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99章 言出必行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一下,过几分钟捉虫啊。

    待到他们这片地方上的玉米成熟的时候, 附近就有商贾来他们这里收玉米。

    那还不是论斗收, 而是论个收, 一个熟透了的,可以作为种子的老玉米棒子,就按一文钱收。不过你得让他们挑拣,若是品质差一些的,就卖不到这样的价钱了。

    近来罗家院子这边每天都有人送玉米过来, 当初罗用借给他们的都是玉米粒, 他们这时候还回来倒是有不少玉米棒子。

    几个大玉米棒子搓下来能得一斗玉米粒,大伙儿都是算好了的, 因最近来他们这里收购玉米的商贩都喜欢整个的,所以他们才这么给。

    罗家那几个小孩最近已经不做豆瓣酱了,整天就在自家院子里晒玉米,玉米棒子玉米粒晒了一地,若是有谁上门来买玉米棒子的, 便叫他们自己挑, 挑了几个就是几文钱。

    别说,近来上他们这儿收玉米的小贩还真不少, 就他们罗家院子这边,整日都有小贩进进出出的, 罗家那些小孩就蹲那儿守着,见谁挑好了就过去收钱,一个玉米棒子一文钱,这个是一点都不能少的。

    每天晚上吃过晚饭以后, 这几个家伙都凑到罗用那炕头上去数钱,完了还要记账,等到陶罐里的钱攒够了一千文,就用一条麻绳串起来。

    这一年夏天他们家光靠卖玉米棒子都挣得了好几贯钱,另外那些玉米粒大多也都买了,只余下没多少玉米粒留在家里,装在半人高的陶瓮里,一个陶瓮勉强装满。

    “阿兄,咱明日吃玉米煎饼吧。”这一日傍晚,将最后的这一点玉米粒装到陶瓮中以后,七娘那丫头咽着口水对罗用说道。

    “行,阿兄明日一早就让我对给我们磨玉米面。”罗用用手掌抚了抚她额头上沾着的碎发,今些时日这小丫头也是出了力气的,瞧瞧这汗水出得,脸也晒黑了不少。

    第二日一早,罗用不仅磨了玉米面,另外还去许家客舍那边鼓捣了小半日,给家里这几个小孩油炸了一大盘馃子出来。

    要想馃子炸得酥脆,那里边就得放明矾和食用碱,食用碱并不算难得,关中地区自古便有用草木灰制取食用碱的手艺,至于明矾,乃是南方的一个商贾给他带来,言是加了此物造纸,最后造出来的纸张就会十分细腻光滑,具体罗用还没有尝试过,不过这些明矾他倒是留了下来。

    明矾这个东西吃多了不好,不过在制作馃子的过程中,罗用并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东西可以代替明矾起到膨化的作用,而且只是少量食用的话,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妨碍。

    “阿兄,这是甚?”六郎这时候正抱着一个大扫把在扫院子,这两日晒玉米晒的,他们家院子里挺多灰,五郎还在学堂没有回来,六郎便自己拿了扫把开始扫地。

    这时候见罗用端着一盆东西回来,丢下扫把就凑了上去,他已经闻着味儿了,可香!

    “这是馃子,你尝尝?”罗用掰了半个馃子递给他。

    “阿兄!我也要!”七娘那丫头风一样从后院跑出来。

    “行,也给你半个。”罗用笑眯眯也递给她半个。

    “阿兄!这是甚?真好吃!”这两个小孩各自捧着半个馃子跟前跟后。

    果然小孩子对于膨化食品都是热爱的,罗用小时候也喜欢吃油条馃子这些东西,只要是咬在嘴里嘎嘣脆,吃起来心情就很愉快。

    “等一下还能更好吃。”罗用这就架上陶盘开始摊煎饼了,面糊也是先前调好了的,酱料菜叶子鸡蛋也都备好了,葱花也切好了。

    要不怎么说煎饼馃子煎饼馃子呢,煎饼就得配馃子啊,他们家今天这面糊是加了这几日刚下来的新玉米磨成的玉米面调出来的,口感很不错,再打个鸡蛋,抹上酱料,配上馃子,放几片青菜叶子,再撒上葱花卷一卷

    “咔!”这一口咬下去,他们就知道真正的煎饼馃子是个什么味儿了,再也不是从前的半成品了,而是经过数千年时间的发展成熟,最终才形成的一款流行大江南北的美食。

    “好吃!!!”小娃娃们的反响也是很热烈的。

    “阿兄我还要,你再给我做一个吧!”七娘那丫头央求。

    “乖,你先吃一个,等一下给许家客舍那边送几个过去,回来了我再给你做一个。”罗用还怕他们吃撑了。

    “喂,你们在吃什么啊,怎么都不等我?”五郎那小子一回来就嚷嚷,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哼,不好好读书,整天就知道吃。”四娘一边啃着煎饼道。

    “我哪里没有好好读书了?”五郎停好燕儿飞,几步跑到罗用跟前:“阿兄你给我煎个大的,我肚子好饿。”

    罗用这一天摊了许多煎饼馃子,除了自家吃的,还有一些送到许家客舍那边,许家人连同罗用的其他弟子,还有那些住店的郎君以及商贾们,也都跟着尝了一回鲜,大伙儿都言这罗三郎擅做吃食。

    不过罗用也就是偶尔勤快一回,这一日过后,他便又不肯下厨了,家里的饭食都是四娘在做。四娘想学炸馃子,罗用考虑到她年纪太小,怕她掌握不好明矾和面碱的使用量,又想到油炸也是有点危险,便跟她说,等她到了十六岁再教给她。

    说起来四娘与罗用之间差的也有点大,罗用过年后虚龄都十八岁了,四娘这丫头才十三呢,要等到十六岁,那她还得眼巴巴等上三年。

    夏收过去没多久,从长安城那边一路修路过来的民夫,也涌入了离石县,因为人手充足,负责组织道路修建工作的官吏也十分干练有经验,这一段路很快便修好了。

    这一条路去岁冬日从长安城出发,不断征发徭役,先前的民夫服完徭役回去了,到了新的地方,又不断增加新的人手进去,待到了他们离石这边,所有参加道路建设的,基本上也都已经替换成了离石这一代的百姓。

    修水泥路这个活计并不算太累,眼下这个时节,又不是在天气恶劣的寒冬腊月,只要服完了那二十来天的徭役,几年就可以省去许多麻线麻布,当地很多百姓都挺愿意的,只可惜他们要的人手也并不多。

    就像皇帝陛下先前所言那般,这一条水泥路,果然就只修到了离石县,在县城外面与去往西坡村的那一条水泥路接上以后,这个工程便结束了。

    对于那些一路监督道路修建工作的官吏,罗用免不了就要招待一番,地点就在许家客舍厅堂上面的二楼露台,吃的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许家客舍的菜品好吃现在也算是出了名了的,这样的招待倒也不算失礼。

    席间,先前与罗用谈过罐头方子的那名官员便说了:“关于这个过路费的事情,三郎无需忧心,我已经替你跟陛下说好了。”

    “多谢!”罗用心中高兴,连忙拱手道谢。不过,话说这大唐朝的官员都这么全能吗,又能负责谈判又能监督修路的,还是这家伙该不会就是因为那过路费的事,才被打发出来负责修路一事的吧?

    这么一想还真有点不好意思,罗用也知道皇帝缺钱啊,这些年都不发徭役你当是为啥?不发徭役就能多收点布帛上去啊,那可都是钱,在对外贸易的过程中很有用处的。

    所以罗用说不肯交过路费这个事,那皇帝老儿该不会不高兴了吧?

    “吃吃吃,来尝尝这个麻婆豆腐,这个菜用到的酱料,可是我近日新制出来的,今天头一回拿出来用,虽还欠些火候,滋味倒也不错。”罗用热情招呼这位官员吃菜。

    他家新制出来的豆瓣酱里边加了辣椒,于是在做菜的时候,就没有再另加新鲜辣椒进去,这发酵过的辣椒味,比新鲜辣椒多了几分香浓,辣味也没有那么强劲,对于这些经常吃各种凉拌菜都要放生蒜的唐朝人来说,还是比较好接受的。

    那官员伸筷子加了一块豆腐平常,道一声不错,然后又换了调羹去舀,连汤带豆腐一起吃:“此菜因何唤作麻婆豆腐?”

    “”罗用被他给问住了,这故事太还来不及编呢,话说她现在好像有一点明白这家伙会被派出来负责修路事宜的原因了。

    “嗨,不过是胡乱起的名字。”罗用打了个哈哈。

    “倒也有几分趣味。”那官员认真道。

    “你若喜欢,便从我那里拿一罐胡豆酱回去,有了那个酱料,这道菜做起来倒也简单得很。”

    一想到这家伙风餐露宿这大半年很可能是以为自己的关系,罗用倒是难得大方了一把,要知道他现在手头上总共也没几个辣椒,做出来了带辣味的豆瓣酱数量可是少得很。

    “不可不可。”那官员连连摆手,自打唐俭先前因为收了人家的羊羔被贬了职以后,他们这些小官哪一个还敢乱收东西。

    “既是不能收,你拿钱来与我买一罐回去也使得。”于是罗用又道。

    那官员又用调羹舀了一勺麻婆豆腐吃了,然后点点头:“善,那我便与你买一罐来。”

    “若是要买豆腐,便去阿姊食铺找罗大娘。”罗用说完又叫人打了几碗白米饭上来:“来来,这个麻婆豆腐还得配着白米饭来吃,滋味最佳。”

    然后,这个官员前后在许家客舍住了三天,他就整整吃了三天的麻婆豆腐配白米饭。

    临走前还花了二十文钱,从罗用那里抱走了一小罐子豆瓣酱,那一罐子豆瓣酱约莫得有两升多一点,罗用只当寻常酱料来买,跟他说只要十文钱就够了,他却非要给二十文。

    至于过路费的事情,上面会有专门的文书发到各处驿站,另外,这个官员在一路修建水泥路过来的时候,特地还花了一些功夫,与这一路过来的大小驿站的吏员们打好了招呼,只要运货人的路引上写清了是帮罗用运货,那些驿站的吏员就不会向他们收取过路费。

    罗用原本以为此事可能还得费些周折,没想到对方竟然考虑得这般周到,着实是一个注重承诺的人,因为先前是他自己答应了罗用这件事,所以就要切实地保证自己的承诺能够落到实处,就算后面这些事其实与他并无多大干系,对于这种信守承诺言出必行的人,罗用既是敬佩也是感激的。

    再看看他自己,先前倒也说过要修路的话,可如今路又在哪里呢。

    早前许二郎等人送完打谷机回来的时候,春已深了,正是春耕农忙的时候,待到忙完了春耕,好不容易终于能歇口气了,想到他们那阵子实在太累,罗用便也没有提起这件事,后来收完了麦子又收玉米,转眼就到了眼下这时候。

    许是现如今这生活着实逸了,不知不觉间他也渐渐懒怠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