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68章 宠辱不惊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不管怎么说, 皇帝的这一套说辞, 还是给了罗用很大的面子。『樂『文『小『说|

    之前长安城那边闹过一遭, 某些士族大家已经公然站出来与罗用为敌,虽然这场风波已经过去,但是这时候罗用的处境也是有些微妙,皇帝这一套说辞一出来,无疑就是给罗用又加了一层保护罩。

    所以说, 这件事对罗用还是比较有好处的, 甭管那条路究竟是为谁修的,单单就为了这么一套说辞, 要罗用拿个罐头方子去换,也不算太亏,毕竟罐头这东西实际上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这条路果真是专门修给我走的?”虽然不太了解来龙去脉,但这并不影响罗三郎为自己争取利益。

    “铺路修桥,自然是为了造福天下, 不过圣人总归还是因为爱惜三郎人才, 才决定要修这么一条路。”那个带着圣旨前来西坡村的官员如此说道。

    “哦……”也就是说这条路虽然是给他修的,但是路的归属权还是属于皇帝的, 这倒也合理,只是:“那我往后运货走这条路还要给过路费嘛?”

    “……”那官员被他问得噎住。出门前皇帝没有跟他说过这个啊喂!

    不过像这样的时候, 他哪里又能说出罗用将来通过这条路运货还要给过路费那样的话呢?

    这话要是说出来,那皇帝刚刚的那一道圣旨岂不就成了一个笑话?

    “先前倒是没有这样的惯例,不过想来应是不要的。”那官员回答说。

    一听这个话,罗用就有些不乐意了, 甭管皇帝那边究竟大的什么算盘,这会儿他既然已经说了这条路是为他修的,那该争取的利益就得争取啊:“若是连你都不清楚,那些收过路费的小吏又如何能清楚呢?”

    “三郎莫急,待我回京以后,定然帮你将此事询问清楚。”那官员连忙安抚道。开玩笑,罐头方子还没到手呢,这时候就惹他急眼可不行。

    罗用一听,这还差不多,他才不相信皇帝啥都不要突然就想给他修条路呢。不管怎么说,对方起码要先把自己的诚意拿出来,然后他们才能正经坐下来好好商谈不是,反正眼前这个又不是皇帝本尊,他怕个甚。

    双方坐下来谈了几句以后,罗用终于确定,皇帝这回确实就是要罐头方子没错。

    皇帝手里头掌握的杜仲胶那么多,他要开动起来做肉罐头,那肯定得是一个规模宏大的肉罐头工厂吧,这里边的利润,确实也是比较可观,而且还可以做做军需什么的。

    罗用倒也爽快,在得知对方所图之后,很利落就把肉罐头的制作方法告诉了这个官员,为了让他们有更直观的了解,甚至还亲自上手,给他们展示了肉罐头的做法,其中一些注意事项也都讲解得十分细致。

    那个官员带来的几个随从,一个个都拿着羽毛竹笔在一旁做着记录,瞅他们那笔,相比罗用这边自己做的,是要更加精致一些,而且那羽毛看起来也不是鹅毛,具体是什么毛,罗用辨认不出来,就是看他们写了挺久都没有断墨,知道这种羽毛的羽管应该比较大,蓄墨能力比较强。

    而且他们所用的纸,也不是寻常麻纸,纸张看起来略厚一些,表面也十分光滑,应该不是便宜货。

    在弄清楚了肉罐头的具体制作方法以后,这些人也没有在西坡村多做耽搁,稍稍休整过一日之后,便打马回长安城去了。

    待到入冬以后,城州那边又会迎来一次羊群屠宰的高峰期,那时候也正是羊肉最贱的时候,皇帝若是不想再多等一年,他们就要在入冬之前将那个罐头厂筹备到位,待到入冬以后,即刻便能投入生产。

    其实罐头这个东西,除了羊肉罐头水果罐头这些,也可以做鱼肉罐头。

    去年,在杜构还未离开西坡村的时候,罗用就曾经提醒过他,让他到秦岭一带去收购一些杜种树的种子回去种植,这时候他早已回到莱州当地,他们播下去的那些种子,如今也都已经发芽破土,长成一株株细嫩的小树苗。

    若无意外,待到来年秋季,这批树苗就可以收割,然后加工成杜仲胶。

    当初杜构去秦岭那一带的时候,因为去得比较早,没跟皇帝后来派去的那些人打上照面,所以无论是种子的收购,还是树苗的购买,都可以说是相当顺利的,树苗他倒是没多买,主要经济条件有限,路途又太过遥远,就只是买了一二十株,然后卖了马,在当地置办了一辆牛车,自己一个人赶着牛车回的莱州。

    等他回到莱州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春节后了,那些杜种树苗的生命力很强,大冬天里被这么冻了一路,竟也没有死掉几株,大多都种活了。

    待到来年,等地里这一批杜种树苗收获了以后,他们就要重新播种,到时候就要看这些小树苗究竟能结多少种子了。

    杜构这大半年时间在莱州当地大力推广麻纸以及油纸伞的造法,还有牡丹坐垫的做法。

    现在在他们那片地方,虽然还没能形成很大的经济效应,但是也有一些周边地区的商贾到他们那里去买货,所以当地人也就可以通过这些手工劳动,稍稍增加一些收入,在生活上总归也是有了一些改善。

    不过这些都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等过两年他们这里的这些杜仲树苗都长成了,那时候罐头这个东西差不多也该在大唐盛行起来了,届时他们又有杜仲胶又是沿海地带,只要多费些心思做出好吃的鱼罐头,销路应是不愁的。

    西坡村这边,皇帝派来的官员们走了以后,众村民都显得很兴奋,都说皇帝陛下现如今对他们村的罗三郎可重视了,还特地为他修了一条通往长安城的道路,这是一份多么大的荣耀啊。

    “嗨,也就是那么一说,他应是本来就要修路的。”被人给捧得太高了,罗用也觉有几分不好意思,于是便如此谦虚道。

    “全国那么大,他因何偏偏就要往我们离石县修路?定然还是为了三郎你。”村人们言辞凿凿道。

    罗用一听这个话,好像确实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哈,只是口头上依旧推辞:“大约还是因为我们这里靠近孟门关的关系。”

    “呲,那孟门关有什么了不起,定还是为了你。”孟门关作为军事交通要塞,又有大片沿河良田,向来都是要比他们离石县这边风光一些,现如今皇帝陛下要修一条路,都说是为了罗三郎,怎的罗三郎偏偏又要把这一份荣耀往别人身上推?

    “那孟门关毕竟是交通要塞。”罗用说道。

    那几个村人依旧不服,他们就是认准了,皇帝之所以要修这么一条路,肯定就是为了他们村的罗三郎。

    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白二叔从头到尾听闻了罗用与那几个村人的对话,心中亦是十分地震惊:

    “这罗三郎着实是个宠辱不惊的,皇帝这回给他戴了这么大一个高帽,他竟然还能如此客观冷静,将形势看得如此清晰,方才听他那几句话,竟是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

    ——“应是本来就要修路。”

    可不是,白二叔已经听长安城那边的友人写信过来说了,皇帝这回是想在城州那边建肉罐头作坊呢。

    ——“大约还是因为孟门关。”

    一点都没错啊,从城州出发,借黄河南下,到了孟门关这里,就不好再走水路了,下游河流湍急,甚至还有瀑布,于是只好在孟门关改道,从长安城修路到孟门关,刚好与黄河水道相接。自此,皇帝陛下运输肉罐头的道路,自然就是畅通无阻。

    罗用:……其实我只是谦虚了一下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