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WwW.lwxs520.Com第220章 依仗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贞观十一年, 腊月十三这一日, 晨鼓初响, 光德坊坊门一开,便有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另有三人小跑着坠在车后。

    “那不是圣人身边的徐内侍,怎的他昨夜也在光德坊?”

    “那车上之人是”

    “并非,圣人昨夜并未出宫。”

    “即便圣人出宫, 他身边带的应也不会是那徐内侍。”

    “那车上又是何人?”

    “哪里又有什么人, 昨日我见那徐内侍进了马氏客舍,应还是为了那蛋糕的事, 上回他不是没买着。”

    “想来那罗棺材板儿昨夜又专为宫里做了一些。”

    “一些?”有人笑道:“昨日我便住在那马氏客舍,今早起来的时候,刚好便瞧见徐内侍几人抬着一个双臂合抱那么大的蛋糕上马车,双层的,上面还做了许多花儿。”

    “当真?”

    “竟是无缘得见。”

    “还是不见的好, 光是那几个巴掌大的小蛋糕, 几乎都要把我的俸禄给掏空了,再来一个双臂合抱那么大的, 如何能够吃得消。”

    “哎,还是不见的好, 不见的好。”

    “这一大清早匆匆赶进宫去,莫不是要请诸位大臣同食?”有人猜测道。

    “这应是不能吧。”这个猜测好像没有什么根据啊。

    “因何不能,圣人今年挣得那许多钱帛,兴许要与诸位大臣同乐呢。”钱挣得多了, 人也该变得大方一点了吧。

    “不无道理啊!”有人连连点头。

    于是这几个人就抱着这样期待的心情,去参加了这一日的早朝。

    结果从头到尾,皇帝根本提都没提蛋糕那两个字

    皇帝:呵呵。

    这个双层大蛋糕,皇帝最后就与他那一众妃嫔以及皇子皇女们分着吃了。

    虽然下边隔段时间也会有新鲜物什献上来,皇宫里的御厨们也时常会整一些新花样,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样物什,哪一样吃食,能这么得到宫中妃嫔以及皇子皇女们的喜爱。

    皇帝的后宫佳丽无数,子女颇多,今日能来的,也都是一些比较受宠的,二三十人分食那一个双臂合抱那么大的双层大蛋糕,最后竟是吃得干干净净。

    “阿耶,我还要吃。”年幼的皇子专心致志吃完了自己盘子里那一块,抬头一看,原本好大一个蛋糕,这时候竟然一点都不剩下了,于是噙着眼泪跟他阿耶讨要。

    “莫哭莫哭。”皇帝抱着这个儿子,用调羹从那盛放蛋糕用的板子上,刮下一勺奶油喂到幼子口中。

    “阿耶,我也要吃”那边又有一个小女孩怯怯开口。

    “你也要吃?”皇帝笑着向她招手:“来来,这里还有呢。”

    “我也要吃,我也要吃。”小皇子小公主们见自家阿耶今日这般好说话,纷纷凑上前,扯了他的衣摆撒娇。

    还有一些年长的皇子,便自己凑上前去,用调羹舀了那板子上的奶油来吃,皇帝笑眯眯的,并不训斥他们。

    待这一个大蛋糕吃完了,板子上的奶油也被刮得七零八落,众人心满意足,然后皇帝便问那徐内侍了:“你昨日与那罗三郎学做蛋糕,可学会了?”

    徐内侍躬身回道:“这才看过了一回,罗助教让我明晚再去。”

    “罢,那你明晚再去吧。”皇帝点头,他心里也觉得这个蛋糕做起来肯定没有那么容易。

    “喏。”徐内侍躬身应诺,复又道:“做这蛋糕需要提前买了牛乳回来静置,又要提前炮制出一些玉米粉,我这两日便开始准备。”

    “善。”皇帝言道:“缺什么就让他们去买。”

    “喏。”

    待这徐内侍出了殿,便有几个大大小小的寺人围上来与他说话。

    “怎样了?圣人可是命你做蛋糕?”

    “可要我们帮忙?”

    “你这回可真是走了好运了,往后甚都不用愁了。”

    “相熟一场,将来还望徐内侍多多提点。”

    “”

    徐内侍一一应对过后,便叫了平日里交好的两个寺人,言是让他们帮忙做玉米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这宫墙之内更是如此,寺人之间亦有斗争倾轧,亦有惺惺相惜相互扶持,有一些年长的寺人会欺侮年幼的寺人,也有一些年长的寺人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那些小阉人们。

    “你如今倒是出息了,遇着贵人了,只是往后还需时时提醒自己,莫要因为有了依仗,便张扬了。”一个四十出头的宦官对徐内侍尊尊教诲道。

    “我省得。”在这宫墙之内生存,哪里又有能让他们这些寺人张扬的余地,只要能有些许依仗,不再像从前那般可有可无,就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

    “那蛋糕要如何做?徐内侍,你能教教我吗?”说话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寺人。

    他是三四年以前被自己的父母给卖进来的,刚净身那段时日常常发热,许多人都当他熬不住,到底命大,活了下来,做过几年杂役之后,被安排跟在徐内侍身边,徐内侍是个宽厚的,待他也不错,于是这小子便整日跟前跟后的,俨然就是一个小尾巴。

    “此事若是没有经过圣人的许可,你还当是什么人想学就能学?”中年寺人呵斥道。这法子是徐内侍从罗三郎处学来没错,但是到了这宫墙之内,那就还得是皇帝说了算。

    “我不过就是这么一问。”那少年寺人低声道。

    “无事莫要瞎问。”中年寺人说着又对徐内侍言道:“你也莫要这般纵着他,不知天不知地的,当心哪一日惹出什么祸端。”

    “”徐内侍默了默,对那少年寺人说道:“今日你便莫再跟着我了,去小厨房劈柴吧,今晚我要检查,若是少了,明日你便继续劈柴。”

    “徐内侍”那少年寺人红了眼,像是被家中长辈训斥的孩童一般。

    “还不快去?”徐内侍板着脸呵斥道。

    “喏。”少年寺人应了一声,终于不再跟着了,转身往小厨房那边过去。

    徐内侍看了看他离去的背影,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少年人总是很容易就能忘记忧愁,即便是被净了身,又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杂役吃了许多苦头,只要有人待他好一点,他们很快就会忘记先前的疼痛,一日日变得高兴起来。

    但是作为一个寺人,太高兴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们需得时时在心中保持着畏惧和警醒,怯懦的孩子总比开朗的孩子活得更久。

    这一日,徐内侍与老寺人一起做了玉米粉,用浸泡过的玉米粒磨了浆液,又滤出玉米渣来,剩下的细粉并水放在陶瓮之中沉淀,待明日一早再去舀出清水,将陶瓮底下那些淀粉刮下来,放在炕头上慢慢烘干,最后再上磨盘碾一遍,便能得到玉米淀粉。

    这也是罗三郎告诉他的法子,做蛋糕胚的时候,那精白面里面若是不掺些这种玉米淀粉,做出来的蛋糕胚就会比较紧实,不够蓬松。徐内侍将他说过的这些话都仔细记在心中,没事的时候,便独自一人回想琢磨,生怕忘了什么。

    十二月十四这一日傍晚,徐内侍又去了一趟光德坊,待第二日一早回宫之后,他便着手开始制作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蛋糕。

    其实昨日那罗三郎便已经让他试过手了,只是有人在一旁监督提醒,与自己独立操作完成,毕竟还是两回事。

    十五这一日是个大朝,上朝的时间也比往日要长一些,待皇帝下了朝,便有人传话给他,说那徐内侍已经做了蛋糕出来,有宫人品尝过了,言是很不错,问皇帝要不要看看。

    于是皇帝便让人呈了上来,只见巴掌大的一块蛋糕,兴许是因为不够时间做颜色,整一块就是奶白色,花纹倒是做得还不错,与那一日罗三郎呈上来的蛋糕相比,少了几分随性,多了几分工整。

    皇帝尝了一口,滋味与那罗三郎做的蛋糕,并无什么差异,心下满意,便让人赏了绢帛给他,又令徐内侍给后宫妃嫔和皇子皇女们做蛋糕。

    于是之后的日子里,徐内侍便不在皇帝身边服侍了,整日都带着中年寺人与少年寺人,在皇宫里的一个小厨房做蛋糕。皇帝让人管着那块地方,闲杂人等都不让去看,就连皇子皇女们想去都不行,因为担心他们年纪太小嘴巴太近,随便出去与人说了这做蛋糕的法子。

    数日之后,朝中一个老臣六十大寿,在家中摆了宴席,皇帝赏赐了不少东西给他做寿礼,又令徐内侍给他做了一个双层大蛋糕。

    这回这蛋糕有颜色了,个头比上回罗用呈到宫中那一个更大,颜色更多更鲜艳,花纹也做得更精致,见过的吃过的人,就没有说不好的。

    皇帝觉得颇有颜面,令人又赏了徐内侍一回,之后更是常常让他做些蛋糕赏给朝中的大臣们。

    不久之后,就连坊间百姓都有听闻,言那皇宫之中有一个善做蛋糕的徐内侍,乃是与离石罗三郎学的手艺,听闻他不仅蛋糕做得好,性情也是极好的,人长得也好看。

    “我倒是听闻他长得寻常。”

    “胡说,寻常人怎能做出那般好的蛋糕?”

    作者有话要说:  :阉人,内侍,差不多的意思。

    听闻今年的高考已经结束了,祝贺所有脱离苦海的筒子们。</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