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26章 专业防贼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四娘这一役, 可谓是一战成名。

    这一晚在场的这些少年人, 后来纷纷又学了这个游戏去坑别人, 对于这个游戏的出处,难免也要说上几句,不久之后,四娘的名头就在那些富n代官n代之间传遍了。

    至于那个被坑的小娘子,家里头嫌她丢人, 说是为了让她修身养性, 不多日便把她送到河南老家去了。

    原本正是要谈婚论嫁的年纪,被这件事情这么一耽搁, 难免就要拖延一两年,没办法,这些世族大家一个个都把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小姑娘不仅无礼在先,后又被人狠狠给戏耍修理了一番, 这事说出去着实也是给他们家族丢人。

    四娘听闻了这件事, 亦是有几分闷闷不乐,她虽然也不喜欢那小娘子, 也有心想要教训她一二,但这种事难道不是当面教训完就完了, 怎的后面还有这么多发展?

    好好的又要把人送回河南老家,又说什么耽误婚期,四娘总觉得这事好像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你无事又在瞎想什么?”罗用最近实在太忙了,倒是乔俊林发现了四娘的异状, 那一天晚上他也在场,自然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说我是不是做得过了?”耽误婚期什么的,这个好像真的有点严重啊,虽然四娘自己并不十分在意婚期什么的,但她知道长安城这些小娘子都挺在意的。

    “这有甚。”乔俊林浑不在意地说道:“就她那性子,摔跟头也是迟早的事,这回若能吸取教训,往后也是要受益的。”

    “也是哈。”四娘觉得乔俊林说得挺有道理。

    不过这件事情,最终还是在年幼的罗四娘心中留下了一个印记,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长安城中的这些世族大家,对待自己家族里的儿女竟是这般心狠。

    不知他们家族究竟是气她的无礼,还是气她的蠢笨。小小的四娘在心里暗暗猜测,肯定还是气她的蠢笨多一点。

    因为这些后续的发展,对四娘来说,这一场胜利也显得有些没滋没味的。

    而且她也发现,在白以茅等人看来,这种事根本再寻常不过了。四娘觉得这些大家族挺可怕的,这些大家族里的人也可怕。

    待罗用终于能腾出时间与四娘说起这件事,已经是好几天以后了,这时候元宵节已过,南北杂货那边的买卖基本上也已经步入正轨。

    听闻了四娘的想法之后,罗用只是摸了摸她的头,一时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在二十一世纪那时候,人们虽然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待他们长大以后进入了社会,就可以决定自己要过什么样的人生,要走什么样的路,但是在眼下这个时代,很多人的命运都是由不得自己的,尤其是女性。

    罗用很高兴四娘的心中能有这样的怜悯。

    “你做得没有错,是她家里做得不对。”罗用对她说道。

    “嗯。”连阿兄都这么说,四娘觉得安心多了。

    “所以你往后便要好好教六郎七娘那两个,莫要打骂。”罗用笑道。

    “我哪里有打骂他们啊”四娘心虚,偶尔骂几句也是有的。

    罗用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小女孩子长大了,眼界也宽了,开始思考社会现状了。

    “莫要再摸我的头发了,我现在都大了。”

    “行,往后不摸你的头发了,我摸七娘的头发。”

    “阿兄我也大了。”

    “你也大了?你今年几岁了?”

    “七岁。”

    罗用挠头,这俩小的虚龄也有七岁了,是不是差不多该进学了?七娘不太好安排,六郎能去的话,还是应该尽快找个学校给他开蒙。

    还有五郎,总在这院子里窝着也不是个事儿,还有四娘七娘这两个,要是长安城能有女子学校就好了

    这事情多的,罗用一个翻身趴在炕上就不想动弹了,最近他实在也是比较累,而且压力也大。

    时间一日日过着,眼瞅着距离还款期限越来越近,罗用说不着急也是假的。照理说二娘那边应该能够支援他一批钱帛才对,就是不知道具体哪一天能到。

    “阿枝问你今晚在不在这边吃饭?”这时候乔俊林过来他们这屋问道。

    “吃啊,吃完了我还要出去会个人。”罗用趴在炕上,闷声闷气回了一句。

    “谁?”乔俊林问他。

    “邢二,你可曾有听闻?”罗用道。

    “略有耳闻。”乔俊林说。

    “此人可有恶名?”罗用问他。

    “无。”乔俊林说道:“都说他是个义士。”

    “那便好。”

    南北杂货那个铺子这几日经营得很不错,不过也有细心的弟子发现,这两日总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在他们铺子周围转悠,不似在瞧新鲜,倒更像是在踩点。

    罗用担心自家铺子被小偷集团盯上,问了周围那些同在丰乐坊开铺子的,那些店家便与他说了,这种事找官府也是无用,官府的人并不擅长抓小偷,原本那些偷儿并不怎么来丰乐坊这边活动,毕竟他们这个坊也是住了不少贵人的,若是不慎偷到阎王爷头上,那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罗用他们这家铺子就不一样了,许多货物都是明晃晃摆在货架上,像削皮刀墨水瓶那些个,随便拿一两个往袖子里一塞,谁人看得出来?再加上罗用等人又是无权无势的,这些偷儿会把主意打到这个铺子头上,再正常不过,指不定这几日就已经被他们给偷了不少。

    有人给罗用指了一条道儿,言是让他去归义坊找一个叫邢二的义士。

    那归义坊距离丰乐坊虽远,但是听闻这长安城里的大小偷儿,很少有不惧那邢二的,若能请来这尊佛,罗三郎家的杂货铺应就能太太平平地经营下去。

    罗用先前在丰乐坊听了这番话,回来以后又听乔俊林也这般说,他心里觉着那个名叫邢二的人,应该也不会太坏,起码在明面上应该是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像邢二那样的人物,说好听点叫做义士,说直白点不就是混社会的。从前罗用只听说过经营娱乐场所需要请人镇场子的,没想到这会儿他自己开个超市,还得请人镇场子呢,无法,谁让这个年代既没有监控也不能扫码消磁。

    这天傍晚,罗用就用两条腿走着去了归义坊,那归义坊距离南北杂货所在的丰乐坊虽远,但是距离罗用乔俊林他们居住的丰安坊倒是很近,从丰安坊南门出去,往西面走个一两公里,左手边就是归义坊北门了。

    之所以走路过去,是为了等一下翻墙回家方便,这长安城的宵禁着实给城中百姓的出行带来许多不便,这两年天下太平,宵禁也不是特别严,只要小心着些别被人给揪了小辫儿,翻墙便翻墙了,翻过的人还不少。

    归义坊在长安城中也算是比较破落的一个坊了,那坊墙久未修葺,可能经常还有人翻进翻出的,好些地方都有豁口,本来也就一米多高的一堵土墙,再弄几个豁口出来,进出着实是很方便的,他们这坊也不住什么学生和大官,平日里也没人盯他们翻墙不翻墙。

    罗用行到归义坊以后,一路问着人,寻到了邢二等人所在的院子。

    透过半人高的篱笆墙,入眼的是一小片颇为宽敞的空地,空地中间建着四四方方一间大土屋,土屋的墙壁上开了不少大窗户,窗户上贴着油纸,屋顶这时候也在冒着炊烟,想来屋里应也是烧了炕的。

    “此处可是邢二郎家宅?”罗用在院子外面扬声问道。

    “你找我们老大作甚?”那边柴堆后面冒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人,看着罗用的眼神满是警惕。

    “我乃离石罗三郎,有事与他商谈。”罗用自报家门。

    土屋那边,吱嘎一声有人推了门板出来,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头发有些乱七八糟的,就在头顶上随意扎了个马尾,也不盘发髻,一条褪了色的头巾子扎在额前,不知是用来保暖还是装饰,身上穿着的短褐,倒像是絮了绵的,脚底下穿的也是绵靴。

    “邢老大,这人说他是离石罗三郎。”柴堆旁边那小孩扬声说道。

    “行了,抱了柴火赶紧进去吧。”邢二说着,几步走到罗用跟前,给他开了院门——一个低矮稀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篱笆门。

    邢二将罗用引入那大土屋之中,进去以后罗用才发现这原来是一个作坊,主要就是分拣一些羊绒鹅绒之类,那些箩筐里装着不少分拣完的和未分拣的。

    几个小孩正围在炕头那里忙活,又是添柴又是调面糊的,瞅着像是在做晚饭。

    罗用对邢二说明了自己此行的目的,那邢二想了想,说道:“这事我倒也能管,届时安排几个弟兄过去便是,我自己却是不能日日都在那边。”

    像罗用这种能把买卖做到这么大,自家在长安城中却又没有什么根底的,这年头倒也少见,所以罗用这一来,就算是邢二的大客户了,只不过他从前还接了许多小客户呢,总不能这大买卖一做,从前那些就都不管了。

    “使得。”罗用点点头,又问他道:“不知这钱财方面?”

    “罗三郎随意给些米面便是。”邢二爽快道。

    罗用一听,便知这孙子也是个狡猾的,自己这保护费若是给得太随意了,他们这边也给他搞个随意保护一下,那能行?

    “每月一贯钱,并米面若干?”罗用试探道。每月一贯钱,每日就是三十三文,长安城中不少贫民半个月的工钱也就这么多了。

    “八百文就好。”邢二大手一挥,每个月就给他减去了二百文。

    罗用一听这么好,非但不给他抬价,竟然还给他往下降,瞅这家伙也不是那么顶实诚的人,于是便问他:“不知邢二郎还有其他什么要求没有?”

    “哈哈哈,离石罗三郎果真是个爽快人!”那邢二哈哈大笑道。

    “”罗用。老子哪里爽快了,老子甚都还没答应呢。

    “不瞒你说,某眼下便有一个难处。”只听那邢二说道:“常言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些小兔崽子太能吃了,那分拣羊绒鹅绒的活计近来也不好接,三郎大义,若能赏他们一口饭吃,每月那八百文钱要不要都无妨。”

    罗用听闻了他的话,当即转头看了看屋里那些‘小兔崽子’们,大大小小的,少说也有三十来个,其中好些都是正长身体的年纪,罗用也是养过娃的人,对这一点那是深有体会。

    只是他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小孩应该都是孤儿,从前大抵都在外面流浪过,手脚八成不会太干净,他这是找人镇场子呢,别搞到后面变成了引狼入室,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

    “三郎应也猜到了,这些小兔崽子从前都是什么出身。”邢二这边滔滔不绝还在那里做推销呢:

    “要说防贼,谁人还能比得过他们?我这边找了人过去镇场子,那也只能镇得住那些道上的,不是还有那么多良家小郎君小娘子,眼睁睁看着你们货架上摆了那么多物什,一时起了贪念,昧走一两样,你能看得出来?你找这些小崽子们过去,他们不仅能给你干活,还能帮你防贼呢。”</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