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82章 橘子罐头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牛家乃是离石县中的一个寻常商贾, 做的是粮食生意, 也很少到离石县以外的地方去做买卖, 主要就是从当地农户那里收些粮食,卖与外地来的粮商。

    另外在他们的店铺里,也有卖一些南方来的大米之类,也卖饴糖大酱腐乳这些用粮食加工制作出来的东西。

    牛家人本着小富即安的精神,一直安安稳稳地经营着他们那一家粮铺, 这些年下来没什么大的发展, 但是也没有出过什么大的差池。

    前两年因那罗三郎等人的关系,来他们离石县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牛家人顺势又开起了一家客舍,现如今眼瞅着这家客舍也经营了有两三年了,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是改善了不少,慢慢的手头上也有了一些积攒。

    今年夏里,先是那罗三郎言是要造打谷机, 后来长安城那边又传来那样的消息, 一时间,离石县中群情激奋, 他们牛家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力量,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也并没有退缩, 能动用的关系都动用起来了,该表态的也都表态了,另外又拿出一部分自家积攒的钱帛,送到西坡村借与那罗三郎造打谷机之用。

    这钱虽说是借, 他们却也并没有指望在短时间内就能收回,要在河东道当地,每个村子送一台打谷机,这么大的支出,大伙儿都觉得没个三年五载的,那罗三郎应是缓不过来。

    后来皇帝又派了那么多工匠带着精铁过来,到眼下这时候,估摸着大半个河东道的村子都已经被他们送了个遍,还有一些离得实在太远的,这会儿约莫还没有轮到,大约要等到明年开春。

    入秋以后,农人们收完了庄稼,又交完了这一年的赋税,眼瞅着便要入冬了,这日子一日冷过一日,许多人家纷纷也烧起了火炕。

    听那些从南边过来的商贾说,在靠近长安城那一带,圣人今年发了徭役,先前他说要修一条水泥路到他们离石县这边,这时候果然就开始修路了。

    这两日天色有些黑压压的,风也很大,县里的人都说再过两日定是要下雪,于是各家各户都把柴禾备得足足的,夜里也不忘烧炕,生怕把家里头的老人孩子给冻坏了。

    “怎的你们这屋子里这般暖?”这日下午,罗用抱着两个瓷罐进了牛家粮铺,只觉一股暖意扑面而来。

    “嗨,年岁大了,经不得冻。”牛瓮笑着说道:“三郎今日怎的进城来了?”

    “先前与人合作,在南方做了些罐头,拿两罐过来与你们尝尝鲜。”罗用说着,将手里那两个罐子放在了炕桌上。

    “三郎何需如此破费。”牛瓮连忙推辞。这年头的物产在本地就算再如何价贱,若是千里迢迢运去了没有这种物产的地方,价钱便要翻上好几倍,今日罗三郎抱来的这两个罐头,可不便宜。

    “倒也没有多拿。”罗用笑道:“这盖子上包了黄色油纸的,乃是橘子罐头,这个包了青色油纸的,乃是桃肉罐头,你们看先吃哪一个。”

    “阿翁,我要吃橘子罐头。”还不待牛翁说什么,旁边那几个小孩儿就先嚷嚷起来了,他们先前就听别人说过南方有橘子,却从来还没有尝过橘子的滋味。

    “大人说话呢,莫要吵吵。”牛翁虎着脸呵斥他们道。

    “阿翁,我们要吃橘子罐头……”那几个小孩却是不怕他,扯着老头儿的袖子摇啊摇的。

    “不若我便帮你们把这橘子罐头开了?”罗用笑问。

    “哎,那便劳烦罗三郎了。”罐头这物什要如何开,他们先前也就听人说过,自己倒是没有开过,也没见人开过,没有经验啊。

    罗用抱过那个橘子罐头,拆掉盖子上面那张油纸,然后又从腰上解下一把小刀,只见他用刀尖轻撬两下,那罐子便发出“呲……”地一声轻响,然后再一旋盖子,那罐头便开了。

    只见那瓷白色的坛子里装满了一瓣瓣橘红色的橘肉,浮在清澈地散发这清甜香味的汤水之中,显得格外诱人。

    “咕嘟!”那几个小孩儿闻着这味儿就开始吞唾沫了,懂事一点的还知道稍微克制一下,年纪小一些的,这时候便自往柜台上面扒。

    “去,去拿几个陶碗并调羹过来。”牛翁对对自家那些孙子孙女说道。

    待那陶碗拿过来,罗用先是抱起瓷罐,哗啦啦往各个陶碗边倒了一些罐头汤,然后又用调羹舀起一些橘瓣,分到各个碗里。

    王金怀他们这罐头做得也很厚道,大半都是橘子肉,汤水并不很多,而且罗用先前尝过,也吃出来他们这个罐头汤里头,还加了不少甘蔗汁。

    甘蔗汁煮橘瓣,这滋味着实不错,尤其是对于这些长到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吃橘子的小孩儿们来说,恨不得连碗底都给舔过一遍。

    “三郎你也吃,莫要在一旁看着。”牛翁招呼罗用道。

    “行。”罗用端起自己面前那个陶碗抿了一口,太长时间没吃过橘子了,如今这口罐头汤喝在嘴里,竟如琼浆玉液一般。

    牛瓮那边,他先是用调羹舀了一勺自己碗里的橘子肉分给一个最小的孙子,结果旁边那几个孙子孙女都巴巴往他这边看,没办法,只好一人给他们又发了一勺,吃完了便打发这些小孩儿去后院玩耍,不叫他们继续待在这边流哈喇子。

    “啧,这罐头好吃啊。”老头儿把自己手里那个陶碗立起来,将挂在陶碗边沿那最后一滴罐头汁吸溜到嘴里,感慨道。

    “眼下这物什还算是稀罕,待再过些年,应就常见了。”罗用说完又问牛翁:“大郎他们可是收粮去了?”

    “正是。”牛翁点头道:“做我们这买卖,也就是眼下这阵子最是忙碌。”

    “听闻圣人在南边修路,不知他们那边买不买粮食?”罗用问道。

    “他们那边不缺粮食。”牛翁摇摇头:“附近那些村镇所产的粮食,也是尽够了,倒是北边有些商贾要收豆子。”

    “可是牧民们要买?”罗用倒也是头一回听说,北方那边竟然要从他们这里买豆子。

    “倒也不都是。”牛翁说道:“听闻现如今草原上的人都挣钱了,好些关内的人眼馋,却又无处放牧,无奈之下,便要把羊群像猪那般圈养起来,有人割野草喂羊,也有人种牧草的,另外再买些豆子之类。”

    “就怕疫病……”罗用叹气道。在眼下这个年代,无论是牧民还是农民,抵抗风险的能力都太差了。

    “那有甚。”牛翁摆手道:“养牲口的谁人不知疫病的凶险,却也不能因着这个便不养了。”

    “你怎的不吃这罐头?”牛翁见罗用那一碗橘子罐头始终没有怎么动,这时候便又催促道。

    “还有其他几家要去,我这就先走了。”罗用起身。

    “怎的一碗罐头都没吃完就要走了?”牛翁连忙挽留。

    “这还有好几家要走呢,每家一碗我也吃不下去。”罗用说着,笑嘻嘻便出了牛家粮铺。

    “你这后生怎的这般客气,平白又给我们送什么罐头。”牛翁起身到铺子外头送他。

    “不过是两个罐头。”罗用这时候已经坐上了驴车:“还有我欠你家那些钱帛,若是急用,便与我来说,若是不急,那便叫我再欠些时日吧。”

    “嗨,那个急什么。”牛瓮连忙摆手道。

    “走咯。”罗用笑着冲他挥了挥手,赶着驴车往街道另一头去了。

    牛翁袖着手站在自家粮铺外边,看着罗用那驴车越走越远,拐过一道弯,看不见身影了,这才回身往屋子里去了。

    “哎呦!你们这几个!方才不是已经吃过了吗?放下放下。”只见方才被他赶到后院去的那几个小娃娃,这时候又都围着那个橘子罐头不肯走了。

    “阿翁,再叫我们吃一碗吧。”一个小丫头奶声奶气地与她阿翁商量道。

    “不成,耶娘都还没吃呢。”牛翁将那大半罐子罐头盖好,又把油纸蒙上,油纸外边那根彩色麻线也依原样系上。

    “大郎媳妇,大郎媳妇。”牛翁在外头铺子里喊了两声。

    “阿耶,可是有事?”后院那边出来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

    “这两个罐头收起来,盖青纸那个先莫动,盖黄纸这个已经开了,好生收着,待大郎他们回来了再一起吃。”牛瓮交代到。

    “哎。”那媳妇两手抱起罐头,便往后院去了。

    最后,那几个小孩儿,便只好把罗用先前没怎么动过的那一碗罐头分了解馋,一点一点地把那些罐头汁橘子肉含在嘴里,心都要被甜化了一般。

    “阿翁,那罗三郎怎的不爱吃罐头?”

    “被你们这几个小馋猫盯着瞧,他还能吃得下去啊?”

    “我们没有盯着他瞧。”

    “当我不知你们躲在帘子后头偷瞧?”

    “阿翁,罗三郎可真好。”

    “是人好还是罐头好?”

    “嘻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