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83章 皮薄馅大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这一天晚上罗用回到西坡村的时候, 时间已经很晚了, 经过羊舍那一带的时候, 还有弟子开门出来与他打招呼。

    今日罗用独自一人去离石县,弟子们言是要安排两个人与他同去,被罗用拒绝了,这大冷的天,大伙儿也都挺忙的, 没什么事跟他去城里作甚。

    这些弟子们虽然听从了罗用的话没有跟去, 但心里总还是有些不放心,像这样的时候, 他们就都想起来自家师父其实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郎君来了。

    待罗用走到许家客舍那边,许二郎几个这时候也没睡,见罗用回来了,连忙喊罗用到店里吃些热食。

    “怎的你们还没睡?”罗用将五对交给许家一个十多岁的小子,自己跟这他们一起进了厅堂。

    “方才一桌客人坐得晚了些, 这不, 才刚刚收拾好他们那张炕桌呢,你就回来了。”许二郎媳妇说道:“你阿姊与你留了饺子, 你等着,我这便去煮来。”

    不多时, 许二郎两口子便从厨房中端上来一盘热气腾腾的白胖饺子,另外还有一碗粟米粥,一碟子绿油油的凉拌菜。

    这青菜乃是从那些在暖房中种菜的人家那里买来,时人在屋中砌了火炕, 又在屋顶上蒙了油纸,这般种出来的菜蔬便比原先在暗房里种出来的更显青绿,吃起来也更有滋味。

    这凉拌菜做得也简单,就是把青菜洗净切碎了,在滚水中略焯一下,然后滴几滴香油,再撒一小撮细盐,拌一拌,吃起来很是爽口。

    “林二郎媳妇今日可来了?”罗用一边吃着饺子,一边问旁边坐着的许二郎道。

    “来了。”许二郎说:“我瞅她做倒活也不错。”

    “那便好。”罗用点点头。

    罗用与罗大娘两个很早就谈过要再雇一个人干活的事情,结果这一拖就拖到了今年秋天,秋天那时候又正是林家那边最忙的时候,罗大娘也不好开那个口,于是就这么又以拖,就拖到了眼下这时候。

    罗大娘跟罗用说,待再过几日,天气再冷一些,外头都冻上了,她就打算做些冻饺子卖到县城那边,罗用自然也没有意见。如此一来,雇工的事情便也提上了日程。

    原本在林家那边,林大嫂与林二嫂都是想来的,林六郎那媳妇也想来,罗大娘却是不中意。

    前些时候那林大嫂倒是又怀上了,用这时候的话来说,她也是个有福的。于是来许家客舍这边帮忙的差事,自然就落到了林二嫂身上,能来这边干活她也是挺高兴,不过如果能选的话,她其实还宁愿这时候肚子里有娃娃的人是她自己。

    那林大嫂原本就有两个儿子,现如今又怀上,这一胎无论生儿子还是生女儿,与他们两口子来说都是很好的。

    林二嫂倒是只得了一个女儿,城里的大夫言她伤了底子,将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了。

    罗大娘结婚也有四五年了,到现在也没动静,若是搁在一些特别注重子嗣的人家,她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林父林母暗地里虽然也有嘀咕,当面毕竟也没有多说什么,这自然与罗大娘的娘家够硬也有关系。

    至于新嫁过来不多久的六郎媳妇,倒是不时就要喊两句腰酸啊胸闷啊的,刚开始的时候林家老太太还真挺当一回事,后来便也懒得搭理她了,光打雷不下雨啊。

    吃完饺子回到家里,罗用这天晚上睡觉前就想了想大娘的事情。

    要说营养不好,大娘这一年多时间在许家客舍那边卖饺子枣豆糕这些东西,吃得应该还是可以的,罗用也经常给他们改善伙食。

    所以大约并不是营养的问题……

    罗用想着想着,倒是想起来自己从前还在上班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一个女同事,也说怀不上,去看了中医,然后就说要暖宫什么的。

    罗用也不太记得清她当是都吃的啥药了,就记得那人常常喝红糖水,偶尔还用桂圆红枣之类的泡水喝。

    罗大娘这时候虚岁二十,实龄也有十九,按说也能生小孩了。

    若说是她自己不想生,那罗用肯定也是无条件支持,生娃儿这种事肯定还得是自己愿意啊。但是从罗大娘的态度来看,她其实还是想生的,而且依稀也有几分不安,大约是怕自己真的生不出娃娃。

    第二日一早,罗用便起来在家中翻找,桂圆现在家里是没有了,红糖倒是还有一些,红枣鸡蛋这些个,许家客舍那边就挺多。

    罗用大大方方拿着那一小罐子红糖去找罗大娘,叫她平日里无事,便自己煮些生姜红糖红枣鸡蛋水来吃。倒弄得罗大娘有几分不好意思起来,又是生姜红枣又是鸡蛋的,一听就是给女人养身子用的,她这个兄弟年纪轻轻还未娶妻,怎的连这种事都说得这般大方来?

    不过在经由罗用提醒之后,罗大娘在之后的日子里,每日便要给自己煮一回红糖鸡蛋水,那里边再放些生姜红枣的,一大碗热乎乎地吃下去,整个人便都要冒出热气来一般。

    林二嫂近来与她帮忙,她的身子又是那样的情况,罗大娘有时候也会多煮一些分她吃。林二嫂念她的好,回家以后便与自家男人说了这事,林二郎听了也颇有几分感慨,几日后与自家兄长说话的时候,顺口也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了一嘴,林大嫂在一旁听着有些羡慕,与村里几个媳妇子说话的时候,便也说了这事……

    然后不知怎么的,这个话传着传着,就被人给传成了:听闻罗三郎想抱外甥了,前两日还拿了红糖鸡蛋与他阿姊吃哩。

    “三郎啊,你是稀罕外甥还是外甥女哩?”最近这两日,罗用每每出门,都要被人问到这个问题。

    罗用:“……”

    这感觉就像是后世那些熊孩子被爹妈问你是想要弟弟还是想要妹妹哩?

    问题是他现在就是不算两世为人的年纪,今年也有十七岁了好嘛,算实龄也有十六了。

    待到时间又过去几日,天气变得比之前更冷,外头也飘起了雪花,大娘他们便开始做冻饺子了。

    四娘五郎那个书铺近来愈发没有生意,于是便也不在那个冷冷清清的铺子里苦等生意上门,干脆跑隔壁许家客舍去帮自家阿姊包饺子去了,罗用没什么事情的时候,便也带着六郎七娘那两个过去帮忙。

    许家客舍这个厅堂,罗用这会儿瞅它有点像是老年人活动中心那样的地方,每天都是热闹哄哄的,长长的热炕上摆着一张一张的炕桌,就是那炕桌上边没有麻将而已。

    大伙儿吃菜喝酒的吃菜喝酒,做算术题的做算术题,包饺子的包饺子。包饺子的就是罗家这些兄弟姐妹了,大娘她们那个厨房毕竟还是小了些,这一大群人都进去就挤了,反正只要把馅料调好,最后这个包饺子的过程也不怕人学,于是干脆便搬到厅堂这边来包。

    近日住在许家客舍里的,除了那些来学算术的,大多都是一些弄了羊绒来他们这里找加工的商贾。

    能搞羊绒买卖的,通常也都是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大商股,这些人整日住在许家客舍这边,吃吃喝喝的,倒是能给许二郎他们带来不少收入。

    罗家兄弟姐妹几个,近来就整日在那边包饺子,整日听他们天南海北地闲聊。

    这时候的人还没有侃大山瞎忽悠的习惯,闲聊通常也都聊得比较认真,罗家这几个小孩在一旁听着,也是比较长见识。

    “你们这冻上的角子怎么卖?”时常也会有人找他们买饺子。

    “六文钱一斤。”这时候的一斤,约莫得有后世的一斤二三两,分量那是很足的。

    “我后日就要走了,你给我备五十斤。”不用说,这肯定是自己买回去吃的,若要贩卖,肯定不会只买五十斤。

    “行。”五十斤饺子对于这个年代的大家族来说,其实也不够什么的,就拿林家那样的人家来说吧,五十斤饺子,若是敞开来吃,根本也吃不了几天的,更别提那些树大根深的大家族了。

    “你们这饺子是什么馅?”有人问到。

    “菘菜羊肉馅。”五郎抬头回了一句,菘菜便是白菜,他们近日包的,便都是白菜羊肉馅的饺子。

    “其他馅料的有没有?”那人又问。

    “并无。”罗用笑着说道。

    眼下这时候,单做这一种馅料,生意都已经好到叫他们忙不过来了,实在没有必要再去摆弄其他口味,主要这个季节他们这里羊肉便宜,菘菜又是秋末那时候刚收回来的,冬日里也耐储存,所以做这个馅的饺子就很是物美价廉,个个都包得皮薄馅大,一点都不心疼馅料。

    说到皮薄馅大,这就很考验技术了,罗用他们包饺子都不是用捏的,而是用挤,挤出来一个个肚皮滚圆的金元宝,个个都是皮薄馅大,一个比一个圆滚滚胖乎乎。

    不圆不行啊,在眼下的离石县,白面的价钱可是比羊肉还要贵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