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64章 相连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陈博士的那些学生都以为他们先生是为了吃的才要回西坡村, 其实真不是。

    他就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出来在外头待了这么几个月, 眼瞅着马上就要回长安城了, 竟然连一点土特产都没买。

    陈博士他这一回头,他的那些学生便也都跟着回头了,口口声声说什么不能让先生自己一个人回去,他们做学生的不放心,结果等到了西坡村, 那什么羊肉罐头鸡肉罐头, 他们是一个都没少买。

    这罐头也是罗用最近刚刚琢磨出来,这个东西只要有合适的容器, 做起来其实并不困难。

    罗用先前做出来送给陈博士等人的那些罐头,都是直接从许家客舍买的熟菜,自己拿回家去以后加工加工,将那些肉装进瓷罐里,然后连肉连罐连盖一起蒸, 等到火候差不多了, 再趁热把盖子盖上,只要操作得当, 保证充分杀菌以及不漏气,这罐头就算是做成功了。

    家里剩下来的那些杜仲胶, 罗用打算把它们全部用来做成罐头瓶,除了肉罐头,他找机会也想做点水果罐头。

    虽然不放白糖的话,做出来的水果罐头吃起来就没有那么甜美可口, 但是在眼下这个年代,很多人一年到头都吃不到几种水果,只要能尝到一点其他水果的味道,对于他们来说应该就是一件十分新鲜又美好的事情了。

    上回去长安城的时候,罗用在那边吃了不少桃子和李子,他也曾往空间里头放了一些,想着等回到西坡村这边以后,再找机会拿出来给家里这些小孩也尝尝。

    可是哪里又有那样的机会呢,成熟的桃子李子这些东西,摘下来以后根本放不了几日,他们当地不产这些水果,平白又要从哪里变出来,无论他找什么样的借口,都是说不通的。

    乔俊林等人回来这一日,罗用正好在离石县城中与王家人商谈水果罐头的生产事宜。

    刚开始罗用也没有那么多的杜仲胶可以用来做罐头瓶子,他提出由自己这边提供杜仲胶,然后王家人再拿着这些杜仲胶到南方去找一个陶瓷作坊,制造出一批罐头瓶子,然后从当地收购新鲜水果,做成水果罐头。

    因为这个过程相当繁琐,往返于离石县与南方地区,运输方面的费用也非常地大,于是罗用提出的合作条件是,每生产五个水果罐头,王家人拿四个,罗用只要一个,但是对方要帮他把东西运到离石县这里。

    这是一笔大买卖,罐头这个东西又是新鲜物什,先前并没有其他人做过,寻常人也很难想象,就那么简单弄一弄,那些水果啊肉啊的,果真就能放上几个月都不会坏?

    因为心中还有所疑虑,所以王家人就没有马上答应,罗用倒也不着急,他只是给对方留了两罐子自己这几日刚刚做好的肉罐头,让他们多放一些时日再打开查验,亲自确认过后,然后再来考虑水果罐头的事情。

    该办的事情办完之后,罗用独自一人赶着驴车往回走。

    从离石县到西坡村这条水泥路十分平整,驴车行在上面一点都不会颠簸,前边拉车的五对也比从前轻松了不少,步履轻快地踩在水泥路面上,发出哒哒哒哒的轻响。

    忽然后面又传来一阵马蹄声,罗用回头一看,就看到那几辆熟悉的马车又回来了,王博士等人在西坡村待了这么长时间,他们的马车罗用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早就认识了。

    跑在最前面的那一辆马车中,有人伸手撩起车前的布帘子,然后罗用就看到从那布帘后面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庞,这人不是乔俊林又是谁。

    罗用一看到他就笑了起来:“怎的又回来了?”

    乔俊林也笑着说道:“先生说有东西落在这里了。”

    车中的陈博士:“……”

    这回他们这一行人可谓是来势凶猛,在听闻罗用这里生产出来的罐头至少能放两三个月不成问题以后,他们一个个跟不要钱似得给罗用下单。

    这肉罐头可不便宜,罐头本身不贵,可那罐子贵啊,但是这些从长安城来的大郎君小郎君们显然没有把那几十文钱当一回事,再说那罐子还可以重复使用呢,就算弄坏了不能用,至少也还能把那一块杜仲胶给取下来,攒一攒,将来说不定也能做一双鞋底的。

    他们要得也是有点急,毕竟这一来一回的,又耽误了五六日,距离太学那边要求他们返校的时间愈发近了。

    之后那两天时间,罗用每天除了做罐头还是做罐头,大热的天,一天到晚围着灶台转悠,着实是又累又热。

    好在还有一个乔俊林过来给他帮忙,别人要来罗用也不让,这做肉罐头的手艺,他现在还没打算要传出去呢。

    “你歇会儿,我帮你看着火。”再一次把几个罐头放到锅里去蒸上以后,乔俊林对明显一脸困意的罗用说道。

    “那你帮我看一会儿,这火也不用烧得太大。”罗用也没客气,说着就往旁边的一张胡床上面爬,这大热的天,厨房这边的火炕是连着灶台的,这会儿肯定是睡不了,角落里倒是还摆了一张胡床,上边放了个矮桌,有时候他们家的人也在这边吃饭。

    说是让乔俊林帮着看一会儿,结果罗用这一闭眼,就彻底睡死过去了。

    乔俊林也没喊他,照着罗用先前做罐头的步骤,一锅接着一锅地蒸罐头做罐头。

    外头的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吃晚饭的时候,四娘往这边过来了一趟,见罗用正睡呢,便也没喊他,就是给乔俊林送了些饭菜过来,又说了他阿兄弟饭食在杂货铺那边的锅子里呢。

    现如今罗家院子这边已经不做生意了,但原先用来开杂货铺的那间屋子,依旧是他们兄弟姐妹几个活动最频繁的地方,基本上做饭吃饭休闲都在那边,只有做大菜的时候才会来厨房,只有家里来了重要客人的时候才会去厅堂。

    外面的天色很快就完全暗了下来,乔俊林在灶台上点着一盏油灯,不紧不慢地烧着火,做着罐头。

    不时看一眼窝在胡床上正睡得没心没肺那家伙,不禁也觉得有几分好笑,平日里瞅着挺精明一个人,怎的竟像一个三岁小儿一般,说睡就睡,一睡下去就不知道醒了。

    其实罗用哪里是没心没肺,他平日里可没有出过这样的纰漏,该熬夜的时候,多晚也是熬过的,今日不过是因为乔俊林在这里,心里知道就算自己睡着了肯定也没什么事,所以才能安心睡觉呢。

    乔俊林这个人年纪虽小,但为人也是相当牢靠,跟白以茅那些个,根本都不像同龄人,事实上他们确实也不是同龄人,白以茅那几个里边就算是年纪最小的,也还是要比乔俊林大上一两岁。

    因为乔俊林就在这里,也知道他已经学会了这罐头的做法,还知道他在自己睡过去以后肯定会接手把活计做完,所以罗用才安心睡了。

    那一边罗用睡得安然,这一边,乔俊林心中也是同样的安然。

    原本总是飞速流逝的光阴,在这一刻仿佛又找回了它原本的步调,原本焦躁而又飘忽的内心,在这一刻也变得十分安定。

    乔俊林也说不上来自己对罗用是什么样的感觉,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选择的道路也截然不同,为何偏又感觉是那样地相像。

    就好像一片竹林之中看似毫不相干的两棵竹枝,在那泥土之下,也许他们的某一条根茎却是相连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罗用醒过来的时候,乔俊林已经离开了,在厨房靠墙的位置,摆了好些加工好的肉罐头,那一个一个的陶瓷罐子摆放在地面上,让罗用想起自己从前在老乡家里看过的被摆了满地的西瓜。

    眼下这个季节,原本应该正是吃西瓜的时候,只可惜他们这里并没有西瓜,整个中原地区好像都没有,这个时代真是要啥没啥,但是看在有人肯帮自己熬夜干活的份上,罗用觉得没有西瓜吃也是可以忍耐的。

    这一日,乔俊林他们就要再次出发了,罗用给那些订货的人一一出了货,又收了钱帛之后,再一次把他们送到了村口。

    看着那少年人上了马车,看着那几辆马车带着他越跑越远。

    不知为何,二娘她们才走了没多久,罗用便要常常挂怀,总觉得她走得太远了,又有太长时间没有收到她的音讯。

    然而对于乔俊林,无论他走多远,又有多长时间没有音讯,罗用都不曾有过什么担心。

    因为乔俊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遭遇什么样的风雨,他总能走过来,无论又过去多长时间,等到下一次相见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永远都是最初的那一个倔强少年。

    少年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把自己曾经那一段无助的时光看做不堪。

    却不知那些不堪被人记在心中,永远为他保留着一份柔软。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算是爱情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