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28章 甚的芝士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要说南北杂货这家铺子的开张, 给谁的生活带来了改变, 那首先肯定是丰乐坊周边的居民了。

    这日一早, 晨鼓未响,坊门未开,南北杂货也还未开张,便有不少人排队在铺子前面等着了。

    从那门缝里,隐约可以看到铺子里已经点了灯, 约莫是伙计们正在摆货。

    “葛大, 今日怎的比往日来的迟些?”那边又过来一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儿,有几个排队的便笑嘻嘻与他打招呼。

    这丰乐坊的面积小, 约莫也就光德坊那些大坊的一半,住户有限,各家各户是个什么情况,相互间多少也都有些了解。

    像这葛大,便是丰乐坊西南边, 一个梁姓小官家中的仆从, 他们那家里除了葛大,另外就只有一个老婆子并一个小厮一个婢女, 那老婆子是煮饭的,小厮是跟在他们家郎君身边的, 婢女则是给家里的娘子帮忙,葛大算是他们的头儿,不过他也得看门。

    听闻他们梁家在江南那边也是颇体面的人家,不过这坊间的左邻右舍却也瞧出来, 他们家的日子这两年是一日不如一日了,若不是家里那边出了事,便是那梁大郎在家中失了宠信。

    不过他们家郎君娘子为人都还不错,邻里之间处得也算融洽,大伙儿背地里虽有欷歔,当面总是要给人留着脸面的。

    “哎呦,今日睡迟了些。”葛大说着走过去,排到队伍最后面。

    “你年岁也大了,怎不让家里那个小子出来买?”有人说他。

    “年岁大了觉少,他们那个岁数的小子,正是贪睡的时候呢。”葛大笑着说道。

    事实上那小子贪睡是真,但若是果真将这每天早上来南北杂货买东西的任务交给他,那小子还不得高兴得蹦起来。

    前几天葛大身子骨有些不适,便让他来了一回,结果那小子进了铺子甚都想买,待回去的时候,怀里就抱了一堆物什,郎君娘子都是宽厚的,也就说他两句了事,葛大确是心疼坏了,现如今家里头都什么情况了,哪里还能经得住这般花钱,那小子还当是从前在江南的时候呢。

    正月里的早晨也是颇冷,一群人缩着脖子排着队,相互间说说话,时间过得倒也很快,不多时,前面的铺子便开了门。

    从那入口进去,入眼的依旧是一大片亮堂堂的厅堂,摆满了各样吃食,像葛大这种年轻的时候饿过肚子的,从前那是做梦都想不到世界上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地方,最近这每日清晨来这个铺子购买吃食的时间,便是他一天之中最最享受的时光了。

    他现在这年岁也大了,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也不知道还能活个几年的,不过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并没有什么遗憾。

    家翁信任他,叫他跟着郎君娘子来了长安城,住在这丰乐坊的生活也不错,尤其近来又开了这家南北杂货,更是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色彩。

    葛大在入口处提了一个篮子,进了铺子以后,熟门熟路就往甜品区去了,那边有一个特价区,每日清晨都有一些特惠包,成年人两三个巴掌那么大的一个油纸包,里边放的大多都是一些形状不太好看的、或者是做面包蛋糕的时候切出来的边角料,价钱实惠得很,只要两文钱一包,他们这些街坊最喜欢买那个。

    每日下午的时候,特价区这边还会有一批半价处理的甜品,主要就是为了保证他们这铺子里的吃食的新鲜度,稍稍多放了一日的面包蛋糕,瞅着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便都半价卖了,不少街坊也爱买那个,葛大倒是不怎么买。

    每日清晨这个特惠包好是好,就是限购,每人只给买一包,纵是这般,每日也都是早早就卖完了,来得晚了根本买不着。

    葛大拿了一个特惠包,然后又去柜台那边看了看,挑了一个十五文钱的小蛋糕,他家小娘子生辰到了,从前两日开始,就一直跟他说,叫他今日要记得给她买个奶油蛋糕,生日就要吃奶油蛋糕,这事好像还是皇宫里的圣人先起的头。

    买完了这两样,葛大便不在甜品区多待了,先是拐到旁边那卖豆腐的地方,买了两文钱豆腐,然后又买了些许卤水。

    最后又到最角落那几个货架那里,取了一罐色拉酱一罐豆瓣酱,色拉酱是用来拌菜蔬吃的,豆瓣酱自然就是用来做菜,用这豆瓣酱做出来的肉菜豆腐菜,家里的小郎君小娘子都挺爱吃。

    “特惠包并蛋糕十七文钱,色拉酱十文钱,豆瓣酱八文钱,豆腐两文钱,卤水六文钱,总共是四十三文钱,纸袋要不要?”前面柜台负责收钱的年轻人,一样一样帮他把东西从篮子里拿了出来,又报了价钱。

    “不要不要。”葛大从怀里掏出一个折叠整齐的大号油纸袋,打开来抖了抖,柜台那年轻人连忙接过去,帮他把东西往袋子里装。

    葛大又从怀里摸出一串钱,这钱他是提前数好的,一串便是五十文,这时候只需从那里面数出七文钱便是。

    一下子花出去四十三文,他心里也很是心疼,他家郎君每月也没多少俸禄,这两年江南老家那边也不怎么往京里给他们送钱帛过来了,于是这一家人的日子便越过越拮据,好在早年家里还肯给钱的时候,郎君娘子省吃俭用,又与人借了一些钱财,在丰乐坊置下了这一处宅院,现如今生活虽不富裕,日子总还过得。

    今日恰逢家中小娘子的诞辰,多花了些,又赶上厨房里的色拉酱豆瓣酱都快用完了,平日里倒也不需花费这么多。

    葛大怀里抱着一个油纸袋,一路往自家方向走去,心里还嘀嘀咕咕地算计着,明后日是不是少花几文钱,别的不能省,便只好少买一些卤菜了。

    “葛大,你今日可记得给我买蛋糕了?”一进院子,便听到家里那五六岁的小娘子脆生生问道。

    “买了买了。”葛大笑着回道。

    “在哪里?与我看看?”小姑娘迫不及待道。

    “就在这袋子里,最上面放着呢,我怕给压坏了。”葛大说着,拨开怀里那油纸袋,把奶油蛋糕给拿了出来,却并不直接给了这小娘子,而是唤了平日在娘子跟前伺候的婢女过来:“这个你先拿去娘子屋中。”

    “色拉酱可买来?”这时候做饭那婆子也从厨房里出来。

    “买了。”葛大把自己怀里那个油纸袋直接给她递过去,那婆子看了看,转身又回厨房忙活去了。

    不多时,家里的郎君娘子也都起床,做饭的婆子已经把早饭给他们备好了,这时候便与那婢女一起,将那些吃食端去堂屋外间。

    先是端了一盘蔬菜色拉和一叠小咸菜进去,然后又把葛大方才买来的特惠包开了,用一个藤编的盘子,装了端进去,然后又是几个水煮蛋,并每人一碗粟米粥。卤菜却是没动,那个是今天晚上的菜。

    主人家在堂屋吃饭,并不要家里的仆从伺候,让他们也都吃饭去了。

    仆从吃饭的地方就在厨下,这边也砌了一个土炕,炕桌一摆,粟米粥配杂面饼子,再有一叠小咸菜,每人还能有一个鸡蛋,便也算是不错的吃食了。

    “葛大,这些蛋糕与你们吃,阿耶让我端来。”这边正吃着,家里的小郎君用盘子装了几块面包蛋糕端过来。

    “也不是吃不完,又端来这边做什么。”葛大叹道。

    那小郎君笑了笑,也不说什么,放下东西便走了。

    说实话这一袋子两文钱的面包蛋糕他们兄弟姐妹几个都爱吃,耶娘也爱吃,要说多,那真是一点都没得多,不过偶尔少吃一两块也没什么就是了,葛大前两日身体又有些不好,少年人多少也有一些担心。

    待这一家人吃过了早饭,天光早已大亮,开门鼓也已经敲过,郎君带着小厮出门去了,小郎君回自己屋里读书,娘子就带着两个小娘子在屋里头,做做绣活说说话,婢女也在一旁伺候,帮她们绕绕线,哄哄家中年岁最小的小娘子。

    他们娘子绣工好,前两年在城里的成衣店找了个给店里的衣服绣花的活计,每月也能挣些钱财补贴家用。

    “葛大,明日一早你还去罗三郎家的杂货铺买蛋糕吗?”家中的小娘子没耐性待在屋中跟自家阿娘学绣活,没一会儿又跑到院子里,与正在舂米的葛大说话。

    “去啊,怎会不去。”葛大笑道。这才刚吃完,就又想着下一顿了。

    “你明日也带我去不行吗?”小娘子问他。

    “这事你得问过了郎君和娘子才行。”葛大觉得这事基本没戏。

    “阿耶说等他休沐那一日再带我去。”小姑娘委委屈屈说道:“可是我日日都想去。”

    其实又何止这梁家的小娘子日日都想去罗三郎那杂货铺子,长安城中不少人皆是如此。

    正因为有那让人日日都想去的魅力,南北杂货的生意才会蒸蒸日上,一日好过一日,每日里做那许多甜点吃食,货架上摆得满满的,也不用担心卖不完亏本。

    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这南北杂货的生意好了,自然有些人的生意就会受影响,比如说那久负盛名的蜜芳斋。

    那蜜芳斋所在的安仁坊,就在丰乐坊对面,两两相望,中间隔着一条宽达一百五十米的朱雀大街。

    这边南北杂货开张的时候,那蜜芳斋的一些伙计,就问他们当家,要不要上罗三郎家的铺子瞅瞅去。

    “你瞅他们做什么,只管做好自己的买卖便是。”那老头当时是这么说的。于是之后便再没人跟他提这个,免得又赶上他们当家气不顺,当面再给他们怼回来。

    如此过了二十来日,那南北杂货的生意一日好过一日,就连那罗三郎往自家铺子里弄了一群名声不大好的小孩儿,还是有大把的人愿去他家买东西。

    这一日,蜜芳斋那老头终于憋不住了,令人去南北杂货买了几样最出名的吃食回来。

    最后,就有几样面包蛋糕摆在了蜜芳斋当家的桌头。

    这老头先是尝了尝那传说中的奶油小蛋糕,没说话,又吃了一个那什么蛋挞,依旧没说话,接着又拿起一个咸蛋芝士面包,先是看了看,然后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一边吃着,一边还在那里嘀嘀咕咕:

    “啧,甚的芝士,分明就是乳酪,换个名儿罢了,当我认不出呢。”</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