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32章 好消息好消息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凡事都有一个源头, 流言亦然, 阎六此人虽惯会使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招数, 但是与那些真正混道上的相比,显然还不是一个层次。

    邢二把他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全都动用起来,一路顺藤摸瓜,不肖一日工夫,便拎出了这几日一直在长安城中散播谣言的几个外乡人, 稍一吓唬, 这几个人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甚都说了, 根据这些人提供的信息,邢二很快就查到了阎六头上。

    “阎六?”罗用咋闻这个名字,也觉有几分吃惊,他并未听闻白以茅等人提及阎六,所以一直以为自己与阎六的交集, 就仅限于前两年那一被他昧去的定金而已。

    “三郎可是识得此人?”邢二问道。

    “前两年与他订货, 定金给了,货却未曾与我送来。”罗用无奈道。难怪先前杜惜说这阎六就是一条恶犬, 现在看来,确实难缠得紧。

    “这倒像是他的作风。”邢二说道:“与我熟悉的一些店家, 也有不少被他强逼着借了钱的。”

    “借钱?”莫非是高利贷?

    “分明不需用钱,为了不得罪那阎六,便也硬着头皮借了,借过一月两月, 再奉上大的利钱一起还回去。”邢二言道。

    “啧。”这简直比高利贷还要可恶。

    “这阎六,我们一时怕是动他不得。”邢二又道。

    “因何?”罗用知道这阎六有些来头,就是不知道他的来头究竟有多大。

    “此人与那陇西恭王李博义有些渊源,李博义长子的一房妾室,便是这阎六家中姊妹。”邢二言道。

    听到这里,罗用心中一动:“他们兄妹是什么出身?”

    “听闻只是寻常农户出身。”邢二回答说。

    “原是如此”差不多的出身,很容易就会拿对方与自己相比较的吧?尤其是对于一些嫉妒心强的人来说。除了这一点,罗用实在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三郎你看,此事该如何应对?”对这种狗仗人势之辈,说实话邢二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若是招惹了那恭王府,最后事情怕是不能善了。

    “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把那一批钱帛还了再说。”罗用说道:“最好不要让那阎六发现我们已经知晓此事。”

    其实这件事,只要罗用他们不说,那几个外乡人自然也不会说,他们只管听吩咐办事,事情办完了,拿着钱帛走得远远的便是,谁会那么傻,还上赶着去吃那一顿排头。

    于是就这样,就在罗用等人正紧锣密鼓开始筹集钱帛的时候,阎六还在那里做着接手南北杂货的春秋大梦呢。

    被他这么一搅合,罗用倒是不好再卖竹签子筹钱了,被那谣言一传,原本就有一些人心浮动,这时候罗用再贱价卖竹签子,只怕好多人都以为他们罗家姐弟要撑不住了,想用竹签子套些钱财跑路呢。

    不过那阎六终究还是小瞧了罗用,就算没有那批羊绒,就算不卖竹签子,罗用也并非就弄不来钱帛,自古名利不分家,以罗用这些年一点一滴经营出来的形象,想要在这长安城中周转一些钱财,其实并不困难,毕竟长安城中也有许多关河东道和关内道的商贾,他只是不想开这个口罢了。

    至于阎六那所谓的后招,想撺掇人去参罗用一本如何如何,也是傻透了。

    长安城中谁人不知罗三郎既当官又经商,虽说这些铺子都不是挂在他本人名下,但总归是他的产业没跑。之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人拿这件事做文章,无外乎就是上面有人压着罢了,不管是皇帝还是那些士族大家,他们都想看看,这罗三郎肚子里究竟还装了多少货。

    现在不是罗用巴着朝廷要当官,而是上面那些人想从他身上挖宝,想让他当这个官,一个小小的太学助教,教授的又是算学,刚好也是专业对口,不用担心他会误人子弟。

    在经过阎六这件事以后,罗用倒是想起来了,在这长安城中,不喜欢他的人可不少,罗二娘给他送来的那一批货,说不定就是被人给拦下了,说不定就在长安城外。

    为了这件事,罗用特地去找了他的一个学生,乃是先前去西坡村找他学过数学的一个士族子弟,他们家就在长安城西面,对那边的驿站关卡十分熟悉。

    “”

    “好消息好消息!”

    “罗三郎缺钱嘞!”

    “罗三郎买宅院欠人一半钱帛拿不出来嘞!”

    “南北杂货所有物什八折销售嘞!

    “八折嘞!八折嘞!全部八折嘞!”

    “促销三日!日日有惊喜嘞!”

    “大伙儿快去看看啊!”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嘞!”

    “”

    这一日清晨,又有许多小孩扯着嗓子在坊间发放传单,众人一听,全部八折,那还了得!

    “当家的!当家的!你听着没有?南北杂货在打折呢。”

    “听着了听着了。”

    “你快去,多买几罐腐乳回来,奶油蛋糕也买一个。”

    “哎我这便去。”

    “”

    “甚?南北杂货?八折?”

    “莫非那杜仲胶车轮的燕儿飞也八折?”

    “那可比往常便宜多了!”

    “瞅瞅去。”

    “我家那小子想要一双胶底皮靴很久了,我也瞅瞅去。”

    “”

    “那蜜芳斋的糕点一打折,岂不是比他们自家铺子卖得还要便宜些?”

    “也是哈,瞅瞅去瞅瞅去。”

    “听闻蜜芳斋那边今日也打折了。”

    “甚?今日是个什么日子,怎的个个都打折?”

    “今日不就二月初七,不年不节的。”

    “人小孩都说了,是那罗三郎缺钱了。”

    “走,给罗三郎送钱去,嘻嘻。”

    “”

    罗用那边一打折,入驻他们超市的那些老字号便也跟着打折,连带的城里不少商贾都跟着凑热闹,搞得整个长安城沸沸扬扬的。

    接连几日,长安城都听那些小孩在那里喊:“好消息好消息!罗三郎没钱啦!罗三郎买宅院欠人钱帛还不起啦”

    搞得那些河东道的商贾一个个都去南北杂货找罗用,说是如果需要钱帛周转,可以先从他们那里借一些,关内道那边也有人来,去年罗用在关内道修路,他们当中不少人都是直接受益者。

    皇帝老儿在宫中听闻了这个消息,哈哈笑了几声,让人送了一车绢布过来。这绢布罗用收下了,反正皇帝有的是钱,不收白不收,对于那些商贾要借钱帛给他的提议,罗用谢过他们的好意,又说将来若有需要,再向这些人寻求帮助,眼下却是不用。

    南北杂货的这一次促销活动,前两日大同小异,第三日才是重头戏,连那些发传单的小孩们的台词都不一样了:

    “罗三郎疯了!昨日刚到一批羊绒毛衣裤!全部八折销售啦!”

    “一套羊绒毛衣裤三贯钱,八折一打就打去六百文嘞!”

    “”

    一套羊绒毛衣裤才卖两千四百文上下,这个价钱对于生活在长安城的百姓们来说,简直太实惠了!

    虽然早两年罗用也曾在离石当地卖过一套毛衣裤两贯钱上下,但那毕竟是两年前,那时候的羊绒价钱比现在低多了,再说那里是在离石县不是长安城。

    许多长安人家里其实有些钱,买得起羊绒毛衣裤,也有这个购物意愿,但是因为价钱太贵不太舍得,便一直犹豫着观望着,没想到那羊绒的价钱却是一年高过一年。

    眼下这时候虽是早春,买羊绒毛衣裤不太对季节,但毕竟便宜啊,对这时候的许多人家来说,这一套羊绒毛衣裤也算是家里的大件了,又不是跟二十一世纪似得年年换新款,开春买还是入秋买,根本没差。

    来南北杂货买羊绒毛衣裤的人太多了,只好让人在铺子入口处守着,限制进场人数,铺子外边,队伍排了老长。

    罗二娘送来的这一批羊绒毛衣裤材质上乘做工精致,若说成本,每套毛衣裤约莫也就一千二三百文的样子,再加上运费,最多也就一千五百文上下,罗用卖两千四百文左右,相对于整个羊绒市场来说,已经算是薄利多销了。

    一般商贾去往凉州城等地进货,再千里迢迢运回长安城销售,成本又高,时间又长,路途又远,还要冒着被山贼歹徒劫掠的风险,价钱没有翻一倍,他们根本不想出手。

    罗用的这批货,先前就是被人给扣在了距离长安城不足百里的地方。

    扣他货的人究竟是与那阎六有勾连,还是见财起意,罗用并不知道,毕竟能扣下这批货的人,本身也是有权势的,不像之前在长安城中那几个散播谣言的外乡人,轻易吓唬吓唬就什么都说了。

    再说罗用找人帮他周旋,目的就是为了能把这批货顺利运到长安城,其他便都没有提及,毕竟人家能帮你把货弄回来就已经很好了,难道还能要求他为了罗用树敌。

    在这疯狂的三日促销之后,之前谣言造成的那点影响早就不知道被汹涌的客流量冲到何处去了。

    这几日进店的这些客人,满脑子都是买买买,最大的苦恼就是不知应该是买这个呢,还是买那个呢,还是两个都买呢。至于钱袋子,那还真没几个人想起这一茬。

    其实在南北杂货购物是相当安全的,二十一世纪那时候超市里还有小偷呢,超市卖场对于这种事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罗用这南北杂货可有邢二镇场子,一般偷儿不敢来,再说还有那些小孩盯着呢,就算来了,想下手也不是那么容易。

    三日促销过后,铺子里的大员工小员工们都不再是前几日那忧心忡忡的模样,罗用的钱帛有着落了,铺子里的买卖也很不错。

    至于外面那些流言,很多人都是听过便过了,说实话丢钱袋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在哪里丢的就到哪里去找便是,若是到铺子里来与罗三郎说,罗三郎说不定还能帮他找找,再说也未必就是在这个铺子里丢的。

    “师父,今日阎六遣人过来了一趟。”这一日休沐,罗用又到铺子这边的时候,有一个弟子对他说道。

    “哦,他说什么了?”罗用挑眉。

    “那阎六让人带话过来说,师父你先前写的欠款条现在就在他手里,他让我们手里若是还有羊绒毛衣裤,便不要继续出手了,可以直接拿这个抵了钱帛。”

    “他倒是挺会想。”罗用嗤笑。

    现在欠款也能还上了,谣言也基本散了,阿姊食铺与南北杂货这两个铺子的经营也都上了轨道,差不多是时候要腾出手来收拾杂碎了,有靠山又怎么样,真当他怕了那什么恭王府?</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