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30章 筹钱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这边这边, 那个架子摆这边。”

    “对, 再往后面一点。”

    “有点晃, 拿个木片过来垫一下。”

    “靠门这个架子用来放他们南北杂货的物什?”

    “正是。”

    “还有那个架子往旁边挪一挪,莫要堵了这扇门。”

    “”

    这一天晚上,长安城一家烤馕的铺子关门之后,铺子里的老老小小便从后院搬出许多木板和架子,叮叮哐哐在屋子里忙活起来。

    前两日蜜芳斋那边设宴招待罗三郎的时候, 这烤馕店的店家也在场, 回来以后,他便请了匠人到自家铺子里量了尺寸, 将原本颇为宽敞的一个店面,隔成了两个,倒也不需用砖石砌墙,只需在地面与天花板各做两个凹槽,再上了木板, 瞅着便也是一堵墙了。

    另外, 在这两个铺子之间,还留了一个门作为过道。如此一来, 这两个铺面既有分割又能互通,到时候再安排一两个家里的媳妇子到那边看店卖货, 在不影响自家这个铺面营业的同时,还能卖一些别家的货,卖货所得收入他们能分到三层。

    “咱们家就是卖烤馕的,何必跟人去凑这个热闹”他那小儿子一边摆放货架, 一边嘟嘟囔囔。

    “你知道个甚。”老头找了个小木片垫在货架一脚,反复试了试,确定它不摇晃了,这才扶着膝头站了起来。

    “他们卖酒的卖糕饼的挣得多,被分去那三成也不心疼,咱这烤馕一个才挣多少?”他那小儿子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事没什么搞头。

    “总归还是有挣。”老头在一旁的胡凳上坐了下来,一边敲着自己的腿,一边念叨:“你们这几个,好日子过了没几天,这就开始瞧不上那几个钱了?从前你们阿翁领着我们兄弟几个刚开始做烤馕那时候”

    “今时不同往日,咱家的烤馕现在长安城早已有了名声,就是那些当官的郎君,都要乘着马车过来买,何必又要与人去争那南北杂货的一个货架?”

    他儿子为这件事心烦也不是一两天了,自家这老头儿年岁越大越爱凑热闹,别人弄甚他也弄甚。自家既是做烤馕的,专心把烤馕做好,扎扎实实做好这一份买卖便是,何必再整那些多余的。

    “夜郎自大,鼠目寸光。”老头伸手点了点自家小儿子,两顶帽子扣下去,把这年轻人恼得脸红脖子粗的,又是不服又是羞恼。

    “你就说说,是咱这铺子的名气大,还是那罗三郎的名气大?”老头问他。

    “他那名气也只是一时的名气,哪里能比得上咱几代人的经营?”那小子梗着脖子说道。

    “我就问你,是谁的名气大,莫要说那些有的没的。”老头恨不得照这小子的后脑勺给他一巴掌,只今日着实有些累了,这会儿坐下去便也懒得站起来。

    “就算是他的名声更大又如何?”年轻人依旧是一脸的不以为然。

    “大就大了,还要如何?”这也就是自家儿子,换了别人,老头才懒得跟他费这个口舌:

    “你可听闻他去岁在关内道修路?他那阿姊罗二娘还在凉州城置下许多房产?你还当那罗三郎与你一般,眼前就只能看到长安城这么大的地方?”

    屋子里其他人听了这个话,首先他那大儿子就问了:“阿耶,你是说,咱家的烤馕,还要卖往凉州城等地?”

    “阿翁,咱们家的烤馕若是放久了,就不好吃了。”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孙儿言道。

    “阿翁岂会不知?”老头拉过孙儿,摸了摸他沾了灰尘的小手,言道:

    “从前你们阿翁带着我与你们叔伯几个一起做烤馕的时候,咱家便只有一家烤馕店,后来你们阿翁说我做的烤馕最好,便把这铺子传给了我,你们叔伯几个便分出去,到别的坊去开店,现如今我这年纪也大了,你们这些兄弟之间早晚也要分家,再过些年,你们儿女也大了”

    “这长安城虽大,却也要不了那许多烤馕店,我把这烤馕的手艺传给你们,也不瞒着谁偏着谁,将来谁的手艺最好,我便把这一间铺子传给谁,余下的你们便自己出去另立门户,搭上这个罗三郎,将来你们的路子也能宽些。”

    “还是阿耶想得周全。”几个儿子这时候也不忙活了,一个个垂着手站在摆满货架的屋子里,听老头子说话。

    只听那老头子又继续说道:“方才那小子说的话,我往后不想再听到,你们也莫要那般想,人家的名声比我们大,那就是比我们大,将来兴许还有别人家的烤馕做得比我们家的好吃,那也是别人的能耐,莫要占着老字号这三个字,便以为自己了不得了,别人要怎么夸,那是别人的事,你们莫要自己把自己架到高处下不来,双脚若是踩不着地面,做人就不踏实了,做出来的烤馕,也不会像样。”

    这一晚,老头儿说了这些话,他的那些儿子之中,有那一两个原本因为烤馕的手艺比不上自家兄弟有些意志消沉的,听闻了这些话之后,心境也起了一些变化。

    为了他们的出路,老头可谓是用心良苦。若是果真如他所说那般,那么将来自己就算没能继承这间铺子,换一个地方,未必就不能做出一番成就。

    这天晚上他们忙活到深夜,一家人合力,将两边的铺子都布置妥当以后才歇下了。

    第二日凌晨又起来做烤馕,早早便备下那一大车的货物等着,待那坊门一开,老头儿就自己赶着牛车往南北杂货去了,不多时,又有南北杂货那边的人赶着一匹驽马过来,载着满满一车货到他们这边上架。

    这家烤馕店每天这时候生意本来就好,这时候又围过来许多看热闹的,里三层外三层,穿长袍的穿短褐的,一个个袖着手伸着脖子自往铺子里头看。

    只见那驽马拉来的木板车后面罩着的油纸被拉开,露出那里面摆着的三个大木头架子,每个架子都分了许多层,每一层上都摆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大托盘,托盘里摆了许多面包蛋糕,这时候他们那些人就一个托盘一个托盘往铺子里搬,搬进去了直接就把那托盘往货架上一放就完了。

    “啧,那便是奶油蛋糕了吧?”

    “那么大的,要十五文钱一个。”

    “买不起呦。”

    “阿娘”

    “待到了你诞辰那一日,我便与你买一个。”

    “你们看那面包。”

    “这种是蜜豆的,这么大一个才要四文钱,吃是好吃,就是太松了,捏起来约莫也就拳头大点,不能饱肚子,我一顿吃一个都不够。”

    “就你这大肚汉,还是买个烤馕填肚子实惠些。”

    “真香!”

    “像是刚烤出来。”

    “你们看那个是甚?”

    “哪个?”

    “就是用油纸包起来那个。”

    “莫非是蛋糕边?”

    “不能吧,这么小一包,瞅着也是方方正正的,哪里像是蛋糕。”

    “不能不能。”

    “莫非又出了新吃食?”

    待他们那里面摆好了货架,便有人走过去询问:“这个是甚?”

    “这是这两日刚做出来。”今日负责往这边送货的罗用的这个弟子,对于这样的询问,也是早有准备。

    只见他从货架上拿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油纸包出来,将上面用糨糊粘住的口子撕开,打开这个纸包,将那里面一片片四四方方的、薄薄的物什展示给众人:“诸位不妨品尝一二。”

    “那某便不客气了。”方才问话那人,率先伸手从那油纸包里取了一片吃食,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咔擦一声轻响,再细嚼两下,入口微咸,又有一股子不浓不淡的奶香味,滋味很是不错。

    “这一包多少钱?”吃完一片以后,他就问了。

    “两文钱。”罗用那弟子笑着说道。

    “竟只需两文钱?”那人吃惊,两文钱就能买到这么一大包,竟比他们平日里吃的寒具还要便宜几分。

    “正是。”罗用那弟子笑道。

    “给我拿五包。”这么便宜,自然要多买几包,也是他今天赶上了,若是来得晚,还真不一定买得着。

    “郎君不知,师父在教我们炮制这种吃食的时候,在里面略略加了些许药材,药性本偏,少少吃些倒是无妨,多食却是无益。”罗用那弟子提醒道。

    “无碍,家里面小孩多,每人也吃不着几块。”那年轻人笑着说道。

    他们家叔伯兄弟七八人,下面又生了许多小娃娃,平日里就在一个院子里住着,生活不甚宽裕,小孩子们也没什么零嘴可以吃的,所以这回见这东西便宜,他便想多买一些。

    “叔,你在买甚?”还不待这人把东西买回去,他家那些小娃娃就成群结队找了过来。

    “你看看这是甚?”他叔从货架上拿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油纸包下来,递到他手中,叫他自己看。

    那小孩接过东西,只见四四方方一包物什,长约两寸宽约一寸半,高约半尺,两头折叠起来,用糨糊糊上了,世面都印着一些花纹和字样。

    “唔南、南北杂货!”这小孩儿看了半天,也就识得一个南字,数了数发现是四个字,就猜它应是南北杂货。

    “这边呢?”他叔叔翻过另一面给他看。

    “”那小子抓耳挠腮,这边这四个字他一个也不认识,想蒙都无从下手。

    “整日叫你认字你不认。”他叔照他后脑勺就来了一下。

    “叔,这上边写的甚?”旁边一个小丫头问道。

    “牛乳饼干。”她叔跟她说。

    “这两个小的呢?”那小姑娘又指了指下面那两个小字。

    “咸味。”她叔说道。

    “怎不是甜的呢?”几个小孩听了,都觉有几分遗憾。

    “不若我便不买了,还能省下十文钱。”他叔说。

    “买!买!叔,快给我们买。”那些小孩当即闹哄哄叫嚷起来。

    “叫个甚?再叫我便不买了。”这句话一出来,那些小孩当即就都安静了。

    叔侄几个买了五包牛乳饼干从铺子里出去的时候,方才在外头围观的好些人也都已经进来了。

    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就买个奶油蛋糕回去尝个鲜,不爱吃蛋糕的,面包也不错,价钱还实惠些,放在货架最底下的那整整两大筐牛乳饼干,不多时便被人买走了好些,只见那筐子里的货物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师父,那牛乳饼干怕是还要多做一些,我方才回来的时候,那边便已卖出去一小半。”

    这天中午罗用趁着吃中午饭的时间,跑了一趟南北杂货,他的那些弟子们纷纷都这样跟他说。

    “待今日那些奶油分出来,你们便再做一批把,也不需十分辛苦赶工,该休息便休息。”罗用对他们说道。

    “省得了。”那些徒弟们纷纷应下。

    “师父,当初买宅子的时候欠下那一半的钱帛,怕是不能再拖了。”

    按他们这些弟子的意思,现如今肯定是能挣多少挣多少,眼瞅着那一月半的约定日期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若是拿不出钱来,难道还能把房子再给对方还回去?

    “我心中有数,你们无需忧心。”罗用说道。

    凉州城那边的来信,罗用已经收到了,二娘与他说,近日便会有一批羊绒毛衣裤抵达长安城,希望能帮他解了这燃眉之急。

    只是眼瞅着约定的还款日期就要到了,那批货却迟迟未到,不知是路途中耽搁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总之罗用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一批货上面。

    确定他的这些弟子们今日出去铺货并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之后,罗用便又匆匆赶回太学去了,午饭什么的,坐在车上啃一个面包垫吧垫吧就行了。

    他家的驴车现在也打好了,五对也不用整日闷在家中,每日拉着驴车行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虽然不如从前在西坡村那时候自由自在,但出来走动走动总还是要好一些,去了太学那牲口棚,那里头驴驴马马的可多牲口了,漂亮妹子也多。

    这一天晚上,罗用从太学那边回到丰乐坊那个院子里,吃过晚饭以后,就去了四娘五郎平日里搞雕版印刷的那个屋子。

    只见他从墙边拖了一个箩筐出来,掀开上面盖着的一块旧麻布,那里面装着的,竟是满满当当一大箩筐的竹签子。

    “刻好的竹签便都在这里了?”罗用拿起一枚竹签看了看,挺好,那上面的数字挺清晰的。

    这些竹签都是他在长安城外找人定做,回来以后再让四娘五郎将他编好的二进制数字雕刻上去,因为都是0和1这两个简单的数字,四娘五郎做得也很快。

    “那边还有一筐。”四娘今日忙活了一日,这时候吃过晚饭,也是有些困倦了,懒洋洋坐在炕头上,单手托腮,说话的时候便用下巴指了指门后的位置。

    “这般快?”罗用笑着又把那边那一筐也拖了过来。

    “阿兄,这些当真全都要卖掉啊?”四娘问他。

    “嗯,怎的了?”罗用这时候正低头检查竹签,卖竹签这事,他也是与大娘商量好了的,听四娘这么问,便以为她是觉得这么做不好。

    “没怎。”四娘说道:“就算着急用钱,也莫要卖得太便宜了,不然我们还是跟白以茅他们家借点?”</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