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33章 装逼被雷劈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二月初十这一日, 泰王李博义一早便听闻仆从来报, 言是离石罗三郎上门拜访。

    “罗用?他来找我何事?”李博义这个人身材高大五官深刻, 虽与李世民只是唐叔侄关系,但还是有那二三分的相似。

    “言是为那阎六的事?”仆从躬身道。

    “阎六?”一听这个名字,李博义就猜到罗用此行不善。

    阎六是他大儿子的一房小妾的娘家兄弟,为人还算有些小聪明,借着他家姊妹这一层关系, 给自己弄了个捉钱人的营生, 泰王府也曾与他钱财,让他拿到外面生钱, 李博义也知道这个人的手段不太干净,但大抵总是知道分寸,并未给他捅出过什么大篓子,怎的这回竟把那罗棺材板儿给招惹了?

    仆从还在一旁躬身等候,李博义想了想, 那棺材板儿伶牙俐齿, 胆子大到连皇帝都敢硬怼,大约也不怎么会把他这个皇帝的堂侄儿放在眼里, 这回见面显然不会太愉快。

    既然不愉快,那他便不见了吧, 他堂堂泰王,说不见就不见了,难道还要给那棺材板儿留脸面不成。

    “便说我不见。”李博义大喇喇往木榻上一坐,说道。

    “喏。”仆从躬身应下。

    在门外等了好些时候的罗用, 听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句话,他抬头看了看泰王府高大的院墙和大门,什么话都没说,自己赶着驴车走了。

    他今日走这一趟,原本也就是为了确定一下泰王李博义的态度。

    那阎六用恶劣的手段搂钱,李博义不知情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毕竟只是他儿子的一个小妾的娘家兄弟而已,受害的又都是商贾,很多人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并不敢将那阎六威胁自己的事情宣扬出去。

    在这个年代商人的地位是十分低下的,尤其是一些没有多少背景关系的小商贩。听闻阎六之前多是拣软柿子捏,所以一直都没出过什么事,商贾之间私底下有所传言,像杜惜那种交游广阔消息灵通的,多少也是有所耳闻,但不知道的人还是很多,毕竟那阎六只是一个小角色,他那点手段,在很多大人物眼里,根本也只是一些小打小闹,并不值得去了解和关注。

    所以在动这个阎六之前,罗用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走一趟泰王府,看看泰王李博义是个什么态度,当然泰王自己如果能把人给收拾了,那就更好了,省得罗用再花力气。

    结果李博义就是这么个反应,罗用不确定他就是随便耍个大牌呢,还是有心想要袒护阎六,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毕竟这些高门大院的,最是讲究身份与体面,即便是他们院中的一条狗,也是不准外人乱动乱碰的。

    罗用回到丰乐坊自家铺子里,喊上许二郎和另外两名弟子,一道去崇化坊找罗大娘。

    然后就在崇化坊的这个院子里,罗用把近几日发生的事情给他们讲了一遍,包括邢二探听到的消息,以及自己今日在泰王府门前的遭遇。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罗大娘对于南北杂货那边铺子里近日遇到的事情,多少也知道一些,这时候听闻竟然还跟那泰王府有关系,不禁就皱起了眉头。

    那些皇亲国戚最难招惹,在长安城做了这么长时间的买卖,也曾听闻过不少这一类的事情,最后大抵都以商家妥协收场,若是遇着那心眼小的,不弄得你在长安城待不下去他们还不肯罢休。

    “那阎六早前与我签订的契约,现如今我还收着呢,还有他们雇来散播谣言的那几个外乡人,出城之前便被邢二截住了,现如今也在我手里头。”罗用说道。

    邢二一早就摸到阎六那边了,阎六他们还不知道,只以为自己的行动十分隐秘,后来南北杂货搞促销,那一点谣言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于是便只好作罢,给那些人一点绢帛钱财,叫他们速速出城去,离开长安城。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人知道他们背地里做了什么,没想到那几个外乡人半道就被邢二带人给截了,这些人身上还带着散播谣言挣来的钱财,可谓是人赃并获。

    “你是打算”林五郎睁大了眼睛!

    “自然是要去县衙报官。”罗用理所当然道。唐初这时候也是法制社会啊,既然有法可依,他自然还是要走法律渠道。

    “官府未必能有公断。”许二郎言道。

    “公不公断,总要试过才能知晓。”罗用回答说。

    其实邢二这两日也劝过罗用,让他不要大张旗鼓,若是伤了那泰王府的脸面,只怕他们不肯轻易罢休,不若还是由他出手,眼下先别动他,等过了这段时间,将来再找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把那阎六给弄死。

    只要做得干净些,不要走漏了风声,泰王府未必能追究到他们头上,再说泰王府的人未必就真的在意那阎六的死活。

    罗用当时其实也是心动的,这样一来表面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却又很能解决问题。

    不过想了想,罗用终究还是拒绝了。别看邢二也算是混道上的,这个人其实很有原则,轻易不肯触碰法律底线,宁愿办个小作坊让他手底下那些小孩拣羊毛鹅毛挣饭吃,也不让他们出去挣那些更容易却不正当的钱财。

    这样的人,罗用并不想让他的双手沾染鲜血,而且罗用自己,他心里其实也是不愿意背负人命的,所以最后决定还是要与那些人当面较量,就算损伤大些,总好过让邢二双手染血,自己心里留下阴霾。

    与罗大娘许二郎等人说罢,让他们心里有个准备,然后罗用便出门与邢二汇合,绑着那几个外乡人,一路就往长安县府去了。

    长安县府所在的位置,距离崇化坊很近。在西市的正南面,有一个怀远坊,怀远坊西面就是崇化坊,南面就是长寿坊,那长安县府便在那长寿坊西南角。

    罗用他们绑着人,大喇喇走在坊间街道上,坊间百姓见了,便纷纷出来瞧热闹。

    “这不是罗三郎,怎的绑着人?这是要去长安县府吧?”

    “莫不是抓着偷儿了?”

    “三郎啊,你们这是作甚?这几个人怎的了?”有人扬声问罗用道。

    “不知是哪里来的外乡人,整日在坊间散播流言,言是我铺子里的活计偷人钱袋,被我给找了出来,便绑了送官,叫县令断一断,给个公道。”罗用笑着对那些人说道。

    “冤枉啊,我是真的丢了钱袋。”被绑的那几个人里面,还有不死心的,这时候便出口喊冤。

    “莫要狡辩!”罗用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喝,只差上手去打:

    “你们身上带着的那些绢帛铜钱,每人一份一模一样,分明就是做亏心事得来的赃款,待到了公堂之上,只管老实招来,究竟是谁人要害我家铺子!”

    罗用原本也是有心想要激他一激,没想到效果竟然出奇地好,那人约莫是想着光天化日之下罗用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又当与他们做交易的人身份非比寻常,心中胆气更壮,当即便回道:

    “待我说出那人身份,怕你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识相的,还是趁早把我们放了,免得到时候引火烧身!”

    “呦呵!走走走,去官府,我倒要看看你这把火要怎么烧,当官的若是不能给个公断,我到时候便亲自拧了你这狗头。”

    坊间有一为人仗义的壮汉,一听这个话,当即火冒三丈,拎着那人后颈,就跟拎鸡仔一般,推搡着他往长安县府而去。

    “我就说前些时日那些流言来得蹊跷,原是有人恶意中伤。”

    “如此恶人,还是赶紧送去见官!”

    “真当这长安城没了王法!”

    “走走走,见官去!”众人推搡着那几个五花大绑的就往长安县府去了,这一路上队伍不断壮大,有义愤的,也有纯粹就是跟去瞧个热闹的。

    待到了长安县府附近,队伍已经壮大到上百人,还有不少人吵吵嚷嚷地喊着要揪出背后黑手。

    泰王府里的李博义如何能够得知,自己今天早上刚刚才装了个逼,中午罗用就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更巧的是,他自己的几个小妾这一日闲坐说话,刚好有些嘴馋,便差遣仆妇到阿姊食铺去买吃食。

    这时候罗大娘刚好就在铺子里,她识得这妇人,知她是泰王府的。先前生意不忙的时候,也曾与她闲话几句,因为对方经常过来买,罗大娘也曾送她一些卤串鱼丸枣豆糕之类的吃食,毕竟是老顾客,每次过来也都买得不少,想她一把年纪了还整日为人跑腿也是不容易。

    “我铺子里的吃食不卖泰王府了,往后你莫要来了。”这一次,罗大娘却不肯卖她东西了。

    “因何?”那妇人吃惊道。

    “今日一早我家三郎有事找泰王相商,他却不肯相见。”罗大娘说道。

    “泰王何等身份,岂是随便什么人说见就见?”那妇人听闻,笑了笑,面露讥讽。

    “我这随便什么人的阿姊,别的能耐没有,我家铺子里的吃食卖谁不卖谁,却是做得了主的。”罗大娘看了这妇人一眼,心中嗤笑,她自家一个奴婢身份,竟还瞧不起三郎。

    今日罗用上门的时候是说明了来意的,那泰王不仅不见,甚至连一点脸面都不给他留,借口都不找一个,硬邦邦一句不见,分明就是仗着自己身份高,直接打了罗用的脸。

    “你可想好了。”那妇人恶狠狠说道。

    她今日没有买着吃食不说,还被卷进了这样的事情里面,回去以后就怕那些郎君娘子们要拿她出气,如此一想,心中便是十二分的恼怒。

    “这事还用想?”罗大娘面无表情回了一句。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是昨天的,汗</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