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85章 亲昵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先前去往宁朔县送罐头的脚夫们这几日回到了离石县中, 带回来不少肉干, 城中不少百姓都买了一些, 这肉干耐放,吃了也扛饿,价钱也就比新鲜的羊肉贵了那么一点点,倒是十分划算。

    罗用按他先前所说,果真也买了不少, 拿到他家那几个作坊, 放了酱料与冻豆腐芦菔菘菜等同煮,煮出来一大锅一大锅香气四溢的杂菜。

    工人们匠人们每人发到一碗, 就着这么一碗热腾腾的杂菜,杂面饼子都能多吃几个,当然这对罗用来说也不算什么好事就是了。

    这几个作坊的工饭,现在也是分两处来煮,一处是在村东边, 水泥作坊与杜仲胶作坊合在一处吃饭。另一处是村西边, 靠近羊舍那边,近来从长安城过来的那些工匠, 还有罗用自己雇佣来的工匠,都在那一边。

    负责做饭的大多都是罗用那些弟子们的家眷, 做饭这活计不错的,别个不提,自己肯定吃饱先,所以负责做饭这些人, 一个个瞅着都是比较滋润的,很少有干黄瘦瘪的。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饭菜,她们现在也是做出经验来了,手艺见长,饭菜也越做越好吃了,罗用他们有时候懒得做饭,就去这两处吃大锅饭。

    “哎,五郎五郎,跟你阿兄说,今日晚饭莫要做了,来水泥作坊这边吃吧。”这一日五郎正蹲在水沟边洗他的那一支鹅毛竹笔,有一个挑担的妇人经过,就对他说道。

    “今晚那边吃甚?”五郎抬头问她。

    “吃卤味,方才他们从前边的村子里买了好些下水,等一下收拾收拾,就要卤上了。”那妇人笑盈盈说道。

    “噢,那我与阿兄说。”一听说要吃卤味,五郎面上就笑开了。

    卤味他也吃过,罗用从前给他们做过,不过因为做起来比较麻烦,他一般都要隔好久才给做一次。

    “哎,那你们可要早些过来。”那妇人挑着担子,笑盈盈走了。

    五郎甩了甩手里那一支鹅毛竹笔,从水沟边站了起来,不多会儿便进了许家客舍,与罗用说了这件事。

    罗用这会儿也没有在包饺子,正教几个商贾认阿拉伯数字呢。

    因为冻饺子的买卖实在做得不错,大娘那边便又多叫了两个人过来,一个是林二嫂的阿姊,另一个是林大嫂的嫂子。

    原本那林春秋的媳妇也想把自己一个嫂子介绍过来,大娘却是不肯应,早先还想拿公婆压她呢,这会儿又想用她这边的活计与自家兄嫂卖人情,还真当她好性儿呢。

    新来这两个人干活也是不错,人挺勤快,也肯服从安排,大娘两口子喊她们做什么,从未有过推托的时候。

    毕竟罗家这边给得待遇挺好,她们也都想一直在这里干下去,看这冻饺子的买卖这么好,往后还不是年年冬天都得找人帮忙啊,那她们不就是年年冬日都有活做。

    多了这两个人以后,罗用他们几个就轻松了不少,只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过去帮一把,平日便也不怎么管了。

    罗用现在依然是教人算术,四娘五郎那两个最近比较闲,除了学算术,就是带带六郎七娘他们两个,五郎落雪后便不去小河村上学了,就跟放了大假似得,一天到晚地就看他四处晃荡,罗用也不管,小孩子家家的该放松就得放松。

    听闻今日要去水泥作坊那边吃卤味,罗用也挺乐意,挺久没吃着卤味了,他也怪想的,就是实在懒得做。

    先前许二郎兄弟几个也在考虑要不要做卤味,不过考虑到他们家这客舍总共就这么大,又不是处在什么繁华地段,目前这些菜品基本上也够店里的客人选择了,品种若是弄得太多,有些菜就不太好保证足够的新鲜度,容易发生囤积剩菜的情况,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下午的时候,罗用他们正上课呢,外边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卤菜香,好容易熬到下课,罗用他们几个,各自抱上自己的饭碗就过去了。

    “三郎来了,你快来尝尝我们今日这卤水做得如何?”那边一个正和面做杂面饼子的妇人,见罗用过来了,便放下手里的活计,从锅里与他捞卤菜吃。

    只见她从锅里捞了捞,捞上来一大块猪肚,用筷子夹出来,又从旁边拿起一把剪刀,刷刷几下就把这一大块猪肚给剪成了一小堆细条,然后又用一把大勺子从锅里打了些许热汤,浇在上边,递给罗用他们几个。

    这猪肚这时候已经放在锅中煮了有两三个小时,被煮得也有几分软烂了,热腾腾地刚从锅里捞出来,吃起来着实很不错,那小半碗卤猪肚,几下就被罗家兄妹几人分吃干净。

    罗用也没把自己当客人,没让别人继续招呼,自己便从那锅里捞起了吃食,什么猪肠子猪耳朵的,想吃啥就捞啥,除了下水,锅里头还有不少豆干,这豆干卤起来滋味也很不错,另外还有冻豆腐,那冻豆腐吸足了卤汁,那卤汁里头又尽是用猪头肉猪蹄子熬煮出来的胶原蛋白,吃起来别提多美了。

    “多吃一些,我再与你们烫些芦菔叶。”那些妇人一再招呼罗家兄妹几个多吃,事实上以他们这几口大锅里头烧煮着的分量,罗用兄妹几个就算再怎么吃,根本也吃不了多少。

    那芦菔叶也就是萝卜缨了,切碎了放在加了些许卤汁的滚水里捞一捞,烫出来的萝卜缨青翠欲滴,吃起来很是爽口,无需再加油盐,因那卤汁之中原本便有油盐。

    这一日下午,罗家兄妹几个狠狠过了一把卤菜的瘾,待到工人们下工的时候,他们肚子里早已填满了,郑氏母女这一日的晚饭,自然也是从这边打回去。

    待他们回到了家中,烧起了火炕,天色也已经擦黑,兄妹几个肚子里吃饱饱的,甚都不想做,一个个都横热炕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哈欠。

    “阿兄,我要吃罐头。”一会儿,六郎那小子又说了。

    “还吃?”罗用笑问。

    “要吃罐头!”七娘那小丫头也在一旁起哄。

    “行,吃罐头。”罗用倒也不心疼罐头,从旁边的窗沿上抱了一个瓷罐下来,又取了几个陶碗,一人给他们分了一小碗。

    罗家这些小孩儿也是特别喜欢吃罐头,罗用前两日开了一个橘子罐头,一人给他们分了一小碗,剩下的便放在了窗台上,窗台这里既不会冷到结冰,也不会热到让食物很快变馊,倒是个放吃食的好地方。

    屋里头点着一盏豆大的油灯,罗家兄弟姐妹几个这时候肚子里都吃饱饱的,身上也是暖洋洋的,围在一张炕桌边上吃着清甜清甜的橘子罐头。

    普普通通的一间土坯房子,如今倒也被他们住出了几分舒适来,火炕烧着,阵阵的暖意从炕面涌上来,灯光有些昏暗,罗用却也不嫌它太暗看不清,倒像是衬得这屋里头更暖了几分。

    家里这些小孩原本就睡得早,今日吃得餍足,这会儿就格外想睡一些,六郎七娘那两个小的,一边吃着罐头,一边就打起了哈欠。

    “吃完了簌簌口,赶紧睡觉去吧。”罗用催促他们。

    “阿兄,卤菜可真好吃。”七娘那小丫头这会儿还念着刚刚吃过的卤菜呢。

    “我知。”罗用才不接她的话,说下回阿兄与你们做,这卤菜做起来得有多麻烦。

    “阿兄……”那小丫头又喊了一声。

    “作甚?”罗用问她。

    “……”她却不说话,打了个哈欠,脑袋一垂,就打起了瞌睡。

    罗用看着好笑,却也不扰她,用一件外套把这小丫头裹一裹,抱到隔壁她们自己的卧室让她接着睡。

    现如今他们兄弟姐妹几个,四娘与七娘睡一屋,五郎与六郎睡一屋,罗用自己睡一屋,平日里无事的时候,那几个小的就总喜欢在罗用这边待着,特别是每天晚上睡觉前,非得在这边待到睡意上涌了才肯回去。

    这几个小的一直待在罗用这边,自然就要把罗用的个人空间给挤压了,从前罗用还当自己挺重视这个,现如今看来,大约还是因为他从前并没有真正亲近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