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24章 贞观十二年元宵节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比罗二娘那边更早的时候, 西坡村这边就已经收到了罗用等人要在长安城开铺子的消息, 罗用在信里说了, 让他们近期运送一批货物到长安城,速度越快越好,数量品种越多越好。

    刚好那一段时间,关内道那边有人赶了一批驽马到离石这边来卖。

    罗用等人先前修的那一条道路,虽然还未通到凉州城, 但还是给关内道那边不少地方带来的便利, 但凡是通了水泥路的地方,要从他们那里来往于离石这边, 比从前那可方便多了,从离石这边又可南下去往长安城等地,于是今年冬季,便有不少关内道那边的人赶了毛驴驽马,运了许多肉干之类的东西, 到他们这边来卖。

    那驽马的价格比毛驴贵得多了, 罗用的那些弟子原本也是不怎么舍得买的,直到他们收到了罗用的信件, 一群人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各自把家底掏一掏, 最后总共凑钱买下了二十匹驽马。

    给这些驽马配上拉货的板车,再装上各家铺子里的存货,还有杜仲胶作坊近来的出产,另外又在当地收购了一些货物, 然后马不停蹄便往长安城去了

    唐初这时候的长安城,一年之中唯一没有宵禁的,就是正月十四、十五、十六,元宵节前后这三日。

    贞观十二年正月十四这日一早,不少城中百姓便兴致勃勃为今晚的赏灯活动开始做准备了。

    “送蛋糕咯!离石罗三郎送蛋糕咯!”

    “南北杂货今晚开业!一次性购物满三十八文钱的,免费送一个小蛋糕咯!”

    上午十点钟左右,便有一些十来岁的小孩在长安各坊吆喝起来,只见他们三五成群,手里捧着一摞摞的纸张,逢人便发一张。

    有好奇的百姓过去拿了一张来看,首先入眼的,便是“南北杂货,盛大开业”这几个大字。

    再往下看,又有一段小字:“开业前三天,凡是进店购物的顾客,无论买多买少,都有一次摸奖的机会,奖品内容有:衡氏造车行出产的杜仲胶车轮配制燕儿飞一辆,南北杂货大礼包十个,燕儿飞竹链五十条削皮刀豆腐”

    再往下,又有几排用红色染料印上去的大字:“正月十四晚,南北杂货开张第一天,凡一次性购物三十八文以上,免费赠送小蛋糕一个,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写的甚?这上面写的甚?”好些人不认识字,这时候便只好追着那些识字的人问,好在这长安城中识字的人也是不少。

    “就是说啊”有些个热心的,就会把这宣传单上的内容从头到尾给他们读上一遍。

    “三十八文,啧啧。”有些人一听那个三十八文的要求,就咂舌了,寻常百姓一个月才挣多少。

    “上面那个抽奖的,不管买多少都能抽。”又有人道。

    “我看他们那里的东西指定也便宜不了。”

    “那可未必。”

    “阿姊食铺那边,不是有贵的也有便宜的。”

    “你们看这背后印的甚?”

    众人翻过另一面来看,只见那上面五颜六色地印着一些小图案,乍一看还因为是印花,仔细就会发现,其实那些图案刻的都是南北杂货出售的一些商品的图案,下面还有标价。

    “燕儿飞六百文一辆,哎呦,买不起哦。”

    “他们这个燕儿飞是杜仲胶车轮的,防水,下雨天也能走,而且行在路上也平稳,比木头车轮舒服多了,不颠簸。”

    “你怎知?”

    “听离石那边过来的商贾说的,他们也就是见过一回,先前想买也买不着,这回倒是在南北杂货开始销售了。”

    “你们看,还有卖豆腐的呢,一文钱两方。”

    “倒是不贵,那阿姊食铺的豆腐也有挺大一块,罗三郎这边卖的,应也不差。”

    “还有卖枣豆糕的,也是两文钱一块。”

    “卤水也有呢。”

    “这个面包是甚?”

    “不知。”

    “不若今晚便去看看吧,买些卤水点心出来吃也好。”

    “还能摸奖嘞。”

    “咱几个合在一处结账,说不定还能领个蛋糕。”

    “若是这般,摸奖怕是也只能摸一回。”

    “这倒是”

    好容易等到黄昏时分,不少住在丰乐坊附近的百姓便跑到罗三郎家那杂货铺去看热闹。

    罗用他们今日请了舞狮队,待到闭门鼓响起之时,那两头狮子便舞得愈发起劲,闭门鼓合着舞狮队的鼓点,咚咚咚响得十分热闹。

    在南北杂货正门前面的空地上,还摆了圆圆的一堆小山一样的奖品,那一辆杜仲胶车轮的燕儿飞就摆在中间最高处,用一个木头架子撑着,旁边还有许多其他奖品,大大小小的品种数量都不少。

    待那闭门鼓敲完了,往日便是坊门落锁的时候,这一日却宣布着夜间娱乐生活的开始。

    南北杂货店门大开,不少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陆陆续续进了铺子。

    进了大门以后,那里面还有一个五六尺宽的小门,小门上面还贴了红纸,写了“入口”二字,在小门的左边,叠放着许多装东西用的篮子,右边则是一排大小相同的柜台,大约是结账的地方。

    进去铺子以后,迎面扑来的,首先就是一阵卤水的香味,再一看,不仅有卤水,还有凉拌菜,有豆制品,各式肉丸,各式甜点一眼望去,满满当当全是各式吃食。

    好些人一看到这么多吃食,就有点走不动道了,看看这个也想吃,看看那个也想吃。

    其中最最令人流连忘返的,就是那甜品区,那一个个的奶油蛋糕,真是看得人垂涎欲滴,只可惜太贵了,若是不要奶油,只买蛋糕胚,那就便宜不少,旁边还有一种叫面包的吃食,不知道是甚,从前也没人吃过,价钱倒是比蛋糕便宜不少,各种口味的,有乳酪的有咸蛋的,还有夹了肉片的,每一样吃食前面都立着一个标价牌,最便宜的一文钱能买两个,贵的十几文几十文都有。

    “劳烦,帮我拿一下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也要。”那边几个人还在犹豫,这一边,有人早早就下手了。

    平日里要到阿姊食铺去吃个蛋糕也是不易,如今这边既然敞开了卖,不少喜欢吃蛋糕的人,自然就要来买了。

    今日负责卖蛋糕的也是罗用的一个弟子,大老爷们一个,五大三粗的,对待食物倒也精心。

    只见他手里拿个夹子,一样一样帮那个顾客把东西从货架上夹下来,一个面包用油纸包了,另外两个蛋糕,从柜子里专门拿了两个包蛋糕用的包装出来,专门购买的加厚的纸张,再按他们师父的指点,精心裁剪出来的,这时候只要把蛋糕往中间一放,在把几个纸叶子折一折,上面的口子一卡,一个蛋糕就包好了,严丝合缝的,上边甚至还有一个提手呢。

    一个面包两个蛋糕包好了,然后又从一旁取了一张粉红色纸条出来写价格。

    这张纸条长得也有些奇怪,约莫一寸宽两寸长。只见那卖蛋糕的,从柜台上拿起一根鹅毛竹,在这张纸条上写了价格。

    “这个芝士咸蛋面包是两文钱,这两个小蛋糕,一个九文钱,一个是十五文钱,合起来是二十六文钱,你等一下出去的时候,在外面柜台上一起结账就好了,拿着这个纸条,莫要弄丢了。”

    “我也要一个咸蛋芝士面包。”这时候,一个围观了好一会儿的顾客也说了。

    那什么咸蛋芝士面包,看起来好像挺好吃的样子,才两文钱,价钱也不贵,偶尔吃一回那是没什么压力。

    “劳烦给我拿一个蛋糕,要这种的。”也有一些人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买蛋糕,像今天这样的日子,一年也就这么一回,横竖都要买,不如多花几文钱,买个蛋糕给家里那几个小孩尝尝鲜。

    “好嘞。”罗用那弟子包完了前面那个面包,赶紧又过来给他取蛋糕,从货架上取下来,然后也像方才那般,用一个硬纸盒包起来,放刀叉的时候还多问了一句:“几个人吃?可要多放两个叉子?”

    “要的。”那买蛋糕的汉子有些拘谨地搓着手。

    “行。”买蛋糕的汉子笑了笑,果然又给他多放了两个叉子在里面,然后又取了一张纸条写上价格递给他。

    这汉子接过蛋糕,左看右看,发现这时候铺子里的人已经很多了,他怕被人挤了怀里的蛋糕,也不敢在里面多待,赶紧往外面结账的柜台走去。

    门口那几个柜台,这时候也都已经有人了,三三两两的还排起了队伍,这汉子也不太明白他们这个收钱究竟是怎么收的,于是他便一边排队,一边探头往前面看。

    只见那负责收钱的汉子,接过他前面那位顾客的篮子,对照着好几张不同的颜色看了看,大概是确认无误了,又算了算总价,这才说道:“一共是四十一文钱。”

    顾客从怀里摸出一串钱,数了四十一文结了账,结完账,那收钱的汉子又从柜台下面拿了一个硬纸盒包装的小蛋糕出来:“购物满三十八文,这是赠送的蛋糕。”

    “嗯。”那青年郎君点点头,接过那蛋糕,又招呼那边一直在门口等候的仆从,让他过来帮自己拿东西。

    柜台这边,这个负责结账的汉子,则把自己刚刚收来的那几张彩色纸条按照不同颜色,一张一张塞到几个不同的盒子里面。

    “就一个蛋糕吗,纸条给我一下。”分完了纸条,他又继续接待下一个顾客。

    “哦。”

    “总共九文钱。”

    “哎哎。”

    “你往这边出去,外面有个抽奖的。”

    “哎。”

    汉子付了钱,提着一个小蛋糕,高高兴兴出了铺子,他觉得今天自己可长见识了,这么大一间铺子,这么多的吃食,好些都是他从前没见过的东西,铺子里的人也都挺好的,并不嫌弃他穿着寒酸。

    “摸奖嘞!摸奖嘞!看谁能摸到燕儿飞嘞!”

    结了账以后,沿着一条用矮桩与绸带围出来的小道,很自然就走到了摸奖的地方,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头上扎着一条头巾子,一边吆喝,一边安排他们这些从铺子里出来的顾客摸奖。

    “来来来,看看你今晚手气怎么样。”

    “呦,是个削皮刀啊,削皮刀好啊,削皮刀那也比豆腐强。”

    “哈哈哈哈。”

    “看看这位客人摸了个甚?我看看啊”

    “空!”

    “哈哈哈哈哈!”

    “今天手气不太好,没事,咱这儿十四、十五、十六三天都有摸奖,今天摸不着明天再来。”

    “后面后面!”

    “这个是甚?”

    “南北杂货大礼包!!!”

    “诸位看看!今天晚上第一个大礼包已经出来了啊!”

    “哇!”

    “你拿好了,这一篮子有点沉,都是可以现吃的东西,哎呦这手气好的!”

    “”

    等轮到这个买蛋糕的汉子,他还挺紧张,他妻子带着几个小孩在外边等他,这时候也都凑过来了,燕儿飞就不想了,就盼着他也能摸个大礼包呢。

    “我看看你摸的甚?”

    “呦,又是一个削皮刀。”

    “别嫌弃哈,这削皮刀也不错,刚刚好些人都摸到了‘空’呢,还有摸到豆腐的,你比他们强。”

    “就一个削皮刀。”那汉子咧着嘴,一手拿蛋糕,一手拿削皮刀,走到他媳妇身边。

    “削皮刀挺好,听说在他们铺子里,一个削皮刀也要卖四文钱呢。”他媳妇说道。

    “我倒是不知。”那汉子憨笑道:“方才买完了蛋糕,那里边人就多了起来,我怕把蛋糕给挤了,赶紧就出来。”

    “这蛋糕多少钱?”他媳妇问。

    “九文钱。”这汉子说。

    “运气好,又让咱摸着个削皮刀。”他媳妇笑了笑,单说一个小蛋糕九文钱,她肯定也是要心疼的,不过近来他们家里头的经济情况稍稍有所改善,难得吃这一回,便也不说什么了,再说还有一个削皮刀呢。

    “阿耶,要吃蛋糕。”家里最小的闺女这时候就扯了她阿耶的衣摆说道。

    “行,咱吃蛋糕。”汉子高兴道。

    两口子领着家里大大小小三个孩子,一路出了丰乐坊,就在朱雀大街西面的水渠边的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

    每年的元宵节,这朱雀大街都很热闹,尤其是在靠近朱雀门这一带,更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每年的赏花灯活动主要就是在这一带,就他们身边的这棵大树上,也挂着几个彩色大灯笼呢。

    一家五口人在大树下坐好,然后那汉子便小心翼翼拆开自己手里面那个硬纸盒,将一个巴掌大的小蛋糕摆到几个儿女面前。

    一般情况下,一个小蛋糕就只配一把叉子,刚刚那个卖蛋糕的汉子问了他一声,又多给了他两把叉子,这时候三把竹叉子,他这三个儿女一人一把,刚好。

    “吃吧。”汉子把三个叉子分到儿女手中,笑眯眯说道。

    “耶娘不吃吗?”最大的女儿问道。

    “耶娘不吃,你们吃吧。”她们阿娘也说。

    “阿娘,这蛋糕真好吃!”最小那闺女用叉子小心翼翼挖了一点点奶油放到嘴里,吃完了咂咂嘴,转头对她阿娘说道。

    “好吃吗?明年元宵节,叫阿耶再给你们买。”阿娘伸手摸了摸小女儿头上软软的头发,说道。

    “阿娘你也吃。”

    “嗯。”

    “好吃么?”

    “好吃。”

    “阿耶你也吃。”

    “你吃你吃。”

    “阿耶,这蛋糕真好吃。”

    一家五口人合吃一个蛋糕,也是其乐融融,旁边不时有出来赏花灯的百姓经过,还有一些小孩提着花灯嘻嘻笑着跑过去,青年男女们三三两两</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