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58章 罗大神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就在河东道这边很多农户都在忙着收麦子的时候, 在南方某些地方, 今年开春播下去的玉米种子, 这会儿都已经结出一个个胖乎乎的玉米棒子了。

    与罗用这边的粗放种植不同,其他人得了玉米种子的,基本上都是选用最最肥沃的土地,十分细心地将玉米种子一粒一粒播到泥土之中,然后再一天一天细心照料, 看着它们一点一点发芽成长, 长到小腿高,长到半人高, 长到一人高……

    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从来没有哪一种粮食的植株能长一人高的,而且看那枝杆又长得那般壮实,叶子也是又宽又绿,一看就跟他们过去种过的粮食很不相同。

    果然, 天赐的第六谷, 就是不同凡响。

    等到这些玉米棒子一个个长大了以后,那些人的心情就更加激动了, 这么大的穗子,那得结出多少粮食来啊。

    各州县官府之中也有专门负责教授他们种植第六谷的吏员, 有一些是本地司农吏员,有一些则是直接从长安城派遣出来的,就是为了第六谷的顺利推广种植工作,特别是在玉米授粉的这一段时间, 他们那些人几乎日日都在田间地头上奔波。

    在众人的细心照料之下成长起来的玉米们,最终果然也没有另他们失望,那一个个大而饱满的玉米棒子,那一粒粒颜色润泽的玉米粒,看着就叫人心中欢喜,这可都是粮食啊!

    等到第一批玉米收获以后,那震撼力,就好比是平地一声雷,在这个亩产普遍只有一二担、少有能上三担的年代,玉米这种作物只要土地还能过得去,至少都是三担打底,四五担只能算是寻常,六七担不算稀奇,有一些照料得好的,十担以上也不算罕见。

    这样惊人的产量,对于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实在是很震撼的,他们却不知道,这还只是罗用从山区收回来的老玉米品种,口感比较不错,也可以留种,但是结穗相对还是比较少的,若是换成后世一些高产的品种,亩产只会更高。

    在后世,亩产上千斤那都只是寻常,很多作物都可以达到这个产量,但是在眼下这个时候,亩产上千斤,那还只是在神话传说中才会出现的事情,有一些书籍也曾有过这方面的记载,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无从证明其真伪。

    而这个玉米,却是真真实实摆在大伙儿眼前的东西,原本只出现在神话传说中或者是书籍之中的事情,这时候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众人生活之中,一时间很多人都觉如坠梦中。

    现如今,听闻在南方许多地方,民众们也都开始拜厕神了,关于当初这个第六谷最早是出现在长安城某公厕的说法,不知怎的最终还是流传了出去,兴许是那些官员拜厕神拜得太勤快了也说不定。

    罗用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接受厕神这个封号,若是接受了,那他现在可谓是香火鼎盛。

    香火鼎盛的罗大神,最近这段时间忙得就跟个陀螺一般,自打二娘和彭二走了以后,他们家就忙疯了。

    又要看杂货铺又要做腐乳肥皂的,家里还有两个小娃娃,五郎还要上学,罗用和四娘两个人根本的都忙不过来,饭也不做了,他们已经有好些天都是从许家客舍那边叫的饭菜。

    这样忙过了一阵子之后,罗用也开始自我反省,又不是不做这几样生意家里头就会有人饿死,他何必搞得自己这般累死累活的呢。

    近来水泥作坊那边的生意也不怎么样,他的那些弟子们也有些闲下来了,罗用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豆酱酱油腐乳肥皂这些手艺全都传授出去吧,把这些营生交给他们去做。

    刚好罗用的这些徒弟现在也都住到西坡村这里来了,好好发展发展,将来说不定还能弄出来一个产业园。

    罗用找他的那些弟子谈话,问他们想不想学这几样手艺,若是想学,那便也与衡玉他们那般,将来无论他们凭借这些手艺挣得了多少钱财,到时候只要分他这个师傅一成便好。

    对于罗用的这个提议,徒弟们自然没有任何意见,甚至都还觉得罗用只要一成实在是太少了。

    要知道他们现在如果学了罗用的手艺在这里做买卖,不仅直接接手了他从前经营下来的那些老客户,罗用还给他们提供了庇护,正因为他们是罗用的徒弟,将来就算是生意做得红火起来了挣得了许多钱财,也没有人轻易就敢来找麻烦。而且罗用在这一片地方上还很有人气,颇受爱戴,跟在他身边做买卖,所得的好处,又何止是那一成的收入呢。

    事情商量下来以后,罗用便把自家院子外头那张破破烂烂的写着南北杂货的纸张给揭了。

    然后师徒几人一起,在羊圈前面一点的路边,立起了一个三尺见方的木牌,上边刻着南北杂货四个大字,木牌上边还做了挡雨的檐子,四周还雕刻了一些不算十分精致的花纹,瞅着也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对于这些马上就要开始学习他那几样手艺的徒弟,罗用直接就把自家院子里的存货给他们搬过去了。

    这些徒弟的房屋原本就在距离羊圈不远处那条水泥路两边,这时候每家每户在沿路的屋子里开出一间店铺来也是刚好,卖酱的卖酱,卖腐乳的卖腐乳。

    每一种买卖也不一定就只能开一家店,按罗用的意思,他的这些弟子里头,谁人想学都可以学,最后谁能真正做出模样来,那就要看个人本事了。

    就跟他们当初学做羊毛毡垫子的时候一样,有些人到现在都没学会,有些人的手艺现在却已经比罗用强出许多了。

    刚开始这段时间,罗用还是比较忙,待他的那些徒弟慢慢上手了以后,他这边就开始闲下来了。

    先前罗用直接给他们搬过去的那些存货,卖出去多少,他们每日都会把钱款给罗用送过来,罗用只要九成,留一成给他们当卖货的抽头。

    这些活计分出去以后,不止是罗用,四娘五郎他们终于也能跟着松了一口气。

    这一日,吃过晚饭之后,兄弟姐妹几个又把家中所剩无几的工作做了一个更细致的划分。

    “四娘管做饭洗碗,五郎管打扫院子和喂牲口,六郎七娘管鸡食,我就管一切对外事务。”罗用说道。

    “对外事务是甚?”七娘小丫头一脸天真可爱地问道。

    “就是说他只管外头的事,家里边的事情他不管。”四娘给她解释道。

    “!”七娘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以呢,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做家务的吗?

    “阿兄,衣服还没人洗呢。”五郎提醒道。

    罗用摸了摸鼻子,确实哈,二娘和彭二两个人走了没多久,他们家脏衣服都堆了好些,当然这也是生活富足的表现,若是搁在从前,根本也没有那么多衣服可以堆。

    不过洗衣服这件事嘛,四娘要负责这一大家子人的一日三餐就已经比较忙了,再把衣服给她洗,不合适。五郎又要上学,给他分派一个打扫院子喂牲口的活计也就很足够了,六郎七娘又太小,想来想去,这个衣服果然就只能是他自己洗了。

    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罗用就提着一大筐脏衣服到村口水沟边洗衣服去了。

    原本还以为自己来得足够早,怎么着都得等他把衣服洗完了村子里的人才会出来活动,结果这才刚蹲下去没一会儿呢,就有早起的村人推着车子从村里出来了。

    “呦,三郎啊,洗衣服呐?”村人笑嘻嘻问道。

    “噢。”罗用应了一声,问他们:“这么早就要进城啊?”

    “可不,今年的麦子也收完了,这几天不太忙,打算进城去卖几天豆腐,这天气热起来,嫩豆腐可好卖了。”现在从他们村到离石县也有了水泥路,一路推车过去,也不算辛苦,这一车能装不少嫩豆腐呢,都卖完了,也能挣不少钱。

    “怎的不套上驴子拉车?”现在他们村里头大多人家都有牲口,有耕牛的还是比较少,驴子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有了。

    “嗨,还得留在家中拉磨呢。”这豆腐也不是从天上平白掉下来,今日若是不做,明日卖什么?

    说了两句,那几个村人很快就走远了,罗用加快手里的动作,打算把这些衣服快些洗洗完,早点回家去,结果他蹲那儿洗了还没两件衣裳,又有村里的妇人挎着菜篮子到这边洗菜来了。

    “三郎啊,洗衣裳呐?”那妇人说话的时候,眼角眉梢的尽是笑意。

    “嗯。”罗用应了一声,这回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

    约莫十几分钟以后,陆陆续续又从村子里出来好些妇人,这些妇人有说有笑的,罗用就夹在她们中间,默默地搓洗着他们家那一大箩筐脏衣服……

    这还没完,等这些妇人洗完衣服洗碗菜,回到自己家里以后,免不得又要跟家里人说上几句:“哎我刚刚在村口洗菜的时候见着罗三郎了,正洗衣裳呢。”

    然后很快的,整个村子的人就都知道罗用今天早上在村口水沟边洗了一箩筐衣裳,对于能跟罗三郎一起蹲在水沟边洗一次衣服这件事,村里的妇人们感觉都还是比较荣幸的,至于罗用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