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16章 早宴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之后事情的发展, 顺利得出乎罗用的意料。。しw0。

    皇帝老儿这两年又是卖水泥又是卖杜仲胶的, 挣了不少钱财, 尤其是那杜仲胶,找了一批工匠,专门负责制作华美精致的皮靴,卖给那些番邦贵族,价钱高得能坑死人, 偏偏销量还十分地不错, 每每供不应求。

    这一次,皇帝就是听太学那边一个学生家长把这个事情提了一嘴, 然后他老人家大一挥,不仅国子学那边的问题解决了,连带的太学、四门学、书学、算学、律学这几所学校也都跟着沾了光,弘文馆也没落下。

    皇帝陛下发话了,也不拘一定是要算术考试得了满分才奖, 一次也不拘奖励几根, 只要是学习勤奋成绩优良的学生,都可以看情况适当给与奖励。

    这个消息传开以后, 长安城中不少学子都很高兴,尤其是四门学、书学、算学、律学那几所学校的学子, 虽然并不是人人都有那个实力可以拿到这个奖励,但总归也是一个盼头不是。

    另外,长安城中也有不少人猜测,皇帝此举, 多少应该也有要拔高官学地位的用意。

    就在前些时候,就在距离长安城不远的茂陵,又新开了一家私立书院,那书院的院长在士族文人之间颇具声望,这一家书院刚开没多久,就有不少人把家中子弟送去那里求学,现在学生人数已有五十多名。

    听闻他们那里对学生资质要求颇高,若是资质太差的,出身再好他们也是不要,若是资质过人的,出身再普通他们也肯收。

    说到这茂陵,那就不得不提一提长安城附近的五陵。

    在关中腹地、泾渭之交的咸阳原上,总共分布有九座西汉皇陵,其中又以: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此五陵最为兴盛,乃是许多富家豪族与皇族外戚聚居之地,于是时人又将那咸阳原,称作五陵原。

    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写到:“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李白也曾写过:“五陵年少京东市,银鞍白马度春风。”的诗句。这个五陵年少,指的便是那五陵原上的五陵了。

    眼下这时候,白居易李白都还未出生,不过那五陵原自汉以来便设有县邑,最初迁居于此的,便是关东地区的二千石大官、高訾富人,以及豪杰并兼之家,总体来说,格调那是很高的。

    这回茂陵那边新开的那家书院,名叫槐里书院,因那茂陵所在之地,乃是汉时槐里县茂乡。

    听闻他们不仅不挑拣学生的出身,束脩也要的很少,学院里面还有免费的校舍和食堂,待遇堪比官学。长安城那几所官学也有食堂,罗用他们每天中午就在学校食堂吃饭,另外还有校舍,一些外地学生以及少数几个留学生,便是住在学校的校舍之中。

    眼下这种情况,就连罗用都忍不住要想一想,那些世族大家是不是准备招揽人才,壮大自己的家族力量,更别说是处在皇帝那样的位置了。

    所以长安城不少人都说皇帝这一次之所以这么大方,就是为了彰显官学的优越性,罗用认为这种猜测也挺有道理。

    这一日上午,国子监的一个官员来到阿姊食铺,找罗大娘商量她家那竹签子的售价,既是朝廷出面购买,数量又比较大,这个价钱肯定还要再议一议。

    罗大娘便让他找罗用去问,只要他们和罗用说好了,她这边都没有意见。

    然后这天下午,罗用就被人叫到国子监那边说话去了。

    “三郎以为,这竹签子多少钱一枚合适?”

    与罗用商议此事的乃是国子监的杨主簿,唐代这时候的国子监,是监管六学的一个教育行政机构,所以这回这个事情也归他们管。

    这杨主簿这么问话,隐隐就有几分拿长官身份压制罗用的意思,罗用听闻了,一个抬脚就把皮球给他踢了回去:“杨主簿以为,二十八文这个价钱不合适?”

    管他什么长官不长官的,罗用又不图升官,没事怕他这个长官做什么,再说这国子监除了主簿,还有一个国子祭酒,一个国子监丞,官位都比这杨主簿大,这讨价还价的事情,他们那两个八成也是不想出面。

    “每月数百枚竹签,怎能与先前零散买卖的价钱相同?”那杨主簿说道。

    “倒也是。”罗用笑了笑,问他道:“那么主簿以为,一枚竹签多少钱合适?”讨价还价这种事,相互试探的过程很重要,一方面不能太早就让对方猜到自己这一方的心理价位,另一方面又要尽量摸清楚对方的底线在哪里。

    “”这杨主簿也是好人家出身,自小养尊处优的,并不知道讨价还价那一套,这时候听罗用这么问,他在心里想了想,就说了:“依我看,二十文钱合适。”

    罗用一听这个价位,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二十文钱?这如何使得?这六学之中的学生,可都是正当能吃的年纪,总不好叫我阿姊做了亏本买卖。”

    杨主簿也去过阿姊食铺,知晓他们那铺子里光是一碗水果罐头都要卖到五文钱了,那些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随随便便吃个四五碗,那还不跟玩儿似的。

    只是这回这个任务,却是上头交待下来的,按上面的意思,至多不能超过二十四文钱,最好能把价钱谈到二十文钱左右。

    杨主簿本来就觉得这二十文钱的价格有些强人所难,这时候又听罗用这么一说,心中更是觉得不合适,于是便道:“亏本总是不至于,并非所有学生都吃得那般多,不若这般,那一根竹签子,便按二十二文钱定价,你看如何?”

    罗用听他张口就给一个竹签子加了两文钱,心中便觉有几分好笑,一个竹签子两文钱,一百个也就是二百文,这六所学校加起来,每个月可就是上千文的差价。

    所谓见好就收,罗用这时候便也不再得寸进尺,躬身向杨主簿拱手道:“多谢主簿体恤!”

    杨主簿点点头,对于罗用的识抬举感到很满意,毕竟是给六学学子供应早饭,又是以奖励的形势,若是换了其他商贾,即便是赔钱的买卖,他们也是愿意做的。

    只是在这长安城中,如今也没有哪一家食铺比得过阿姊食铺口碑好,又适合给学生们供应早饭,毕竟是六学的学子,那些太过奢靡的地方也不适合他们去,太过简陋的地方又不能彰显他们的身份,想来想去,还是阿姊食铺最合适,更何况这件事一开始就是这罗三郎起的头,奖品便是那阿姊食铺的早饭,学生们看起来也都是很喜欢的。

    十一月十九这一日,陈博士早早就来找罗用拿了试卷。

    “怎的你还亲自过来拿,我还想着中午的时候再给你送过去。”罗用笑着将一摞试卷交到他手中。

    “早些准备好我好安心。”头一回安排这样的考试,陈博士也是有几分紧张的。

    “不过就是一次考试,又能出得了什么差池。”对于经历过各种大大小小模拟考周考月考期中考期末考的人来说,罗用觉得这一场旬考也就是小儿科,作为一个教师,他在态度上也是端正的,但是要说紧张,那还真是半点都没有。

    “为了以防万一,我让家里人给你们多印几份。”送陈博士出门的时候,罗用又对他说道。

    “你若是不说,我还想不起这一茬。”陈博士十分感激:“等今日考完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晚上就算了,后日中午给我带几个好菜就行。”今天晚上罗用还有其他安排,再说他原本也不喜欢出去与人应酬,所以请吃饭这个事就算了。

    倒是他们这学校食堂实在不怎么样,很多家境好的学生和教师,都会让仆从踩着点儿送热饭热菜过来,罗用就咩有那个条件了,他和乔俊林都是老老实实吃食堂,偶尔若能加几个菜倒是很不错。

    “行,后日中午我便让家人送几个好菜过来。”陈博士一边说着,一边小跑着上了他的那辆马车。

    这一日上午,各班的先生都在考察学生们对于经史子集的背诵和理解,这也是惯例了。

    只不过这回的气氛更好一些,对于一些表现好的学生,先生们就会适当以竹签子作为奖励,倒是给的不多,少的一个,多的三个,拿到竹签子的人还挺多。

    待到了下午,几个班级的学生就都开始考数学了。

    听闻上一回数学考试之后,有一些学生回家以后挨了揍,这回为了不让他们的分数太难看,罗用整体调整了一下难度,弄了不少送分题,另外再设置几个难点,像这样的卷子,随便考个六七十分那还是比较容易的,想要考到九十分以上就比较困难,满分那就很难了。

    不过这回却并不是按照满分来发放奖励,而是靠排名,他们太学这边,一到三名都是十个竹签子,第四名到第十名是五个竹签子,第十一名到第二十名是两个竹签子。

    太学总共也就不到二百人,这个奖励的比例还是比较高的,相对来说,也更有利于提高学生们的学习积极性。

    “哎,又没我什么事。”

    “走了走了,明日我们出城赛马去吧。”

    “大冷的天,我才不去。”

    “哎呦,二十名都没排上,回去又要挨训了。”

    “怎么你老爹还以为你能排在二十名以内?”

    “别提了”

    学生们稀稀落落的,正准备下学回家,结果这时候罗用又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细麻布口袋进来了,口袋里沉甸甸地装了好些物什,瞅那形状倒像是竹签子。

    这棺材板儿拎这么多竹签子过来做什么?难道

    “我看你们有些人学习还是不够勤奋,我想了想,可能还是因为不知道阿姊食铺的早饭有多好吃。”

    只见那棺材板儿从那个细麻布口袋里抓出一把竹签子,说道:“今日没有得过竹签子的人,一人一根。”

    “嗷!!!”这些学生也未必就差这一个竹签子的钱,但是这会儿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兴奋呢。

    “明日一早上马氏客舍二楼,不用在楼下点餐,直接上二楼雅座吃饭。”罗用一边给那些学生发着竹签子,一边说道。

    “可是办的宴席?”一个学生问道。

    “也差不多,明日你们去了便知。”罗用笑道。

    这日下午,罗用把太学的四个班级全都发了一遍。

    学生们也不知道他那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不过离石罗三郎向来就很会弄些新鲜物什,想来明日应也不会让人失望,于是这些学生便纷纷约好,明日一早便去那马氏客舍吃饭。

    这天晚上,罗用从太学这边下工以后,就没有回丰安坊那边的院子,直接去了大娘他们干活的那个院子,关于明日的早餐,他们还得做些准备。

    乔俊林也过来给他帮忙,至于家里那几个小孩,便让阿枝帮忙照顾一下,四娘五郎两个现在也都已经很懂事了,也能帮忙,六郎七娘两个也都是乖巧听话的孩子,阿枝挺喜欢他们的,每日带着这几个小孩子在院子里进进出出的,比从前每日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好多了。

    “餐盘碗筷可都置备好了?”罗用去到崇化坊那边的院子以后,便问大娘道。

    “客用的碗碟筷子都已经送去那边了,案台上要用到的这些餐具还在这边,你看看还差什么。”大娘这时候也忙得团团转。

    “很快就要敲闭门鼓了,我先把这些东西搬过去。”罗用说道。

    “你莫要动手,我让帮工去做。”罗大娘不让罗用沾手,他现在毕竟也是官身,推着板车在街上走,有些人看了不免就要笑话。

    “明日一早要用到的物什,还是早早搬去那边,这头一回,最容易出纰漏。”罗用又道。

    “我省得。”这些事罗大娘心中也是有数的。

    看过了各样吃食的准备情况,又检查了一遍是否还有什么疏漏,赶在宵禁之前,罗用与乔俊林去了马氏客舍那边。

    这时候马氏客舍二楼的厅堂之中,还有不少客人,有些是这个坊间的住户,有些不是,明日休沐,很多人今晚都要出来休闲一番,会个友娱个乐,宵禁了回不去,干脆就在客舍住一晚好了,就算外面的闭门鼓响个不停,与他们也没有任何影响。

    罗用从食铺那里取了好些鸡蛋,拿了一罐大豆油,然后又拿了一个小号的打蛋器,与乔俊林一同去了后院。

    马氏客舍的后院有一排住房,主要作为工舍以及仓库只用,罗用和乔俊林就去了大娘她们先前住过的那间工舍,着手开始制作明日要用的色拉酱。

    前几日罗用来阿姊食铺这边的时候,就听罗大娘跟他念叨说最近的菜蔬倒是便宜,每日都有许多城外的农户挑了菜蔬进城来卖,这寒冬腊月的,菜蔬的价钱竟然一日贱过一日。

    还有农户与她说,按眼下这个形势发展下去,最后怕是连买油纸的钱和柴火钱都挣不回来。

    这长安城的消费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前几年火炕这个东西刚刚出来的时候,就有人再炕头上发些葱苗蒜苗的拿出来卖,挣得了些许钱财。

    近两年油纸的价钱又低了,有些人就在以油纸封顶的低矮房屋里种植,那屋子砌了大面积的火炕,把那些菜蔬种在炕面上,长成以后采下来,担到城中售卖,价钱十分高昂。

    听闻最早开始卖菜的那些人,挑一担菜蔬到长安城里卖了,便能换得一批绢回去。

    这两年冬日里种植菜蔬的人越来越多,价钱自然也就越来越贱,今年不知怎么的,那价钱几乎都要跌落到成本线以下。

    罗用与乔俊林一起,将那些鸡蛋一个个打开,蛋白和蛋黄分开,蛋白装在桌面上的一个陶盆里,蛋黄倒进打蛋桶之中,然后就转动把手开始搅拌。

    说到这个打蛋桶,罗大娘他们当初从离石县过来的时候,就带了两个打蛋桶,后来听闻她们这边生意做得大了,衡氏父子便又脱了马氏商行,大大小小的,又送了好几个过来,崇化坊那边拿了几个大号的过去,铺子这边还有好几个。

    “你往里面添些油。”罗用一边转动打蛋器上面的把手,一边对乔俊林说道。

    “多少?”乔俊林问他。

    “不知,你看着放便是。”罗用也是头一回做这个,听说还挺简单的,应该不至于做不成。

    乔俊林用调羹舀了两调羹大豆油倒进桶里,探头往里面看了看,黑漆漆的,也看不清什么,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屋里点了一盏油灯,还是有些昏暗。

    “那边陶瓮里面有柚子,你拿一个出来剥了吧。”罗用又对他说。

    乔俊林没说什么,走到墙角那个陶瓮前面,掀起上面盖着的一个笸箩,只见那陶瓮里装了满满当当的金黄色柚子,堆得都冒了尖。

    长安城附近并不出产柚子,要从江南地区运来,路途十分遥远,再加上真正好吃的老柚子树上生长出来的柚子,数量本来就很有限。

    所以在长安城这里,柚子的价钱是很贵的,动辄就要好几十文,乔俊林从前出去与人应酬的时候,倒也吃过几回,这会儿看到这么多柚子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被放在这一间工舍里面,感觉也是有几分吃惊。

    “你这些柚子买了多少钱?”乔俊林拿了一个柚子到炕上,一边剥柚子皮,一边问罗用道。

    “不多,这些柚子不大好,价钱便宜些。”罗用说道。

    “你怎不买些好的来?”不好吃的柚子买那么多做什么?乔俊林不解。

    “也不是直接拿来吃。”罗用说道:“这桶里的蛋黄太稠了,你快些剥了那柚子,挤些柚子汁到里面。”

    乔俊林依言往桶里挤了一些柚子汁,过了一会儿,罗用又让他往里面加大豆油,他便又加了,如此反复几次,最后又放了些细盐下去,等到搅拌得差不多了,罗用停下手里的动作,对着油灯看了看搅拌桶里面的成果。

    瞅着好像还不错,用筷子蘸了一点放到嘴里尝了尝,味道也还成。罗用让乔俊林在屋子里等着,他自己跑到前面的铺子里煎了两张口感稍嫩的薄饼,然后又切了些菜蔬,用盘子装了端过来。

    两人在煎饼里面裹了菜蔬,又抹了些搅拌桶里的浓稠酱料。

    罗用这边还没下嘴,乔俊林就一口咬了下去,罗用看到了,不禁笑起来,这小子对他的手艺是不是太有信心了一点。

    “滋味如何?”罗用问他。

    “不错。”乔俊林慢慢嚼着嘴里的食物,清爽中透着几分浓郁,与乳酪有那一两分的相似,但并不像乳酪那么粘稠甜腻,若不是亲眼看到了制作过程,他肯定想象不到这个东西竟然是用蛋黄和大豆油做出来的。

    两人吃完了煎饼,又将那一桶色拉酱仔细收好,然后早早便睡了,第二日一早,三四点钟左右,他们就起来干活了。

    马氏客舍的二楼厅堂,昨晚也是到了后半夜才彻底空出来,罗用这时候过去,把那些羽绒制品收一收,然后再在厅堂四周摆上一些高脚的桌案。

    罗用这一次要搞的就是自助早餐,为了将这个场合布置出自助餐厅的氛围,他一早就开始做规划了,不过真正上手去布置,今日还是头一回。

    “可要我帮忙?”马飞阳那小子今日难得也起了个大早。

    “帮我把这些桌布铺上吧。”罗用这时候巴不得多个人来帮忙,早早把该摆的东西都摆上了,他后面还能多一点时间出来做细节上的调整。

    这些桌布也是提前从布坊买来,里外总共两层,里面那层是米黄色绢布,一直垂到桌脚,外面是深赭色细麻布,桌面上摆着一些颜色光洁的白色瓷碟,看起来就显得格外干净。

    放置食物的案台也不能摆得太规整太死板,如何才能摆得错落有致又不显凌乱,这也是比较讲究技术和审美的

    “喂,你们要不要这么早就来叫我?坊门都还未开,天都还未亮”

    “快些走,莫要嘀咕了。”

    “你们就那么饿啊?非得这时候出来吃早饭?”

    “这不是在家里闲得没事吗,昨晚一早就睡了,睡醒了天还没亮呢,肚子就饿了。”

    “横竖我们就在这光德坊,何必非要等到坊门打开的时候再来吃?”

    “那你知道他们这时候开张了没有啊?”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

    这一行三个人,早上天不亮,长安城的晨鼓都还未敲响,他们就跑阿姊食铺吃早饭去了。

    说起来这时候的少年们着实也是无聊得很,没办法,谁让这个时代缺乏精神娱乐呢,既没有电视台也没有互联网。

    待走到了那阿姊食铺,只见铺子外面挂着灯笼,卖货的窗口已经打开了,竟然有人比他们还早,这时候就已经过来这边买早饭了。

    “听闻今日的早饭是到二楼去吃?”这几个少年人将自己的竹签子递给店里的许大郎长子。

    “不错,今日凡事拿着这竹签子过来的客人,都在二楼用饭。”许大郎长子也不接他们那几个竹签子,而是说道:“二楼上面有人接待,你们尽管上去便是。”

    待这几人上了二楼以后,只见这一个厅堂里面不知点了多扫盏油灯,硬是把这个宽敞的厅堂照得十分明亮,几人还未看清那里面的布置,便先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扑面而来。

    定睛一看,只见在这厅堂的中间和四周的桌案上,竟然摆满了各种吃食,有菜蔬有肉食,各种米面制品,还有粥类浆饮类,各种炒菜,各种卤菜,各种口味的角子,各种口味的水果罐头

    少年人们越看,越是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一定是昨天晚上想了太多关于吃食的事

    “把竹签子给我。”罗棺材板儿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罗、罗助教。”好险没有直接把罗棺材板儿这个诨号给喊出来。

    “拿上餐盘,想吃什么自己去取便是。”罗用收了竹签子,然后又给这几个愣头愣脑的小子们一人递了一个餐盘过去。

    “熬!好多吃食!!!”

    “我不是在做梦吗?”

    “罗棺材板儿这个宴席办得有意思!”

    “好多吃食!好多好多!”

    “还好咱们来得早,来晚了肯定就少了。”

    “你们要吃甚?”

    “这是甚?”

    “这是炒豆折,刚从离石传过来的吃法。”乔俊林这时候刚好就在一旁,听到他们的讨论,顺口便回答了一句。

    “好吃吗?”少年们问道。

    “好吃。”乔俊林点头。

    然后这三个少年人就各自打了一盘炒豆折,坐到一旁吃着去了。

    “我们是不是要去打点汤?”

    “吃罐头吗?”

    “好!吃罐头!”

    “哇,你们看这个豆花,加了卤汁的,这个卤汁好香!”

    “先吃豆花吧,等一下再吃罐头。”

    “你们吃肉吗?这里有东坡肉。”

    “吃!”

    “还有鱼香肉丝。”

    “吃!”

    “这个煎饼好奇怪,里面卷的好像是生的菜蔬。”

    “吃!”

    “这菜蔬里面还加了甚?”

    “瞅着像乳酪,吃起来又不是乳酪。”

    “咸的。”

    “倒是爽口。”

    “我再去拿一个。”

    “你看还有没用煎饼卷起来的,就是把几样菜蔬拌着吃。”

    “你们从前吃过这种的吗?”

    “不曾。”

    “吃肉的时候,来几口这个,解腻。”

    “好吃!”

    “”

    “哇!”这时候,楼梯口那边,又传来一声短促的惊呼,大概也跟他们几个刚来的时候一样,被这大厅里的布置给晃花了眼。

    等到这一日的晨鼓响起来以后,这个厅堂之中一下子又来了许多学生,也有少数一些学生家长。

    这时候罗大娘等人也从崇化坊那边过来了,又有源源不断的吃食补充到二楼这个餐厅中来,学生以及学生家长们端着餐盘在各个桌案之间寻找自己喜爱的吃食,一边闲聊,一边享受着美味又丰盛的早饭,用餐的环境也让他们格外满意。

    这一日之后,但凡是在马氏客舍吃过自助早餐的,都免不了要对人欷歔感慨一番,那罗三朗置办的早宴,形式着实是新颖啊!吃食着实是多啊!口味着实是好啊!

    什么,你说曲水流觞?曲水流觞有什么好的,就一个酒杯传来传去,哪有那马氏客舍的早宴吃得爽快!</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