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29章 长安百荟萃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一下,待会儿捉虫。``し

    不知道还有没有没睡觉的读者,我刚刚睡了一觉,然后又爬起来继续码。

    乳酪在唐初这时候也不算什么十分稀罕的吃食, 市面上平常就可以见到, 大多都是用牛羊乳直接熬制浓缩出来的, 时人喜欢用乳酪蔗浆之类,浇淋在水果或者米饭上面使用。

    在每年的春夏之交,樱桃上市的时候,长安人都很喜欢吃一种名叫酪樱桃的甜品,其实就是在樱桃上面浇些乳酪蔗浆, 坊间食铺亦有出售。

    听闻还有一种名叫酥山的甜品, 酥山此物,与后世的奶油冰激凌也是有几分相似, 那“酥”约莫就是黄油酥油之类的东西,将其加热融化,调以蔗浆蜂蜜,再装入特制的工具之中,一边让它缓缓流出, 一边在盘子里做出各种造型, 造型之后再拿到冰窖里冻一冻,一座酥山便制好了。

    “那酥山好吃吗?”罗用这土包子没有吃过酥山, 这一日在太学听到几位学生谈论此物,回去以后便问乔俊林了。

    “还行, 少了一道打发的程序,造一座酥山耗费颇多。”乔俊林说道:“你还是卖奶油蛋糕划算些。”

    酥山这个东西,其实乔俊林总共也就吃过一回,还是在杜惜宴客的时候, 当时那酥山做得挺漂亮,吃起来滋味也不错。

    不过与罗用近来炮制出的那些甜品相比,就多了几分憨直,少了几分巧思,比如说罗用会在里面添加一些柚子汁之类的东西解腻,这样的方法,乔俊林也是闻所未闻的。

    而且他还会各种打发,鸡蛋能打发,奶油也能打发,做出来的蛋糕异常蓬松,用相对少的材料,就能制作出看起来相当多的成品。

    控制了成本,也就等于控制了价格,使得很多小富之家都能消费得起,从而保证了销路。

    罗用他们铺子里近来也有在做乳酪,为了提取奶油,他们每天都要购买大量的牛奶,那些提取过奶油以后的牛奶,也不可能全部用在蛋糕胚上面,这些牛奶也是钱啊,他们得控制成本。

    目前他们的做法是用这些提取过奶油的牛奶制取乳酪,这样的乳酪因为含油率较低,口感相对没有那么好,但是用来制作两文钱一个的咸蛋芝士面包,那基本上也是够用的,那面包在和面的时候,也是加了乳清的,口感与营养价值都很不错。

    也就是说,罗用他们每天买回来的牛奶,第一次先提取奶油,第二次再提取乳酪,最后剩下来的是乳清,前前后后一点都不带浪费的,全都用上了。

    所以铺子里有一些东西的价格虽然定得不高,但依旧还是能够保证利润。

    让罗用感到比较忧心的是,冬季眼瞅着就要结束了,他因为还有一般房款未能付清,眼下也不怎么敢大手大脚花钱,冰窖的事情,这时候便也顾不上了。

    若是没有冰窖,今年夏天便也卖不了什么冷饮冰激凌之类的东西了。

    然而,让罗用担心的夏季还没有来临,他很快就要面临另外一个挑战了。

    正月底,长安城几家老字号,在蜜芳斋的带领下,成立了一个名叫老字号精品荟萃的组织,这个组织里的成员并不是很多,却都是享誉长安城的老字号。

    原本他们卖糕点的卖糕点,卖烤馕的卖烤馕,卖醋的卖醋,卖酒的卖酒,互不相干。这回他们开始合作了,在自家铺子里另外又摆了一些柜台货架,用来摆放和销售其他一些老字号铺子里的东西。

    罗用这一日刚好休沐,听闻了这个消息以后,跑去距离他们这边最近的蜜芳斋一看,只见那蜜芳斋的招牌下面,这时候已经挂上了一个老字号精品荟萃的小招牌,再看店里面,果然多出来许多品种,铺子里人进人出的,生意很是不错的样子。

    这玩意儿是啥?

    看招牌有点像是商会,看形式又像便利店。

    罗用溜溜达达进了铺子,笑嘻嘻问铺子里的伙计道:“你们店家可在?”

    店里那些伙计里头,有人识得罗三郎,这会儿见他登门,急忙就到后院寻他们店家去了,不多时,那冯当家便出来了,也是客客气气把罗用请到会客的厅堂。

    “不知罗三郎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冯老儿对自己前些时日想出来的点子很是得意,这时候见罗用来了,更是高兴,怎么样,憋不住了吧?

    “我就是来寻冯瓮问一问,一间铺子要经营多少年,才能称得上是老字号?”罗用拱拱手,笑着问道。

    “没个两三代人的经营,如何敢称老字号?”冯老儿笑眯眯说道。

    丫这意思就是说不肯带罗用一起玩了,罗用的儿子估计也没戏,等到了罗用孙子那一辈,说不定还能有点机会。

    “因何要叫老字号精品荟萃,干脆叫长安百家荟萃多好。”罗用也想把自家的货铺到别人家的铺子里,也想弄些别人家的货卖卖,充实一下自家货架,顺便再挣点分成。

    “罗三郎思啊!”冯老儿赞了一句,顺手又给罗用画了个大饼:“将来兴许还真有弄出百家汇翠那一日。”

    得,这小老儿摆明了就是不肯带他一起玩了,罗用也不恼,这些人不带他玩,他就自己玩呗。

    说起来,这些老字号一联合起来,在长安城闹出的动静也挺大,还有一些文人骚客给他们写诗题字的,罗用的南北杂货都开张这么久了,也没见谁给他题过一首诗。

    罗用说实话还是挺羡慕这些老字号,他本人对这些老字号的印象也不错。

    但竞争总是会存在,就好比在他们丰乐坊与安仁坊之间,这两个坊的住户每日里去南北杂货买甜品多一点,还是去蜜芳斋买糕点多一点,直接就影响着这两家铺子每日的营业额,罗用也希望蜜芳斋长存不倒,但是涉及到利益的时候,他还是希望自家能多赚一点。

    “我那铺子里每日都有不少人进出,也还能摆得下几个货架,冯翁若是改了主意,随时与我说一声便是。”罗用这也算是把姿态摆得比较低了。

    虽说竞争再说难免,但罗用铺子里主要卖的是西式烘焙,蜜芳斋卖的是中式糕饼,虽然都以甜食为主,客户群有所重叠,但也算是各有各色,并非完全不能合作。

    罗用把该说的都说完了,然后便告别了冯当家,回自家铺子去了,他心里其实对于这个合作的事情,并没有抱多少希望,之所以要走这么一趟,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示好。

    蜜芳斋这边。

    这一天下午,便有一个卖酒的店家赶着一辆牛车,来找冯当家:“听闻今早罗三郎来过?不知他为何而来。”

    冯当家这时候也在想罗用今天上午跟他说的那些话,说实在的,他也是有几分心动,南北杂货那铺子每日多少人进进出出的,若是能把自家糕点摆他们那儿去卖,每日里应也能卖出去不少。

    这时候被这卖酒的一问,便也说了:“言是让我们把他也纳近来,莫要弄这个老字号了,改弄长安百家荟萃。”

    “百家荟萃?”那卖酒的一听:“莫不是说,他也肯让我们把物什摆到他家去卖?”

    “那是自然的,言是还能腾出些许地方。”冯当家说道。

    “哎!”那卖酒的一听这个话,当即面上便露出喜色,双手一拍大腿,正想说点什么,一时却有想起自家前几天还与冯当家等人说过不少要齐心协力抵制南北杂货的豪言壮语,一时又给憋了回去。

    “冯翁你看?”卖酒的小心翼翼问冯翁的意思,毕竟这个事也是他牵的头。

    “这事我一个人如何能做得了主,还需询问诸位店家的意思。”买糕的摆摆手,说道。

    “如此,我便与他们说说去?”卖酒的一听,这事八成有戏。

    “劳烦你了。”卖糕的言道。

    “哎呦,不劳烦不劳烦。”这卖酒的在蜜芳斋也就坐了没一会儿,便高高兴兴出来了,这一个下午,赶着牛车在长安城中逛了好几处地方,与那些老字号沟通交流去了。

    之后那两三日,罗用那些弟子便时常会看到长安城中那些个老字号的店家来逛他们南北杂货,有自己一个人带着家人过来的,也有三三两两约伴一起过来的。

    “你看如何?”

    “他们这铺子,比我预料的还要红火一些。”

    “听闻近日又从离石那边运来不少货物,其中有一批折叠伞,好些人都抢着要买呢。”

    “那一罐罐摆的是甚?”

    “有腐乳,有大酱,还有色拉油这些个。”

    “哎呦,怎么能没有酒呢”

    “醋也没有。”

    也就没几日的工夫,等到罗用下一次休沐,冯当家那边便遣了人来,言是他们店家在铺子那边设了宴席,邀罗三郎赴宴。

    罗用这几日多多少少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这时候又听闻要请他前去赴宴,便知合作的事情要有进展了,过去一看,果然如此。

    这宴席一开始,众人寒暄几句过后,有几个店家便开始唉声叹气叫苦不迭了。

    “哎呦,这卖卖难做啊。”

    “做货容易,卖货难。”

    “若是卖不出去,货做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诸位莫要谦虚,你们可都是这长安城中出了名的老字号。”

    “三郎你不懂,老字号有什么呀,真正买货的时候,那些人都是冲着那些便宜的去。”

    “咱那铺子里那么多人要养活,我这肩膀上担子重啊。”

    欷歔感慨了一番之后,众人这才开始进入了整体,言及合作之事。只是这些小老儿面薄,前几日刚刚挂了这老字号精品荟萃的牌子,没几日若是又下了,就觉得有点怪丢脸的。

    席间有人借着酒劲跟罗用说了这个事,罗用一听,这也算个事?

    “那精品荟萃的牌子便还挂着,过几日另挂一个牌子上去,横竖又不碍什么。”罗用对他们说道。

    “三郎言之有理啊。”

    “还是年轻人脑子好使。”

    “来来来,吃酒吃酒。”

    推杯换盏之间,也没耽误谈生意,最后几方人商定,他们这个合作,完全建立在灵活自愿的基础上,谁家的货要去谁家,不去谁家,谁家的铺子愿意要谁家的货,不愿意要谁家的货,全都自行决定,寄卖所得钱财,便按三七分成。

    罗用是个好说话的,对于这些老字号,只要是肯来的,他们南北杂货都肯接受。

    至于摆货的位置,他到时候会根据入驻的店铺数量,仔细划分出几个位置,每个位置编出号码,头一个月便按抓阄的方式确定各家铺子的货架所在,从第二个月开始,每半年调整一次,哪家铺子帮他卖东西最多,他就让哪家铺子先挑货架。

    “诸位看我这么安排可还公平?”罗用说完自己的设想之后,问在座诸位店家的意思。

    “公平公平!”诸位店家面上笑得都跟一朵花儿似的,心里也跟明镜一般:瞧把这小子给精明的,往后不好好帮他卖蛋糕看来是不行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