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17章 品尝【羊乳改牛乳】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考虑到这个年代的消费能力, 马氏客舍的自助早餐, 便只在官员休沐学生放假那几日才营业而已。

    一枚竹签子卖给朝廷的价格是二十二文钱, 对外的零售价格则是二十八文钱,就购买力来说,这二十八文钱,也就相当于后世的一百块多一点。

    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很贵,但是从收入水平来说, 二十八文钱对于长安城的底层劳动力来说, 基本上已经是他们半个月的收入了,再考虑到长安城粮价颇高, 生活不易,一般人肯定不会去吃这么奢侈的早饭。

    “给,场地费。”

    这一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自助早餐时间结束,帮工们正在收拾场地, 罗用数了数这一日所得的竹签子, 然后将其中一部分推到马飞阳面前。

    阿姊食铺借用马氏客舍的地方卖自助早餐,再怎么样, 场地费总是要给一些的,马家人也不要钱帛, 每回都是直接拿的竹签子,他们拿这个去送人,据说还挺受欢迎。

    “今日倒是多给了一些。”马飞阳拨弄了一下自己面前那一堆竹签子,估摸着, 这回能比上回多得十几个。

    他这里多了十几个,罗用手里头就得多出一百多个,他们这个场地费便是按分成来算,每回自助早餐收回来多少竹签子,其中一成就给马家作为场地费。

    “下回我打算在走廊上再添一排座位。”罗用说道。今天高峰期那两三个小时,好些人来了以后看到大堂中已经没有空座了,询问之后发现雅间里面也都坐了人,于是便只好走了,言是改日再来。

    “像走廊那样的位置,他们能愿意坐?”马氏客舍地方宽敞,上楼梯以后的那一段走廊也足够宽敞,只是那样的地方真的会有人坐吗?能花得起二三十文钱来吃一顿早饭的,可都不是寻常人。

    “无碍,木榻矮桌弄得清雅一些,再搬些花草盆栽做点缀,应是不差,若是实在不愿坐,那也是无法。”愿不愿意坐,那总得试试看才知道,做这个自助餐,就是要人越多才越有得赚。

    “这件事便交给我了。”好歹也是收了场地费的,再说马飞阳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像罗用又要教书又要上朝又要搞自助餐的。

    “如此,便有劳马兄了。”罗用笑道。

    “贤弟何需如此见外。”马飞阳笑盈盈道。

    “喂,好了没有,走了。”乔俊林在一旁等得不耐烦了,出声催促道。

    “好了。”罗用把那些竹签子哗啦啦往布口袋里一装,拎起来就走了。

    那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

    马飞阳:这种被人抢了小伙伴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看什么呢?”马四郎这时候从楼下上来。

    “你说这两人怎么就能这么好呢,整天同进同出的。”马九郎对他阿兄说道。

    “你若是闷得慌,便也与我同进同出好了。”马四郎笑道。

    马飞阳:想要个跑腿的你就直说。

    “今日的竹签子呢?”马四郎又问。

    “都在这儿了。”马飞阳把自己手底下压着的那一堆竹签子往他兄长面前一推。

    “看来罗三郎的买卖做得不错。”马四郎也看出来这个月的竹签子比上个月多了。

    “嗯。”马飞阳点点头,说不羡慕那是假的,那棺材板儿怎么做啥成啥呢,瞧瞧最近这大把钱财赚的。

    “我一会儿出去一趟,客舍这边你盯着点。”马四郎一把一把将那些竹签子往自己怀里塞。

    “你要恁多竹签子作甚?”马飞阳伸手去拦,这一下子若是都被他阿兄给拿走了,那他自己呢。

    “我有用。”马四郎说着,麻利儿把桌面上剩下的那几个竹签子拢一拢,往怀里一装。

    “我的呢!”马飞阳不满道。

    “”马四郎看了自家兄弟一眼,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两根递给他:“莫要胡乱送人。”

    马飞阳:“就这两根,你让我怎么胡乱得起来?”

    马四郎听闻笑了笑,转身下楼去了。

    其实马四郎倒也不是不舍得给自家弟弟多几个竹签子,只是那小子着实没谱,上回被他那几个在长安城刚刚认识的朋友哄得高兴了,随手便撒出去十几个竹签子。

    那十几个年轻人后来果然就拿着各自的竹签子来吃自助餐来了,几个小年轻在餐厅里咋咋呼呼的,引得一些顾客十分不喜,还是那罗三郎反应快,打听清楚对方的来路以后,便说既是马九郎的朋友,怎么都要给他们安排一个雅间,才把这个事情给揭了过去。

    马飞阳也知道自己上回那个事情做得不妥当,有几个朋友过后回过味来,反倒还与他疏远了,这一来二去的,他是两头都没落着好。

    他就不该跟人吹嘘自己有多少多少个竹签子,既是与那些人交好,便请他们到酒肆去吃喝一顿多好,何必给他们竹签子让他们往罗三郎的早宴上凑

    其实罗用他们卖竹签子,倒也并不挑拣客人的出身,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要保证用餐氛围。

    也正是因为如此,最近每一次休沐的时候,罗用都要到这边的自助餐厅来看着,以防出现一些突发状况,再说这长安城中看他不顺眼的人也挺多,也怕有人故意找事。

    “这小半日的工夫,便强过食铺一整日的收入。”崇化坊这边,罗大娘数过了这一日挣回来的竹签子之后,感慨道。

    “五日也只得这一回。”罗用笑道。

    “倒是叫你二人辛苦了,人家休沐你们还要干活。”罗大娘说道。

    “阿姊不是日日也要干活。”罗用说。

    “既是做了买卖,自然就要日日干活,别人家也是一样的。”罗大娘笑道。

    这一日下午,罗用和乔俊林都没有回崇化坊,听闻马家人说,长安城那些客舍酒肆,近来也有人想要模仿他们这个早宴的,相比过不了多久,竞争就会出现了。

    为了保证自家这个自助餐的新鲜感和优越性,除了菜品的新鲜多样以及用餐氛围这几方面,不时还要推出一些新菜。

    要说新菜,在色拉酱之后,罗用很自然就想到了奶油。

    先前那个色拉酱,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吃也是有人吃的,有些人还颇为喜爱,但是并没有形成爆点,也没有在长安城的饮食界掀起什么浪花。

    这回这个奶油蛋糕,则是被罗用寄予了厚望的,他们现在这个自助早餐,说实话除了水果罐头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出挑的菜品,多研究几个主打菜是很有必要的。

    “看看这个牛乳分层了没有?”

    在这个院子侧面的一间小屋,罗用开了窗户,让外面的光线照进来,只见这个屋子里摆了好几个敞口的陶瓮,每个陶瓮上面都盖着陶制的盖子,屋子里还飘着一股奶香味。

    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二次试验了,第一次用的是羊乳,结果最后提取出来的淡奶油竟然不能顺利打发,于是这一次便换作牛乳,在眼下的长安城,牛乳比羊乳要贵出不少。

    乔俊林打开一个陶瓮看了看,又用一根长柄的木勺舀起一些牛乳细细观察:“与昨日像是有些不同。”

    “我看看。”罗用接过那个木勺看了看,虽然不是很确定,但他觉得这应该就是淡奶油了:“就这么取了上层的乳汁来用吧,再放下去,怕是这些牛乳都要发酸了。”

    这淡奶油的提取方法,在后世多用离心机,罗用不知道那个机器的构造,衡氏父子一时也不在身边,没人能给他照机器,他便只好用这笨办法,就是把买来的新鲜牛羊乳静静地放在那里,一直放到牛羊乳之中富含脂肪的那一部分自己浮起来。

    这种分离方法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分离得也很不彻底,要用很多牛羊乳才可以得到少许的淡奶油,好在剩下的牛羊乳还可以用在其他地方,要不然成本就太高了。

    除了淡奶油之外,做蛋糕要用的低筋面粉也是一个问题。

    后世那些工厂是怎么生产低筋面粉的罗用并不清楚,他在空间里找到的方法是用普通白面粉加玉米淀粉配制低筋面粉。

    玉米淀粉在后世也不算什么精贵东西,在眼下这时候却还算是比较稀罕。

    刚好侯蔺手头就有一些玉米粒,他去年和今年都有在院子里种玉米,种出来的也不怎么舍得吃,去年倒是靠卖种子挣了不少钱,今年玉米种子的价钱下来了,他便也没怎么卖,都收着了,这会儿听闻罗用要用玉米,他便都拿了出来。

    那些玉米粒经过充分浸泡以后,再用石磨磨成玉米浆,然后再滤去玉米渣,经过沉淀晒干粉碎以后,最后得到少少的那一点玉米淀粉,被罗用小心地用陶瓮装起来,收在屋中,陶瓮的开口每日都用油纸扎得紧紧的,不让小虫子爬进去。

    精白面配以一定的玉米淀粉,便成了低筋粉,可以做出蓬松度很好的戚风蛋糕,这蛋糕里面加了不少牛乳,还有甘蔗浆和柚子汁,吃起来又松又软又嫩,还有少少的些许韧劲。

    这回这个蛋糕却不是用蒸出来,而是在一个敞口的平底陶瓮中抹了油,将配好的蛋糕糊倒进去,小火烤出来。

    出锅以后小心切成一块块圆形蛋糕,然后再在上面抹了打发好的淡奶油。

    自家用鲜牛乳提取的新鲜淡奶油,加了些许甘蔗浆和柚子汁打发,那甘蔗浆在长安城的浆饮店便能买到,价钱虽然高些,倒也还能接受,柚子汁可以去除牛乳之中的些许腥味,增加一些水果的清香,适当的增加些许酸度,吃起来相对也比较不容易腻。

    这一日下午,先前参加过许家客舍的早宴的女客们,纷纷收到了从阿姊食铺送来的一份甜品。

    只见这雪白雪白的一块糕点,约莫巴掌大小,透着一股浓郁的牛**味,其间又有淡淡的酸甜果香,用勺子挖了一小块放到嘴里,感受着甜蜜美好的味道在口中慢慢化开

    “这是阿姊食铺那边送来的?来人可还说了甚?”

    “言是下一次早宴便有这个,先送一份过来与娘子品尝。”</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