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88章 别离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小地方上也没有什么**可言, 林家的争执很快就传扬了出去, 然后村子里的人便都等着罗用出招, 看他这回要如何解决这个事情,印象中还没有什么事情是罗三郎解决不了的,不管是什么样的难题,他好像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本文由  首发

    事实上罗用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罗大娘与林五郎若是果真去了长安城, 经营那一家食铺的买卖, 将来究竟会不会被打成商籍这种事,他也是保证不了的。

    暂时罗用就打算将那间铺子挂在马家名下, 就像他们先前在凉州城的那一间铺子,也是要挂在赵家名下的,所以照理说应该不会涉及到大娘二娘她们的户籍问题,但是这种事有时候他们自己说了也不算,还得是各地的父母官说了才算。

    而林家二老之所以反对这个事, 也是因为在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之中, 商籍就是比农籍低贱的,为了追求一时的利益, 甘愿让自己的身份变得低贱这种事,在他们看来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先前他们愿意给罗大娘脸面, 愿意为她做出一些些的妥协退让,这全都是建立在她这个儿媳妇愿意跟着他们家五郎好好过日子的前提之下,她若是实在不想好好过了,那他们便给五郎换过一个妻子也是无妨的。

    林家老两口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林五郎与罗大娘去长安城的事情休想,若是坚持要去,那么无论是儿子还是儿媳,他们将来便都不认了。

    面对这种情况,别说是罗用了,就是罗用他祖师爷过来,同样也是无可奈何。

    这一天晚上,罗大娘林五郎两口子来找罗用,与他商量这件事,罗用却也给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就跟他们说,凡事跟随自己的心意便好。

    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通过策略来解决的,当解决不了的时候,往往也就到了该要选择和承受的时候了。

    罗大娘与林五郎两口子回家想了一夜,最终他俩商量出来一个折中的办法,让罗大娘一个人去长安城,林五郎留在这边,罗大娘的户籍肯定是得跟着自己的夫君林五郎走的,只要他是农籍,那罗大娘自然也就是农籍,这么一来,便也不存在户籍变更的问题了。

    这样的选择,应也是他二人跟随本心做出的决定,作为林父林母的儿子,林五郎心里肯定还是不愿与父母断绝关系的,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坚持伤了老两口的心。

    而对于罗大娘来说,她是决意要去长安城的,作为入门没几年的儿媳妇,她对于林父林母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而那长安城,则是她这些时日以来一直在心中期待向往的地方。

    第二日,他们两口子把这个想法与林父林母说了,那老两口听闻了以后,却依旧是板着个脸一言不发。

    “阿娘,我看这法子不错,只要五郎留在家中,这户籍的事情便也不用愁了。”林大嫂左看看右看看,最终还是站出来说了一句。

    在她看来,罗大娘这一回分明是铁了心要去长安城,现如今他们两口子既然已经退了一步,老两口这边也退一步,这不就皆大欢喜了,如若不然,这件事闹到最后怕是不好收场,不是五郎两口子从这个家里分出去,就是罗大娘一个人出去,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阿娘,听闻那长安城可热闹了,待五嫂在那边站稳了脚跟,我们便也过去玩几日吧,等再过些时候,圣人也该把水泥路修到我们这里了。”林春秋这时候也在一旁劝道。

    虽然他媳妇与五嫂闹得有些不愉快,但他到底还是不愿意眼睁睁看着自己家与罗家那边脱了关系,别个不说,他就是偶尔嘴馋了想去许家客舍吃一回饺子,因他五兄五嫂的关系,都能比别人多得几个不是。

    “你就知道玩。”被自己最心爱的儿子一句话搔到了心里痒处,林母面上总算是缓和了几分。

    若说林父林母对那长安城一点向往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按他们小两口说的法子,叫五郎留在这边,只罗大娘一人去往长安城,户籍倒是不成问题了,只是他们两口子将来这事……

    唉,罢了罢了,横竖留不住,干脆便由他们去吧。

    这回即便是把这罗大娘强留下来,怕她心中也是要对他们老两口生出怨怼来,将来闹来闹去,怕是连五郎都要被她搅得与他们家里人不亲近了。

    林母转头看了她家老头子一眼,林父这时候便叹了一口气,摆摆手对家中这些小辈说道:“都忙去吧,都别在这里坐着了。”

    家里这些小辈一看,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老两口这就是妥协了呗。

    于是罗大娘与林五郎便高高兴兴上工去了,路上遇着罗用,便把这个事情与他说了。

    罗用一听,好嘛,结果就是罗大娘一个人去长安城,这其实也是可以预料到的结果,罗大娘本就想去长安城,心愿达成,她这时候高兴也是可以理解的,林五郎这家伙到底是在高兴什么呢?

    这两口子却没有想那么多,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与罗用说过几句,急急忙忙便往许家客舍去了,两个人肩并肩走在一起,不时还传出说笑的声音。

    村人们在得知这件事的发展以后,再看看林五郎整日乐呵呵那傻样,有些人就实在很想问问他,你个呆子这是在乐呵个甚?就不怕你媳妇跑了啊?

    不过想想这个话还是不能说,若说林五郎的媳妇会跑,不就是质疑罗三郎阿姊的人品?算了,还是不说了,让那呆子接着乐呵吧。

    说到林五郎的心思,那着实也是很简单,他就是为罗大娘感到高兴。

    从前罗大娘就与他说过好几回长安城那个食铺的事情,他知晓罗大娘心里是很想去长安城的,这回罗大娘的愿望达成,他便替她感到高兴,至于担心,有马氏商行的人在,罗大娘应是不会被人欺负的,那他还有甚可担心的?

    罗大娘去长安城的事情既然定下来了,罗用自然要给她张罗人手,先前二娘去凉州城的时候,带去的彭二与田崇虎,都是得力的人手。

    这回大娘要去长安城,罗用想来想去,除了那个近日在许家客舍那边帮忙,表现得颇为不错的郑氏长女,便只有那许大郎的长子了,因为罗用经常出入许家客舍,许家那几个孩子,他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许大郎那长子今年过年也有十六了,人挺勤快,心里头也有谱,是个很稳妥的人选。

    不过先前,罗用好像听那许家人说过,言是打算给他寻一门亲事,看好的是孟门关那边一个养蚕户的闺女,也不知如今进行得怎么样了。

    罗用找许大郎问了这个事,许大郎言是这亲事已经定下来了,明年开春便去迎亲。

    “师父可是想让他去往长安城?”一旁的许二郎听到了他二人的对话,便猜到了罗用的用意。

    “不知道你们家这边是个什么意思?”要想把别人家里的小孩拐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自然也应该问一问家长的意愿。先前田崇虎兄妹俩那个不算,他们爹妈差不多都放弃作为家长的义务不再履行了,那么相应的,他们自然也就放弃了作为家长的权利。

    “若是先去长安城,这婚期怕就要耽搁了,不若先办婚了事再去长安城?”许二郎提议道。

    “这……”许大郎犹豫,这么安排对他们许家来说自然最好,只是罗大娘她们去长安的日子恐怕就要被耽搁了。

    “你们若能在七日之内完婚,便叫他们与我阿姊一同过去,如若不能,便叫我阿姊先去,他二人过些时日再去。”罗用说道。

    长安城那边,按那马四郎给他寄来的书信,他们马氏客舍会在年关之前开张,所以罗大娘她们近日就该出发了,不好拖延太久,马家人已经拿出了相当的诚意,他们这边也不好掉链子,总不能到时候他们客舍开张了,阿姊食铺却没能跟着一起开张。

    “这事我们还需与女方商量一二。”许二郎言道。

    “也不需太过着急,马氏商行时常有商队来往于长安城与我们离石县之间,他们这一回若是赶不上,下一回再过去便是。”最多刚开张那几日,便叫大娘她们辛苦一些,从长安城当地找些妇人打下手,应也是可以把一个食铺运作起来。

    许二郎不再多言,当即便拉着他大哥,找白以茅他们几个借了两匹马,骑马便往孟门关去了。

    他们许家从前还未没落之前,便是做的牲口买卖,他们兄弟几个都是会骑马的,而且技术都还很不错。

    这兄弟二人顶风冒雪地跑到孟门关,与女方家里言明了前因后果。

    那边女方父母一听是要去长安城,而且是与那罗三郎的阿姊同去,在那马氏商行的庇护之下经营食铺,当下便都觉自家闺女这是走了好运,至于婚事,便也不拘那些虚礼,让他们许家那边不日便来迎亲便是。

    五六日以后,这一对新人的婚礼在羊舍那边,许大郎的宅院举行。

    许大郎在羊圈那边种了一些田地,前些时候还跑外面去经营水泥作坊,可以说他的重心现在已经不怎么在许家客舍这边了,只他的妻子在农闲时节一般都还在许家客舍这边帮忙。

    许二郎时常也要帮罗用处理各种各样的杂物,他的重心也不在许家客舍,但他妻子主要就是在许家客舍,还有许三郎两口子主要就是在许家客舍。

    所以目前许家客舍那边,主要就是靠许翁与他那几个儿媳还有孙儿们在经营,另外还要加上一个主力许三郎。

    现如今这家里头的长孙也要去长安城了,在他成亲这一日,许翁心中又是高兴又是不舍,高兴家里这些小孩儿一个个都长大了,眼瞅着也要出息了,从前穷到差点卖孩子的日子他可还没有忘记呢,现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

    十几岁的孙儿就要去长安城恁远的地方,许翁心中自然也是不舍的,不过年轻人嘛,总是要让他们自己出去闯荡闯荡。

    想当年,他的父亲和祖父也是白手起家,那时候许翁也还小呢,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积攒家业,一日一日把家中这些小孩子们喂养长大,转眼,从前的稚儿便已垂垂老矣,他的孙儿也要外出闯荡了……

    “礼成!”司仪的声音高亢又喜庆。

    这个婚礼办得虽然仓促,但还是十分热闹的,过来参加婚礼的人也很多,大伙儿一个个乐乐呵呵的,都给新郎道喜呢。

    那新娘子的亲戚并不多,原本听闻自家亲戚这个小娘子要嫁给离石县那边那个许家客舍家中的小郎君,又见这一次的婚礼办得这般仓促,原本还有些担心这许家人是不是轻视他们女方这边,这回过来参加婚礼会不会受到怠慢。

    结果等真正到了参加婚礼的时候,他们便都相信了新娘父母所说的话,人家这是真的赶着要去长安城才提前办的婚礼,非是因为其他原因。

    罗家这时候早已经出了孝期,这一回这个婚礼,罗用自然也是要参加的,他甚至还受了新郎新娘的一个长辈礼,这体验着实有几分新鲜。

    那新娘子罗用看着也很不错,这年头不兴盖头,就用一把团扇稍稍遮了脸,罗用瞅着这小姑娘也是个踏实的。

    听闻许大郎他们说,当初这门亲事便是那王当帮忙给介绍的,他们自己也悄悄打听过了,知晓这个小娘子是个勤快孝顺的,中意她的人品,这才决定要定下这一门亲事。

    说起来,王当这个媒公这回倒是没能来参加这个婚礼,这天寒地冻的,也不知道他们人在哪里。

    新人行礼过后,便是开宴的时间了,许家人本来就是开客舍的,这婚礼上的宴席自是不必说。

    新娘子那边的一些个亲戚,吃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开始的时候也不这样,只是这许家人着实热情,菜品一道接一道地端上来,一直招呼他们多吃些多吃些,那菜好似多得吃不完一般。

    其实许家人也是考虑到这一场婚事着实办得仓促,怕女方家里被人说闲话,于是便有心想要给他们做个脸,叫这些亲戚个个都吃得心满意足的,回去以后多说几句好话。

    许家的婚礼是在十二月初六这一日举行,初八这一日,大娘他们这一行便出发了。

    马家人帮忙安排了两辆马车,罗大娘与郑氏长女坐一辆,许家那小两口子坐一辆,另外还带了一些厨具调味料之类的,生活用品倒是拿得少,长安城那边什么都买得着,罗用在乔俊林他们那个院子里还囤了好些绢布呢,大娘她们若是没钱了,大可以去那里扛了绢布出去花用。

    从他们这里坐马车到长安城,快马加鞭的话,十多日应也能到了,到了那边再准备准备,应该还是可以赶得上马氏客舍开张那一日。

    送别的过程总是有些伤感,罗用还好,就是郑氏还有许家那些女眷,都哭了。

    还有林五郎那呆子,这会儿倒是知道难过了,罗用瞅他眼眶都红了,也是有几分不落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权当是安慰。

    不管怎么说,大娘这一次的行程,总比二娘她们先前去往凉州城那一路走得轻松多了。

    也不知道二娘她们现在如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