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06章 混沌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这一天晚上, 许多西坡村的村民都在自家炕头上辗转反侧, 难以入眠。

    三郎那一句, 咱村这么多户人家,可是养活不了一个冯狗儿,着实是问得扎心了。

    若说过去村中穷困,在顾及自家之余,又要养活一个冯狗儿, 肯定不容易, 可现在大伙儿的日子都好多了不是嘛,家家户户哪怕只要匀出一点点, 也够那祖孙二人吃饱穿暖的了。

    说来说去,还是抠门,从前的日子不好过,家家户户都紧吧,过日子那是一省再省, 现如今村子里富裕了, 可大伙儿却还是不舍得花钱,就喜欢可劲儿挣钱, 看家里的粮仓堆得满满的,柜子里的布料堆得多多的, 铜钱一串一串存起来,一想到又有哪里要花钱了,心里就止不住的肉疼。

    在罗三郎回来以前,他们还觉得自己抠得挺有道理, 毕竟自家的娃娃自家养,那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愿意帮别人养娃娃,既然亲娘来了,那就跟亲娘走吧,不是挺好的。

    结果罗用回来以后一调查,查出来那对夫妻竟是因为在外头欠了别人钱财,想拿冯狗儿去抵债,众人心中顿时就像是被人重重给敲了一锤子,再回头去想那一日的情形,若不是被那罗四娘给拦了一下,那两个人真的就要得逞了。

    带着这样沉重又复杂的心情等在村口,很多人心里还以为待罗用回来以后,说不定还能宽慰他们两句,毕竟他们也是不知缘由不是嘛。

    罗三郎对待同村人向来都是宽厚的,从前那殷家人那般,都未见他说过一句重话。结果罗用回来以后的表现,却很是出人意料。

    “罗三郎这回是恼了咱吧。”一个汉子在炕上翻了个身说道。

    “定是。”他妻子应声。

    “唉我想来想去,还得是因那罗四娘,若不是因为家里人,三郎很少有与人急眼的时候。”那汉子叹气道。

    “罗四娘是罗四娘,冯狗儿是冯狗儿,你忘了早前他帮殷家出去寻殷大娘的时候?三郎对咱村子里的娃娃上心着呢。”他妻子言道。

    “当时我也是糊涂了,怎的竟想不到那一茬,只道是亲娘呢,再如何唉,糊涂啊,还不如四娘一个小丫头。”村人们一辈子生活在西坡村,见识也很有限,以己度人,自己是个疼孩子的,就以为天下人都该是疼孩子的。

    “若是田村正在家,定然就不能闹出这般事情,咱这村里头,也就三郎与田村正心里最明白,有主意。”他媳妇说道。

    “你倒是嫁了个蠢汉子来。”那汉子苦笑道。

    “蠢婆子嫁蠢汉子,那不是刚好。”那妻子也笑:“早些睡吧,明日一早你去冯家,帮冯阿婆把她那炕头重新盘过一遍,再砍些柴禾过去,眼瞅着天也凉了。”

    罗家这一边,傍晚那时候,罗用将冯狗儿带回自己家中,两人一起吃过了晚饭以后,罗用便冯狗儿他是否已经知晓了他阿娘的事。

    “嗯。”冯狗儿垂着头应了一声。

    “她二人现如今被关在县衙之中,不过并无什么大碍,过几日就放出来了,这个事你知道就好,莫要与别人提及。”罗用并不知道冯狗儿对他这个阿娘究竟是什么看法,不过还是将事情给他说清楚,免得他多想。

    “嗯。”冯狗儿有些吃惊的样子,抬头看了罗用一眼,然后很快又把头垂下了。

    “咱们村的人若是早早得知这其中因由,也断不会让你跟他们走。”罗用又道。

    “倒也没说让我跟他们走。”冯狗儿低声道。村人们那一日的态度确实像是要他跟自己阿娘走的样子,不过后来被四娘给呛了几句,也就没人再说什么。

    “你能长到这么大,总归还是因着这村子里的人相帮,莫要因为这一次两次的事情,便对大伙儿生出什么埋怨。”罗用叹了一口气,说道。

    “嗯。”冯狗儿用力点了点头,他倒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埋怨的。

    “那你便早些家去把,看看你阿婆如何了,明日天黑前再来我这里,我有事情与你说。”罗用最后说道。

    冯狗儿答应一声,自己一个人出了罗家院子,罗用看他那背影小小的,在渐暗的天光下,显得着实有些可怜,好在他脚下那一条从前的黄泥石子路,现如今已经被铺成了水泥路,即便是天光暗些,道路总还是平坦的。

    第二日傍晚的时候,冯狗儿果然又来了,罗用问他吃过了没有,他说自己吃过了,然后罗用就把他带到了水泥作坊那边。

    “这黑板你也会用,这里从前是乔大郎教人识字的地方,往后你就在这里教人算术,每日两顿饭,你与冯阿婆便都在这里吃。”罗用对他说道。

    “”冯狗儿呐呐地看着罗用,瘦猴儿似得面庞上满是无措。

    “今晚便开始吧。”罗用拍了拍他的肩膀,伸手从旁边拿了一块石膏递给他,然后自己就出去招呼了几个人进来。

    冯狗儿手里拿着那块石膏,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待他好容易反应过来,又是一阵的慌乱,三郎言是让他教人算术,这算术可怎么教?

    回想了一下,三郎当初便是从数字开始教,一边教认字,一边教数数来的,于是他捏着那一块石膏,大着胆子,想要在旁边那一面黑板上写下几个阿拉伯数字,可他的手指这时候竟然半点都使不上力气,腿也抖得厉害,心里急得都要哭出来,一会儿三郎若是见着他这般没出息的模样,必定失望极了,哪里还肯让他在这里教什么算术

    待到那些在水泥作坊做工的人进来以后,面对这这么一大群黑压压的大块头,冯狗儿只觉自己脑中嗡嗡作响,双腿仿佛都要软成了面条一般。

    从小到大,他一直习惯了让自己尽量显得不起眼,躲在不被别人注意的角落里,免得招人厌弃,何曾像今日这般被推到人前?

    三郎让他开始教,他便开始教了,只是他那脑子里早已乱成了一锅浆糊,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教了些甚。

    底下那些过来听课的,也有点摸不清头脑,原本还想抱怨一下这个先生教得不好,不过看那罗三郎正板着一张脸坐在旁边呢,便也没敢说话。

    罗用也知道冯狗儿教得不好,这小子现在整个人已经慌得不像样了,声音都打着颤儿,身上也在打着颤儿,说起了话来颠三倒四的。

    好容易等他上完了一堂课,罗用便跟他说:“不错,往后你便在这里教人算术吧。”

    “当、当真?”冯狗儿觉得自己教得一点都不好,但三郎却说他教得不错,三郎的话总是没有错的,也许他刚刚的表现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般糟糕?

    “嗯。”罗用点头道:“明日便过来上工,莫要迟到了。”

    “哎。”冯狗儿高高兴兴应下了。

    他先前在许家客舍那边帮忙,虽然也能得些吃食,但是每每想要给阿婆带些吃食回去,心里总是有些发虚,怕他若是太贪心,许家人会厌了自己,现如今罗三郎可是明说了的,让他在这里做工,每日两顿饭,他阿婆也能过来这边吃。

    待那冯狗儿走了以后,罗用便与水泥作坊这边的人交代了一番,让他们莫要在冯狗儿面前说他教得不好,这孩子算术不错,就是胆子小了些,刚开始也不怎么会教人,待过些时候便好了。

    若是把冯狗儿给吓走了,他们这边往后可就不会再有算术先生了。

    众人听闻,连忙答应下来,他们从前也听人说过这西坡村的冯狗儿瞅着虽有几分呆傻木讷,算术确实是不差的。

    第二日第三日,冯狗儿依旧过来上课,虽然表现得称不上多么好,但比起第一日的全无条理,已经是改善了不少,那些烧水泥的工人,白日里吃饭的时候遇到冯狗儿婆孙两个,就总冯先生冯先生地逗他玩儿,羞得冯狗儿恨不得挖个泥坑把自己埋起来,面颊耳朵涨得通红,冯阿婆倒是高兴得很,整日的咧着一张嘴直乐呵。

    自此,这冯狗儿婆孙俩也算是有了着落。

    罗用其实一早就想过要给冯狗儿安排个活计做着,但因他年纪还太小,原本也是想着再等两年,待他稍微大一点再说,经过这场风波之后,罗用决定还是早一点给他安排一个位置。

    这冯狗儿瞅着有点呆呆的,算术却学得不慢,罗用知道他内里还是聪明的。

    在二十一世纪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外表瞅着十分木讷的人,实际上智商却很高,罗用现在还不确定这冯狗儿是不是高智商人群,但是从这学算术的速度来看,他的智商至少也应该在正常水平以内。

    只要这孩子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智力也没有问题,那他的将来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罗用希望他能够依靠自己的双腿,一步一步从这生活的泥沼中走出来,茁壮成长,长成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拥有一副强健的体魄,还有一颗澄澈的心。

    相传这片天地间原本是混沌的,直到盘古开天地以后,才终于有了天与地,光明与黑暗,这世间才会有勃勃的生机。

    人心原本也是混沌的,没有是非也没有善恶,直到有一天他们学会了做人的道理。

    作者有话要说:  端午节到了,今年你们吃粽子了嘛</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