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35章 可是舒爽了?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你们可曾听闻, 长安县令今日早朝上请辞了。”

    “因何?”

    “你竟不知?还不是因为罗棺材板儿那事。”

    “与那长安县令有甚相干, 怎的突然便要请辞了?”

    “啧, 你这榆木脑袋。”

    “那恭王因为干预官府办案,都被削减了食邑,这长安县令堂堂一县之长,说干预就被人给干预了,你说他怎么没责任?”

    “瞧你们说的, 这长安城的县令那么好当?”

    “那可是恭王, 换了别人未必就能比他做得好。”

    “说是这般说,百姓可不管这些。”

    “现如今他在坊间的风评已然不佳, 这时候请辞倒也不奇怪。”

    “如何了?圣人可是应了?”

    “并未。”

    “倒是让人另给他安排了一个去处。”

    “听闻是要去河北道。”

    “倒也不赖。”

    “比起长安城,总归还是差远了。”

    “无法,谁叫他赶上了呢。”

    “还是那棺材板儿厉害,连恭王都被他干翻了。”

    “他也是真敢,难道就不怕官司打不成, 反倒再挨那恭王一顿收拾?”

    “那棺材板儿怕过谁?”

    “啧, 真真是名不虚传。”

    近日长安城中许多人都在谈论罗用与恭王李博义的争斗,十五这一日大朝, 长安县令请辞,原本有些平息下来的议论, 突然又变得大声起来。

    乔俊林这一日不用上课,与几位同窗出去活动的时候,便听得满耳朵都是。

    这些人都在说那罗棺材板儿如何如何厉害,他们哪里知道, 罗用当初在做这一件事的时候,分明连最坏的打算都已经做好了。

    四娘五郎几人甚至都已经收拾好了行囊,若是局势不好,便让他们在刑二与罗用数名弟子的护送下,先回离石老家,无论罗用在外面发生了什么,离石县的人,西坡村的人,总归还是会护着他们罗家人。

    乔俊林的那些同窗也在兴致勃勃地谈论这件事,一副作为罗棺材板儿的学生,他们感到与有荣焉的模样。

    乔俊林越听越觉得无趣,下午两点来钟那些人又说要去哪里哪里玩,乔俊林不想去,自己一个人先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发现院子里静悄悄的,旁边一间屋子里传来阿枝她们正在印刷试卷的声音。

    六郎七娘两个奶声奶气地在那里说着什么,阿枝不时答应两声,四娘五郎的声音都没听到,约莫又是在埋头雕板了。

    “吱嘎。”乔俊林推了罗用那间屋子的房门进去,门轴碾压过门槛一头的凹槽处,发出吱呀轻响。走进房内,看到罗用穿着一身官袍,趴在床上睡得很沉。

    就猜他这会儿定是在睡觉,乔俊林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然后便从旁边架子上取了一卷《齐民要术》,拖了鞋子,盘腿坐在炕桌边上,不紧不慢地看了起来。

    待罗用醒来,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你怎的来了?”罗用打了个哈欠,跟着也盘腿坐了起来。

    “现如今大半个长安城都在议论你与那恭王的事情。”乔俊林答非所问。

    “我跟他可什么事都没有。”罗用顺口说道。

    乔俊林听闻,笑了笑,将炕桌上一碗清水推到他面前,罗用这时候还真有几分口渴,于是端起这碗清水,三两口灌下去,喝完了,整个人都觉清爽几分。

    “可是舒爽了?”乔俊林语带双关道。

    “自然。”罗用咧嘴“爽死了!”

    “就为了那么一个人,何至于如此?”这次事件的导火线,还是那阎六,就为了那么一个人,甚至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押上,乔俊林并不认同罗用的做法。

    然而,对于罗用来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至于不至于,他想做的,再小的事情也至于,他不想做的,再大的事情也可以不至于。

    “你可知,这时间为何会有那般多的孤魂野鬼?”罗用盘腿坐在炕上,整个人歪歪斜斜的,单手托着面颊,笑眯眯问乔俊林道。

    “为何?”乔俊林扬了扬下巴,就等着看罗用这回又能扯出一些什么歪理邪说。

    “听闻在一个人死去以后,身体很容易便腐烂化解了,但是心里的委屈不甘,遗憾悔恨,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化解。”

    罗用的口吻就像是在讲一个乡野怪谈,乔俊林听闻了,却有些沉默起来,垂眼看着自己手里的竹简,一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以你也别整日跟那些鼻孔朝天的人出去应酬了,现如今在你看来无关紧要的那些小事,将来也会化成一把把刀子,时不时在你身上割些口子。”

    其实罗用在挺早以前就想对乔俊林说这个话了,只是不知该如何开口而已,毕竟乔俊林也有自己的想法,他的人生总是要靠他自己去行走。

    “随他要割多少个口子。”乔俊林也学罗用那样单手托腮,一脸不在意地说道。

    “当孤魂野鬼有什么好?”果然,现在这时候跟这小子说这种话,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

    “天上地下又有哪里好?”这典型就是中二少年论调。

    “……”这个问题,罗用还真回答不上来。

    天上地下又有哪里好呢,其实只要人心安定,哪里都是很好的。

    乔俊林现在还太年轻了,他还不能明白这个道理,他并不知道,那些被他判断为可以忍耐的,终有一日会成为他人生中的大患,还有一些他认为是可有可无可以舍弃的,却是罗用拼上性命也想要去守护的。

    在二十一世纪的那一段童年经历,让罗用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心中的委屈不甘、愤怒仇恨,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化解的。

    然而比这些更加致命的,还是曾经被人像泥泞一般踩在脚底下的那一段记忆,那样的卑微与不堪,那样的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无论时间过去十年二十年,每一次想起,灵魂还是会发出痛苦的哀鸣。

    罗用自小便很能忍耐,鲜少在人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但是在曾经的很多年里面,他的灵魂整日整日都在哀号啜泣,孤魂野鬼一般。

    最难熬的就是青春期那些年,当他的自尊心变得越来越强,过往的那些记忆,就越是让他痛不可当。

    从那以后,罗用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无论是躯壳还是灵魂。

    他是有些任性的,不想上班便不去上了,不想与人打交道便不打了,不想结婚便不结了,虽然罗奶奶从前也经常念叨着,希望他能早日结婚生子,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

    对于恋爱结婚那些事,罗用本能就有一些排斥,无论对方是男是女,人与人之间越是接近,就越是容易互相伤害,用情越深,就越是无法面对失去,无论是生离死别,还是人心向背。

    那些年,他因何独自一人开着小货车行驶在那些大山之中,那时候的他其实没有什么纵情河山的浪漫,也没有什么流浪远方的诗意,他其实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和空间,让那些灵魂上的伤口慢慢愈合。

    罗用这个人,拥有着比他自己想象中更加强大的生命力,他没有被那些阴霾击垮,而是一步一步走了出来,这一世的他,变得更加坚强,也更有勇气。

    然而,是否所有的事情都必须等到失去过了,才能真正懂得珍惜。

    两个年轻人盘着腿坐在炕桌两边,静静地思考着各自的问题,夕阳西下,满室静谧……

    “吃饭了!”侯校书的大嗓门在院子里想起。

    “吃饭吃饭。”罗用一边找鞋子下炕,一边还警告乔俊林说“总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你小子若是敢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我就告诉你舅舅,让他把你腿打折。”

    “……”乔俊林撇撇嘴,这棺材板儿竟然也好意思用离谱这两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短了点,大家将就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