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94章 最后一批打谷机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新,等一下捉虫啊。本文由  首发

    要说那长安城, 热闹着实也是很热闹的。

    听闻等再过几日到了元宵节, 前后三日都不实行宵禁, 城中百姓尽可以在外面随便走随便逛,所以大家都很期待这一年一度的元宵节。

    罗用在西坡村这边听人说起这件事,心里也是有几分向往的,像那样的人山人海,他自打来到这个年代以后, 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了。

    前两日去长安城, 虽然比离石当地热闹许多,但跟他印象中二十一世纪的人口密集程度根本没得比, 整个长安城还给人予一种十分宽敞的印象。

    听吴幼那边穿过来的消息说,皇帝的那条水泥路,很快就要修到临汾,待他们修到这边,明年这时候, 罗用就好带着家里这几个小孩到长安城去过元宵节了。

    往来商贾亦有传言, 说从城州那边,今年已经运送了好几批羊肉罐头南下。从潼关到长安城的那一段路, 甚至还有人看到兵卒们用“三脚燕”运送羊肉罐头。

    那“三脚燕”,便是大伙儿给那种新型的车子给起的名字了, 因它与燕儿飞相似,都是用于骑行的车子,但它却比燕儿飞多了一个轮子,于是大伙儿便管它叫“三脚燕”, 也有叫“三脚铁燕”的。

    罗用听了这些人的描述,大概也能猜到,皇帝肯定是把三轮车给鼓捣出来使用了,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以精铁取代了木竹结构,无论是在负重能力还是在骑行速度上,都与原来的燕儿飞不可同日而语。

    转眼正月便已过完,待到进入农历二月份以后,离石县当地的天气开始转暖,

    许二郎对罗用说,最后这批打谷机,是时候可以送出去了。这时候雇脚夫也容易些,待到送完了打谷机,他们这些人回来的时候,还能赶上这一年的春耕。

    然后就在二月初六这一日,长长的运送打谷机的队伍,便从西坡村出发了。

    现如今还没有拿到打谷机的村子,都集中在河东道东面,那边有个太行山脉,山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村落。他们这个队伍到了汾州以后,便要在隰城兵分两路,一路北上,一路南下。

    罗用牵着驴子,一路将他们送出去老远,见那一台台打谷机被装在板车之上,又想到这一路的山高水远,忍不住又要向他的那些弟子与脚夫们道一声辛苦。

    “三郎尚且不言辛苦,我等又如何敢称辛苦?”一个衣着破旧的汉子大声说道。

    他们村也是分到了一台打谷机的,有了那打谷机,去年秋收都不知道省下多少力气,如今又来与罗三郎但脚夫挣钱,如何还敢担得辛苦二字?

    “三郎尽管安心,这些打谷机,我等定然会好好送去给那些村子,绝不会有什么差池。”队伍里又有人道。

    “打谷机不要紧,不管出没出差池,诸位只管好好回来便是。”罗用还真担心这些蜢汉再碰到什么危险的时候,会豁出性命去保护这些打谷机。

    “师父莫要担心,我等自会平安归来。”许二郎向罗用拱手道。

    “早去早回。”罗用郑重道。

    这一日并没有下雪,却也没有出太阳,天色阴阴地,天地间吹着凉风,罗用站在路边看着那些人越走越远,心里难免又有一些惆怅和担心。

    在眼下这个时代,每一场离别都显得如此伤感,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离别,就不能真正体会到生死离别那四个字的分量,大约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与人之间的情谊才更显真挚。

    而前面那个运送打谷机的队伍,一路沿着从西坡村到离石县的那条水泥路前行,这一段路总是比较好走的。

    从去年秋天开始,郝刺史一直在石州当地推广筒车灌溉系统,罗用的弟子在不少地方办了水泥作坊,许多村子也都借着这个机会修起了水泥路,他们这个队伍这一路走过来也发现了,走着走着,进城就会遇到一条水泥路,一旦上了水泥路就轻松多了。

    不过等到出了离石县辖区以后,水泥路就很少见了,待到进入了吕梁山区,前行就变得格外艰难起来。

    有一些地方现在还结着冰,他们推着木板车爬坡,一步三滑的,很多在前面拉车的人,整个人都手脚并用地趴伏到地面上去了,后面的人也在咬牙支撑。

    有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化雪了,雪水泥泞了道路,脚夫们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烂泥路上,脚上被冻得发木也来不及管,一心只想快些走出这一段道路,若是一个不慎,车子陷入泥坑之中,便又要花费很多力气才能弄出来……

    “你们可是从离石县过来?”这一日,他们正在埋头赶路,从旁边不远处的村子里,跑过来几个村民。

    “正是,我们便是帮罗三郎出来送打谷机的,你们村子可是还没领到打谷机?”队伍中一名罗用的弟子停下脚步,问这几个村人道。

    这种情况也是很常见的,有一些村落位置偏僻,没能及时得到消息,周边的村子都已经拿到打谷机了,他们却还没拿到。

    “我们村的人已经分到打谷机了。”领头的那个村民笑了笑,几步走过来,帮队伍中的一个脚夫推起了木板车:

    “我们村就在那边山坡上,刚刚看到你们这些人推车过来,就猜是出去送打谷机的,这不,过来搭把手。”

    “嘿!没错!西坡村的!再下来几个人!”有人又往山坡上吼了几声。

    只见在不远处的一个半山腰上,坐落着一个不太显眼的小村落,好些村民这时候都从家里走出来了,站在村口往他们这边看呢,听闻他们这一行人果然是从西坡村过来的,很快又有一些村民从坡上下来。

    许二郎等人过来看了看,见这些人看起来确实是村民,并非歹人,便道过一声谢,由着他们帮队伍中的脚夫推车。

    这些脚夫这一路走过来,都已经感到相当疲累了,这时候突然有人过来给他们搭把手,那干净就好比是久旱逢甘霖,不仅身上轻松了,心里也是极其熨帖的。

    他们先前听闻罗三郎要招一批脚夫出来送打谷机,就知道这一路肯定不会轻松,但他们这些人还是义无返顾地去报了名,许二郎他们前面刚刚放出了消息去,那就那两三日的工夫,所有的脚夫就都到位了。

    现如今他们在这艰辛疲劳的行路之中,能够获得这些从前与他们一眼也分到了打谷机的村人的帮助,一时便觉自己当初报名出来当脚夫的决定一点错误都没有,如果不来,那才应该感到羞愧。

    “你们可是从西坡村过来?”队伍往前面走了小半日,在路边又遇到一个小村落,几个村人有些犹豫地出来询问。

    “没错,他们便是西坡村的人,前边那许二郎看到,没有,咱先前去西坡村取打谷机的时候不是见过他?”前边那个村子的村民这时候就站出来说话了。

    “怎的你们也在?”这边几个村民吃惊道。

    “我们今日上午在坡上,远远瞅着他们这行人过来,便下坡来给他们帮忙了。”那几个村人乐呵呵道。

    “都这时候了,你们等一下还回去啊?”这边村子里的人问到。

    “着急回去作甚,横竖还未开春呢,先把他们这些人送出了吕梁山再说。”那几个汉子爽快道。

    这边这个村子里的人讨论讨论,就决定也要安排一些村民去帮忙,老人妇孺就都别凑热闹了,拣几个身体好力气大的青壮去帮忙就行。

    前后这两拨人加入以后,行路的过程就变得更加轻松了,速度也快了几分。那些脚夫们一个个心情都很愉快,原本还道是个苦差事,没想到出门竟然能遇到这么多人相帮。

    这还不算完,随着队伍的行进,后面又陆陆续续加入了不少人进来,虽然并不是每一个村子都有人来,但是加入队伍的人数,已经足够让这个运送打谷机的过程变得相当轻松了。

    这些人有只带干粮的,也有混在离石县的那些脚夫里面,与他们一起吃的,另外许二郎还带了一些钱帛,经过一些村落的时候,时常也会取了钱帛出来,与当地的村民换一些热食来吃。

    与此同时,西坡村那边又运出来好些打谷机要送给各个村子的消息也不胫而走,送打谷机的车子还在吕梁山区没走出来呢,消息却已经飞出去老远。

    不多久,在河东道东面的一些偏僻小村里,也有人得到了这样的消息,各个村子纷纷组织村民前去领取打谷机。

    听闻在河东道西面,绝大多数村子都已经分到了打谷机,他们还当自己肯定已经分不到了呢,毕竟那罗三郎也没有明确放出话来,说整个河东道都要分。

    整个河东道这么多村子呢,那罗三郎果真能够分得起?按理说,他一个人只要能给石州当地的村子,每个村子分一台打谷机,那就已经是大大的仁义,大大的大手笔了。

    听闻那打谷机着实好用,一把麦子放上去,嗖嗖几下子,麦穗上的麦粒就都脱下来了,只要脚上踩几下就行了,都不用怎么费力气。

    这边的村民们都很羡慕,却也只有羡慕的份,毕竟那打谷机的价钱对他们来说实在还是太高了,没几个村子能够拿出那么多钱的,就是能够拿得出,一般也不舍得。

    这会儿听闻那罗三郎又要送打谷机,现在已经运了好些打谷机出来,预备要往他们太行山区过来,很多村民都背上干粮,出山去领打谷机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