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13章 太学算术考试第一旬(1)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这时候的学校没有统一的开学季, 也没有统一的毕业季, 学校里的学生都是陆陆续续进来的, 也是陆陆续续离开的。

    学生们年岁不一,学业基础也各不相同,不过在入学的时候,先生一般都会考一考他们,摸摸底子, 好决定将这名学生安排到哪一个班级。

    太学现在总共不到两百名学生, 被分成四个班,罗用每天给一个班的学生上一次数学课, 然后第五天就休息。

    唐初这时候的官员休假制度还是跟前面几个朝代差不多,都是每五日一休沐,学校里的老师休假了,学生们自然也就跟着休。

    长安城这几所好学校的学生们,地位也是比较超然的, 介于平民与官员之间, 官员休沐他们也休,官员吃大食堂他们也吃, 另外还有补助发放,这个年代也不叫补助, 就是跟俸禄差不多的形式。

    鉴于罗用在入职第一天的强硬表现,之后倒也没有什么人当面再来找他的麻烦。毕竟谁也不想当面被人踩,若是被人踩得多了,low逼形象深入人心, 将来再想出头可就难了。

    那天当面对罗用发难的那个学生,不就被他说成脑子不好,后来那个助教也没得什么好,虽然背地里他也跟人抱怨那罗棺材板儿太难说话如何如何,但是在这官场混的人,哪个又是真正没脑子的,当面应和几句,背地里瞧他笑话的人也不在少数。

    在这长安城中,也有不少人关注罗用在太学那边的动态,自那头一日的小插曲过后,之后接连几日,便再没了动静,听闻他教学也是很认真的,每日早早到学校报到,从未有过迟到缺勤的情况。

    然后渐渐的,有些人又开始抖起来了。

    “那棺材板儿现如今如何了?”

    “不如何,安分得很。”

    “啧,到了这长安城,就该跟着这长安城的路数走。”

    “正是。”

    “他若是不安分,你们便教教他在这长安城中为人处世的道理。”

    “这还用你说。”

    也就在第二天,这个昨天晚上刚刚在外面跟人吹过牛逼的学生就傻眼了。

    这一日上午,轮到他们班上数学课,待到了上课时间,只见那棺材板儿抱着一摞纸张走进教室,然后随手将它分成几叠,放在前排那几个学生的书案上:“每人一张,往后面传。”

    前面那几个学生打开那些纸张低头一看,只见那上面印着密密麻麻一整卷的算术题,案首那里印着一行大字:“贞观十一年十一月太学算术考试第一旬(1)”。

    大字下面又有一行小字:“本试卷共60个小题,总分100分,考试时间为六刻钟。一、计算题”

    这时候,后面的学生很快也都拿到了自己的那一份考卷,一看之下,教室里登时就有些骚动起来。

    “这是甚?”

    “这个一百分是个甚意思?”

    “怎的这么多题?”

    “这卷子是他自己印出来的?”

    “莫要吵吵。”罗用拿起戒尺轻敲两下书案:“再有交头接耳的,全都按作弊处理。”

    “罗助教,这个分数是什么意思?”有一名学生出声问道。

    他们从前也有考试,不过从来没有分数这一说,通常就是评个优等中等末等的,虽然也能区分谁的功课好谁的功课不好,但大体总还是有些模糊,罗用提出的这个一百分的概念,倒是十分新鲜。

    “满分一百分,六十分以下都算不及格,谁若能考得满分,我便请他在阿姊食铺吃一旬的早饭。”罗用这时候说道。

    “吃什么自己点吗?”一个学生听了,笑嘻嘻问道。

    “随便点。”罗用大方道。

    阿姊食铺现如今要说价钱最高的,也就是那些水果罐头了,一小碗便要三文钱,稍微大碗一点的就要五文钱,以这些少年人的饭量,若是要点罐头,一顿饭随便吃掉大几十文不在话下。

    “无论有多少人考得满分,你都请?”这棺材板儿口气还挺大,一顿饭就能给他吃掉大几十文,一旬十日,就是大几百文,若是再多来几个考得满分的,岂不就是好几贯钱?

    “你们尽管考考看,我请得起。”罗用笑眯眯道。

    被他这么一激,这些少年人的好胜心果然就被他给激出来了,一个个都抱着绝对要吃穷这块棺材板儿的决心,埋头做题去了。

    这份卷子的第一部分,就是三十道计算题,无非就是一些加减乘除法,这些学生原本就有算术基础,这几日又跟着罗用学了一些,这时候做起来倒也不难。

    算术题后面就是十道选择题,有些个做不出来的,看到这种题型,不免就有些暗暗心喜,甲乙丙丁任选一个,碰碰运气说不定也能中。

    后面的填空题稍微就难了一点

    等到了最后的应用题:龟兔赛跑,赛程总共六里路,乌龟每刻钟爬30丈,兔子每刻钟跑四里路,兔子觉得乌龟跑太慢了,于是它跑一会儿就睡一会儿

    这是什么鬼!

    很多学生看着看着就被绕晕了,那只傻兔子干嘛要边跑边睡,它一刻钟都能跑四里路,一刻半钟不就能跑完全程了,跑到终点再睡不好嘛!!!

    罗用手里拿着一把戒尺,脚下踩着一双鹅绒室内靴,慢悠悠在教室里走来走去。

    太学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大教室里没有火炕,这大冷的天,为了保证采光,教室靠院子那一面的帘子还不能全部放下来,这时候外边正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屋子里虽然燃着好几个炭火盆,许多学生自己也带了暖炉,但依旧还是很冷。

    罗用这时候身上穿着一套厚厚的羊绒毛衣裤,外边又穿了一件絮了绵的长袍,脚上又是羊绒袜又是室内靴的,倒也还好。

    再看这些学生的穿着,大多都穿得很不错,华贵又保暖,但也有那么几个穿得比较朴素单薄的。

    罗用知道在眼下这个年代,为官的若是不捞外快,又没有一个富裕强大的家族做后盾,单单只靠一份俸禄,生活还是比较拮据的。

    就算是在一些比较有能量的家族当中,很多年轻人每个月的花用也都是有定额的,真正可以随意花销不愁没钱的人还是比较少。

    所以罗用开出的满分奖励,对于不少学生来说,其实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

    瞅瞅这一个个抓耳挠腮做应用题的模样就知道了,整整一旬的免费早餐,这些学生大多都不想错过。

    “时间到了,交卷吧。”六刻钟以后,考试时间结束。

    “啊!!!”

    “最后这道题你做出来了吗?”

    “多少多少?那只兔子到底睡了多少时间?”

    “一刻钟?你蒙的吧?”

    “不管了,我也写一刻钟好了。”

    “我也写一刻钟。”

    “不要再写了,快点交上来。”罗用在上面催促。

    学生们纷纷交卷,刚刚经历过一场九十分钟的考试,这些对于考试这回事还不大适应的学子们,精神上多少都有那么一点疲惫,之后的时间罗用也不管他们,就让这些学生在教室里自由活动,他自己就盘腿坐在书案前批改试卷。

    这时候的课程还没有分得那么细,像罗用的数学课,一次就是半天时间,这半天时间里,这个班级的学生都归他管。

    罗用拿着一支蘸了赭色染料的鹅毛竹,一张一张批着试卷,看到错误的就圈出来,在把分数扣掉,最后算一下总分。

    他这回这个卷子出的并不深,所以八十分九十分都比较常见,一百分暂时还没遇到,总共六十个题,就算全部都会做,有些人难免也会因为粗心大意错上那么一两道,再说最后那个龟兔赛跑的题目,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并不算简单。

    这些学生这时候大多也都很关心自己的考试分数,一个个都围在罗用那张书案旁边,罗用批改完一张他们就拿走一张,不时还要起哄。

    “哇!九十九!这家伙竟然考了九十九!”

    “你看他连兔子睡了多长时间都知道。”

    “哈哈哈!也是倒霉,就差这么一分,一旬的早饭就没有了。”

    “还不如我考七十五呢。”

    “还不如我考五十九呢。”

    “你那是不及格。”

    “不及格有什么,反正九十九和五十九都没有免费的早饭吃,依我看都差不多嘛。”

    当天晚上,这个自称自己考五十九跟人家考九十九差不多的家伙就悲催了。

    “你给我下来!你下不下来?”他那五大三粗军营出身的老爹,手里拿个棍子,站在院子里一棵掉光了树叶的大树下咆哮:“再不给我下来,老子今天打折你的腿!”

    “我要是现在下去,你现在就得给我打折了。”这家伙算术不怎么样,脑子到底还是清楚的,这时候双手抱紧树干,死活就是不肯下去。

    “你个浑小子!竟敢给我考不及格!你还有脸了,快点给老子滚下来!”他老子在大树下嘶吼。

    “我不下去。”这时候谁下去谁就是傻子。

    “你个不要脸的,你自己考个不及格,还敢说跟人家九十九分的差不多?”老头子一脚揣在树干上,踹得树上直掉雪团子。

    “他跟你说的?那个卑鄙小人!”中二少年悲愤道。

    “你下不下来?”

    “我不。”

    “你快给我下来!”

    “我不。”

    “王大,你给我搬梯子过来!”

    “阿耶”

    作者有话要说:  先奉上一枚短小君,今晚十二点钟左右再争取搞个大的。

    我悲催的从读者栽培榜彻底掉下来了,看来月底不吼一声营养液是绝对不行的,记住这个血的教训,希望大家以后也能多多浇灌这篇文,爱你们么么扎</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