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09章 促膝长谈抵足而眠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当年皇帝初登基之时, 在长安城中设立国子学、太学、四门学这三所学校, 并且安排了三百学子在这三所学校就读。

    其中国子学限定生源人数为七十二人, 乃是与孔圣人众多弟子中最最出类拔萃的七十二圣贤同数,这七十二个学子皆是三品以上官员子弟。

    另外,太学定员一百四十人,乃是三品至五品官员子弟,四门学定员一百三十人, 乃是五品至七品官员子弟。

    现如今将近二十年过去, 长安城中人口增加不少,许多官员家中亦是添丁进口, 原本的那些名额,早已不能满足官员子弟们的教育需求,而且很多长安城中的百姓同样也有让自家子弟求学的意愿。

    所以现在这三所学校基本上都存在超员的情况,只看超得严重不严重而已,其中国子学和太学的情况相对好一点, 四门学超员的情况最是严重, 在往后的很多年里面,四门学的学生人数在六学二馆之中一直都是最多的。

    现在这时候还没有六学二馆, 只有六学一馆而已,相对于高高在上的弘文馆和国子学, 太学在与其他几所学校相比,保有其相对尊贵的地位之余,还是稍微显得亲民一点,而且听说那些外国番邦过来的留学生, 基本上也都被安排在这一所学校求学。

    至于罗用,他上辈子就是一学渣,也不怎么喜欢读书,若不是因为他们学校严格到变态的教学制度,以及老师们孜孜不倦的督促,他也不能顺利考上大学,哪里还能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被名牌大学请去教书。

    所以当陈博士和乔俊林来到西坡村,跟他说请他到太学去担任博士助教一职的时候,罗用的心里是很惊讶的,同时他也在心中暗暗反省,自己这两年沽名钓誉的事情是不是做得有点太过了?

    “三郎意下如何?”陈博士见自己说明了来意以后,这罗三郎面上非但没有什么喜色,甚至还皱起了眉头,心中不免也有几分感慨,这罗三郎果然不是一个贪慕虚名的。

    要知道能担任太学助教一职的,就算不是什么鸿儒大家,在学问上肯定也都是受到认可的。

    陈博士转头看了看乔俊林,希望这小子能够好好表现,毕竟眼下再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说客人选了。

    结果这乔俊林也是好玩,平时看他挺会说挺能表现的,对于校方以及各位老师要求的事情,他也总是十分配合,简直就是听话好学生的典范,结果这会儿他那嘴巴竟是闭得比蚌壳还紧,自打刚刚见面以来,一直到现在,除了初时那几句寒暄,便没再听他多说一个字。

    看来在太学与罗三郎之间,乔俊林显然是打算站罗用那边了,并不想因为自己让那罗三郎为难。

    失策啊

    陈博士在心中叹气。

    “不若两位先去吃饭歇息,此事明日再提?”罗用这时候说道。

    “太学众人诚意相邀,三郎还请细思。”陈博士见他隐隐有一些想要拒绝的意思,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又怎会不知,陈博士尽管安心歇下,此事我还需细想一番。”罗用拱手道。

    这回这个事,罗用心里确实有些犹豫,他小时候看西游记,看那孙猴子到天庭去当了个弼马温,心里就很是想不明白,好好的美猴王不当,干嘛非得跑那儿去受气,天庭那破地方条条框框那么多,各路神仙一个个鼻孔朝天,哪里比得上花果山逍遥自在。

    罗用一向也是闲散惯了,若是进了官场,怕是很容易就要被人揪了小辫儿做文章。不过太学助教这个职位还是比较清贵,也能在文化领域稍微给他镀个金,在乔俊林就读的学校任职什么的,想想也是不错,嗯

    “阿兄,你又要去长安了吗?”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四娘那丫头就问了。

    “还未决定。”罗用说道。

    “你若是要去,这回能带我们一起去吗?”四娘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家阿兄。

    “你很想去啊?”罗用问她。

    “自然了,阿姊也在长安,她写信回来说长安可好可热闹了,元宵节还有花灯看,好多好多花灯,还能猜谜,猜中了花灯就归你了”一说起长安城,四娘就特别兴奋,她可想去长安城了。

    “阿姊说长安可好玩了。”

    “长安的街道好宽好宽的。”

    “长安的桃子好吃。”

    “卖吃食的店铺可多啦!”

    一说到长安城,家里这些小孩就都可向往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没完。

    罗用听着也是有几分好笑,他又想了想,横竖冬日里也修不了路,去一趟长安城稍微镀个金也是不错,还能带家里这几个小孩出去见见世面,还能去看望大娘她们。

    “行,那过几日咱便去长安城看阿姊。”罗用拍板道。

    “当真?阿兄当真?”家里那几个小孩亢奋了,他们也就是这么一说,没想到阿兄竟然真的同意了!

    罗家这几个小孩这一天晚上一个个都激动得不行,一直缠着他们阿兄说长安城的事情,热情满满地计划着去了长安城以后他们要如何如何。

    直到乔俊林过来,罗用开始赶人了,他们这才依依不舍地回自己屋里去了。

    “这便是决定要去了?”乔俊林看这罗家的气氛,也猜到罗用应该是打算要接受这个职务了。

    “是啊。”罗用笑了笑,起身去炕头给他打了一碗热水,这两日虽还没有开始下雪,天气却也很冷了,乔俊林身上穿的却还单薄。

    乔俊林看罗用身上穿着一套白布短褐,外头披着一件絮了绵的长袍,衣襟也不合上,一副邋邋遢遢的居家小老儿模样,不自觉他身上绷着的那跟弦也跟着松了几分。

    在外面修了这大半年的道路,罗用整个人晒黑了不少,还长高了,身上瞅着也有力气了,倒是比从前好些。

    虽然这年头还是比较流行白瘦,仙风道骨俊逸出尘,但乔俊林觉得那也没什么好,像长安城某些小郎君似的,吹一阵冷风都要咳上几天,怎么看也不像是能长寿的。

    罗用问乔俊林太学是个什么样,然后乔俊林就把自己知道的都给他说了,事无巨细,包括他们学校多大,有多少教员多少学生,多少间教室多少间宿舍。

    另外还有一些比较要紧的,像学校的教员之间是个什么关系状态,哪几个人是比较强势的,谁谁的家室背景更加过硬,哪一个人心眼小最好别去招惹,哪一个是比较不错的,可以相交

    从学校说到老师,从老师说到学生,又说到他们太学与弘文馆、国子学还有另外几所学校的关系,一直说到了深夜。

    期间,罗用裹着长袍到杂货铺那间屋子抱了些食材过来,有咸肉有菘菜有蒜叶,还有一些晒干了的豆折,罗用就在炕头那个小灶做了一锅豆折,挺大一锅,两个人边吃边说,竟然全都吃完了。

    说起来,他俩还是同龄,虚岁十八,实龄十七,都是正长身体的时候。

    “这豆折可好吃?”

    “嗯。”

    “改天去长安城的时候,多带一些过去,刘活那兄嫂二人做出来的豆折甚是不错,咱自己虽然也能做,但未必能做得这般好。”

    “可是有卖?”

    “有卖,就在羊舍那边。”

    待吃过了豆折,再收拾收拾,罗用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道:“你这时候过去怕是还要叫门,不若便在这边睡了吧。”

    古时候的人不是也有促膝长谈抵足而眠什么的,他俩年纪差不多大,今晚也聊得挺愉快的,这时候再把人往外赶好像也不太合适,留一留总是要的。

    “嗯。”乔俊林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像这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罗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这颗大龄光棍处男老gay的心啊,再配上这一副十七八岁正值青春萌动期的少年体魄唉,今晚注定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乔俊林这小子的睡姿着实有点好得过头了,自从躺下去以后,就一直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罗用翻了个身,又把他方才与自己说的太学里面的那些事情拿出来想了想。

    其实仔细再想一下太学之所以邀请罗用去当这个博士助教的用意,对方未必就有让他长期任职的打算,罗用也没有这个打算。

    双方合作一段时间,罗用可以趁这个机会稍稍镀个金,太学那边也能名正言顺开始教授从罗用这里传出去的算术法,如此,双方也算是各取所需。

    第二天一早,罗用就去找陈博士说明了自己的决定,陈博士听闻了,自然也是很高兴,学校方面给他安排这么一个任务,若是没办成,那他老陈回去以后也不好交代不是。

    再看看乔俊林,这小子还是不错,甭管他昨天晚上都跟这罗三郎说了些甚,是不是把他们太学给卖了个彻底,横竖只要能把人弄去就好,只要把人弄过去了,其他事情就不归他老陈管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之前好像有写过太学的定员人数是50人,那个数据是错的,今天又查了一些资料,从这章开始就改过来了,另外前面那些内容我也会抽时间回去改改,希望不会影响大家的阅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