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14章 有一就有二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作者有话要说:  这么快,这篇文又上读者栽培榜了,哈哈,营养液给力,多谢大家支持!

    话说这位考了五十九分的小郎君, 这一天晚上挨了他老爹的一顿胖揍, 第二天一早就出门去了, 让仆从把马车赶到他一个铁哥儿们家门口,又让看门的帮他把人给叫了出来。

    “你今日怎的这般早?”他那哥儿们早饭吃到一半就匆匆忙忙跑出来,问道。

    “你上来,我有话跟你说。”这五十九分说道。

    “甚?”他那哥儿们依言上了马车。

    “相比你也听闻了昨日之事。”待对方上了车来,这五十九分叹了一口气, 对他说道:“你的课业成绩比我也好不了多少, 这回想来也是够呛。”

    “唉”一说到这个话题,他那哥儿们也开始叹气了, 他父兄昨晚就已经跟他提起这个事了,今日刚好又轮到他们班上算术课,这回是想躲也躲不了。

    “这么做虽然有点不合适,不过”那五十九分从自己的衣袖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试卷,塞到对方手中。

    “这”他那哥儿们瞅着还有几分犹豫的模样。

    “你也别靠满分了, 随便得个八、九十分的, 莫要挨揍就好。”五十九分对他的铁哥儿们说道。

    “嗯!”他哥儿们感动了!十分郑重地收下了这一份试卷,然后在去往太学的路途之中, 两人就在车上仔仔细细地把这一张试卷给研究了一遍。

    待到这一日他们开始上算术课的时候,这哥儿们果然就看到那年纪轻轻的罗助教捧着一叠试卷进来, 然后又将这些试卷分成几份,让前排的同学往后传。

    这哥儿们心如擂鼓,手心冒汗,人生第一次作弊, 他感到非常非常地紧张!

    待到终于拿到了卷子,提起来正欲答题,却发现有些不对,他今天早晨看到的那一份试卷,第一个计算题分明是127=?再看这时候他手上这份试卷,第一个计算题却是199=?

    不一样?!!!

    这哥儿们只觉自己胸中的鼓点子敲得更激烈了,勉强按捺住慌张的情绪,仔细把这一份卷子从头到尾查看了一遍,果然不一样,一题都不一样!

    这时候再去看那案首,只见上面那一行大字写着:贞观十一年十一月太学算术考试第一旬(2)。

    (2)!竟然是(2)!

    也对,有(1)就有(2),要不然那个(1)是干嘛用呢?

    呜呜完了都完了

    在太学这四个班级里面,昨天那个班级的基础是最差的,所以罗用在给他们出题的时候,难度也设得最低,今日这一份试卷,难度稍微就往上面提了一点点,并不多,但也足够让一些学渣哀嚎了。

    其中最难的依旧是最后一道应用题,两个村子合修一条水渠,根据每个村子灌溉面积不同出工,其中一个村子出工少了,就拿钱来抵,与那龟兔赛跑的题目也是异曲同工,很多学生遇到这样的题目就抓瞎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个班级还是出现了两名满分,罗用当即一人发给他们十个竹签子,每个竹签子能吃一顿饭,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他们随便什么时候过去消费都可以,只要是铺子里有的东西,任点。

    另外还可以带人过去,只不过带过去几个人,每个人每顿饭都要消耗一根竹签子,假如说明日有人带了九个朋友过去,加上他自己就是十个,那么他这十日的早饭,就等于是全部吃完了。

    “谢大郎,明日我们一同去阿姊食铺吃早饭吧?”那谢大郎平日里人缘不错,今日他又考得了满分,班上便有几个学生凑了上去。

    “想吃?”谢大郎笑道:“你们自己考去吧。”

    “诶小气。”那满分若是果真那么好考,他们肯定就自己考了。

    然后第二天早上,那谢大郎就带着老婆孩子上阿姊食铺吃早饭去了。

    这时候的人结婚早,十几岁就成婚了,很多人不到二十就已经为人父母,所以在他们太学,很多学生其实都有老婆孩子,拖家带口出去吃个早饭,再正常不过了。

    “不知罗助教可与你们说过此事?”刚去的时候,那谢大郎还有点担心罗用跟铺子这边没有充分沟通好,心里还想着实在不行就自己掏钱吃一顿好了。

    “哎,说过了,你们这是几位?”许大郎长子听闻,连忙过来招呼他,罗大娘这几日没少叮嘱他们,对于这些从太学过来的人,要格外留心着些,万不能给三郎扯了后腿。

    “我与我妻儿,总共四人。”谢大郎说着便递了四个竹签子过去。

    许大郎那长子探头往窗口外面看了看,见她妻子这时候手里牵着一个女娃就站在不远处,旁边还有一个老妪,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娃,瞅着应是还未满周岁的样子。

    “我家郎君说了,未满周岁的孩子不用竹签子,不足三尺高的孩子便只算半签,那边那位老妪若是不吃的话,你们四人便只要两签半。”许大郎长子言道。

    “竟是如此。”谢大郎笑了,他原本还想着,那罗三郎若能按照他自己说的,好生给他提供几顿早饭,便也算是不错的,没想到对方竟然做得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好,如此一来,他手里的这十个竹签子,便够他们一家四口吃上整整四顿的了。回头去看一看他的妻子,见她这时候果然也是高兴的。

    几人初时也点得不多,就要了两盘角子,一碗红枣豆浆饮,一碗豆浆,一碗梨子罐头,一碗桃子罐头,另外又要了两串鱼丸。

    许大郎长子帮他们把东西端到厅堂之中一个空座上,又道等一下若是还要一些什么,随时到柜台那边去点便是。

    “着实是不错。”待那许大郎长子走了以后,谢大郎妻子笑着说道。

    “那你便多吃一些,不枉为夫辛苦考那一场。”谢大郎笑道。

    一家四口一起吃早饭,他们那大女儿年岁稍稍大些,在父母的照料下自己便也能吃了,小女儿被那仆妇抱在怀中,一口一口喂她吃些红枣豆浆饮。

    小丫头吃过几口,又喊着要吃她阿娘的罐头,她娘便也喂她吃了几口梨子水,然后又吃掉了一整块枣豆糕,这才打着饱嗝不肯再吃了。

    这一边大女儿跟她阿耶面对面坐在那里吃角子,两盘角子都被他们吃完了,还有一些意犹未尽。

    于是小姑娘便又去柜台那边点了一盘饺子,另外又要了一碗桃子罐头。第二碗罐头她吃不完,被她阿耶端过去,几口就给扫荡干净了。

    吃过了早饭,谢大郎依旧要去上学,他妻子便让他先走,自己这会儿刚吃饱,在这里坐坐再走。

    “下回应选在大郎不上学的时候过来吃。”待谢大郎走后,他妻子对自家仆妇言道,今日这早饭着实吃得不错,就是稍显仓促了些。

    “那你下回便与他说。”仆妇笑道。

    “要的。”谢大郎妻子笑了笑,然后又把自己面前那半碗罐头往那仆妇面前推了推,说道:“这半碗却是吃不下了,不若你便替我吃了吧。”

    “这”那仆妇左看右看,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郎君是说了她这仆妇是不吃的,这会儿若是又吃了,万一被有心人拿去说道

    “无碍,你吃了便是。”年轻妇人伸手把自己小女儿接了过来:“我吃过的东西,别个谁还愿吃,白白丢了岂不可惜,你便吃了,吃完了我们就回去了。”

    “哎。”那仆妇应了一声,端起那碗梨子罐头便吃了起来。

    她是谢大郎妻子从娘家那边带来的仆从,也是看着这个小娘子长大的老仆了,成婚的时候又跟随她到了夫家,感情上也颇为亲近。

    他们小娘子近来胃口也是不错的,这么一碗罐头,又有什么吃不下的,还不是特意给她这老仆留下来。

    梨子这东西在他们长安城并不算罕见,秋日里也挺多,只是入冬以后,便显得稀罕起来,寻常人家很难吃得着,这几日天气严寒,家里烧起火炕,难免也会有些干燥,这半碗梨子罐头吃下去,多少也能润润心肺。

    他们这边是一家四口一起吃早饭,家中仆妇也跟着沾了光。

    听闻这两日因这考试一事,在长安城中,挨揍的小郎君们也是不少,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啊。

    罗用给太学的这四个班级考试,每个班级的试卷都各不相同,分(1)、(2)、(3)、(4),总共四份。

    这四份试卷,也是他自打来到长安城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的。

    试题是他自己出的,其中一部分资料摘自空间一些旧书,大约是他从前在大学城收购二手书的时候,那附近的居民把自家小孩的旧书也拿来一起卖了,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是摘录一些出来给这些唐朝学子们用一用,却也是足够了。

    至于雕版,自然就是四娘和五郎两个了,这两个人从前雕过诗经,这几分卷子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

    罗用说等太学那几个班级考完之后,他们就可以印了这几分卷子出去卖钱,然后那两个几乎都要钻到钱眼里面的姐弟二人,就埋头干活去了。

    阿兄说了,这回这个卷子,可以多印一些出来没关系,定是不愁销路,于是就在太学的学生们考试的那几日,这兄妹二人就在家里甩开膀子印卷子。

    为了保证印刷品质,他们还是选用了一种相对比较细腻一点的纸张,裁成与雕版一样的大小,每张纸的成本约莫半文钱,加上墨水的成本,不足一文,这一份试卷总共四张,定价八文钱,放在马氏客舍寄卖,四娘他们给马氏客舍那边的价钱是七文钱一份。

    对于马氏客舍来说,这个买卖虽然没有太大赚头,但他们也是很愿意做的,像他们这种开客舍的,尤其又是要做文人的生意,自然就想把客舍搞得更有文化气息一些。

    罗三郎愿意把这卷子放在他们店里寄卖,别说卖一份还能挣一文钱,即便不挣钱他们也是愿意卖的。

    近日长安城中不少读书人都在讨论太学的这一次旬考试卷,尤其是最后的那几道数学题,龟兔赛跑、两村修路、三人行路、三人绕池,每一题都让他们感觉十分地新颖。

    从前,在孙子算经之中,便有鸡兔同笼一题,一两百年时间过去了,依旧被人津津乐道,现如今罗三郎这四道题,与鸡兔同笼虽有几分神似之处,但还是让人感觉眼前一亮。

    “我倒是认为,最之处还是在于他这个出卷的方式,整卷一百分,出题有深有浅,题题计分,最后只要看一看这些学生的得分,对于他们的算术水平便一目了然。”

    就在很多人对那几道应用题津津乐道的时候,也有一些格外清醒的人,这时候已经开始意识到了计分制考试方式的先进性,它比原来的考试方式更细致更透明,每一题多少分都清清楚楚,受人为因素影响较少,所以自然也就更公平。

    这些日子,马氏商行楼上楼下两个厅堂日日满员,就连后面那些客房的入住率也特别高。

    长安城这些大郎君小郎君们,买得一份试卷以后,往往就要在他们店里翻阅讨论,一来是图方便,二来也是因为这里更有氛围,近来长安城中关心这一份试卷的人,大多集中在马氏客舍。

    “墨可都准备好了?”

    这一日,马氏客舍二楼的一间客房之中,有几个年轻郎君,让仆从买来几份试卷,一人一份分了,然后又在屋里各自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打算也学那太学的学生那样考上一考。

    “我们要做第几份?”一人打开自己手里对半折叠起来的那一份卷子,一张一张翻看起来。

    “自然是做第四份。”有人言道。他们也听说这四份卷子的难度是递增的,第一份最是简单,第四份最难。

    “我看还是做第一份吧。”一个年岁较长的郎君言道。

    “我也觉得先做第一份比较合适,我们并未专门学习过这种算术法,不如还是先做第一份熟悉一下。”屋中又有其他人附和。

    “不过是数字符号有那些许不同而已,算术之法大抵总是相差无几。”有人不以为然。

    “先做第一份吧。”这时候,坐在窗边的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然后屋中其他人就再也没有了异议。

    等到真正开始做题的时候,这些人就都知道了,先做第一份完全是明智之举。

    他们这些人虽然是在国子学就读,比太学还要高一个等级,享受着比太学那边更加优越的教育条件,但是他们本身,却并非是因为资质比太学那边的学生更加优越,所以才读了更好的学校,而是因为出身比那些人更好。

    最后那一道龟兔赛跑的题目,有些人更是绞尽脑汁也做不出来。

    “啧,不做了,横竖咱也不用跟他们拼成绩。”有人实在做得气馁,干脆把鹅毛竹往桌案上一丢,不做了。

    “这两日你们便于家中父兄提一提此事吧,莫要让太学那些人将我们甩到了后头。”窗边那名青年这时候也合上了自己手里面的那一份卷子,说道。

    这还是最简单的一份卷子,他这一遍做下来,别说满分,怕是连八十分都拿不到,因为最后一道题他也不会做。听闻太学那边有好几个考得了满分的学生,这个事实让他感觉到了危机。

    他们的父兄虽然走在了太学那些人的父兄前面,但是他们这一辈人却是未必,那些看似坚不可摧的家族,也总有兴起和衰败的时候,一个家族的发展和兴盛,不可能一直依靠祖上的积攒,后人若是没有出息,衰落也就成了必然。

    他们这些人享受着家族给自己带来的便利与好处,但同样的,也要有承担和推动一个庞大家族发展的觉悟。

    几日之后,便到了十一月十五。像罗用他们这些小官,在每月的朔望之日有两次大朝,也就是初一和十五这两日。

    上朝这种事罗用从前没有经历过,不过从前面圣的时候倒是上过一次朝堂,这回上朝他是跟侯蔺一起去的,反正他们现在就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一起出门倒也方便。

    前几日乔俊林考了一个满分,从罗用那里拿到了十个竹签子,然后他就把这些竹签子给了侯蔺。

    侯蔺很高兴,觉得这个外甥没白疼,请了几个同僚一起到马氏客舍吃早饭,他那些同僚也都特别给面子,今日上朝,还有人特意绕道到丰安坊这边来接。

    侯蔺也不是没有感觉到,自从罗三郎来到长安城,与他们同住一个院子以后,身边那些同僚隐隐就对他多了几分热情。

    就像今日这位同僚,说是来接自己,实际上应该还是为了罗三郎,不过也无所谓,能跟着蹭一回马车也是好的,这大冷的天,坐马车总比骑燕儿飞舒服多了。

    罗用的品级是从七品上,这时候只见他穿着一身绿色官袍,黑色布靴,身量不算很高,身形却也修长挺拔,看起来还是略带青涩的少年人模样,面上带着些许笑意,又似有那几分腼腆。

    单看这人外表,如何能猜得着他竟能有棺材板儿那样的诨号?

    “可是等久了?”

    侯蔺与罗用一同从院子里出来,他这同僚却尽看罗用去了,直到侯蔺与他说话,这才注意到他也出来了,连忙轻咳一声,笑着说道:“我也是刚到,外边冷,快些上车来吧。”

    他这辆马车足够宽敞,三人同坐车中,并不显得拥挤,车内又有暖炉,也不知用的什么炭,隐隐还散发着些许清香。

    三人一路上说着话,这一路的氛围倒也不错,但不知是不是罗用的错觉,对方隐隐好像有几分想要挖墙脚的意思。

    不管是不是错觉,罗用只当自己没听出来,一路装聋作哑一直到宫门,他这会儿刚刚有点喜欢上太学那个地方,并没有想要换岗位的意愿。

    至于这一日的早朝,罗用觉得自己也就是打个酱油的事,最多被问两句最近考试的事情,别的也就没他什么事了,结果却没想到,他这一天竟然还大大出了一把风头。

    原因是国子学那边几个博士提出来,说是希望罗用没旬可以抽出一两日时间,到他们那边去教授算术。

    然后太学这边几位博士就不干了,尤其以那陈博士蹦得最高,说他们摆明了就是想挖墙脚,当初罗三郎还在西坡村待着的时候,他们怎么就不想着请他到国子学去教授呢,这会儿他们太学好容易把人请到长安城来了,他们竟然想来抢人,简直欺人太甚!

    之后,皇帝问罗用的想法:“罗爱卿以为如何?”

    “微臣怕是力有不怠。”罗用说道。

    “每旬一两日的工夫,倒也不耽误你在太学那边的教学。”国子学那边又有一个博士说话。

    “不去。”罗用言简意赅。

    朝堂之上不知谁人轻笑出声,这棺材板儿就是棺材板儿,瞅着是个细皮嫩肉的少年郎,实际上却是个一等一的硬茬。

    这件事发展到最后,还是皇帝给他们提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听闻陈博士与算术一道,亦有所成,不若便让陈博士去吧。”

    陈博士之前也是在太学教过其他几位博士以及博士助教算术的,另外还被借调到算学那边教了一段时间,要说他的算术水平,那确实也是不错的。

    “不知几位爱卿意下如何?”皇帝问国子学那些人。

    “臣以为可行。”国子学那边一个白胡子博士拱手道,除了那罗三郎以外,陈博士确实也是最好的人选了。

    “”陈博士万万没有料到,事情竟然还能这么发展,早知道会这样,他刚刚吵架的时候就少骂几句了。

    “陈爱卿以为如何?”皇帝这个和事佬,这时候又问陈博士的意见。

    “多谢陛下抬爱!”陈博士这老家伙想也不想,一口就答应了。

    罗用在一旁看着也觉好笑,这老家伙变脸倒是快得很。

    不过他也是老油条了,国子学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想来应也十分清楚,而且他显然也有更进一步的意愿。

    罗用跟他不一样,首先他并没有继续往上爬的想法,其次他对国子学那边的情况并不了解,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稀里糊涂地卷入到一些复杂的利益关系之中。

    无论是罗用的拒绝还是陈博士的接受,他们之间看似毫无关联,态度也截然相反,但他二人之间其实有着一个十分本质的共同点,那就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