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45章 背后捅刀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要罗用自己说, 那皇帝老儿还是抠, 这玉米种子他横竖都是要推广种植的,给谁种不是种,反正最后国家富了, 他那国库自然也就富了。

    之前罗用好像从哪里看到,说李世民这个人比较节俭,尤其是在贞观前期, 据说在他们经常去避暑的长安城边上的一个别庄, 除了主殿是修的瓦房, 其他几个宫殿都是茅草屋顶。

    虽然说他自己肯定住主殿, 但是作为一个皇帝,能放弃那些虚头巴脑的臭讲究,不去追求恢弘气势的高级别墅群,也已经算是比较难得的了, 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来, 当今这位还是非常讲究实用的。

    从这一个角度来说, 罗用对当今这位皇帝还是相当有好感的。

    而且罗用猜想, 这时候大唐国库里应该也是比较缺钱, 又要与民生息不能收太重的税,又要打仗又要搞基础建设, 入不敷出的情况大约也是常态。

    不过等到后来有了钱, 这些人也是到洛阳城去浪过几回的。

    现如在西南那边,大唐与吐谷浑的战事还未结束,长安城那边又搞了几个大动作, 又是制胶又是修路的。

    不用说罗用也能猜到,皇帝陛下八成是没多少钱了,所以才会拿这半斗玉米充数。

    这半斗玉米粒,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高大又神圣的存在,对罗用来说嘛……

    “你们若能在这里多待些时日,到时候我便请你吃玉米。”罗用对乔俊林说道。

    乔俊林这时候只觉得自己和眼前这家伙十分的没有共同语言,他还是回去做数学题吧。

    确实,一天挣一百块和一天挣一万块的人本来就是没多少共同语言的,乔俊林现在连一百块都挣不到,他目前还是一个没有收入的学生仔。

    等到把人送走以后,罗用不禁也反省自己,他下回是不是应该低调一点。

    从前他经济不好,不时狂个两三下的,也碍不着谁,这会儿底子厚实起来,一旦发招,杀伤力好像就会比较大。

    所以说越成功的人往往就会越低调,有时候也是不得不低调,三不五时乱放杀招的人,最后肯定会人缘差到没朋友。

    第二天在许家客舍那边上完课,罗用便招呼乔俊林到外面说话,然后伸手递给他一个巴掌大小的油纸小包。

    “是什么?”乔俊林伸手接过去以后,问道。

    “我听闻在长安城中,很多人都会在院中种些花草与人共赏,如今这时候,若是在院中播下几粒玉米,想来夏里便也能长成了,这些玉米便送与你舅舅。”罗用说道。

    乔俊林微微垂了垂眼睑,看着手中那个纸包沉默了片刻之后,便道:“那我就代我舅舅谢过你了。”

    “倒是不用客气,我这边还有个事情要请你帮忙。”罗用说道。

    “什么事?”乔俊林抬眼看向他,眸中满是认真。

    “你也知我那些弟子大多不识得字,近来水泥作坊生意越来越好,他们也便觉出几分不便来,你若是能抽出些许时间教教他们,我便感激不尽了。”罗用说道。

    他的那些弟子确实也是该要学学认字了,罗用一早就有这种想法,不过他自己一直都抽不出这个时间来。

    若是向住在许家客舍那些人求助,生生又要欠下一个人情,罗用就喜欢别人欠他人情,不太喜欢自己欠别人的人情,尤其是在他不了解对方为人的情况之下。

    而且在经历过了阎六郎的事情之后,罗用对人多少也带了几分提防,有些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光鲜正派,但谁又能知道内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万一到时候借机挖他的墙角,罗用岂不是要头大。

    相对来说,对于乔俊林,罗用就放心多了。有些人认为乔俊林这个人太过功利,一心只想往上爬,但是在罗用看来,这个不卖萌不装逼一心只想靠实力说话的少年人简直太正派了,正派到近乎天真,而这样的天真,偏偏就很对罗三郎的眼。

    “什么时候?”乔俊林一口就把这件事情给答应了下来。

    “每天晚饭后,在工舍那边教一个时辰左右便可。”罗用说道。

    “明日便开始吧。”乔俊林拍板:“今晚我还得做些准备。”倒也没问要教多久。

    “行,他们那边也得做点准备。”起码要把教学用的场所整理出来一个,黑板也得准备一块大的。

    过了一会儿,乔俊林回到厅堂之中,走到正在埋头苦算的陈博士身边,问道:“先生近日可有书信要送去长安城?”

    “何事?”陈博士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句。

    “我想托你稍一样物什与我舅舅。”乔俊林说道。

    “何物,拿来便是。”陈博士倒也爽快。

    他现在是学习新知识学得废寝忘食,有时候兴致上来了,偏偏自己怎么算都算不对,求教别人无果之后,往往要去叨扰罗三郎,对方倒也没嫌他烦。

    事实上陈博士心里也是很清楚的,这些八成都是看在乔俊林的面子上,那罗三郎虽然愿意把这些知识教给他们,但似乎并不喜欢他们这些人没事总去罗家院子叨扰。

    曾经也有一些人前去求教,罗三郎却拒不相见的,只说自己有事要忙,有什么问题可以留待上课的时候再说。

    陈博士之前没听说这个事,去了几回,倒是都见着了人,听说这个事以后,他有时候按捺不住还是要去,结果那罗三郎竟然一次都没有拒绝见他。

    其实即便是没有罗用这层关系,自己的学生托他帮忙捎些东西,他也是不会拒绝的。

    只是有了罗用这层关系以后,他就更加不会拒绝就是了。即便是作为一名教书育人的先生,陈冕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更进一步的,要想做更大的事情,首先就得站到更高的位置上,于是人脉的经营就显得尤为重要。

    因为罗用的关系,乔俊林被他的先生高看了一眼,往后即便不说对他多么照顾,但是让他吃亏总该不会的。

    陈博士手底下其他那几个学生,大抵也都是差不多的心态,其中虽然也有个别不太喜欢乔俊林的,但是因着罗用这一层关系,他们也不想平白结下仇怨,在他们看来,罗用这个人这么聪明又这么有人气,将来肯定是会有一番作为的。

    要不怎么说少年人的想法就是天真呢,也就是在乔俊林刚开始给罗用那些弟子教学不多久,罗用便给自己闯了一个大祸出来。

    原因是罗用将皇帝陛下赏赐下来的那些玉米种子,播在了距离他家不多远的一块山坡上,那片山坡原本乃是一片荒坡,早前种过一些豆子,罗用考虑到玉米这个东西耐旱又耐贫瘠,于是便把它们种在了那里。

    结果这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不知怎么的,竟然被人传去了长安城那里,朝堂之上,还有人参了罗用一本,说他这个人向来狂傲,不把官府的人看在眼里,这一次竟然还把皇帝陛下的赏赐随手洒在一片荒坡上,观他此番作为,分明是有反心。

    “诸位爱卿以为如何?”皇帝陛下听了他那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之后,倒也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随口问了殿中大臣的想法。

    当皇帝的,整日处在权利中心,除了与自身利益相关的诸多纠葛,他也没少看着手底下那些人整日的撕来撕去,想要一个人倒霉遭殃掉脑袋灭全族,再也没有什么比告他要造/反更来得方便快捷的了,整日这个要反那个要反的,这些事听多了也是有几分麻木了。

    “纯属无稽之谈。”魏老头第一个就说话了。

    “据我所知,那罗三郎用来种玉米的那一块地,正是陛下最早赏赐给他那五顷良田之中的一小片,吴御史此言,难道是在说陛下先前所赐不是良田?”随后又有大臣嘲讽道。

    皇帝陛下一看,得,这火又烧到他身上来了,于是只好开口道:“不过是坏了你家些许造纸的买卖,怎的你们吴家人这般小气,竟还要告人心有反意。”

    此话一出,殿堂之中立马就有不少大臣轻声笑了起来,先前还被说得挺严重的一件事,就这样轻轻揭了过去,原本还有几个蠢蠢欲动想要煽风点火的,见这势头,立马便也熄了火。

    看似一场没什么大不了的对话,殿堂之中的氛围也似十分轻松,却生生叫罗用到鬼门关前去走了一遭。

    若是朝堂之上那些大臣大多认为罗用这个人是个危险分子,皇帝陛下也认同这种观点的话,罗用免不得就要被人带去长安城审一审,这一审,就很容易审出冤假错案,到时候他自己倒霉不说,搞不好连他的家人徒弟都要跟着遭殃。

    约莫一旬之后,罗用从一个热心的商贾那里听闻了此事,地点就在许家客舍的厅堂之中,除了罗用,那些前来与他学习算术的人也都在场。

    那商贾在讲述这件事的时候,也是显得十分气愤,看向厅堂之中那些衣冠楚楚的郎君们,眼中甚至还带着几分鄙夷,在他看来,这件事九成九跟这些家伙脱不了干系。

    这些郎君平日里就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最是看不起他们这些商贾,如今厚着脸皮到罗三郎这里来求学,背地里竟还陷害与他,简直是禽兽不如。

    罗用的目光也在厅堂之中巡视,琢磨着究竟是哪个人,在背后给他捅了这一刀。

    作者有话要说:  若无意外,十二点钟左右应该还有一章,么么哒,看文愉快。
小说推荐