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15章 商议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三郎昨日可是又熬夜了?”

    这一日清晨, 阿枝早早就做好了饭食, 侯蔺、乔俊林、罗用这三个要上班上学的, 天未亮就都起来了。

    乔俊林舅甥二人这时候都已穿戴整齐,就罗用还顶着一头略显凌乱的长发,只用一根头绳在脑后胡乱扎了一下,显然还未来得及整理。

    “也没有熬到很晚。”罗用说着捧起自己面前那碗粟米粥喝了一口,不冷不热, 刚好入口。

    “可是又在出卷子了?”侯蔺问他。上回那个试卷上面写着贞观十一年十一月第一旬, 那后面自然就会有第二旬第三旬了,再过两日便要到十一月二十了, 估计这两日太学那边马上又要迎来一场数学考试。

    “正是。”罗用点点头,伸筷子夹了一些萝卜丝。

    “趁热吃个鸡蛋饼,莫要等它凉了。”阿枝对罗用说道。

    “哦。”罗用也不客气。转眼他们兄妹几人在这个院子里住了也有半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他们的饭食基本上都是由阿枝在操持,刚开始那几日大家相互间还要稍微客气一下, 等到了这几日, 基本上也就跟一家人过日子差不多。

    吃了一个鸡蛋饼,又喝了一碗粟米粥, 以及些许小菜,罗用便回自己房间整理去了。

    第二旬的试卷他昨天晚上已经确定好了, 这两日便等四娘和五郎两个把雕版给刻出来。

    学校那边,罗用最近也跟其他几位博士以及助教商量过了,让他们在每旬逢九那一日,把所有学生集中起来参加一场数学考试, 他只要六个钟便好。

    太学那几位博士也都比较好说话,几人商议一番之后,便决定把每旬逢九那一日下午安排给罗用作为考试之用。

    其实长安城这些学子们原本便有旬考,考试的过程大多也就是让他们背一背经史子集,并不是十分正式,更没有这种精确到百分之一的计分方式。

    现在罗用占用了逢九这一日下午的时间,至于上午,考的依旧是经史子集,以检验他们这些学子们在这一旬时间里面的学习成果。

    “还未收拾好吗?”乔俊林这时候已经把他们两人的燕儿飞推到院中,见罗用还没出来,就走到他房门口这边看了看。

    “好了。”罗用把璞头那两个脚往头发里面塞了塞,然后拿起桌面上的一叠资料往自己怀里一揣,起身出了屋子。

    其实这时候时间还早,乔俊林这家伙每天早早就要去学校,带得罗用每天也特别早。

    罗用这会儿是刚起来没多久,吃饱了肚子又把自己收拾好了,乔俊林那小子至少比他早起半个时辰,天不亮就在院子里练拳舞剑的,大冷的天,也不知道他怎么坚持得下来。

    “你这璞头扎得着实太马虎了。”乔俊林见罗用从屋里出来,再看看他头上这边鼓一块那边漏一点扎得十分随意的璞头,不免觉得有几分好笑,就这还为人师表呢。

    “走吧。”罗用不以为意,不就是个璞头,多大点事,人卡卡西老师还一边看小黄书一边给学生上课呢,相比之下,罗用觉得自己简直堪称模范教师了。

    “你过来,我给你重新扎一下。”乔俊林拉着他的胳膊,让罗用坐到廊下。

    他们现在住着的这个院子,地方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从前的主人也是一个文人,小院拾掇的还挺仔细,有树又有井的,屋前还有一道走廊,走廊靠院子这一边还设有几处长椅,夏里乘凉冬里观雪的,很是有那几分情调。

    罗用这时候就坐在廊下,乔俊林帮他把头上的巾子拆了重新扎,动作不算轻柔,但态度明显比罗用仔细许多,手法也更熟练。

    这大冷的天,气温低到院子里那棵老树都要被栋得瑟瑟发抖起来,罗用竟觉今日这空气格外清新,天空苍茫辽阔,带着几分别样的美感

    “把头低一低。”乔俊林嫌他把头抬得太高。

    “哦。”罗用很配合就把脑门垂下了,有人帮忙给扎璞头就是好啊,他觉得自己好像可以不用再学习这一项既能了。

    扎完了璞头,两人骑着燕儿飞出了院子,这时候天色也才蒙蒙亮而已,天空中不时飘下一些雪沫子,倒是没有什么风。

    像这样的天气,坊间百姓也都要睡得晚些才肯起床,只有靠近几个坊门的那些食铺,每日依旧早早便开始经营。

    长安城热闹繁华,长安百姓的消费能力也比其他地方的人强出许多,所以这坊间的商业自然也就发达活跃,不仅有这许多沿街的商铺,每日还会有一些脚夫挑了担子推着板车,走街串巷地做些小本买卖。

    阿姊食铺那边,这时候必定也已经开张了,罗大娘也是日日都要比罗用起得更早,凌晨两三点钟就要起来,忙碌几个时辰,在那边院子里把各种吃食准备妥当,待到坊门一开,便让帮工们推着车子将物什搬到阿姊食铺那边去售卖。

    罗用和乔俊林二人骑着燕儿飞去到太学,然后乔俊林就到自己教室早读去了,罗用则去了专供他们这些教职工办公之用的一间屋子。

    那屋子布置得可比外面那些大教室舒服多了,屋里盘了火炕,每日罗用一早过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这间屋子被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炕头上还烧着热水。

    “三郎怎的日日都这般早?”罗用来了没多久,那陈博士也到了。

    “国子学那边可好?”罗用笑着问道。陈博士昨日就被国子学那边给借了过去,今日才又回来了,这么一大早就过来,说不定就是专门找他罗用来的。

    “不过就是规矩比我们这边更多一些,其他并无什么差异。”陈博士走到炕头那里给自己打了一碗热水,放到罗用身边那张炕桌上,然后人也坐了过去。

    “你今日可是找我有事?”罗用问他。

    “你那第二旬的卷子,做好了没有?”陈博士问他。

    “便只差雕版了,十九日下午之前肯定可以做出来。”罗用说道。

    陈博士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言道:“昨日在国子学那边便有学生问我这旬考的事情,我便想着,你这一边若能多印一些”

    “这有何难。”罗用爽快道。

    “如此便谢过三郎了!”陈博士很高兴,他现在解题的水平还行,但是这解题和出题之间,还差了老大一截水准呢,他知晓自己的斤两,就是绞尽了脑汁,怕也弄不出罗用那种水准的试卷,所以干脆便来找他商量,直接采用罗用的卷子,原本还担心这事怕是有几分难办,没想到罗用竟然答应得这般爽快。

    “不过你也知晓印这卷子多少也需要一些本钱。”罗用这时候又道。

    “那是自然,总不好再叫三郎贴钱。”陈博士满口应承。

    “便按那马氏客舍的价钱,如何?”罗用笑问。

    一张卷子二文钱,国子学那边现在的学生人数也有近百人了,每旬便是二百文钱,横竖四娘他们已经花费了那许多力气把雕版刻出来了,多印个百来份,多挣些许钱财总是好的。

    “三郎仁义。”陈博士拱手道。

    这一份卷子的价值,若是作为平时练习之用,两文钱倒也合适,但是现在罗用卖给国子学那边,可是第一时间投入使用的考试试题,也按两文钱来算,那着实就很厚道了。

    “不知国子学那边的学生若是考了满分,可有什么奖励没有?”罗用又问陈博士道。

    “太学这边既有,国子学那边应也是要有的。”这个问题陈博士自己也是考虑过的,只不过太学这边是罗用自己出钱,国子学那边,陈博士却是出不起的。

    这件事还得找国子学那边的人再商量商量,问题应该不大,毕竟在国子学就读的都是三品以上官员的家中子弟,这件事学校方面若是不能解决,学生家长随便捐点钱帛也就解决了。

    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三品以上可没有穷人,即便是从前跟随李氏父子打天下的那些草根出身的功臣名将,这时候他们除了俸禄之外,大多也都有自己的食邑。这食邑就是百姓的税收,几百户食邑,就是几百户的税收,其中有粮食,也有钱帛。

    “我先前奖励给考取满分那几名学生的竹签子,你们若是要买,便去阿姊食铺,一个竹签子二十八文,铺子里就有出售。”罗用笑着说道。

    机会摆在眼前,罗用自然就要帮自家阿姊拉点生意,总不能一直让大娘倒贴钱支持他的事业。大娘她们做那食铺的买卖,每日里起早贪黑的,挣的也都是一些辛苦钱。

    作者有话要说:  先来一发短小君,今晚大概就之后这么多了,明天一定会发愤图强,我保证!</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