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18章 联系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这一回的奶油蛋糕果然没有让罗用失望, 单是这一日下午这些试吃的蛋糕送出去以后, 阿姊食铺那边马上又卖出去一百多个竹签子。

    “又卖了这么多竹签子出去”那一个竹签子就是二十八文钱, 罗大娘这些时日收钱都收到心惊,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的,卖这么多竹签子出去,不就是等于先收了别人的钱来花嘛。

    “阿姊不是打算要开一家豆腐铺,也不用租房子了, 在这长安城里寻摸寻摸, 直接再买一个小院吧。”罗用对罗大娘说道。

    “都花了?你先前在离石那边不是欠下许多钱帛,不若便先拿去还债吧。”罗大娘说。

    “今年夏末, 赵家人从离石县过来的时候,运了不少钱帛过来,早前造打谷机欠下的债务,现如今已经还了大半。”剩下那一小半就不着急了,罗用想还, 他们还不一定乐意收, 先放一放也是无妨。

    “三郎,你说, 这么多竹签子卖出去,可是有些不妥?我就怕将来再生出一些什么事情来。”这竹签子卖得越多, 罗大娘心中就越是不安。

    “阿姊可是害怕遇着什么过不去的坎?”罗用笑问。

    “倒也不是怕这个。”罗大娘道。

    罗用素来都是牢靠的,这几年她们姐弟几人依赖他也有些习惯了,并不觉得对于罗用来说,会有什么跨不过去的坎, 再说现在她与二娘慢慢也都立起来了,就算遇着什么难关,姐弟几人也能相互扶持。

    “那阿姊你怕什么呢?”罗用问她。

    “”罗大娘想了想,竟是不知自己心中究竟在害怕什么。

    这一天晚上,罗大娘躺在床上想来想去,最终还是被她给想明白了,她这其实就是怕事,也不知道怕的什么事,反正就是害怕胆怯。

    先前她还想着,罗用这一番大手大脚的作为,是不是有些不够稳妥,现如今仔细想来,她的那个所谓稳妥,并不是真正的稳妥,这一层名叫稳妥的外衣之中包裹着的,其实是怯懦。

    明明是她自己胆小怕事,却硬是要将这样软弱的心态包装成稳妥,三郎他一定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吧

    罗用确实看得很清楚,在他看来,今年虚龄也才二十一岁的罗大娘,目前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怯懦是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有的,区别是有些人可以正视自己身上的怯懦,并且努力去克服,有些人则终生都活在这样的怯懦之中,在自己的世界里编织无数谎言和借口,然后心安理得地一直怯懦下去。

    “陛下,听闻那罗三郎近日又做出一种名叫蛋糕的吃食,滋味颇佳,陛下不能亲去,不若便让宫人去买。”

    这一日,一个大臣进宫与皇帝议事的时候,顺便就提了一嘴关于蛋糕的事情,然后又给皇帝陛下奉上了几个竹签子。

    皇帝陛下接过那几个竹签子,拿在手上把玩了一番,然后问道:“这竹签上的密语,可解出来了?”

    “还未。”那大臣躬身道。

    “爱卿以为,这些密语可有深意?”皇帝又问。

    “应该只是标记而已,以防有人做了假签拿到他们铺子里去用。”那大臣答道。

    皇帝顿了顿,复又道:“前两日有人与我说,这签字上面刻的,乃是通敌的密语。”

    那大臣一听这个话,额头上的汗水哗哗就出来了,真要按这么说的话,小半个长安城都有通敌的嫌疑了,因为有很多人都接触过这个竹签子,六学之中很多优秀学子也要被牵连进来。

    照理说皇帝应该不会让这种论调坐实才对,毕竟牵扯太大,但是万一这两年皇帝陛下刚好受够了这些世族大家整天在他跟前叨逼叨,打算搞个大动作,把整个朝廷都弄成他自己一个人的一言堂呢?

    “陛下可要彻查此事?”这个大臣也不敢说这个论调一定就是假的,万一到时候说他跟罗用他们也是一伙的呢?

    “不过是捕风捉影的臆测罢了,哪里值得兴师动众去查。”皇帝笑了笑,又问这个大臣道:“你说阿姊食铺现如今已经卖了多少竹签子出去?”

    “数千枚总是有的。”那大臣回答说。

    “动作倒是快得很。”皇帝笑道。

    欠下这么多外债,也算是与不少人建立了些许债务关系,这关系虽浅,却也颇广,虽然跟那些树大根深的世族大家没得比,但至少也已经像一块棺材板儿一样,牢牢把自己钉在了这一片长安城的土地上,非金非石,并非不可撼动坚不可摧,但是想要连根再把他拔起来,却也要耗费一番力气。

    待那大臣走后,皇帝随手将自己手里的那一把竹签子撒到书案上,只见那一根根看似平常无奇的竹签子上面,刻着一串串由“0”和“1”组成的数字。

    除了罗三郎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些数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很多人都相信,罗三郎只要看一眼竹签上的数字,就可以分辨这一根竹签的真伪。

    虽然说能吃得起马氏客舍这个自助早餐的人,都是长安城中的体面人,不太可能会做出拿着假的竹签子上门吃饭这种事,但必要的防伪措施还是要做一下的。

    罗用先给这些竹签子编号,然后在将这些编号翻译成二进制,由“0”和“1”组成的一串串数字。这么做也未必就能起到很好的防伪效果,但是多少也有一些震慑作用,再加上给每一个竹签子编号,本来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工作。

    罗用这几日还打算再雇一个人,专门负责整理竹签子,每一个过来吃自助早餐的人,都把他们的名字和签子上的编号登记下来,哪一日若是出现了什么纰漏,只要花些时间查一查,基本上就能查到是哪几个编号的签子出了问题,对应的也能查到拿着这些签子过来吃饭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这是一项相当细致繁琐的工作,而且还得是罗用可以信得过的人,一时间却也不好找。

    十二月初十这一日清晨,天还未亮,晨鼓未响,便有不少人跑来马氏客舍吃自助餐,这一次尤其又以大娘子小娘子居多。

    “那就是罗三郎吧?”

    “长得真是白净。”

    “笑起来也好看。”

    “听闻他还未婚配?”

    “不知可有心仪的小娘子。”

    “定是还未有。”

    “他来这长安城也不多久。”

    “”

    罗用今年夏天在外面修路,被那大太阳晒得整个人都像糖糕一样黑,现如今几个月时间过去,不知不觉倒是又白了回来。

    今日他穿了一身灰色与白色搭配的细麻布长袍,站在二楼厅堂一角的临时操作台这边裱花,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安静,不说话的时候,瞅着也是一个翩翩少年郎。

    那边那些人的窃窃私语,罗用也是听到了的,说实话这正是他今日想要的效果,二十一世纪的人都知道,甜点这个东西,就是要就着甜品站小哥清爽帅气的画面才更好吃。

    这回这个裱花比前几日送出去给人试吃的样品又要好看些,已经不再是纯白的颜色了,罗用这几日鼓捣鼓捣,总共鼓捣出三个颜色来。

    红的是用桑葚味,绿的是胡瓜味,黄的是桃子味。桑葚用的是桑葚干泡水熬煮,胡瓜用的是胡瓜皮碾碎浓缩,桃子用的是桃子罐头。虽然这几个颜色都算不得十分鲜艳漂亮,但是胜在纯天然,口味也都比较不错。

    待到晨鼓敲过了之后,乔俊林很快也过来了,昨晚是罗用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干活,让乔俊林回丰安坊去了,他毕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也不好一直占用他读书习武的时间。

    乔俊林今日也穿了一套与罗用一样的衣袍,两人合力,总算是把高峰期给应付过去了,这一日来他们这里吃自助早餐的女客实在是多,虽然这小蛋糕也是限量的,每人只有一个,但架不住人多,估摸着还不到八点钟,昨日准备的戚风蛋糕和奶油便都消耗完了。

    “怎的没有了,这才什么时候?”

    “早宴不是还有一个多时辰才结束?”

    “你们昨日怎的不多做一些?”

    “现在做可还来得及?我家小娘子今日特意过来,就是为了吃个蛋糕。”

    来晚了的人还挺多,一些人没吃上,就有些不高兴,一时间那马氏客舍门口熙熙攘攘的,不少人都在那里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时候有一辆马车经过阿姊食铺门前,见了这一番热闹情景,车内便有人说道:“这阿姊食铺倒是热闹。”

    “听闻刚刚推出了一种名叫蛋糕的吃食,小娘子们甚是喜爱。”另一人说道。

    “那蛋糕既是那般好吃,因何不肯多做一些拿出来卖,偏要这般,叫人想买却买不着。”

    “若是个个都能买着了,那也就不稀罕了,他家那竹签子又要怎么卖?”

    “依我看,卖那竹签子也未必就有卖蛋糕挣钱快。”

    “此话倒是不假,不过你因何以为那罗三郎就是想挣钱?”

    “这天底下的买卖人,哪里还有不想挣钱的?”

    “他想挣钱不假,想要举债也是不假。”

    “你看那人,可是宫中内侍?”这时候,另外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人,突然指了指窗外的人群,对另外两人说道。

    “那宦官姓徐,乃是圣人身边的贴身内侍。”另两人往那边一看,很快就认出那宦官的身份。

    “怎的他也在这里挤?”

    “瞧他那着急的模样,怕是没买着蛋糕。”

    “你们说那罗三郎,这回能给皇帝面子不能?”

    “谁知?”

    “打个赌呗。”

    “赌甚?”

    “就赌一顿那阿姊食铺的早宴。”

    作者有话要说:  从昨天开始写写删删,对自己码出来的内容不太满意,更新速度有些慢下来了,望大家见谅。

    另外,上一章有筒子在评论区提出,用羊乳提取的淡奶油不好打发,于是我又倒回去修改了一下,改用牛乳了,大家知道一下就好,于阅读并不会有什么妨碍。</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