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80章 边塞小城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话说自从那运送梨子罐头的队伍离开了离石县以后, 赵琛的那些属下隐隐就感觉有人在暗中窥探。乐-文-

    但他们却并没有声张, 只是在队伍中前后查看巡逻, 维持秩序,让脚夫们每二十人一队,跟紧自己的队伍。如此又走了几日,待到过了孟门关之后,那些人便没有再继续跟随了。

    渡过黄河以后, 便是关内道绥州, 穿过整个绥州之后,便是内州地界, 而那宁朔县,便也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要穿越整个绥州并非易事,在这高原之上行走,又有大山大河。

    渡过黄河之后又走了三日,在众人面前又出现了一条滚滚长河。

    “怎的这里又有一条河?”许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原本还以为前两日见到的黄河便已经是他们这一片地方上最大也是唯一的一条大河了, 没想到行过几日竟又看到一条大河。

    “此何名曰朔水,从这里一直流下去, 要流到延州的延水县,在那里汇入黄河, 对面便是你们河东道隰州地界。”一个骑马的赵家仆从这时候刚好从他们身边走过,便出声为这几个脚夫解惑道。

    “原是如此。”那几个脚夫都觉自己长了见识,什么延州隰州的,他们从前大约也就听说过一点, 至于具体位置,那真的是没有什么概念,这时候听这个人给他们这么一说,脑中原本模糊的地图登时就变得清晰不少。

    “你们可真是见多识广。”一个脚夫感慨道。

    “常年在外头行走的人,不认识路如何使得。”那仆从笑了笑,打马又往前头去了,前边有几辆木车停成一堆,不知又遇着了什么问题。

    “怎的又不走了?”那人跑上前去,见这边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这些人东一个西一个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方才我看到有几只野兔,就在这片草丛里。”一个身材瘦小的脚夫满脸兴奋地说道。在外面走了这么多日,整日啃干粮,这会儿见着肉,他们便都走不动道了。

    “你们那脑子里装的都是豆渣不成?”没想到一向和善很好说话的人,这时候却变了脸色:“几只野兔就叫你们乱了阵脚,好好的队伍硬是断成两截,前面就只有一队人,他们若是出了什么事,尔等可是担待得起?”

    几声呵斥过后,那人片刻都没有多做停留,一甩马鞭,急急忙忙就追前面的队伍去了。

    那些刚刚还忙着追兔子的脚夫见了这一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连忙推起车子,追赶前面的队伍去了。

    幸好这一次并没有出什么事,那几只野兔也真的只是偶然出现在路边的野兔,并不是什么歹人强盗给他们设下的陷阱,如若不然,这些人可真的就要把肠子都给悔青了。

    这一晚休息的时候,赵琛那些手下终于还是把前几日他们被人盯了一路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不跟他们这些人说这些,原本是怕他们心中惊惧自乱阵脚,只是照眼下这形势看来,不说也是不行了,这回他们找来的这些脚夫,着实没有什么经验。

    远行途中,荒郊野外的,他们竟然不知道要跟紧前面的队伍,偏跑去抓什么兔子,如此疏于防范,若是有什么歹人有心耍诈,那还不是一诈一个准。

    而且他们要防范的,除了恶人,还有野兽。

    那些山里的野兽也是精着呢,常常会在人类行走的小径边潜伏窥视,若是遇着成群结队的人一起活动,它们便不会露面,若是遇着掉队的,那就要看它们那一刻肚子饿不饿、心情好不好了。

    那几个犯错的脚夫这时候又被好一通说,一个个张红了面庞垂着脑袋,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出门在外最怕行差踏错,这不仅关乎他们自己的身家性命,还关乎到同行那些人的身家性命,今日前面那一队二十个人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待他们回去离石县以后,又该如何面对那些人的家里人。

    这一晚过后,这些人行在路上比前几日又多出了几分严谨和秩序,别说什么兔子,就连之后展现在众人眼前那一幅幅陌生的边塞风光,都没什么人有那个心情去欣赏。

    宁朔县亦是边陲之地,如今还有秦朝的长城遗址,只是那长城多是由黄土碎石夯筑,年代久远,如今早已破败不堪。

    过了那一道长城,便是塞外了,在广阔的大草原的后面,还有一个大沙漠,沙漠周围不会有肥沃的农田,人口也十分地稀少。

    这个地方从地图上看,虽然也在黄河几字形以内,但因为没有天然的易守难攻的关隘,人口又十分稀少,军队驻扎不易,常常也会受到关外草原名族的侵扰。

    等到了宁朔县这个地方以后,这些从离石县过来的脚夫们,心中不免也生出几分凄然,眼前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穷了。

    他们这些人着实也没有多少见识,一辈子都没有离开离石县几次,少数出去几次,走得也都不远,没有见识过什么真正的大富大贵,但同样也没有见识过眼前这样的贫穷。

    “郎君?你们是从何处来?肥皂要不要?我家有肥皂卖。”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跟在他们这个长长的队伍身边跑前跑后。

    “羊绒有么?”有个脚夫问道。他也是看这个地方穷成这个样子,心想羊绒的价钱说不定会很便宜,待领了那六十文辛苦钱,自己说不定也能买得一些。

    “羊绒都被我们城里的商贾收走了,长安城那边的郎君要呐。”那小孩见有人搭理他,顿时缠得更紧了,口里喋喋不休道:

    “肥皂也不是时时都有的,我阿耶前两日出城,刚好从几个牧民那里收得一些,还未出手呐,你们若是能出得起价钱,便卖与你们。”

    “肥皂也有人来收?”那脚夫好奇道。

    “羊绒和肥皂总是有人收的。”那小孩咧着嘴,笑嘻嘻说道:“肉干要不要?我们这里的肉干最便宜了。”

    “羊皮呢?”旁边又有人问。罗三郎那边不是要做羊皮靴子,若是有价钱便宜的好羊皮,收一些回去应也是合适的。

    “羊皮我们县里的公府也收呢,言是圣人要拿它们与将士做靴。”那小娃娃吸了吸鼻涕,回答说。

    “甚都有人收,怎的你们这个地方还这般穷?”有个口没遮拦的,这时候直接就问了。

    “……”那小孩用自己的手背抹了一把鼻涕,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我们家住在城里边,又没有地方放羊。”

    “那倒也是。”说话的人也是有几分不好意思,于是便道:“我们现在身上没钱,等到时候拿了工钱再去看看你家的肥皂和肉干吧。”

    “哎,好嘞,我整日就在城门口这里,你们到时候来这边找我就行。”那小孩高兴道。

    从凉州城那边过来的赵家人马,前两日已经到了这宁朔县,这时候他们这个从离石县过来的队伍一进城,马上便有人过来与他们接头。

    顺利交接完了货物之后,这一次过来的所有脚夫,各自都拿到了自己的那一份工钱,按先前说好的,每人六十文,除了几个路上不小心把罐头给摔了的,其他人一文钱都不少。

    摔了罐头的那几个,每个罐头按二十文钱来扣,对于脚夫们来说,这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一笔钱了,但实际上根本连本钱都没有扣回来,主要的损失还是由赵家商队自己承担。

    脚夫们也都知道好歹,大伙儿都觉得这赵家的商队不错,挺厚道,不与他们这些穷苦人为难,将来赵家人若是还找脚夫,这回过来的许多人,肯定还要报名。

    接手了梨子罐头的那些人,第二日便从宁朔县出发,一路西去凉州城。

    而这些从离石县过来的脚夫们,则要在县中歇够两日,休整并买货,这两日的一并费用也都是由赵家人负责,两日后与他们一起回离石县的赵家人,又比原先多了好些。

    这些人原本是计划留在宁朔县接货,分批把离石县那边生产的梨子罐头运去凉州城,不过这回接头以后,他们也知道赵琛改主意了,除了第一批这些梨子罐头,后面的罐头要等到最后所有罐头都做好了,再一起运回去。

    这样一来,他们这些人与其在宁朔县干等,倒不如去离石县帮忙。

    离石县这一边,在罐头作坊旁边,原本占地面积挺大的那个租车行,这时候就可怜巴巴地被挤到一旁去了,好些车子连个遮雨的地方都没有,夜里就用草帘子盖一盖,挡挡露水。

    不过罗三郎也说了,他们那梨子罐头的作坊也就眼下这时候忙一点,待忙过了这一阵,恁大的一个水泥广场就都空下来了,到时候还不是随便他们用,所以这几个租车行小老板心里也是很乐意的。

    “你怎的又把这物什拿出来了?赶紧收起来吧,莫要弄丢了才好。”一个小老板对他一个同伴嚷嚷道。

    前些时日那赵大郎要运梨子罐头,自己没有木车,便从他们这边租车,总共租了七十辆车子,谈好的租金是三百文钱,不过在取走那些木车之前,赵大郎需得付给他们三贯钱做定金,届时他们的车子若是丢了或者是坏了,他就得照价赔偿,从定金里面扣。

    那时候赵大郎到自己马车上找了找,没有那么多铜钱,于是他便从身上摸了个银疙瘩出来丢给这几个小年轻:“收好了,这块白银可不止三贯钱。”

    “这回不摸个够本,下回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瞧你那点出息。”

    “你说,咱这买卖,还得是要跟这种大雇主做啊,一次就能得个三百文,多省心。”

    “他们用车的时日太长了,太费车子。”

    “那倒是,听闻关内道那边的路也不好走。”

    “路太差,车子坏得快。”

    “啥时候他们那边也修水泥路就好了。”

    “早晚也是要修的嘛。”这时候突然有个声音插了进来。

    几人转头一看,见是罗三郎过来了。

    这两日赵琛他们从外边收回来的梨子越来越少了,罐头作坊这边要裁员,那些雇工个个都不想走,罗用今日这是专门过来安抚人心的。

    “三郎!”

    “此话当真?”那几个小年轻俱是一脸兴奋。

    “自然。”罗用点头。

    “听闻这一路过去,可是远得很。”一个小年轻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想那么多作甚,能修多远修多远便是。”罗用笑着说道。

    从离石县去往凉州城的这一条路,又长又远,道路又难走,往来的商贾也不很多。

    罗用就想着,若是能把这条路修好一些,走的人说不定就会多起来了,届时往来于凉州城也会便利许多,到时候他们兄弟姐妹几个,就可以赶上一辆马车,到凉州城去看望二娘她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