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22章 犯禁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阿姊!疼!”

    清晨, 四娘坐在炕上给七娘扎头发, 用一条布巾子把她的头发扎到头顶, 再挽成一个小揪,下手重了点,七娘那丫头歪着脖子直叫唤。

    “莫动。”四娘敲了她的脑瓜子一下,然后又继续给她弄头发。

    在她们现在居住的这一条巷子里,住着多是殷实之家, 平日里四娘也曾见那些左邻右舍的小娘子们出来外面玩, 一个个都打扮得整齐又俏丽,各种颜色款式的衣裳就不说了, 光是那发型就有好几种。

    四娘也不会梳什么好看的发型,不过她觉得自家姊妹也该入乡随俗,就算不怎么会打扮,至少也应该把形象拾掇得干净齐整一些,免得被那些城里的小娘子们笑话。

    “阿姊, 该吃早饭了。”这时候五郎过来喊她们。

    “就来。”四娘最后又在那个发髻外面, 用布巾子绕了两圈,扎了一个结, 看了看,还挺满意, 这才对七娘说道:“行了,吃饭去吧。”

    七娘那丫头一听这个话,一咕噜下了炕,颠颠就往厅堂去了, 她肚子早饿了,也不乐意让四娘给她扎头,若不是慑与四娘平日里的淫威,这时候哪里又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给她折腾这么久。

    “怎的又梳了个男儿头。”阿枝见这姐妹二人,一人顶着一个丸子头从屋里出来,忍不住笑道。

    “阿兄说梳这个头好戴帽子。”四娘咧嘴笑道。

    “整日的不出门,你们也不戴帽子。”五郎这时候已经坐在厅堂里的热炕上,手里捧着一个粥碗正吹气呢,听闻四娘的话,当即便给她拆台道。

    “阿姊叫我们今天晚上去光德坊那边,你忘了?”四娘也坐下来吃饭。

    眼瞅着年关就要到了,罗大娘也寻思着要给家里这几个小的一人再置办一套新衣裳,她自己实在太忙了,也没有功夫给他们做,只好多花费一些钱帛,到成衣店去买来。

    五郎原本还想说,平日里不出门的时候你们也是这么个发型,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怕四娘记仇,等一下又寻他不痛快。

    “这一旬的卷子可刻完了?”阿枝问他二人道。

    “快了。”四娘回答说:“今日便能刻完。”

    “可要我帮忙?”阿枝又问。

    “前面几旬的卷子,马氏客舍那边还有人买,言是让每份卷子再补五十份过去。”五郎说道。

    “待我做完了这院子里的活计,便帮你们印卷子。”阿枝笑道。

    “劳烦阿枝了。”四娘那丫头还挺高兴,阿枝做活很是细致的,她印出来的卷子,每一份都很干净很清晰,有她帮忙,四娘和五郎就能省下不少时间和精力。

    “客气个甚。”阿枝笑眯眯的。

    其实阿枝还挺喜欢跟雕版墨汁打交道的,虽然她自己并不怎么识得那上面的字,但是与这些东西打交道多了,便觉得自己身上仿佛也染了墨香一般。

    吃过早饭,四娘五郎两个帮阿枝收拾碗筷,六郎七娘那两个也是跟前跟后地跑,跑过了几趟,又到院子里找五对玩儿去了。

    罗用定制的驴车这两日还未好,他与乔俊林依旧是骑燕儿飞去的学校,五对依旧在这个院子里待着,长安城不比西坡村,阿枝她们也不敢放它到外头去溜达,于是这毛驴这两日也是闷得很。

    太学这边,因为年关将近,学生们这几日也不怎么静得下心来念书,常常成群结队地在外面聚会玩乐。

    这一日,罗用便听到乙班有几个学生在那里讨论清风楼的事情,那清风楼乃是饮酒作诗的风雅之地,文人们去那样的地方,难免也要找几个会抚琴唱曲的官妓。

    中午吃饭的时候,罗用便问乔俊林:“听闻你们班有几个学生言是今晚要去清风楼?”

    “都去。”乔俊林说道。

    “哦。”罗用点点头,全班同学一起去清风楼,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好事,但这年头的风气就是这样,先生们大抵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少饮酒。”罗用说道。既然是全班同学都去,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除非乔俊林是想被人排挤在群体之外,要不然他便只有跟着一起去。

    “嗯。”乔俊林应道。

    说起来,自打罗用来了这长安城以后,时常便与乔俊林同进同出,不过有时候他们也会有各自的事情要忙。

    比如说乔俊林又要跟人出去应酬的时候,又或者是这几天,罗用的这些弟子们过来,师徒几人正在为南北杂货那一间铺子的事情忙活。

    这一日晚上,四娘五郎与六郎七娘都去了光德坊那边,罗用也去了那边,他的那些弟子们现如今大多都住在光德坊这边。

    这些人白日里便四处出去寻摸店铺,晚上就睡在马氏客舍的工舍里,吃饭便在崇化坊那边。罗大娘现如今手底下也有不少帮工,她每日都要安排一两名帮工负责做饭,这些时日罗用的这些弟子大多都在她们那边吃。

    按罗用师徒的意思,他们这一间铺子的位置,最好也是在西市周边这一带,位置不一定要很好,但地方要足够大,并且出入一定要便利。

    “我今日在怀德坊那边看了一个临街的铺子,位置离坊门略远了些,地方倒是够大,价钱也合适。”

    这一天晚上,罗大娘领着四娘五郎他们几个出去逛街,罗用依旧与他那些弟子们凑到一处说话,近来他们师徒几个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也未必就要十分靠近坊门的位置,我们毕竟是卖杂货的不是开酒肆的。”罗用说完,又问道:“门前可足够宽敞?”

    “十分宽敞。”那名弟子答道:“旁边就有一条巷子,到时候门前车子若是挺得多了,也可以往巷子里挪一挪。”

    “明日中午我去看一看。”罗用说道。

    若是合适,他便打算把这个院子给买下来。罗用现在手头上没多少钱,但是罗大娘手里有钱,她先前说是要买豆腐铺子,不过一时并没有寻到十分中意的地方,这回罗用就打算把这钱挪来先用,豆腐铺子的钱,之后再慢慢攒吧。

    “这铺子若是定下来了,那咱往后在那里头卖些甚?”许大郎这时候就问了。

    “自然是有甚卖甚。”罗用回答说。

    “那样怕是有些杂乱。”许大郎皱眉,他觉得像西坡村羊舍旁边的那些铺子那样,每一家店铺都只卖一两样物什,便挺好的。

    “我还怕他不够杂哩。”罗用笑道。

    “师父的意思是?”许二郎也有一些不解,杂而不精,这买卖果真做得起来吗?

    “你们过来,听我说”罗用让他的那些弟子们都凑近一点,然后便如此这般,将自己的打算与他们说了,复又道:“此事先莫要张扬,待到开张那一日,叫众人吃上一惊才好。”

    “那我这两日便让人传话回离石,叫他们多送些物什过来。”许二郎那一双眼睛乌亮乌亮的。

    “多多益善。”罗用笑道。

    待晚些时候,四娘几个从外头回来了,罗用便与她们说:“阿兄要在这长安城中开一间铺子,你们这两日若是有空,便多印一些卷子出来,放在那铺子里卖。”

    “把每一旬的卷子都印百来份出来?”四娘高兴道。那些卷子的雕版可都是现成的,这时候再要卷子,只需在现成的雕版上刷些墨汁,再用纸张覆上去印一印便有了,这钱挣得多么轻松愉快。

    “待那十二月下旬的卷子出来了,你们便可以做一个贞观十一年的题集,用针线缝了,再贴个封面上去。”罗用给他们出主意。

    “先印三百份可好?”五郎大着胆子说道,再他看来,三百份已经是十分大胆的决定了。

    “印五百份也无妨。”罗用笑道。

    其实罗用觉得这五百份也不够什么的,现如今他出的数学卷子在这长安城中已经颇有些名气了,想必在不久的将来,在长安城以外的地方也都会有流传。

    再加上这年头又有不少番邦国家的年轻人在长安城求学,他们说不定也会有花钱买个几百份题集回去自己国家的想法。

    在这种大环境下,三五百份题集又够卖给谁的,知道后世那个叫甚王后雄的高考资料,一年能卖出去多少本吗?

    他那还是跟人竞争的结果,罗用现在根本连一个竞争对手都没有,大片的空白市场,就他一个人做独家生意,这感觉就好比是大座大座的金山银山,别人都还不知晓,就光等着他一个人去搬。

    “五百份?”

    “果真卖得完?”

    “万一再像上回那般,印出来却卖不出去可如何是好?”

    “阿兄,我们留在离石那边的册子,也可以运过来这边卖吗?”

    “自然是可以的。”

    “阿兄”

    “作甚?”

    “那卖出来的钱,怎么分啊?”

    “若是我出的卷子,那便是五五分成,若不是,那便是三七分成,我三你们七。”

    罗用觉得有些好笑,他的那些弟子们现在都还没有谁提起这个分成的事情呢,四娘这丫头倒是先提了出来。

    关于分成,罗用也是提前想好了的,那些弟子们负责出货,罗用负责买铺子开店铺、雇人卖货,双方便按七三分成,当然如果哪个弟子要来这个铺子里帮忙卖货,罗用也是要给他开工资的。

    眼瞅着马上就要挣大钱了,四娘五郎那几个别提多激动了,六郎七娘那两个也跟着高兴,一个个的,都跟恨不得钻到钱眼子里一般。

    罗用好容易哄了他们去睡,自己刚要歇下,便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还当是他那些弟子,开门一看,竟是乔俊林。

    “你怎的在这里?”这会儿早都已经关了坊门了,这小子莫非

    “在那边待着也是没劲得很。”乔俊林轻描淡写道。不用说,这小子明摆着就是犯了宵禁了。

    “你这胆子着实也太大了一些。”罗用说这话的时候,面上不知为何竟是带着笑。</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