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78章 运货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就在赵琛等人大力在平夷县收购梨子的时候, 罗用这边, 也安排了几个弟子连同水泥作坊那边的工人, 到离石县城外面的租车行那里,开始为罐头生产做准备。

    他们带了很多土水泥过去,在租车行那里,先休整出了一片十分宽敞的水泥地,又在水泥地上面搭起了草棚子, 另外又从崔翁他们那里订购了好几口半人高的敞口大瓮, 专门用来煮罐头蒸罐头。

    那草棚子也不是全封闭的结构,在草棚顶和四面的草棚墙之间, 还有二尺余高的间隙,用于透亮以及透气。

    等这个临时性的罐头作坊投入生产以后,真正在草棚里面完成的工序,其实也就只有煮罐头蒸罐头而已,其他程序都可以在外面的大广场上完成, 另外他们也在广场上搭了几个四面透风的草棚子, 到时候削梨皮的削梨皮,磨梨肉的磨梨肉, 大伙儿各司其职。

    待到第一批梨子从平夷县那边过来的时候,离石县门口这片地方, 立马就热闹了起来。

    有几个早早就等在那里的老汉,接过那些脚夫的担子,便往三川河边去了。他们这个临时的罐头作坊这里并没有水井溪流,要洗梨子的话就得挑去不远处的三川河边, 另外煮梨子的时候所用的清水,则需另外雇人从城内的一口水井处挑来。

    老汉们挑着担子到三川河边,蹲在水边,用他们粗糙枯槁的手掌,一个一个将框里的梨子仔细搓洗干净。

    逐个洗过一遍之后,再将一整筐梨子沉入水中,嘿呦一声,用力拎将起来,筐中便有清澈的河水哗哗流出,筐子里的那些梨子,一个个都带着亮晶晶的水珠子,被这秋日里的太阳一晒,愈发显得清香诱人。

    这头一批送来的梨子,品质都还挺不错,为了尽量避免磕伤腐坏,赵琛等人在雇脚夫的时候,便都与人说清楚了,这些梨子都是要用肩膀挑着过来的,不能用木车来推。

    那平夷县距离他们离石县,虽然比定胡县还要略近一些,但这一路走过来,没有三四日也是到不了的,长路漫漫,这一筐一筐的梨子,不知又叫脚夫们淌了多少汗水,好在眼下这时候天气并不炎热,也极少下雨。

    洗干净的梨子再挑回到城外的水泥广场上,马上就有几个穿着得体看起来比较爽利的妇人围了过来,两两一起,抬着这些梨子分拣去了。

    个头大的品相好的梨子,要专门拣出来切成大块梨肉,个头小一些的,或者是长得不好看的,这样的梨子主要就是用来榨梨汁了,在不加白糖的情况下,用一部分梨汁代替清水,也能起到增加甜度的作用,另外口味也会更加浓郁。

    这些梨子分拣开了以后,就会被人抬到各自的草棚去进行后续的加工,先削皮,然后切梨肉的切梨肉,磨梨汁的磨梨汁。

    削皮的工具是罗用的弟子们自己加工制作的削皮刀,那些妇人用熟练了以后,唰唰几下,那一个个梨子就都被她们削得干干净净的,然后再过一遍清水,就可进入后续的加工了。

    罗用这两日从离石县城中雇来不少妇人,一日两文钱,不管食宿,主要负责削皮切块榨汁,倒也不算什么十分辛苦的活计,愿意来的人不少,罗用就拣那些衣着得体看起来比较清爽的,身体也比较健康的,毕竟是做吃食呢,卫生安全方面也很重要。

    这一回这个梨子罐头的买卖,罗用与赵琛谈好了,赵琛他们那边负责收梨子和运送贩卖,罗用这边负责加工制作,以及提供罐头包装,最后等这批梨子出手以后,卖得了多少钱,他们两方平分。

    若是换了别人,罗用也不能答应这样的合作方式,因为这些梨子是对方负责贩卖,最后卖了多少钱,那还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但是对于赵琛的人品,罗用还是可以信得过,而且,赵琛此人乃是朔州赵家的长子长孙,为人精明强干,他的话在赵家向来都是作数的。

    第一批梨子罐头做出来以后,摆在他们眼前的就是运输问题了。

    这是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从河东道的石州离石县到陇右道的凉州城,这一路近两千里地的距离,要把这一批罐头运送过去,真是谈何容易。

    从他们离石县出发,西去孟门关,渡黄河,然后相继要穿过遂州内州盐州灵州这四个周,在灵州再渡一次黄河,一直往西走到陇右道,陇右道很大,就算进了陇右道辖下,要一直走到凉州城也很不容易。

    从地图上看,黄河就是一个“几”子形,他们这一路的路线,大抵就是要在这个几字中间的位置划一条横着的自线。

    近日,在离石县中,有不少人都在讨论赵家人这一次打算如何运送这批货物的问题。

    听闻那赵大郎近日在平夷县那边收购梨子,价钱颇高,这一次他们若是要雇脚夫,工钱想来应也是会给得比较爽快,只是那凉州城实在太远,很多人心动归心动,却并不真的敢去。

    又两日,赵大郎从那平夷县归来,找了罗用一起,在离石县中招纳脚夫。

    他这脚夫招的却也奇怪,若只是零散的一两个人,他们并不要,至少也要二十人以上,而且只要本地人,外来的也不要。

    “这一车八个瓷罐,你们两个人管一辆车,只要顺利将这些货物送到宁朔县,届时我们赵家人会在宁朔县接货,每车付与你们六十文钱作为报酬。”赵大郎对于那些前来了解情况的人如此说道。

    这些人一听只要送到宁朔县便好,并不需要去那凉州城,当下便有不少人心动了。

    “那宁朔县在何处?”有那不了解情况的,问身边的人道。

    “在遂州,往西边走,要过黄河,此一路过去,比去太原城还略快一些。”在场有人为他解惑道。

    “那岂不是只要十来日便能到?”大人听了,就有些吃惊:“听闻他们这些瓷罐,一罐也就十来斤,一车货至多百余斤,又是放在车子上,由两个人推着走,这六十文钱倒是挣得轻省。”

    “你怎的不想想,回程还要走上十余日呢,谁人与你工钱?”一旁有人笑着说道。

    “听闻那边羊肉价贱,你们倒是可以收些肉干回来卖。”罗用这时候也说了。

    “三郎可是要收?”有人当即问道。

    “我倒是想要一些,不过也要不了太多。”罗用回答说。

    他们离石县当地毕竟不是牧区,羊肉的价钱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里去,他们家又是水泥作坊又是杜仲胶作坊的,每日光是给工人做饭,都要用掉许多食材,若是有那价钱合适的肉干,买些回来煮汤倒也不错。

    “如此,这一趟倒是走得。”当即,很多人就表现出想要加入这个脚夫队伍的意愿。

    “赵大郎因何只要本地人?”这时候又有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粗着嗓门问道。

    “此举实属无奈。”赵琛向那人拱手:“还请这位壮士莫要见怪。”

    “莫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外地来的脚夫。”那人涨红了脸,一副十分生气的模样。

    “此次货物与我赵家十分重要,若不是知根知底的,恕在下不能将货物托付与人。”赵琛的态度也没有转圜的余地。

    “你这竖子分明是欺负我等外乡人!”那人说着就要上手去揪赵琛的衣襟。

    只见赵琛身子一侧,抬脚一踹,便把那人高马大的一条大汉踹得歪出去,一个跟头摔在地上。

    “承让了。”赵琛又是一个拱手。

    “好!好!”在场许多人纷纷拍手叫好。

    “……”那个被摔在地上的汉子,自己一个轱辘爬起来,左右看看,寻了个人少的缝隙,几下就从人群中穿出去。

    这个人罗用从前并没有见过,对方自己也说了是外地来的,像这种情况,赵琛不肯把货物托付给他,也是很自然的,万一信错了人,到时候丢货都是轻的,一个不小心还得赔上几条人命进去,杀人劫货,在这个年代可不算什么稀罕事。

    罗用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刚才那人离开的方向,但愿这果真就是一个气不平的蜢汉,莫要是从什么山贼团伙里出来的才好。

    “赵大郎好身手。”这一边,在场那些人纷纷称赞道。

    “我这些弟兄个个都是好身手,诸位若是有意要走宁朔县这一趟,我便安排几个弟兄与尔等同去,寻常歹人奈何不了他们。”赵琛对众人说道。

    罗用看他这时候俨然已经是一个武夫模样,举止动作皆是透着几分凛然,与那仗剑走江湖的侠士一般。

    “啧,会武术果然就是比较帅。”罗三郎心中如此想道。

    “!”长安城中,乔俊林挥剑将一片从空中飘落下来的黄叶斩成两半,冰冷的剑芒之后,是他沉郁冰冷的目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