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10章 欢乐驿站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白以茅等人听闻了罗用一家马上就要去往长安城的消息, 连忙就去找白二叔商量。

    罗用都要去长安城了, 他们是不是也要跟着去长安?先生都走了, 他们还留在西坡村作甚?

    白二叔这时候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呢,虽然说西坡村这个地方难得可以让这几个年轻人静下心来学一点东西,但是这时候罗用既然要去长安城任职,归期不定,他们再留下去, 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

    不若干脆跟他们一起回长安, 家里的大人也有挺长时间没见这几个小孩了,趁这个机会回去团聚吧, 眼瞅着也快到年关了。

    “过几日我们便与罗家人一起走吧。”白二叔说道。

    “嗷!!!”中二少年们高兴疯了!终于要回长安城了!虽然说西坡村这个地方也还不错,但是又怎么能比得上长安城热闹繁华呢,在这小山村一天到晚的除了学习就是遛马,别的娱乐那基本上一点都没有,他们早就憋坏了。

    不过在回去之前, 该买的特产还是要买一些, 听闻长安城那边现在也有阿姊食铺了,这边有的东西, 那边基本上也都有,不过像近日刚出来的豆折, 还有罗三郎家的辣椒酱,那边暂时还是没有的。

    几个小年轻跑到羊舍那条小街去买豆折,开口就是几百斤,用干净的白麻布口袋装起来, 一袋子一袋子摞在马车上,先前他们是骑马过来,这时候到县城去给这几匹马配上马车,坐人的坐人,载物的载物。

    罗家没有马,白二叔把自己的那辆马车借给他们用,作为回报,罗用给了他好些豆瓣酱,另外还抄了一套题集送给他。

    对于这套题集,白二叔真是爱不释手,他一向都很佩服罗三郎出题的能力,怎么就能想得出这般多这般巧的题目呢。

    罗三郎:二十一世纪那些教职工,出题的技术老牛掰了,啥叫题海听说过不?就这几个题目,根本就是沧海一粟九牛一毛。

    不多日,罗用的任职文书也下来了,他与白二叔约好,第二日一早便启辰。

    眼瞅马上就要出发了,别说,还真有点舍不得,尤其是这院子里头的一头驴两条狗,狗还得留着看家呢,罗家院子里还有好些东西,尤其是后院,驴子走得慢,赶不上马车的速度,罗用这回便也不带它了。

    一想想他们一家人都走了,这院子里就剩下一头驴两条狗一群鸡,心里还真挺不舍的,这一天晚上,罗用给它们都加了餐。

    “五对你要好好看家,阿兄说等到开春的时候我们就回来了。”七娘那小丫头拍着五对的身子说道。

    “昂恩昂恩噗”五对这家伙又是叫唤又是打响鼻的,看起来有些不安。

    “阿兄,我们把五对也带上不行嘛?”六郎蹲在一旁问道。

    “我们坐马车,它赶不上,过阵子许大郎他们若是要去长安城,再叫他帮我们带过去。”罗用回答说。

    许大郎两口子也想去长安城看看儿子儿媳,眼下却也没有马车可以坐,他们便说,等下一批杜仲胶出来的时候,正好要送一些到长安城给罗大娘,到时候他们再跟马氏商行的商队一起过去。

    林五郎也想去长安城,他与林父林母提了这个事,那老两口却是不吱声,虽没拦着他不让去,却也没同意说让他去。

    林五郎也知道罗用他们这边马车紧张,便说等过些天,许家人去长安的时候,自己再与耶娘说说。林五郎也知道,老两口这是担心他一旦去了长安城,便要留在那边不回来了。

    第二日出发的时候,除了罗用那些弟子还有作坊里的工人匠人们,村子里的村民们也都出来相送。

    “三郎啊,你这一去,要到何时才能归来?”村子里的老人拉着罗用的手问道。

    田村正走了,罗三郎也要走了,他们这一走,也不知道将来还能不能回来了,那长安城多好啊,比他们西坡村肯定是好多了。

    “我待明年开春便回来。”罗用笑着说道,也不避讳陈博士等人。

    “当真?你这回进京,不是去当官嘛?”村人吃惊道。

    “我这官也是临时的,就是过去教一下算术,教会了就回来了。”罗用坦然道。

    村人原本是不舍得罗用离开的,这时候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又觉得有几分不得劲。

    “你既是去教他们算术,那就是他们的老师了,怎能教完了就叫你回来?”

    “卸磨就杀驴啊,这也忒不厚道了。”

    “不若三郎你便莫去了,白白叫人当枪使一回。”

    “这分明就是看咱们乡下人好欺负啊!”

    罗用看了看陈博士等人的面色,忍不住笑了起来:“却是我自己不想在那边多留,那外头哪里有咱西坡村待着自在,你们只管好好守着村子,我开春便回来了。”

    “哎,那你们路上小心着些。”

    “长安城那边若是果真不错,不回来也使得。”

    “想回来甚时候都能回来,现如今这路也好走了。”

    “当官好,你耶娘在世的时候,就盼着你能有这一日呢。”

    被他们这一说两说的,罗用心里也觉有几分酸涩起来,回想自己当初刚醒过来的时候,与这些村人一起磨豆汁做豆腐,那时候他们罗家一穷二白的,村人们也没比罗家好多少。

    转眼,时间已经过去整整四年了,在这四年时间里,从前那个灰扑扑的黄泥小村,现如今已经是变了模样,好多人家都修了院子,还有用水泥抹了墙面地面的,家里头不仅有粮食,还有了铜钱布帛,有了燕儿飞,有了打谷机

    这些时间相处下来,虽然也遇到过一些事情,有过一些磕磕碰碰,但大抵总是不错的。

    在这样离别的时刻,再回想起往日的情谊,心中难免就要生出许多不舍。

    还好五对和麦青豆粒儿都被他提前栓在了院子里,不然这一刻只会更难过,车里这些小孩,怕是都要哭了。

    罗用再次与众人拱手道别,然后便转身上了马车,出发了。

    给他们赶车的是白二叔的仆从,罗用与四娘六郎七娘四人同坐一辆马车,罗用自己身量也不宽,四娘她们都还是小孩子呢,并不占地方,所以也不是很挤,五郎被安排到陈博士那边蹭车去了。

    这也是陈博士自己提出来的,说罗用这边人多了一点,自己那边只有他和乔俊林,再安排一个小孩子过去也好坐,罗用想了想,就让五郎过去了。

    五郎这小子原本还在上学,一听说罗用要带大伙儿去长安城,就生怕自己被留下。

    罗用哪能那么干,跑了一趟小河村,去跟他们先生请了一个冬天的假期,然后就把人给带出来了,反正五郎本来每年下雪后也是不去学校的,再说五郎这两年渐渐也大了,小河村那个蒙学他也上了挺久了,小河村那个先生的学问也是比较有限,差不多也该给他换学校了。

    这两日还未落雪,马车行在水泥路上又快又稳,一日工夫便已行出去很远,这天傍晚,他们这一行人在一个驿站前停了下来。

    因为陈博士原本就是朝廷官员,罗用这一次也是到长安城去赴任,白二叔等人又出身不凡,所以一行人很顺利就住进了驿站,出门在外,住驿站总比住私人客舍更安心一些。

    罗用把车上那两个小孩依次抱了下来,然后就看到五郎那小子蔫头耷脑地从前面那辆马车上下来了。

    乔俊林那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学习狂,陈博士也是个能把学问当饭吃的,所以他们那辆马车上究竟是个什么氛围,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了。

    这个驿站地方很宽敞,就是设施比较简陋,也没有什么伙食供应。

    罗用他们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有一群人正围在厅堂里烤肉,屋子里摆着一个陶盆,那里头烧着木炭,然后再在上面横两把大刀,肉片就放在刀板上面烤着吃。

    罗用一行刚从外头进来,满身的寒气,在车上坐了一整天了,手脚都是木的,这时候一进来就闻到满屋子肉香,看那些人又是吃肉又是喝酒的,别说,还真挺羡慕。

    “小子,你要不要来吃几片烤肉?”一个四五十岁身材肥硕的男子笑着对六郎招手道。

    “不吃。”六郎抱着罗用的大腿,往他身后躲了躲。

    “多谢这位兄台好意,我们这便自己生火了。”罗用对那边拱手道。

    “哎,无事。”对方摆摆手,浑不在意道。他们这里肉是挺多,酒就没多少了,所以也不太想招呼陌生人一起吃,小孩子嘛过来蹭几块肉吃吃还行,大人就算了。

    不多时,罗用他们这边也安顿得差不多了,又有几个仆从从马车上搬了食材进来。

    罗用让人烧了一个炉子,先焯了一锅豆芽菘菜之类,然后又换另一口铜锅放到炉子上烧着。

    那边正烤肉吃的几个人,伸脖子往这边瞧了瞧,瞧到他们那锅里头白生生的蔬菜,又是摇头又是咂舌的,这大冷的天在外头赶路,不吃点好的怎么能行?

    罗用稍稍用了一些生姜大蒜炝锅,然后又加了一瓢清水下去,这出门在外的,也不是在许家客舍那样的地方,高汤什么的就不用想了。

    直接放清水下去煮,再加些自家做的豆瓣酱和这两日刚炸出来的辣椒油,待到烧开了,就把切得薄薄的羊肉片放下去一起煮,不多会儿便熟了,最后再把方才焯过的蔬菜烩进去,就能开吃了。

    要不怎么说这豆瓣酱和辣椒油工夫了得呢,只要加了这两样物什进去,随便煮一煮,滋味总是差不离。

    罗用从前在川菜馆吃多了这样的口味,有时候难免也会觉着有点腻,不过对于这时候的人来说嘛

    那边那几位兄台的肉都烤焦了,他们自己还没发现呢,罗用都闻着焦味了,再烤下去,都要粘在刀板上了。

    罗用他们这一群人围着小火炉吃水煮肉片,就着各自带来的干粮,旁边炉子上还熬着粟米粥,这会儿粟米还没熟,不过谁若是口渴了,倒是可以先舀一些米汤上来喝着,罗用给自家那些小孩一人打了一碗,看他们哈呲哈呲地吃着水煮肉片,呼呼地喝着粟米汤,精神头都很不错的样子,心里也就放心了不少。

    至于那边那些正使劲往他们这边猛瞧的汉子们,大伙儿都装没看到,好些人呢,总共也就这么一盆热菜,自己人都不够吃的,热情好客什么的,那还是算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