便是带上了邢二手底下那几个小孩,马车也还是比较轻的,十来匹驽马拉着马车走在宽阔平坦的水泥路上,不足半月便能赶回西坡村。

    许大郎夫妇这次也回去了,许二郎倒是没有回去,南北杂货这边,还需要他来经营。

    这些回去的弟子里面,其中有几个约莫下个月就会从离石那边运货回长安城,另外有几个会留在家里忙活春耕,还有一些则要去关内道修路。

    罗用许了这些要去修路的弟子每人一笔奖金,又让他们给西坡村那边愿意跟着一起出去修路的开高工资,只要工钱足够高,就算是活计辛苦离家又远,自然也是有人愿意去做的。

    罗家现在的经济情况比从前也是好了许多,就长安城这边,光是阿姊食铺和南北杂货这两个铺子,每日里都能挣回不少钱帛。

    离石县那边的欠债目前也已经还得七七八八了,眼下就差罗用先前承诺的那条路,还有约莫一半没有修好。

    ……

    待到清明前后,长安城中早已入春,桃花开杨柳青,春风小雨,处处都透着一股勃勃生机。

    远在千里之外的关内道盐州,却还是一片的干黄。在盐州城东面的一个小村庄,十来岁的少年人日日都要爬上村庄附近那一片破败的土墙,伸着脖子直往东面望。

    “快些回家吃饭去吧,你整日都爬到那上面去作甚。”十多岁的少女来这边喊他回去吃饭。

    “阿姊,你说那罗三郎今年还会来嘛?”少年一边从土墙的破败处慢慢滑下来,一边问他阿姊道。

    “我怎会知?”少女径自往村子里去了。

    “阿耶说他们今年不会来了,还说那罗三郎当官去了,没空管我们这里了。”少年人三步两步追赶上去。“不过我觉得他们肯定会来,听闻那罗三郎从前说要送人打谷机,后来果然就送了,这回他说要给我们这边修路,那他就肯定会修。”

    “阿姊,你说他们甚时候才能来?”

    “前面好些村子都通水泥路了,就我们这里还没通。”

    “听闻他们现在赶着牛车马车去赶集,可便利了。”

    “阿姊,你说咱自己怎么就修不起来路呢?”

    “……”

    他那阿姊自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其实她心中比谁都更希望这一条路能继续修下去,她喜欢的少年所在的村子,比他们这里还要往西,现在也还没有通路,她阿耶说,想让她嫁到东面那些村子,因为那边有宽阔平整的水泥路,一个地方一旦通了路,就好比田地里有了水渠,比那些没沟没渠完全看天吃饭的旱地那就好得多了。

    她也知道自家阿耶说得有道理,只是心中割舍不下自己喜欢的少年。

    究竟是宁愿一辈子吃苦也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还是为了生活轻松一些,嫁到相对富裕一些的村子里去,这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少女来说,是一个太过残酷的选择题,尤其这个少女偏偏又比谁都更清楚贫穷困苦的滋味。

    “阿姊!你看那边!”这时候,她的弟弟突然大力拍了她的胳膊一下。

    “怎的了?”少女回头去看。

    “你看那边!那边是不是有人过来了!”她弟弟兴奋道。

    “我看不清!”少女也有些着急起来。

    “你快去喊阿耶,我看到了,好多人,好多人从那边过来了!”

    “阿耶!阿耶!你们快出来看啊,东边来了好些人,你说会不会是罗三郎他们来了?”

    “东面?莫不是商贾?”

    “一定是罗三郎!一定是罗三郎他们来了!”

    不多时,整个村子便都闹腾了起来。

    罗用那些弟子以及水泥作坊的熟练工们抵达这个村子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番热闹沸腾的景象。

    “你们可是与罗三郎一同过来修路的?”

    “我师父今年来不了,便叫我们过来把这条路修完。”

    “你们要在我们村子这里修路?”

    “我们这队人还得往前面走一点,后面还有几个队伍,很快就会修到你们村子了。”

    一两日以后,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便在他们村庄附近的一个临时水泥作坊找到了活计。

    关内道西面比东面贫穷,越往西面走,募捐也就越难,募捐来的钱帛不够修路的时候,碰到这种情况,罗用就自己垫钱,大批大批的铜钱绢帛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再加上当地一些乡绅富户的捐资,修路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

    从离石县去往凉州城的这一条水泥路一日一日越修越长,罗用这边的钱帛花用了都不知道有多少,他也不怎么心疼,就是把家里那几个小的给心疼坏了。

    这一日恰逢十五,朝中刚好也没有什么大事,一群官员并皇帝,谈着谈着,不知怎的谈到了罗用花钱在关内道修路的事情。

    皇帝笑着对罗用说道“我以一国之力,从长安城修路到凉州城,亦觉有几分吃力,罗爱卿以一己之力便要从离石县修路去往凉州城,不知爱卿家中钱帛可还够花用?”

    “回禀陛下,并非是小臣以一己之力在修路,还要仰赖关内豪族富户慷慨解囊。”罗用坐直了身体,拱手回话道。

    “罗助教谦虚了,谁人不知你们罗家的钱帛如流水一般流向关内道。”一旁有一个品级略大于罗用的官员说道,他这话听着好像是在夸奖罗用,实际上也有把罗用往风口浪尖上推的嫌疑。

    罗用听闻,浑不在意地笑了笑,言道“钱帛此物,原本就是要花用出去了,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公元七世纪与公元二十一世纪,一个讲究积攒,一个讲究消费与投资,这便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社会观念。

    罗用也不太懂得勾心斗角,这时候就不太知道如何应对才是万全之策,干脆就拿个崭新的理念出来,把这些人给砸晕了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事情还是比较多,之后清静下来,我会专心码字的,么么哒,祝大家看文愉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