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55章 凉州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罗用没钱了就想着卖鹅毛, 皇帝没钱了, 他就想起来要卖水泥了。

    皇帝手里头掌握着的那一个水泥方子, 比西坡村的方子要先进不少,先前光顾着烧水泥铺路,这会儿实在没钱了,只好把铺路的工作先给放一放,集中力量烧水泥吧, 多烧一些出来卖钱。

    西坡村的水泥一担才要五六文, 长安城的水泥一担却要十五文,价钱这般贵, 买的人却还是很多。

    不仅长安城的人买,别地儿也有不少人跑来这里买水泥,商贾们也都十分活跃。

    听闻在江南一些降雨频繁的地方,就尤其喜欢这种水泥,先前就有不少人花大价钱买了一些从离石县运过去的土水泥修葺庄园和道路。

    长安城这边的水泥虽然要价十五文钱一担, 但他这边毕竟是比较靠南一些, 若是依靠水运,一路顺流而下, 在运输方面的费用也就比较少,再加上长安城出产的水泥质量也更好, 所以总体来说,他们还是买长安城出产的水泥更划算些。

    皇帝这边开始卖水泥,罗用那边的水泥生意顿时就丢了一大半,连太原城的人都不来他这里买水泥了, 宁愿千里迢迢跑到长安城去买。

    这样一来,离石县当地很多脚夫便也只好改换行当,不再挑水泥,而是从罗三郎那里换些豆粕酱油,到外头村子里收鹅绒去了。

    这一日,当赵琛骑马来到西坡村的时候,就看到罗用正蹲在土路边与一个商贾讨价还价。

    那商贾从别的地方收了一车鹅绒过来,找罗用换艾草皂,罗用与他说十两鹅绒换一块艾草皂,他非说九两,于是两人就蹲在路边掰扯了起来。

    “……我听闻你们这里一两鹅绒能换三斤豆粕。”这个商贩总觉得按十两鹅绒一块肥皂来算,他就很吃亏了。

    “差不多的。”罗用跟他说:“咱这里的豆粕一担也就十六七文。”

    “一担豆粕十六七文……”于是那家伙就掰着手指头开始算,算来算去也算不清楚。

    “一旦豆粕也就能换三十多两鹅绒,十六七文差不多就是三块艾草皂,你说十两鹅绒是不是一块艾草皂嘛?照理说要十多两才能换一块,我都已经帮你把零头给抹了。”罗用给他细说。

    “那我这一车鹅绒,还换不到一百块肥皂?”这家伙先前的期望值显然是过高了,大概还是受那羊绒的影响,以为这个鹅绒也会很值钱。

    “你下回多拉几车过来嘛,你们那边的鹅绒应该不贵吧?”这大老远的跑一趟,就拉了这么一车货,确实也是不划算,于是罗用就给他说:“行了,我多给你五块艾草皂,下回再有鹅绒,你还拉到我这里来。”

    “行!”那个卖鹅绒的一听,心里就高兴多了,他这一车鹅绒,约莫九百两重,能换九十块艾草皂,再加上罗三郎额外多给的五块,那就有九十五块了。

    虽然这个交易过程并不像他先前想象的那般美好,但是有这九十五块艾草皂拿回去,他多少也是能赚一笔。

    只是目前看来,这鹅绒的价钱比起羊绒还是要差得远了,不过那羊绒的价钱实在太高,他们这些小商贩本钱少,基本上也不怎么碰,都是一些大商贾在收。

    这鹅绒虽然利润低些,但是成本也低啊,相对来说风险就要小很多,而且罗三郎这里看起来是要长期收购的样子,销路也不用愁了,从罗三郎这里换些艾草皂,拿到别的地方去卖,一个倒手也是能赚不少。

    “三郎现在不搞羊绒,开始搞鹅绒了?”赵琛牵着马,笑嘻嘻站在不远处,等他俩谈完了,这才出声道。

    罗用抬头一看,登时也笑了起来:“赵大郎今年怎的来得这般晚,我还当你这是要昧了我的那些羊绒去。”

    “哈哈哈,谁人敢昧你这棺材板儿的羊绒。”赵琛玩笑道。

    “别说,还真有。”阎六那一笔,罗用可还给他记着呢:“怎的就你一个人过来了,羊绒呢?”

    “都在后头呢,牛车走得慢,我先骑马过来了。”赵琛抬手指了指身后,说道。

    “行,让我那些弟子去接,咱俩先去吃饭。”罗用拍拍衣服从路边站了起来,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一支笔,取下笔套,在本子上刷刷写下一行字,交给那个卖鹅绒的商贩:“你拿这个字条去我家院子,就按咱俩刚刚说好的,一块肥皂都不会少。”

    那商贩接过字条,高高兴兴去了,罗用与赵琛两人则是慢悠悠走在水泥路上。

    一年多时间没见,罗用明显长高了一些,赵琛瞅着比从前更加粗犷了,大概是因为在大草原上待得久了。

    “此次入关,倒是不如去年那般顺利。”赵琛对罗用说道。

    “可是被拦下了?”罗用问。

    “驻守孟门关的官兵比去年多了一倍不止,入关过程也极为繁琐,原本前几日就能到了,白白在那里耽搁了三日。”赵琛叹气道。

    “随从货物可有折损?”罗用问道。

    “那倒没有,只是随行的那几个胡人,若不是我在孟门关找到相熟的当地人作保,他们怕是过不来。”赵琛说道。

    “海日古他们又来了?”那些人里头,罗用也就记得海日古了,因为四娘那丫头总跟他念叨。

    “海日古倒是没来,早前他也在城州集市,开春后便回大草原去了,他们部落的人今年养的羊羔,比往常任何一年都多。”赵琛给他说了海日古他们那边的情况。

    “草原上的青草够吃吗?”罗用问。

    “在草原的边缘,他们可以用少量的肥皂换取大量的豆粕,听闻豆油大多被卖到了长安洛阳等地,你们许家客舍的那些菜式,如今可是流传颇广啊。”赵琛笑道。

    “用肥皂换豆粕,羊绒倒是可以留着卖钱,那羊肉呢?”罗用又问。

    “羊肉价贱。”赵琛笑着说:“如今草原人倒是不缺肉吃。”

    两人说着话,很快就来到许家客舍,罗用先按赵琛说的人数,让许翁他们去置办饭食,然后又问赵琛想吃什么。

    “先给我来两盘角子。”赵琛二话不说,就先点了饺子。

    还记得当初头一回来西坡村,吃过一回罗三郎做的炸酱面,从此他就馋上炸酱面了,现如今炸酱面他们自己家也能做了,偏又馋上这个角子,这角子除了在许家客舍,别地儿根本吃不着。

    两大盘饺子,一大碗饺子汤,再有一个凉拌菜,赵大郎吃得很是酣畅淋漓,后面上来的那些菜他甚至都顾不上伸筷子,那两大盘饺子,转眼便叫他给吃了个一干二净。

    罗用在一旁瞅着,心思就有些活络起来了。

    一会儿后面的人都到了,大伙儿一起吃饭,然后罗用就观察,他发现他们家的饺子无论是在汉人还是胡人那里都很受欢迎。

    之后几日,这一行人要在西坡村休整一番,然后才会调头北上。

    这几日罗用没少跟赵琛闲聊,两人主要就是聊一聊大草原上的情况,以及西北那边的贸易现状,赵琛一直在外面跑,消息肯定比罗用灵通一些。

    按赵琛的说法,朝廷方面好像有意要扩大西北方面的贸易市场,对于这一次城州城外自发形成的集市,他们也没有采取什么制约手段,而是积极参与和管理。

    现如今从西面来的胡商越来越多了,商道所过之处,许多城郭村镇都在慢慢地繁荣起来,尤其以凉州为尤。

    这时候的凉州,也就是后世的武威,此地商贾云集,乃是西北地区最最繁荣的一座城池。

    武威市那是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城市,不过唐初这时候也没有丝绸之路的说法,丝绸之路那是后世的人给取的名字,罗用知道再过十来年,西部一些部族就会向李世民请求开设一条“参天可汗道”,方便西边的部族首领来长安城参见天可汗,同时这条路在商业上也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那凉州城中,房价几何?”罗用听赵琛说西部的发展情况,听得那叫一个心痒难耐,也是他现在手头上实在没钱,要不然买他几栋房子坐等升值也是极好的。

    “三郎要在凉州置产?”赵琛有些吃惊,那凉州距离石州可是不近,不过他又说了:“三郎若是有意,不若我便让家人帮你也打听打听,刚好我阿耶打算要在那边经营一家客舍。”

    “你家要在凉州经营客舍?”罗用蓦然抬头,那眼神,就跟狼见着肉似得,他这是嗅到了商机啊。

    没办法,都是穷闹的,欠下那么多债务,要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压力,那肯定是骗人的,

    最近皇帝又在长安城那边卖水泥,把他家水泥生意都快给抢完了。那毕竟是个当皇帝的,罗用也不能跟他搞竞争,于是只好另辟蹊径,这个凉州城就很不错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